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67章 发生是痛

第267章 发生是痛


  莫名的被吴芳琳斥责了一番,甚觉委屈的秦牧依依也不敢辩驳,对于吴芳琳的心情她也能理解,毕竟躺在里面的人是她的另一半,但秦玺城对她来说同样重要,她的担心不会比任何人少,现在她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等吴芳琳和秦玺城开腔,尹伊秀到先行张了口,事情定是要原原本本的告诉秦牧依依才行,她打电话喊她来就是要让她知道真相,从而知难而退。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尹伊秀觉得秦牧依依都是她和秦炎离之间最大的障碍,现在正好借由这个机会清障,她应该接受不了秦炎离和自己有了这样的关系吧?
尹伊秀兀自打着算盘,但显然秦炎离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走,跟我出去,我有话对你说。”尹伊秀正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秦牧依依听,秦炎离却直接扯住秦牧依依的胳膊往外走,他秦家的事何须一个外人来叙说。
“我这还没说呢,你还要不要听吗?”尹伊秀脸皱巴着看着被秦炎离拖着往外走的秦牧依依,怎么总是不能按她希望的来呢,还想看看秦牧依依在听了他们的事后是怎样的反应呢。
“听,听,当然听。”秦牧依依准备折身,秦玺城的事才重要,秦炎离的话等下再听也没关系。
“走啦。”秦炎离有些不耐烦的扯住秦牧依依的胳膊,然后不悦的瞪了尹伊秀一眼,那意思是:这里没你多话的份儿。
被秦炎离这么一瞪,尹伊秀怯怯的躲到吴芳琳的身后,她只是想陈述一下事实,这也有错吗?
“轩儿,你这是去哪儿?爸爸还在手术呢?能不能消停点儿?”吴芳琳皱着眉道,要说都是秦牧依依这丫头惹出的事。
“我和她有话说,很快就回来。”秦炎离头也不回的说,毕竟还是有些心虚的,秦炎离担心尹伊秀说出的话对他不利,与其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这件事,还不如自己亲自告诉她的好,能不能接受暂且不论,但隐瞒总不是上策。
“有什么话等爸爸出来再说不行吗?为了一个女人连爸爸也不管了吗?”吴芳琳甚是气恼的说,她心里的结太深,看到秦牧依依,尤其是看到秦炎离和她腻歪她心里就不痛快的很。
她自己宝贝的儿子是怎么都不能让秦牧依依给截了去的。
“秦炎离,你能不能别闹腾?有什么话回头再说。”秦牧依依甩开秦炎离的胳膊,就算不是吴芳琳的这番话,秦牧依依也是这样的想法,现在她最为在意的是秦玺城的安危,此时没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
秦牧依依觉得秦炎离的话再重要也不及秦玺城的安危重要,何况吴芳琳还发话,他们还要执意如此,只会换来吴芳琳的不快,自己已经很不讨她喜欢了,这是又要添上一条的吗?
“让你出去就出去,哪儿那么多话?走啦,要不了几分钟的事,不会影响你的孝心,我也是姓秦的好不好?”秦炎离瞪了秦牧依依一眼,这种事自然不好当着尹伊秀和吴芳琳的面。
“早上吃枪药了不成,干吗这么凶?”秦牧依依小声的嘟囔着,她就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尹伊秀说秦玺城之所以晕倒是被秦炎离气的,虽然秦炎离脾气坏,但却不顽劣,好好的怎么会气到秦玺城的呢?而且气成这样,事情一定很严重。
难道是工作的事?嗯,一定是,秦炎离为了回来搅黄自己的婚礼,丢了跟了很久的单子,让秦氏蒙受损失,秦玺城自是气的不清,教训秦炎离也是清理之中的,想必两个人起了争执,导致秦玺城的昏倒。
如此一分析,秦牧依依可以理解刚刚吴芳琳的态度了,自己才是导致秦玺城晕倒的罪魁祸首,也是因为自己才让秦炎离连工作都不顾,看来她的罪孽是越来越深了,就算来世做牛做马都偿还不清了。
关于秦炎离丢单让公司蒙受损失的事,秦炎离已经在董事会上立下军令状,会以两倍的成绩作为对此次失误的补偿,对于秦炎离的能力众人也是清除的,此时也就没有再追究。
关于为何丢单的事,秦炎离并没有同秦玺城实情相报,这也是吴芳琳同意他和秦牧依依的事情的条件之一,吴芳琳的理由很简单,事情已经这样了,没必要让秦玺城跟着闹心。
想想秦玺城知道了,除了不悦便是对秦牧依依的心疼,毕竟她是他最疼爱的人,确实也没有什么利处,不说也罢,于是秦炎离便也默认了吴芳琳的要求,真相就此掩盖,因此秦玺城一直被蒙在鼓里,种种事实他一概不知。
其实,后来秦炎离也想过,倘若一开始所有的事情都让秦玺城知情,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可吴芳琳是他的母亲,他哪里知道她容不下秦牧依依,处处了存了算计,还以为真的只是为秦玺城考虑,为秦家考虑。
后悔吗?肯定的,但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有些东西是生命中必须经历的,他也只能如此罢了,再光鲜的生活也添了无奈的成分,何况吴芳琳心里也不好过,一生不被爱,骄傲如她怎么受的了,只是委屈了秦牧依依那丫头,只因她是牧秋锦的女儿,便注定了坎坷。
“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若按我说的做,不就什么事都没了。”秦炎离翻翻眼,本来心里就装了事,她还不配合,他不火才怪。
其实,秦炎离也不是故意如此,着实是心里不舒服,尹伊秀的事还没解决,秦玺城又变成这样,吴芳琳又对秦牧依依生了怨念,哪件事都棘手,当然,这些还不算伤脑筋,最伤脑筋的是,等下秦牧依依听了尹伊秀的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才最为关键。
倘若她要闹腾这事还好说,怕就怕她一生不吭,然后折磨自己,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他太熟悉秦牧依依了,她就是这样,明明是不是她的错,她却是用惩戒自己来释放自己心里的苦。
她舍不得对他,便只能对自己了,想到会是那样头就大。
秦牧依依没再吭声,默默的跟着秦炎离往外走,她知道秦炎离的个性,不顺着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还有吴芳琳和尹伊秀在,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了,行吧,他要说就先给他说好了。
秦炎离扯着秦牧依依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才放开她的手,望了她一眼然后越过她的肩头,望向她身后的假山,昨晚的事该怎么说才对她的伤害更小呢?
事实,若是可以秦炎离真不想对她说这样的事,前段时间他也是常找女人来闹腾她,但秦炎离自己很清楚,那些女人都是他请来配合自己演戏的,一点实质的关系都没有,所以在面对秦牧依依时他可以理直气壮,但这次他明显的底气不足。
明明只是他和母亲小酌,尹伊秀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后面完全的断片了,他压根就没有记忆侵犯过尹伊秀,可莫名出现在他床上的尹伊秀,地上凌乱的衣服,以及床单上刺眼的东西都让秦炎离有口难辨。
如此他又怎么能坦荡荡的说,我什么都没做,毕竟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扯我出来就是来发呆的?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是什么?要是没有我就先回去了。”秦牧依依看向秦炎离,为什么觉得他面色沉重,难道秦玺城的情况不乐观吗?
“那个,你要听好了。”秦炎离收回视线,将眸光落在秦牧依依的脸上,亲爱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我有没有做,我爱的人只有你,你是唯一。
“嗯,我听好了,你说吧。”秦牧依依用力的点点头,可心却不受控的往一块儿纠扯,看来秦玺城的情况真的很不好,以至于秦炎离才会这般的严肃,张口都困难。
秦牧依依自然不知道秦炎离正在纠结的是尹伊秀的事,费力是在仔细斟酌该怎么陈述这件事。
“我,那个,唉......”秦炎离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面对爱的人去陈述和别的女人的那点破事竟是这般的费劲。
“到底是什么你到是说啊?堂堂秦总这么吞吞吐吐的,真是急死人了。”秦牧依依推了秦炎离一把,但心里却害怕听到不愿意听到的消息,她害怕自己会承受不住。
“我是想跟你说昨晚我喝醉了。”秦炎离心一横道,总是要说的,不管她会不会接受,自己都不能隐瞒。
“合着你扯我出来就是要跟我这个?多大点事。”秦牧依依睇了秦炎离一眼,在秦炎离开口前,她的心一直悬着,以为秦炎离要说的是关于秦玺城的事,而且,看他沉重的表情一定是很严重的那种,她的心还一直揪着呢,却没想到只是告诉她自己喝醉了。
“是啊,就是要告诉你这个。”秦炎离点点头,喝醉只是前奏,重点在后面。
“然后呢?”秦牧依依斜眼看着秦炎离,最近一段时间他几乎是天天在酒里泡着,她都习惯了。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200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