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86章 解救(二)

第386章 解救(二)


  秦炎离赶到尹伊秀说的地方,发现这里是一处废弃的烂尾楼,应该是闲置太久缘故,野草丛生,从而多了一丝阴森恐怖的感觉,嗯,到也符合作案的现场,影视剧里的场景大体都这样。
“不错,还算准时。”车子刚一停稳尹伊秀的电话便来了。
“是不是还继续跑下一个地方?倘若这样你能开心,我没问题。”不知道尹伊秀是不是又耍着他玩,秦炎离如是说,跑了一圈儿又一圈儿,也没看到孩子,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再恼也只能低声下气,生怕刺激了尹伊秀会把怨气撒在两个孩子身上。
“怎么?还跑上瘾了?那我到是可以成全你,反正时间于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耍着你玩不亦乐乎。”尹伊秀痞痞的吹了一声口哨。
“伊秀,你惩罚我也好,耍我也好,即便是要我的命,我都不会有任何的说辞,毕竟曾经是我对不起,但能不能放过孩子?就算我求你了。”为了孩子秦炎离只能让自己谦卑一些,但愿自己的谦卑可以让尹伊秀有所动容。
他们的爱恨情仇可以慢慢算,但孩子还小,经受不住折磨,想到小丫头的样子,秦炎离就心疼的要命。
“当我是傻子吗,我放了孩子,你还会乖乖听我的,我还没那么白痴,废话少说,看到你面前的那栋楼了吗?带着那个贱人到它后面跟它平行的那栋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我想,你看了以后一定会很激动,哈哈哈.....”尹伊秀邪魅的笑声通过话筒传进秦炎离的耳膜,莫名的他的心就被揪了一下,她又在使什么幺蛾子啊?
秦炎离发觉被小丫头揪着心,都有点不堪一击了。
“我知道了。”倘若尹伊秀就在眼前,即便他从不打女人,怕是也要甩手给她一巴掌了,拿自己的孩子说事,还是不是人啊,但现在他在还不知道孩子什么情况又在哪里时,他只能忍着,万一刺激了她,吃亏的只会是孩子。
“记住,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管,你只要想着自己就好。”看了看秦牧依依,秦炎离交代着,带她来或许真的是个错误。
“不用顾忌我,救出孩子才是关键,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秦牧依依回应着,虽然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也绝不会让自己成为秦炎离的累赘。
“好,我们过去吧,你跟在我身后。”秦炎离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绕过前面这栋废弃的楼向后面走去,这里一看就闲置了很久,除了野猫野狗啥的,怕是不会有人光顾这里,看来尹伊秀选择这个地方,该是早就预谋好的,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女流之辈,心思够缜密的,可惜她不是用在正道上。
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后面一栋的楼前,谨防有诈,秦炎离并没敢靠的太近,如今的尹伊秀已经无法用正常人的标准去看,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到了,你在哪儿?”秦炎离拨通了尹伊秀的电话。
“我看到了,这么谨慎,果然是你秦炎离的作风,行,你抬头,看看是不是能看到什么,千万别激动,精彩的还在后面呢。”尹伊秀的语调感觉到是欢快了不少。
秦炎离抬头,便看到小丫头被蒙住了双眼,双手双脚都捆绑着吊在四楼废弃的窗户外,小小的身躯,刺痛人眼,秦炎离都能看到孩子**抖动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秦炎离的血腾腾的往上涌,恨不能将尹伊秀劈成两半,她还是人吗,竟然这么对自己的孩子,先不说绳子捆绑不紧会不会掉下来,但是这种疯狂的举动对孩子的伤害就已经很大,她还那么小。
“啊......”显然秦牧依依也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惊呼出声,尹伊秀到底有没有心啊,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就不怕孩子因此而有什么心疾吗?她就不配做母亲。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然后很激动?或是很心疼?哈哈哈......”尹伊秀笑的鬼魅阴冷。
孩子又不是她的,管她是什么感受,只要能刺激到秦炎离就好。
“尹伊秀,我没想到你这么恶毒,你就不配做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都能下的了狠手。”秦炎离咬着牙道,他一直觉得不管怎么说尹伊秀都是两个孩子的妈,无非是利用两个孩子来报复他而已,却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对自己的孩子。
“恶毒?想不想看更恶毒的?只要我剪断绳子,你觉得会是怎样的下场?少跟我提母亲不母亲的事,我没这么贱的孩子。”尹伊秀冷笑着,若是知道孩子并不能给她带来幸运,她才不会同意吴芳琳的决定。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秦炎离发觉已经无法和尹伊秀沟通了,这样的话都能说的出,还有什么是她做不了的呢,现在自己在明处,她在暗处,根本无法行动,只能先拖延时间,看看能不能想到好的办法。
“怎么做,嗯,我想想,那你就先给我跪下吧,哈哈哈......”尹伊秀的笑声,声声都刺激着秦炎离的心脏,他发觉自己是个特没用的人,曾经无法保护秦牧依依,现在两个孩子在尹伊秀手上,他竟然无计可施。
“好,我跪。”秦炎离双眉紧拧,咬牙说出这三个字。
听秦炎离说出我跪,一旁的秦牧依依顿时扯住秦炎离的胳膊,然后不住的摇头。
秦炎离冲她扯了扯唇角,意思是,我没事。
“哼,恩爱情深啊,本来只想让你一个人跪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让那个贱人和你一起跪。”尹伊秀冷冷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想腻歪,回头到阴曹地府去腻歪吧。
“这不关她的事。”秦炎离道,已经让她跟着冒险了,又怎么能再让她受羞辱。
“我可以。”秦牧依依斩钉截铁的说,因为挨得比较近,她听到了尹伊秀的话,老实说,若是可以,宁愿她自己跪也不想让秦炎离跪,但显然尹伊秀要的就是羞辱秦炎离。
秦炎离摇头。
“哼,看来你是不想要你丫头的命了。”话落吊着小丫头的绳子陡然下滑,小丫头凄厉的叫声声声入耳,秦炎离顿时湿了眼眶,而一旁的秦牧依依也是满眼的泪,然后她想也没想便双膝跪地,倘若可以,她愿意替孩子承受一切。
“哼,秦炎离,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只能按我说的去做,不然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尹伊秀又重新将扯起绳子,在小丫头的叫声中孩子又被挂在了四楼的窗外,凄凉无助,她还只是个孩子,却承受了连大人都无妨承受的对待。
疼,心如万箭穿心般疼,却是什么也做不了,而此时的秦牧依依早已泣不成声,她恨自己没有超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丫头受苦。
因着这两个动作,秦炎离也基本知道尹伊秀的大概位置,但现在距离有点远,且不知道尹伊秀手上是否有凶器,自己伤了无所谓,他担心回头尹伊秀狗急跳墙直接对付小丫头。
“好,我跪,在我跪之前能不能让我看一看念念。”秦炎离道,两个孩子是一起被尹伊秀带走,但到现在他只看到了小丫头,念念那孩子却没见影子。
“我说了,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那小兔崽子鬼精的很,我自然要把他安顿好才行,放心,回头我会让你们团圆的,至于是以什么形式,那就看我的心情了,还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所以,不要总想着刺激我,倘若我一个没控制好,你女儿怕是就成肉饼了。”尹伊秀挑衅着。
有两个孩子在自己手上,还怕收拾不了秦炎离,只是他应该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一直揪着心的两个小丫头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吧?想到这个尹伊秀就开心的很。
事实秦炎离不傻,毕竟那晚的意识不清,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侵犯尹伊秀,孩子被带回来之后,秦炎离内心也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做下亲子鉴定,他并不怀疑尹伊秀的母亲身份,只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确实是荒唐过而已。
结果自然毫无疑问,但他却因此而鄙视自己,自己和其他男人并无区别,从而让他对秦牧依的歉疚更深,这也是他怎么都无法和尹伊秀正常生活的主要原因。
就知道是自己的亲骨肉,他才不忍,但秦炎离不明白,尹伊秀九月怀胎,然后又辛苦生下的孩子,怎么能如此残忍的对待。
“我知道了,念念我可以不看,你要我跪我也会跪。”秦炎离看了一眼悬挂在窗外的小丫头,乖宝贝儿,爸爸对不起你,让你遭受这些,你就再忍耐一会儿,爸爸答应你,一定会救你。
嗯,把手机给那个贱人,我有话对她说。”尹伊秀道。
顿了顿,秦炎离将手机交给秦牧依依,然后缓缓的跪下,此时他的眸底被阴冷覆盖,尹伊秀,从此以后我对你再无亏欠,因为你,我收起不打女人的誓言,我会劈了你。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255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