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331章 我恨你

第331章 我恨你


  尹伊秀觉得与其和秦炎离谈情还不如谈钱来的更实际些,秦炎离愿意给自然好,不愿意也无妨,对她现在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她该怎闹腾还怎闹腾,反正她现在的身份还是秦太太,倘若丢人也是丢的他的人,没有任何意义婚姻,她又要保持贤妻的姿态的给谁看。
当然,尹伊秀也知道自己提出的条件秦炎离不可能答应的,无妨,答应不答应于她都没有损失,想免费门都没有,没有感情,那便只剩下利益,最起码最后一刻能一直陪着她的也只有这个了。
“你说你要秦氏的股份?”秦炎离看向尹伊秀,双眉兀自的拧在一起,他没想到,尹伊秀的所说的条件竟然是秦氏的股份,这和要求他感情不分伯仲。
“怎么,不愿意?”尹伊秀挑眉,她就知道秦炎离不可能答应,若是秦炎离能轻松答应的,那她求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就是要有难度,才能让他有割肉的感觉,从而不能忽略她的存在。
“我只是没想到你所谓的条件会是这个,你也知道,父亲成了这个状态秦氏对我的重要性。”秦炎离道,若是父亲一如从前,他到没有任何的担心,自己股份一旦转让,倘若有什么突变,那便是他无法控制的。
“是,我知道那对你的重要,但你要求我的对我同等重要,那自然是要用我认为值得的来换,秦炎离,现在是你求我,既然是求,就该拿出点诚意来,我知道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爱,那我不求爱,只要你手中秦氏的股份,至于管理权依旧在你手上,如此该不算是过分吧?”尹伊秀看向秦炎离,一副你自己掂量办的表情。
想不痛不痒的就让我妥协,你怕是太天真,有秦氏的股份在我手上,总是对你有些牵制吧。
此时的尹伊秀只是单纯的想制约秦炎离,但后来这个却成了制肘秦炎离的硬伤。
“好,我答应你。”秦炎离稍作犹豫便点了点头,她想要就给她好了,就算是这些年对她不理不睬的补偿吧,再说,思思和念念怎么都是她的孩子,就算股份给了她还能便宜了别人不成。
但显然秦炎离的这步棋是走错了,思思和念念并非尹伊秀所生,她又怎么会顾及他们。
“你真的答应了?”尹伊秀有点儿不确信的看向秦炎离,该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吧,她以为他一定会果断的拒绝,没想到竟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这还真出乎她的预料。
“伊秀,这些年我知道我亏欠你的太多,我一直想着该怎么补偿你,既然这是你想要的,好,我答应,而且会尽快办理转让手续,希望能弥补我对你的亏欠,对不起。”秦炎离看了尹伊秀一眼道,如此也好,自己也就不要一直背负着感情的债。
“秦炎离,不要说的这么煽情,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也寻不回来,弥补?你觉得你补的了吗?”尹伊秀冷眼看着秦炎离,那可是她七年的光阴,只是这些就能弥补的了?
“我知道有些东西是寻不回来的。”秦炎离的目光越过尹伊秀望向别处,他和秦牧依依的那个故事只能成为记忆,倘若时间可以倒叙,他想他一定要牢牢的拴在身边,再也不会给她离开的机会。
“行,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就不要再影响我休息了。”尹伊秀开始下逐客令,她和他之间只剩下了交易,想想就觉得很悲哀。
不知道为什么,见秦炎离答应的爽快,尹伊秀却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他是宁愿让出他手上的股份都不愿意假装对她好,自己何以混的这么惨,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都换不来他一丝一毫的爱,哪怕是演戏给她看都做不到。
恨意又开始不断的蔓延,使得她的双拳不受控的握紧,秦炎离,我恨你。
“好的,你休息吧,今天妈妈出院,就麻烦你跑一趟了。”秦炎离点点头后转身。
看着秦炎离的背影完全的消失,尹伊秀用力的关上门,仰躺在床上,却再也没了睡意。
老实说高旻浩对她是真心的好,而且尹伊秀也相信再也不会有谁会像高旻浩一样对她好了,但毕竟高旻浩是秦炎离的员工,自己要是和他走到一起面子上总还是说不过去。
她爱高旻浩吗?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反正倒是很享受高旻浩对她的宠爱,毕竟是女人,但倘若涉及到婚姻的话,她还是需要考虑的。
“伊秀,妈妈知道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都是妈妈的错,轩儿呢,我会帮你盯着,他不是没良心的人,咱们是一家人,以后都好好的好不好?”见尹伊秀来接自己,吴芳琳拉着她的手道,只有稳住尹伊秀,思思和念念的事才能不曝光。
但纸终归包不住火,她想要成为永久的秘密那怕是很难。
“好的妈妈。”尹伊秀点点头,心里却忍不住冷哼着:你盯着,他要是能听你的也就不会同意把股份转让给我了,没人能帮的了我,只能是靠我自己。
关于股份转上的事,尹伊秀自然不会告诉吴芳琳,她要是知道必定会阻挠,这年头谁都靠不住,若不是吴芳琳自己也不会到了这步田地,曾经对吴芳琳的感激现在都幻化成了恼意,就是因为她的怂恿,让她泥潭深陷。
见尹伊秀点头,吴芳琳心里那叫一个喜,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此时的吴芳琳自己自然不会意识到,是她一步步将众人往深渊里推,并让秦氏处于瓦解的边缘。
自私如吴芳琳永远都不会承认,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错,在她看来,她是为大家好。
几次都看到尹伊秀和高旻浩在一起,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又如此的暧昧,这让秦牧依依不得不担心,虽然不清楚秦炎离是否知情,但高旻浩毕竟是秦氏的员工,且身居要职,回头两个人整出点啥,只会对秦炎离和秦氏不利。
去调查的人告诉秦牧依依两个人除了见面吃饭什么的,到也没做什么对秦氏不利的事,倘若真只是玩劈腿,秦牧依依可以不拆穿,毕竟那是人家俩夫妻的事,自己没资格参与,但若是想对寝室玩什么猫腻,那她可不会视而不见,毕竟那是秦玺城一生的心血。
“伯伯,动画片好看吗?”秦牧依依上前挨着秦玺城坐下,她接秦玺城过来是有先电话告知秦炎离的,得到他的获准,她才派人去秦家。
“说了多少次了,总是不长记性,谁是伯伯,伯伯在哪里?”秦玺城收回目光,在秦牧依依的头上敲了敲。
“您老怎么那么肯定我就是您的女儿呢?”秦牧依依挽住秦玺城的胳膊将头倚靠在他的肩上,所有的人包括曾经最熟悉的秦炎离,都认为她是詹嫣然,只是和秦牧依依长得相似而已,唯独秦玺城一直就说自己是他的公主,是因为记忆的缺失吗才会这样认为吗?
“自己的孩子还能不认识,你的后颈有一个状似玫瑰花的粉色胎记,别人或许不留意,但爸爸知道。”秦玺城的大掌轻抚着秦牧依依的手。
“爸......”听秦玺城这么一说,秦牧依依顿时满眶的泪,病了后的秦玺城谁都不记得,却对她的事记得一清二楚,她的后颈的确有那样一块小的胎记,小的时候还明显一下,随着年龄的增长便淡了很多,若不仔细看真的很难发现,但秦玺城却看到了,可见对她的用心。
这该是一份怎样厚重的爱呀。
“我的公主不要哭,哭了就不美了,要一直美美的。”秦玺城摸摸秦牧依依的头。
“好的,我会美美的,爸爸也一定要健康,还有,爸爸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我脖子上的秘密噢。”秦牧依依用力逼回眼中的泪,然后嘱托着,她现在还不能以秦牧依依的身份出现。
只要秦玺城不说,在别人眼中她也只是和秦牧依依长的像而已。
“放心吧,爸爸一个人知道就好,免得那小子惦记你,也免得妈妈对你不好。”秦玺城用力的点点头,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爸爸,谢谢您。”秦牧依依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秦玺城给予她的,她怕是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的了。
“丫头,你什么时候穿婚纱呀?爸爸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肯定是最最美丽的公主。”秦玺城满脸慈爱的看着秦牧依依,一直就想着她穿婚纱嫁人的样子。
“我会努力的。”秦牧依依笑着说,嫁人?嫁给谁?最爱的那个人已经不属于她,她还能等来自己的爱情吗?
“嗯,一定不要选秦炎离那小子,他给不了你幸福,要选一个对你好的男人,如此爸爸也就放心了。”秦玺城拉着秦牧依依的手,对他来说,秦牧依依就是他掌心里的宝。
“好的,等我有了目标,一定先带给您过目,您老觉得可以了才让放行。”秦牧依依将脸倚进秦玺城的怀中,嗯,她一定要想尽办法让他康复。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2634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