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66章 她的罪

第266章 她的罪


  在精油和安媛熙的按压下,秦牧依依的身体呈放松状态,正当她的眼皮将要重叠的时候,手机放肆的喧嚣起来。
拿起手机,号码显示的是尹伊秀,秦牧依依不由得皱了下眉,两个人的私交并不深,她打电话来会是什么事呢?
那时尹伊秀,莫飞儿,何旖旎,赵佳人,都喜欢秦炎离,便经常来秦家玩,当然,她们追逐的是秦炎离,对秦牧依依没有丝毫的兴趣,她于她们而言只是秦炎离的姐姐而已,除了碰到后的必要招呼,再无其他。
四个人当中,尹伊秀又因着自身的优越,完全一副公主的姿态,相比之下虽然秦牧依依比她年长,却也并没有把她摆在什么位置,故而两个也算不上有什么交情,即便是现在也只是维持一种礼貌而疏离的态度,所以她主动来电是秦牧依依不曾想到的。
“伊秀,找我什么事?”秦牧依依接通后问道,必是有什么事的,否则尹伊秀不会打这通电话,而且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她找自己多半和秦炎离有关。
之前为了摆脱秦炎离,秦牧依依曾想促成尹伊秀和秦炎离,这样自己就能撇清,但现在情况不同了,秦炎离是她的宝,她再不会让给谁。
“依依姐,你现在能来趟医院吗?伯伯他被离哥哥气晕倒了,正在医院抢救呢。”尹伊秀道,其实她打这通电话决非是好心告知,而是存了心思的。
秦玺城是听了秦炎离的那番话才晕倒的,可见秦炎离和秦牧依依的关系对他的刺激有多大,尹伊秀以为秦玺城是因为不同意两人的关系才气晕的,实则秦玺城是怕秦牧依依委屈,心疼她,心中气恼才会这样。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重要的是尹伊秀想让秦牧依依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倘若她知道了自己和秦炎离的关系不知道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同为女人,她相信秦牧依依不可能当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晕倒?要不要紧?是哪家医院?”听尹伊秀这么一说,秦牧依依腾的一下起身,心一下子揪在一起,难怪一早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原来症结在这儿,秦玺城对她来说可是不一样的存在,只是,秦炎离到底做了什么会让秦玺城晕倒?
而且让秦牧依依纳闷的是为什么通知她的是尹伊秀,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秦玺城的情况。
“电话里说不清,你过来就明白了,我们在市医院。”尹伊秀道。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秦牧依依边说边往门口走,秦玺城一定不能有什么事,她宁愿自己折寿也要换秦玺城的安然,那可是一个给了她厚重的父爱的人,她希望他永远安康。
“妞儿,出了什么事?”见秦牧依依急匆匆的往门口冲,不明所以的安媛熙问道,这是接了谁的电话,又说了什么事,导致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丫头怎么总是这么多困扰啊?
“爸爸晕倒了,在医院,我要过去看看。”秦牧依依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她不知道秦玺城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听尹伊秀的语气好像很严重,不然为什么秦炎离都没时间告知她呢。
“别急别急,我开车送你。”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安媛熙也跟着往外走,她知道秦玺城很疼爱秦牧依依,他出了事她担心也是很正常的。
秦牧依依点点头,有安媛熙送也好,这个时间车不好打,她又是那么急迫的想知道秦玺城怎样了,此刻她觉得自己的心乱哄哄的,晕倒,抢救,这几个字眼儿一直盘庚在她的脑子里。
秦玺城还不到六十岁,身体一直都健硕的很,这怎么还晕倒了呢?
“妞儿,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你要相信叔叔一定会没事的,他还要看着你穿着婚纱出嫁呢。”安媛熙握了握秦牧依依的手宽慰着,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她心里要不踏实,毕竟世事难料,倘若秦玺城真有个三长两短,这丫头能挺的住不?
“嗯,爸爸一定会没事的,一定。”秦牧依依努力让自己镇静,这还不知道具体啥情况,不能先乱了阵脚,到时候不仅帮不了任何的忙,还会成为累赘。
此时路上的车辆如织,安媛熙知道秦牧依依迫切的心,为了能早早的把秦牧依依送达目的地,她的车就如一尾鱼般在车辆中穿来绕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医院。
“熙姐,谢谢你,我就先进去了。”车子刚一停稳,秦牧依依便跳下车。
“别急,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安媛熙嘱咐着。
“我知道了,你开车注意安全。”秦牧依依一边摆手一边往急诊室跑,边跑边在心里叨念:爸,您一定要好好的,看着我结婚,看着我生子,看着我幸福,让好好孝顺您,不然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秦牧依依发现自己真的很害怕失去,尤其是害怕失去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人,不不不,自己乱想什么呢,尹伊秀只说是晕倒,自己怎么就胡思乱想起来,秦玺城的身体一直都硬朗的很。
所有人的命运都在改变,只是没人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吴芳琳也搞不懂,每年秦玺城做身体检查时指标都合格的,血压,血脂,血糖也都正常,连医生都说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体质很难得,怎么就突然晕倒了呢?
要说都是因为秦牧依依,倘若不是秦炎离提到她,秦玺城也不会晕倒,如此一想对秦牧依依的怨念又深了几分,更是午饭容忍她的存在了,吴芳琳把这一切都归罪在秦牧依依的身上,却不愿意承认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此刻的秦炎离也是懊恼的不成,要知道秦玺城会晕倒,他断不会同他叫嚣的,一定会心平气和的和他说清楚,现在人在里面抢救,结果未知,倘若他真要怎样,自己便成了罪人。
要说都怪尹伊秀好好的跑上自己的床干嘛,让事情变得复杂,但现在不是怨念任何人的时候,只希望秦玺城没事才好,
相比吴芳琳和秦玺城此的焦躁不安,尹伊秀到是淡定了很多,她觉得秦玺城只是简单的被气的,现在人已经在医院,一切就都交给医生好了,倘若医生都无法解决,他们又能怎样,此刻她更关心的是,自己演戏到现在,到底给她怎样一个答案。
倘若最终她什么都没得到,那她一定心不甘。
三个人各存心思。
“妈妈,爸爸怎么样了?”一路跑着进来的秦牧依依奔到吴芳琳的跟前问道。
“怎么样?你还好意思问他怎么养了,若不是你,你爸也不会躺在里面,秦牧依依,供你吃,供你穿,还供你读书,你到底跟秦家有多大仇,又安的什么心?”本就气恼秦牧依依,她这样冒出了,吴芳琳的火就更大,于是再也不顾自己的形象,指着秦牧依依的鼻子斥责道。
说实在的,吴芳琳真的很想给秦牧依依两巴掌,但总算是忍住了,毕竟这是医院。
“我......”被吴芳琳这么一通指责,秦牧依依无言以对,她也没想这样,而且她最想秦玺城出事的。
“妈,这关她什么事,是我把爸气成这样的,您怎么能把气撒在她身上,她又不知情,您不要偏激好不好。?秦炎离拦住母亲,虽然觉得自己也很无辜,但想到自己和尹伊秀的不明不白,在看到秦牧依依的瞬间,秦炎离还是觉得自己像个罪人,辜负了她对自己的爱。
“怎么就不关她的事,你爸若不是因为她又怎么会晕倒,倘若你能按你爸的意思和伊秀结婚,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冤孽,真是冤孽啊,我怎么就摊上了你们这样的子女。”见秦炎离护着秦牧依依吴芳琳愈发的气恼。
倘若秦炎离一开始就顺从了秦玺城的意思同意娶尹伊秀,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问题的关键还是秦牧依依这个女人。
和尹伊秀结婚,这句话硬生生的闯进了秦牧依依的耳朵,秦玺城竟然让秦炎离娶尹伊秀,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也反对自己和秦炎离在一起吗?秦牧依依自已的目光望向秦炎离,那意思是:怎么回事?
“妈,那是两个概念的事,您老不要混为一谈。”对于秦牧依依质疑的眸光,秦炎离不敢直视,毕竟对于昨晚的事他也不能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什么都没做,毕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且证据又那么鲜明。
“到了现在你还在包庇她,那你有没有替你父亲想过,现在他可是正在手术里抢救。”吴芳琳瞪了秦炎离一眼。
“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让我听的明白一点。”秦牧依依望向秦炎离,就算是被吴芳琳怨念,那也要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呀,这两天依照吴芳琳的要求独自住在公寓了,而且为了能让吴芳琳喜欢自己,她一直在努力的找方法。
秦牧依依知道自己样样都不行,所以她一直很努力,总想有一天能得到吴芳琳的认可。
“事情是这样的的......”一旁的尹伊秀开腔。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204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