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56章 生死不知

第356章 生死不知


  因着事故中的人是秦炎离,秦牧依依无法淡定,怎么都是心底一直放不下的男人,出了这样的事她怎能无动于衷。
千允蝶觉得事情自然会有人处理,她去了也只能干着急,才会阻拦,主要还是不想她和秦家扯上关系,吴芳琳那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秦牧依依心善会应对不来。
“小姨,求你,就让我去吧,哪怕只是看看也好,让我这么呆着,我怎么能安心?”秦牧依依一脸凄凄的看着千允蝶,那个可是她挚爱的男人,她知道去了也帮不上忙,但就是想离他近一点,想第一时间知道他的消息。
“既然你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让珍妮陪你去吧。”千允蝶无奈的摇头,任她怎么阻扰,感情的线还是在那里扯着,罢罢罢,随她去吧,倘若那就是她的命,她又能怎样,但愿余生她可以安稳。
“谢谢小姨,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保证不会做让你担心的事。”秦牧依依用力的点点头,她清楚千允蝶是关心自己,但她也同样在意秦炎离,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和常人一样。
“谁能预见未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千允蝶摆摆手,生活不是舞台剧,可以按写好的剧本前行,会有很多不可预知的事情发生。
秦牧依依和珍妮赶到事故现场,看到车子被压的变了形,她的心就像是被剜了般的疼,车子都被挤压成这样,那人呢?又会怎样?
“师傅,请问车里的人呢?他怎么样?没事吧?”秦牧依依上前扯住一个人的胳膊问道,她发觉自己的手都是抖的,她真的害怕听到的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已经送去医院,具体情况不知,但根据现场情况看,伤的肯定不轻。”对方道。
伤的不轻。秦牧依依呆呆的愣在原地,然后细细的咀嚼这句话,她发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她只得用力的抓住珍妮的胳膊,以便维持自己身体的平衡,伤的不轻,会不会危及生命,不不不,一定不会,她不能乱想,秦牧依依用力的摇头。
“詹总,你没事吧?”见秦牧依依这个样子珍妮很是担心问道,这到底是怎样的情缘啊?让她成了这样的状态,看来,为了不受伤,还是不要恋爱的好。
“我,我没事,去,去医院吧,我,我想去看,看看他。”秦牧依依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也许她不该回来的,倘若没有她,秦炎离定是还如以往一样过着安逸的生活,是自己的闯入导致了他的混乱,此刻秦牧依依把秦炎离的事故揽到自己的身上。
“好的。”珍妮点点头,事故现场她也有看到,能保住性命就已是万幸了,可这样的话她怎好对秦牧依依说,那是在要她的命。
秦牧依依赶到医院时,秦炎离已经被送去手术室抢救,看着手术室亮起的灯,秦牧依依一阵头脑晕目眩,整个人便向后仰躺下去,终是没能件事住。
白色,令人触目的白色,看着便有阴森凄凉的感觉。
“轩,你在哪里?”秦牧依依用力的抱住自己的双肩,但还是无法抵制那渗透到心底的寒,她的牙齿忍不住打颤,怎么会这么冷,只因为这瘆目的白色?
无声。
“轩,出来见我好不好?我一个人害怕。”秦牧依依缓缓的蹲下,她是真的怕,但她知道秦炎离就在这附近,她甚至闻到了属于他的气息。
“你呀,干嘛要追来?真是一点都不听话。”一声低叹,秦炎离俯下身将她圈进怀里,傻丫头,干吗要跑来这里。
“轩,不走好吗?我不想一个人。”秦牧依依将头倚进秦炎离的怀中,她没有想象中坚强,她需要他在,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也好,他若不在了,支撑她的那面墙也就不在了。
“傻瓜,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我只要你幸福。”秦炎离轻抚着秦牧依依的头。
“你要走了,何来幸福,就算我求你了,好不好?”秦牧依一脸凄凄的看着秦炎离,自己是因为他才能挺过那段时间,他又怎么能弃她而去。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不要再惦念我,过好每一天,我会祝福你的。”说罢,秦炎离松开自己的双臂,然后无情的转身。
“秦炎离,你听好了,倘若你不在,我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对待自己,这是你抛弃我的代价,我一定不会好好的。”秦牧依依大声的吼着。
秦炎离的身体僵了僵却没有回头,毅然决然的消失在秦牧依依的视线里。
“不,不要,不要啊......”秦牧依依不停的挥舞着手臂。
“詹总,醒醒,醒醒詹总。”陪伴在一旁的珍妮轻轻晃动着秦牧依依的身体,她定是做噩梦了。
“珍妮?他呢?他怎么样了?告诉我他怎么样了?”睁开眼的秦牧依依一把抓住珍妮的胳膊,急切的问道,想到刚刚的梦,心就杂乱的很,老人说梦是反的,那么秦炎离一定没事。
“嗯,那个......”珍妮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刚刚已经晕倒了,倘若再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会怎样,但她也知道有些事是瞒不住的。
“他,他到底怎么样了?”秦牧依依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珍妮,双手用力的握紧,难道真的如梦里的那样?
“秦总的身体受到了重压,有条腿不得不做了截肢手术,身体也多处受创,具体情况还不知道?”狠了狠心珍妮对秦牧依依说出实情,就算秦炎离能躲过这一劫,他也永远的失去了一条腿,曾经那么骄傲的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的住。
“什么,截肢,截肢手术?”秦牧依依眨巴眨巴眼,不敢确定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珍妮点点头,这是她刚刚才打探来的,绝对真实可靠。
“我去看看他,我去看看他,去看看他。”秦牧依依一边嘟囔着一边往外走,截肢?怎么还就截肢了?这个消息她都接受不了,何况还是秦炎离呢,这该如何是好?
“他在重症病房,不能探望,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刚才你已经晕倒一次了,不能再晕了。”珍妮上前扯住她。
“不,我要去,珍妮,就给我去吧,我想离他近点,我要离他近点儿。”秦牧依依不住的摇头,就算是不能看到他,只要能离他更近那也是好的。
再冷硬的心看到这样的秦牧依依也便冷硬不起来,珍妮只好点头。
秦牧依依和珍妮来到重症病房前,却见秦玺城和吴芳琳也在。
“爸......”秦牧依依脱口而出,看到吴芳琳愕然的表情,旋即又改口道:“伯父,阿姨好。”
“詹总怎么也在这里?是来看炎离的吗?”秦玺城不露声色的问道。
秦牧依依点点头,因着吴芳琳在,她不便和秦玺城说什么。
“看,谁要你看,你是什么人?跟我们又什么关系?要你来关心,他有爹有妈,不需要不相干的人惦记。”这时一旁的吴芳琳完全不顾形象的吼起来,自己那么完美的儿子,现在没了一条腿,如此也就算了,现在还生死不知,倘若秦炎离就这样没了,她的人生也真的彻底没意义了。
要说都是因为她们的出现,她们的生活才出现了混乱,若不是她抢走了秦氏,秦炎离这不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她简直就是秦家的灾星,现在还好意思来看她儿子,吴芳琳此刻把所有的怨念都算在秦牧依依身上,就是这样相似的容颜,才导致了问题的发生,吴芳琳是这样认为的。
“芳琳,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人家也是好心。”秦玺城道。
“好心?怕是幸灾乐祸更贴切吧?你不要忘了是她抢走了秦氏,谁知道车祸是不是她安排的,她就没安什么好心。”吴芳琳声嘶力竭的喊着,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还假惺惺的来探望。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这和詹总有什么关系,那是这小子的命。”见吴芳琳这么说,秦玺城顿时沉了脸。
“这位女士,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你要知道你针对的人是谁,我随时都可以起诉你的。”珍妮很是不悦的说,生的优雅又如何,心肠却是如此的坏,他儿子要出车祸跟秦牧依依有什么关系,那是他罪孽深重,哼,你做了那么多缺德事,没报复到你身上,报复到你儿子身上了,这也算是老天有眼。
“珍妮,少说两句。”秦牧依依对珍妮摇摇头,她知道吴芳琳心里不舒服需要发泄,毕竟秦炎离成了这样的状态,对她的打击一定不小,偏巧她来了那火就发到她身上了,发就发吧,只要她能舒坦一些就好。
珍妮耸耸肩,就知道她这种善良的人,遇事只会忍着,好吧,病人为大,她噤声。
“伯父,没事的。”秦牧依依冲秦玺城扯了扯唇角示意他不要为自己担心,这点她还是经受的住的,腿的事已经无法改变,现在她更在意的是秦炎离的安危,至于吴芳琳的话她不会放心上。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4497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