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91章 揉脚这档事

第391章 揉脚这档事


  吴芳琳最不希望的就是秦炎离和这个女人搅合道一起,她人没问题,她讨厌的是那张脸,让她看了就想到自己无爱的婚姻。
“走啦,走啦,公司一天不去不会有任何的影响。”秦玺城扯住吴芳琳的胳膊往外拖。
“你拽着我干嘛,我要守着思思。”对于秦玺城的操作,吴芳琳很是不悦,她可不能让那个女人和自己的儿子独处。
“你守半天也没守出成绩来,若不是那丫头,思思现在还昏迷着呢。”秦玺城道。
“或许就要好了,那只是巧合。”吴芳琳才不愿意承认这些都是秦牧依依的功劳。
“是,巧合,这是巧合,救念念也死巧合,巧合还真多,你不成人但事实就是丫头救了你的孙子孙女,即便你不心存感激,讲话也别总拿枪带棒的,也试着善良一回。”秦玺城没想到经历了这次的事也没能改变吴芳琳的想法,她的结已经种的太深。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善良?你说话有没有凭良心?”听秦玺城这么一说,吴芳琳不乐意了,这家里男人都是怎么,一个个胳膊肘往外拐,对待尹伊秀是,对待这个女人也是,问题是拐半天的结果是有尹伊秀差点要了那两个孩子的命。
“我是说你再对待那丫头上从没善良过,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秦玺城不想再跟她争论,不管怎么说他会支持秦炎离和秦牧依依到底的。
该是身体太疲乏的缘故,搂着小丫头的秦牧依依竟然睡着了。
“妈妈,妈妈.....”两个胖娃娃一扭一扭的向秦牧依依跑来。
“宝贝,妈妈的乖宝贝。”秦牧依依迎过去,蹲下将两个孩子抱了个满怀,然后在他们的小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娃娃笑了,她也笑了。
见秦牧依依睡了,秦炎离便一直盯着她的脸看,也只有她睡着,他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也正是从这个角度看过他发现沿着秦牧依依的发际线一直到她的耳际,有一条很浅的线,仔细看着才发现那是一条细小的疤痕。
疤痕?这么会有疤痕呢?难道她的脸受过伤吗?那么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老实说第一次看到秦牧依依秦炎离就生了好奇心,于是派人去查她的信息,可是除了官方上显示的什么也没查到,而且历史简单的不得了,事实越是这样越让人起疑,但起疑归起疑,就是无证据可查。
秦炎离正盯着秦牧依依看,却见她扯开唇角笑了,见秦牧依依笑,他也不受控的扯了扯唇角,看来是做了个好梦,这两天因着思思秦炎离几乎两天都没合眼,此刻他也决定闭上眼休息一下。
心放松,身体才能放松,秦炎离只想闭眼休息一会儿,没想到竟然睡着了。
秦牧依依醒的时候看到的秦炎离微微上扬的下巴,因为一直保持一个姿势,怀里又抱着小丫头,她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但她却一动不动的维持了原有的姿势,她知道习武的人睡眠浅,自己稍有动静,就会惊醒秦炎离,这几天他都没能好好休息,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
“啊......”秦牧依依本想让秦炎离多休息一会,谁知脚竟不争气的抽起筋来,一下子没忍住的她便喊了出来。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了吗?”听到秦牧依依这声啊,秦炎离一下子弹了起来,真是的,这只想着休息一下的,怎么还睡着了。
“不好意思,吵到你的,没事,就是脚抽筋了。”秦牧依依道,嗨,怎么在这个时候抽筋,还想让秦炎离多睡会儿呢。
“是吗,我看看。”说罢秦炎离直接拿起秦牧依依脚放在自己的腿上轻揉起来。
“不,不要啦。”秦牧依依试图收回脚,怎么好让他帮自己揉脚呢,虽然之前这是他经常做的事,但现在身份不同啊,她又怎么能做到泰然自若。
“别动,抽筋是会很难受的,等下揉揉就好了。”秦炎离继续手上的动作,她为了思思不顾自己的身体,自己怎么就不能给她揉揉脚呢。
看着秦炎离认真的帮自己揉脚,让秦牧依依想到以往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秦牧依依只要是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脚就会容易抽筋,每次抽筋的时候都是秦炎离帮她揉。
那时秦炎离还笑着说,问,解决抽筋哪家强,自是秦家找秦王。
听了这话秦牧依依不乐意了,一边掐他一边说:你少存了歪心思,你只能是我的专属,我看你给你别人解决试试?
秦炎离则在她的唇上用力的咬了一口道:缺心眼是吧?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和你比,美的她们,我呢,就把你服侍好,好到你离开我就要寻死觅活的那种。
嗯,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只要把本宫服侍好,本宫会给你奖励的。秦牧依依对秦炎离勾了一个眼神。
是不是脱光光的那种?那样的话我就最喜欢了。秦炎离对秦牧依依抛了个媚眼。
还真是色胚。秦牧依依睇了秦炎离一眼。
我不单是色胚,我是黄加暴力的勇士。说罢秦炎离便扑了过来直接将秦牧依依压在了身下,结果自然少不了一番痴缠。
人还是那个人,事还是那个事,但再不是以往熟悉的画面。
这一刻也让秦炎离想到了以前,因着秦牧依依的存在,感觉空气都飘着甜甜的味道,有段时间秦牧依依的脚总是抽筋,每次都是在他的按揉下症状很快的缓解,当然,每次服务完都少不了讨要奖励,两个就会在床/上翻滚半天,太过爱一个人,怎么痴缠都觉得不够。
想想那时真的是诸多美好,可惜时光一去不复返。
为了能让秦牧依依更舒适些,秦炎离还帮她做了小腿的按摩,在他的掌力下,整个身体都感觉轻松了不少,以至于秦牧依依很自然的就讲自己的**给了秦炎离。
两个人都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中,就算是曾有的争吵,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弥足珍贵,毕竟曾经的他们是相互拥有的,可现在看着眼前人,却什么都不能做。
“轩儿,你这是在做什么?”突然一声厉喝打断两个人的回忆,只见吴芳琳铁青着脸立在两个人的面前。
吴芳琳在看到这一幕时,肺都要气炸了,自己如此宝贝的儿子,给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提供捏脚服务,这成和体统,当然,倘若这个女人是她喜欢的另当别论,偏偏是让她生厌的,那感觉便愈发的不舒服了。
“她脚抽筋了,我帮她揉一揉,她抱着思思不方便。”秦炎离说这话时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人家为了自己的孩子牺牲这么大,自己帮她揉揉脚又算什么,而且他觉得吴芳琳也会赞同他举动。
秦牧依依没想到这个时候吴芳琳会来,忙将自己的脚缩了回来,哎,这下又有的被吴芳琳唠叨了,本来就讨厌自己,现在又加了一条罪证,怕是永无翻身之日了。
“轩儿,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影响?这要是被别人看见多不好,要记住你不是普通人,你代表的是秦氏”吴芳琳忍住怒意道。
“看见就看见,一直在意别的想法还活不活了?我做的又不是违法乱纪的事,代表谁又怎样,我只是我,和常人无异。”秦炎离不以为然,谁爱看谁看好了,他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何况他已经想过了,只要秦牧依依没意见,他会给她婚姻。
“詹小姐,你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妥帖吗?是,现在是提倡男女平等,但那是针对于普通的家庭,秦家是不同的。”吴芳琳沉着脸看着秦牧依依,你还真不是省油的等诶,竟然让我儿子为你做这样的事,回头他真对你入迷了那你还不骑在他头上,不,绝对不行,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因为不喜欢,自然只要和秦牧依依扯上关系的事都会放大化,秦炎离的举动让吴芳琳对秦牧依依的意见更大,甚至怀疑是不是她唆使的。
“对不起,我很抱歉。”秦牧依依一脸歉意的说,她也不想的,但秦炎离执意如此,然后因着他的动作,让她想到以前,也就放任了,她又哪里想到吴芳琳偏巧在这个时候进来。
“妈,您看多大点事,说什么妥帖不妥帖的,您这观念该改改了,再说,是我要这样的,跟她无关,你就当没看见好了。”秦炎离觉得吴芳琳有点言重了,秦牧依依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又怎么会受这个罪,将心比心,人家可以牺牲这么大,他能做的也只是帮她揉揉脚,这点付出跟秦牧依依的比那简直是天地之差,母亲这样怨念人家是不该的。
“是,都是你乐意的,我的话就是废话。”吴芳琳没好气的说,正是这样她才会更反对这个女人的靠近,她如此宝贝的儿子怎么能被别的女人牵着鼻子走呢。
“姨姨,怕,怕......”秦炎离正准备要说什么,缩在秦牧依依怀里的小丫头委曲的嘟囔着。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229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