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88章 我们是男人

第288章 我们是男人


  发泄完的秦炎离面色已经恢复如常,很想喝醉的他却是越喝越清醒,毕竟他喝的是酒不是水,于是在他准备再来一瓶的时候被初稳拦下,已经灌了那么多,这要再喝下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哥,你有没有很认真的爱过一个人?你知道你知道你把她顶在心尖,她却突然抽离,是怎样的一种感受?”秦炎离觉得初稳倒是和自己有颇多相似的地方,没有用心爱过的人,无法理解什么是痛彻心扉,他和秦牧依依一起长大,可以说她的生活全部都有他的参与,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而这个习惯又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往后的日子再无她的存在,想想就已经足够心痛了,以后还要一天天的挨下去,他到底能撑多久?
“有,我知道爱是怎样的感受,也清楚爱不在了会是怎样的心情,所以才有会有为伊消得人憔悴说法,痴情的人总是更容易受伤。”初稳道,相对来说他的爱情路并不坎坷,而且他和南宫可人都深深的爱着对方,其实,因为事不关己,便无法感同身受,倘若去了的人是南宫可人,他怕是也会和秦炎离一样吧。
“哥,那你该知道我这里有多痛,我真担心它会不会痛到罢工。”秦炎离用力捶着胸口,秦牧依依已经在他的心里安了家,要硬生生的将她挖去,如何承受的住,现在他可以理解那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含义了,事情没摊到自己身上,便觉得没那么严重,真的轮到自己了才知道,爱可以让你生,也能让你死,当然,他不会死,但也和活死人无异。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医心的药我没有,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要走的留不住,想来的一定会来,那丫头那么爱你,她一定不想你为了她毁了自己,一如倘若那个突然离开的是我们,你会希望她一直活在悲伤里吗,绝对不会,你只会希望她比你在的时候更幸福,我想那丫头也定是这样想的。”初稳一边点头,一边拍着秦炎离的肩膀,事已至此,除了承担,再没别的选择。
“不是我幼稚,是我真的无法接受她就这样离开的事实,我总是觉得她一定躲在某个我找不到的地方,就当我是心存幻想好了。”秦炎离兀自的摇头,没办法,不是他不愿意接受,是没有能让他接受的理由。
“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但真要做起来就有难度,我相信那丫头会一直在你心里,就永远的放在心里好了,很多时候我们活着并非只是为了自己,有太多的人需要你,而且我相信,那丫头也希望你好好的活着,别辜负了他,别伤了关爱你的人的心,有再多苦都放在心底,只因我们是男人。”初稳看向秦炎离。
我们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不能因为爱情不在了,亲情和友情也跟着放弃了。
“哥,我命白,我都明白的,若不是有太多的顾及,我就出家当和尚去了。”秦炎离点点头,是啊,曾经那丫头也说过,倘若她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必须要好好的活着,他会活着,至于是不是好那就不知道了。
“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她失望,不会让我失望,更不会让大家失望。”初稳语重心长的说。
“哥,我真的不是矫情,这段时间我从未间断过对她的搜救,范围越来越大,却是没有一点结果,倘若真的是我亲眼所见那我也就认了,但现在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依旧坚信她一定还活着,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她而已,我要在这里等她,直到她归来的那一天。”秦炎离一字一句的说。
“好,那我就和你一起等她,等她回来了,你若舍不得,那我来帮你教训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伤我们的心,我们都是那么爱她。”初稳回应着,他此时说的这些不过是宽慰秦炎离的话,谁知道多年后会成真,那个可人儿又会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好,哥一定要帮我狠狠的教训她,绝不能手软。”秦炎离点点头,狠心的丫头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心远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强悍,不是你想怎么折腾都可以的,这次我可以原谅你,只请你早早的归来,不要让我等太久,我还有很多想要和你一起去做的事。
“放心,我一定不会手软,到时候你不要心疼就好。”初稳回应着,倘若她真有回来的那日,哪里还舍得教训,疼还来不及呢。
“哥,你不用一直陪着我的,我不会想不开,我知道你很忙,就不占用你的时间的了。”秦炎离道,他已经陪了自己这么久。
“事情是忙不完的,我正好借机偷个懒,你别嫌弃起我就好。”初稳挑眉。
“哥,我想去作旋转木马?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秦炎离起身。
“好,不管你想做什么哥哥我都陪着你,多少年都没玩过那东西了,现在正好寻找一下儿时的记忆。”初稳也跟着起身。
“依依喜欢,而且她一直想让我陪她去山顶看日出,我却一直说等方便的时候一定带她去,却总是在不方便中,现在成了空头支票,哎......”秦炎离无奈的要摇摇头,倘若知道会是这样,那他一定答应她所有的要求。
秦牧依依说木马的发音跟亲亲很像,所以她喜欢木马,她喜欢便也是他喜欢的,可惜,现在陪着他去坐木马的人却不是她,
“你不是说要等她回来吗?那时候再把缺失的都补上就好了。”初稳道,拥有的时候一直觉得以后的时间还长,不用急于现在的,突然常态被打破,才知道我们做的太少,错过的的太多,不甘,太多的不甘。
“哥,谢谢你,谢谢你认同我的想法。”秦炎离很是感激的看着初稳,吴芳琳都将秦牧依依的骨灰带了回来,所有人也一定相信秦牧依依是真的死了,只有初稳一直在顺着他的意思,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理解。
“不要总说什么谢谢的话,其实,我也和你一样不相信她就这么没了,她是这么热爱生活,这么热爱身边的人,她怎么舍得离开,约定,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等她归来。”初稳很是认真的说。
这个时候真是秦炎离极度悲伤的时候,顺着他又何妨,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他自然就适应了,何必选在这个时候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呢。
爱情啊,当真是折磨人的东西。
“哥,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放心吧,过了今天,我就会认真工作,毕竟秦氏还有那么多人需要我,我没资格懈怠。”秦炎离看向初稳,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秦炎离知道自己的生命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你能这样想到是极好的,以后倘若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我,绝不含糊,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说一说,关于伯母带回来的那个骨灰盒你作何处理?”初稳看了秦炎离一眼,以常理来看吴芳琳应该不会随便拿一个骨灰来说事,毕竟这不是开玩笑的事。
“哥,你说我该怎么做?我真不愿意就这么认了,我派了那么多人去寻,什么结果都没,我的人撤了,怎么突然就找到了?”秦炎离很是无奈,葬吧,不甘,不葬吧,又交代不过去,秦炎离之所以怀疑是因为他山上山下包括沿途的村庄都寻了个遍,就差没把蚂蚁洞掏一掏了,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现在吴芳琳搞了这么个东西来,让他怎么信?
“不管你怎么想的,死者为大,还是入土为安吧,倘若你实在不愿意,墓碑上就不刻名字好了。”初稳可以理解秦炎离的心情,但倘若那真的是秦牧依依的尸骨,以后再把名字刻上也是可以的。
“哥,谢谢你的提议,我会斟酌着来。”秦炎离点点头。
“好了,不说这个了,不是说要去做木马,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初稳率先往外走。
看着两个大男人坐在旋转木马上,不只是孩子投来讶异的目光,就来陪同的大人也表现出不解,倘若是一男一女抑或是两个女孩子倒是情有可原,两个大男人一起来玩这东西,实在不能理解。
秦炎离和初稳才不管别人理解不理解,赖在旋转木马上坐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劝他们去尝试尝试别的项目,两个人才结束了木马之旅。
“我们去K歌如何?所幸就熬个通宵,然后一起去山顶看日出?难得放肆一回。”出了游乐园初稳再次提议,反正是派出一天的时间陪他,索性就嗨个够好了,真的朋友就是在你悲伤的时候一直陪在你身边,然后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主意到是极好,但还是算了,今天已经占用了你一天的时间,也该回去陪陪嫂子了,放心吧哥,我不会有事,你说的,我是男人,该承担的必须承担。”虽然秦炎离不想回去,不想独自面对那空旷的房间,但他也知道适可而止。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0446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