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58章 不知有诈

第258章 不知有诈


  在秦炎离看来改变吴芳琳的想法只是时间的问题,他相信慢慢的吴芳琳会转变思想从而接受他和秦牧依依的关系,毕竟都是上一代的事了,还能装一辈子,因此他果断的选择了秦牧依依,他却不知吴芳琳当真是装了一辈子,临死的那一刻都没选择原谅。
秦炎离可以毫无顾忌的选择秦牧依依,秦牧依依却做不到不管不顾,当初不清楚吴芳琳为何不喜欢她时,尚能按她的要求去做,现在清楚了真正的原因就更不会忤逆她,母亲欠的债,理应由她负责,所以见秦炎离用这样的态度和语气跟吴芳琳讲话,忙不迭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倘若我不愿意,你又能怎么?
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秦炎离顿时黑了脸,这个女人欠扁了是吧,一直瞒着他整一些猫腻,还胆大包天的去结婚,如此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真当他没脾气怎么滴,有些东西他是必须要坚持的。
“秦炎离,你不愿意承认我也得说,我前段时间就说了,我对你已经没感觉了,你这样是在强迫我,我真不知道你那里来的自信,以为我非你不可?请允许我有自己的想法。”为了让秦炎离死心,秦牧依依只得狠心说出这番话,她却是忘了,她逞能的结果只会是让自己输的更惨。
“秦牧依依,我说了,别激怒我,你听不懂还是被教训的不够?我在重复一遍,你只能是我的,不管是谁都无法改变这个约定,就算一起下地狱,你也必须呆在我身边,这是命令,懂不?”秦炎离用力的捏住秦牧依依的胳膊,面目狰狞,这个女人是想要气死他吗,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她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没感觉,鬼才会信,当然,就算是没感觉了,他也不会放手,即便是用栓也要把她栓在身边,他就是这么自私和霸道的。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才亲过睡过,难道她所有的反应都是假的?骗人的?他又不是木头,连真假都分不清,她这么说一定是因为吴芳琳,秦炎离知道秦牧依依从不曾违背过吴芳琳,但其他的他都可以答应,唯独不能以他们的爱情做条件,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就算是她的母亲也不行,孝顺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要牺牲爱情,他却不知吴芳琳要的就是他们的爱情。
除此之外,更让秦炎离气恼的是,这女人是显示自己的肩膀够宽吗?有问题不交给他,竟然自行处理,处理的方法却只能是把自己嫁出去,真是本事的很了,真想敲她的脑壳。
秦牧依依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秦炎离,因为害怕都忘了呼痛,唯有愣愣的看着他,被他捏住的手臂由红色转为青紫色,从什么时候起,他们的爱变成了伤害。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瞪视着,谁都不说话,秦牧依依忍着痛不肯低头,她不能低头,就算自己伤痕累累也不能低头,她们中间加了一个吴芳琳啊,她只能背弃自己的爱情。
“你们这是在说给我听做给我看吗?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看着两个人相互瞪视,一旁的吴芳琳开腔,虽然很清楚秦炎离的个性,却没想到自己都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还执意自己的选择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且,看目前的架势,倘若她还坚持的话,估计会将秦炎离推离自己的身边,这可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
儿子她要,秦牧依依却必须离开这个家,能永久的消失那便更好,但显然,倘若她还执意坚持,只会适得其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使用缓兵之计,先安抚住秦炎离,如此也给自己一些时间重新计划,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秦牧依依必须离开她的生活,无论用设么办法。
“对不起,妈妈。”听吴芳琳这么一说,秦牧依依用力的甩开秦炎离的胳膊,正是把她当妈,才宁愿委屈自己也按她的要求去做,虽然没能如她的愿。
“是,你是对不起我,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孩子,我也不想为难你,既然现在轩儿为了你不惜跟我脱离关系,我还能说什么,养儿是债,是债啊,若我还不低头,那便是我的不识相了。”望了秦牧依依一眼吴芳琳道,她努力掩饰住眸底的厌嫌。
“妈,我是不可以理解为您老这算是同意了。”秦炎离问道,就说他们吴女士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毕竟这关乎他的幸福,身为母亲又怎么能强行拆散呢,虽然过程有点艰辛,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我不同意行吗?不然,我怕是有人连我这个妈也不放过了,我岁数大了,只想过些安稳的日子,你们想要在一起就在一起吧,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也不是那么无情的人,我还想着多活几年呢。”吴芳琳望了望两个人摇了摇头,她若是在这个时候还坚持自己的态度,事情反而会棘手,还是以静制动,等合计好了在行动把握更大些,她只是表面上表示同意而已。
“妈,瞧您说的,您儿子能把您怎么滴,我有那么差劲吗?我只是想追求自己的爱情而已,不过儿子我还是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告诉您,我是爱您的。”见吴芳琳点头,秦炎离上前抱住她的胳膊道,不该用上一代的恩怨来惩罚他们这一代,何况秦牧依依有什么错,而且论做媳妇,应该是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了。
“行了,别假模假样的了,你是我的儿子,我能怎样?现在顺心了吧?”吴芳琳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要知道生他会有这样的问题,她宁愿不生。
“妈,谢谢您,真的谢谢你。”见吴芳琳态度改变,秦牧依依满是感激的说,她不知道吴芳琳怎么会突然转变,看她以往的态度是四号也没有转圜的余地的,现在突然的转变难道就是因为秦炎离的那席话?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不想逼的太紧吧。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吴芳琳终是点头了,这对秦牧依依来说简直是比中了六合彩还兴奋,以后总算是可以和秦炎离在一起了,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她会更好的孝敬他们二老的,做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子女。
当然,秦牧依依并不敢表现出兴奋来,毕竟吴芳琳的气还没消,她哪里知道吴芳琳之所以点头是心里又存了算计,为的是可以更好的拆散他们。
“谢谢的话还是收起来吧,以后少惹我生气就好,做父母的有几个能拗过子女的,我甘愿认输。”吴芳琳面无表情的说,谢?哼,还是说点别的吧。
“吴女士,您这说的就有点过了,您儿子这么优秀,惹你生气的话从何说起,若说这件事吧,这不能算是问题,谁能躲的过爱情,是您把问题复杂话了,好了,现在什么都过去,你和我爸就计划着帮我们筹备婚礼吧,反正是要结婚的,就早点好了。”秦炎离道。
“我觉得也是早点的好,回头我跟你爸合计合计,尽快办了,我也累了。”吴芳琳看了秦炎离一眼若有所思的说,是,凡事宜早不宜迟,她是要好好的计划一下让婚礼早一点举行。
“就说我们吴女士最善解人意。”不知有诈,秦炎离自是美滋滋的,秦牧依依心中一直堵着的石头,也瞬间落了地,这算不算守得云开见月明呢?如此她真的是很幸运。
“我会尽快帮你们举行婚礼的,但在婚礼前的这段时间你们俩个都给我规矩点,轩儿还是回家住,依依这段时间就先住在公寓好了,我不管想被人嚼舌根。”望了望两个人吴芳琳道,计划要一步步的来。
“妈,您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婚事都答应了,还让我们分居不成,您是不是太狠心了?”听吴芳琳这么一说秦炎离不乐意了,这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了,还不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别人爱嚼舌根就让他们去嚼好了,也不会碍着他分毫。
“你闭嘴,若都像你们这么没规没矩那还不乱套,总是要给别人一个适应的时间,也给你爸一个适应的时间,我已经同意了,你还要计较不成?”吴芳琳瞪了秦炎离一眼道,不让他们分开住,她又怎么实施自己的计划呢。
“就按妈妈说的做吧。”秦牧依依扯了扯秦炎离的衣角,既然吴芳琳已经同意他们的事,又何必在意怎么住的问题,等结婚了有的是时间在一起,又何必计较现在。
“行吧,行吧,你们怎么说怎么是,母亲为大,女人为大,分开就分开,现在短暂的分开,意味着不久后的长久相聚,我同意,同意行吧。”想了想秦炎离便也没有再坚持,以后能在一起就行了,非要计较这些天也没啥意思不是,何况同在一个城市,也没多大分别不是。
秦炎离和秦牧依依都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中,谁都没留意到吴芳琳嘴角扯出的轻蔑的弧度,能让你们称心这几十年的饭算我白痴。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256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