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67章 仇结

第367章 仇结


  虽然逮着了行刺的人,奈何对方也是受人指派,对于真正的指使者并不知情,破天荒的初稳竟没有追究男子的过错,毕竟只是个小虾,找他也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
对于初稳的决定秦牧依依没有任何的疑异,这又是一个无私对她好的人,虽然说自己经历了生死,但不得不说,她生命中的贵人很多,初稳便是其中一个。
初稳着手查这个叫阿宽的人,只有找到他才知道真正想要对付秦牧依依的人是谁,其实最初的时候,初稳是怀疑过吴芳琳的,毕竟她有“前科”且秦氏现在由秦牧依依接管,她因怒报复倒也是顺理成章,但调查后发现这事还真和她无关。
既然不是吴芳琳那还有谁和秦牧依依结怨呢?对放的目的好像也只是教训教训,应该并不是想要她的命,但让初稳想不通的是,秦牧依依才入驻A市没多久,恩怨何来?难道是同行的嫉妒?这到还真有可能,毕竟心胸狭隘的人是有的,又见秦牧依依是一介女流。
但不管对面目的如何,只要威胁道秦牧依依的安全,初稳就必须高度重视,于是动用自己的人脉全程搜索这个叫阿宽的人,只有抓到他才知道真正的主谋是谁?
初稳在纠结秦牧依依的事,秦炎离则在揣测车祸的事,原本的单行道突然冒出一辆货车来,而且分明是冲着他来的,他不可能不起疑,而且即便不是要他的命也是将他置个半残。
当然,秦炎离并没有告诉秦玺城和吴芳琳,是不想让他们为自己担心,为此秦炎离特意跑了一趟交/警/队。
“车子是套/牌车,无法查到车主,对于肇事司机我们也正在竭力追捕中,有什么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办事人员道。
看来真的是有预谋的行为,对方就是冲着他来的,目的就是要他的命,只可惜他命大挺了过来,为此也失去了一条腿,到底是谁要置他于死地呢?
天天在生意场混,难免结怨,却没想到已经仇恨他到了这地步,幸而对方的目标是他而非他的家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看样子以后要加倍注意了。
兴风作浪的人如今记忆缺失,自然不可能再掀起什么风浪,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到是平静了很多。
自上次和秦牧依依约谈未果,吴芳琳并没有就此放弃,她开始染指嫣然集团的事,你不是要插手我秦氏嘛,那好,我也到你集团凑凑热闹,即便激不起千层浪,也要让你舒坦不得。
“你是不是在收购嫣然集团的股份?”对于吴芳琳最近资金大量流出,秦玺城做了调查,却发现她一直在和嫣然集团的一些小股东接触,这个女人到底让自己说她什么才好,怎么就不能简单的生活?那丫头又碍着她什么了,就算吴芳琳曾经那样对待过她,那孩子心中都没存了仇恨,她却还不依不饶,
“是,既然你知道了,我也没必要隐瞒,你放心,我用的是我自己的钱。”吴芳琳语调冷冷的回应着,当初你把股份转给那女人的时候也没和我商量一下,我现在有什么行动那也是我个人的事,若不是你肆意而为,我现在又怎么会如此的被动,年轻的时候不曾给我爱情,年老了又给不了我安稳,真不到找你这样的男人干吗。
“芳琳,你到底要怎样?都说股份是我自愿转出的,和那丫头无关,你怎么就不信呢?你这是要重蹈旧辙吗?你准备再害多少人才能收手?我没想到你是这么冥顽不灵,秦氏还是姓秦,唯一改变的了只是决策者。”秦玺城知道吴芳琳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女人怎么就陷进去出不来了呢?
“你胳膊肘到底是往哪里拐?我这么做到难道都是为了我自己吗?既然你不能帮忙也就不要扯我的后腿,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有,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从没有害人的想法,倘若不小心害了人,那也是对方咎由自取,跟我无关。”吴芳琳斜了秦玺城一眼。
她为什么要收手,是那个女人招惹在先,倘若她不拿走秦玺城,不和他们秦家扯上关系,她也可以当她不存在,但她偏偏这般的不识趣,那她也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还有那个初稳,别让她寻到时机,否则一样不客气。
“这话你都说的出,那丫头对你了做了什么?股份是我给她的,你直接冲着我来就好,这次我是不会放任你胡来的,除非我死了。”秦玺城发觉吴芳琳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这一大早上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事。”正好下楼的秦炎离便听到了这句话,秦玺城自从记忆恢复了,他和吴芳琳之间也成了陌路,两个人要么不交流,一交流就是吵架。
“只有我死了,你妈才能舒心。”秦玺城摇摇头,很多事秦炎离并不知情,倘若他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吴芳琳所为,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感受,毕竟是自己的亲娘,所以秦玺城才担心吴芳琳会再次对付秦牧依依。
“两个人加在一起都是一百多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总跟小孩子似的?开开心心的不是很好吗?回头思思和念念也会嘲笑你们,这样好了,我帮你们安排一下,看看去哪里度个假,散散心,心情舒畅,回来就可以恩恩爱爱的过日子,也给咱家的两个宝贝起个榜样的作用。”秦炎离道。
母亲对父亲有意见,多半还是和牧秋锦有关,加上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将股份转给了詹嫣然,便更有了不受重视的感觉,心里有火也是人之常情,或许两个人出去散散心就融洽了,常说家和万事兴,总是磕磕绊绊的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秦炎离总觉得挺对不住两个孩子的,尹伊秀走了,自己又成了这样,好在两个孩子乖巧懂事,还有詹嫣然时常给些关怀,到也没受多大影响。
要说秦炎离还是挺感激詹嫣然的,除了对两个孩子颇具爱心,将秦氏也打理的井井有条,很多时候他甚至觉得父亲将股份转给她是对的。
“没心情。”
“算了吧。”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秦氏还在人家手里,手上一堆的事,吴芳琳确实是没心情,再说,看到秦玺城就想到他的背叛,出去了也是添堵,还是别浪费时间和金钱的好。
而秦玺城则觉得两个人出去只会增加吵架的频率,与其如此还是算了吧
“真是服了你们了,我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没情商了,都是你们遗传的。”秦炎离摇头,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这两位到好,处于水火不相容的状态,却也不分开。
“轩儿,你要好好修养,不用操心我们的事,以后秦家就靠你了。”吴芳琳语重心长的说,这年月别指望靠男人,靠上准倒,倘若儿子也靠不上那就只能靠自己。
“妈,您也想开些,不要总去纠结一些已经过去的事,那样的话只会让自己不开心,以后和我爸好好过,该购物购物,该度假度假,怎么惬意怎么来。”秦炎离道,吴芳琳好强,但很多时候低个头更容易快乐,总是在意着,只会让自己不开心,从而也让身旁的人轻松不起来。
“对,就要多开导开导她,你妈呀,心里吃了秤砣,怎么说都不听,一把年纪了还争强好胜,真是让人伤脑筋。”秦玺城在一旁附和着。
“你别用儿子来牵制我,我这样都是谁造成的?你还好意思说。”吴芳琳没好气的瞪了秦玺城一眼,若不是他对旧情人一直念念不忘,又怎么会成就今天的她,有些事既然发生了就已经无法改变。
“是,都是我的错,我说了我愿意承担,并接受你任何惩罚,无论你怎么做我都没意见,但不要殃及无辜的人,你听吗?你根本就听不进去。”秦玺城有些负气的说,只要吴芳琳开心,只要她不再找任何的的麻烦,,他愿意承担所有的罪责,怎么对他,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毕竟是自己欠他的。
“殃及无辜的人?什么意思?殃及谁?”秦炎离望望秦玺城又看看吴芳琳,怎么听这语气好像两个人有什么事瞒着他,感觉还不是很轻松的事。
“没有,别听你爸胡说,我让保姆炖了猪脚汤,我去给你端一碗来,身体尽快恢复比什么都重要。”吴芳琳睇了秦玺城一眼,意思是让他不要在秦炎离面前胡言乱语,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爸,你和我妈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总觉你们之间又有了新的问题。”见吴芳琳进了厨房,秦炎离道,倘若只是牧秋锦,应该不会是这样的状态,那会是什么事呢?
“还不是怪我转让股份的事,我那么做也是有我的原因的,以后你就明白了。”秦玺城道,倘若他说什么事都没有,秦炎离定是不信,但有些事他又怎么好和秦炎离明说,毕竟股份的事是事实,且吴芳琳确实也在为这事纠结着。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377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