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32章 左恋恋的心机

第232章 左恋恋的心机


  左恋恋的问话让秦牧依依有片刻的楞然,恋恋怎么知道秦炎离昨夜未归,难道她知道秦炎离昨晚去了哪里?当然,左恋恋知道也不奇怪,怎么说她也算是秦炎离的助理,对他的行踪应该有所知。

  “昨晚他应该是有应酬。”顿了顿秦牧依依道,她也不知道秦炎离昨天到底在干嘛,关于应酬之说也只是秦牧依依自己的猜测而已。

  “呵,应酬?他这么跟你说的?”左恋恋冷嗤一声,看来秦炎离并没有实情相报啊。

  “他的工作有些应酬也是难免的。”秦牧依依点点头,她这话像是在说给左恋恋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并不知道昨晚秦炎离是为何不归,而且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安然就好。

  因为对秦炎离的相信,秦牧依依自然不会往其他的方面乱想,因此对于他的不归只是单纯的想成有什么应酬,秦炎离不是那种私生活混乱的人,秦牧依依也就不会把他和那些女人扯在一起。

  “你还真是天真,男人多数都是以应酬为借口大行风情之事,以后用用脑子。”左恋恋撇撇嘴,之前一直在她面前秀恩爱,彼此还不是存了隐瞒,不过,秦炎离没说对她来说反而是好事,如此她便可以大肆的渲染一下。

  “恋恋,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今天你找我并说有事,是不是就是这件事?听你这语气,你是知道他昨晚去了哪里是吗?”秦牧依依盯着左恋恋的脸,听她这语气一定是知道些什么,而这什么还和她理解的不一样。

  那昨晚秦炎离是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呢?想想他早上的表现是有点反常,这反常难道跟昨晚的不归有关?听左恋恋的语气,昨晚的不归意义非比寻常。

  “在我说之前,还是先给你看样东西吧,或许你就明白我想要说的是什么了。”左恋恋并没有直接回答秦牧依依的问题,而是将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递给秦牧依依,并揣摩秦牧依依看了衣服后悔是什么反应。

  “这是什么?”秦牧依依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袋子,怎么感觉越来越神秘了。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左恋恋耸耸肩。

  “这个......”秦牧依依打开袋子,里面是一件男士的西服,她不明白左恋恋拿一件男士的西服给她看干吗,然后满脸疑问的看向左恋恋。

  “仔细看看,难道不觉得熟悉吗?”左恋恋回望着秦牧依依,你们不是恋人吗,难道他的衣服都认不出来?

  “熟悉?什么意思?”秦牧依依眨眨眼,为什么要这么问,感觉左恋恋今天怪怪的。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这衣服是秦总的,你们关系那么亲密,我还以为识得。”左恋恋慢条斯理的说。

  “那你直接交给他好了,干吗给我,男士的衣服都差不多哪里会记得那么清楚。”秦牧依依道,秦炎离有那么多西服,她怎么可能逐一记住。

  就是看着这件衣服秦牧依依也没有往别处想,她压根就没有把秦炎离和女人联系到一起,更不会想到那个女人还是左恋恋了,单纯如她哪会想那么多。

  “若我告诉你这是昨晚他丢在我那儿的,不知道你是否明白是什么意思?”左恋恋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

  “丢在你那儿?你的意思是他昨天有在你那里?你们......”秦牧依依看向左恋恋,她有点串接不起来,主要还是不会想到秦炎离会和女人扯上关系,而这个女人还是左恋恋,所以对于左恋恋的话她有点没参明白。

  “对,在我那儿,而且是整晚都在我那儿。”左恋恋微昂了头,秦牧依依,你是不是太傻?都说的这么明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到底是太天真还是太相信秦炎离了。

  “整晚?”秦牧依依不由得皱眉,昨晚一整晚,秦炎离都和左恋恋在一起,他怎么会去了恋恋那里,而是还是一晚上的相处,虽然,一个是曾经的恋人,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但毕竟是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啊。

  “是,你不要说不知道这个整晚代表的是什么吧,倘若你真的不知道,我到是也可以详细的跟你诉说一下的,前提是你能听的下去。”左恋恋挑眉,秦牧依依,你还真蠢的可以诶。

  “不不不,不要说,你什么都不要说,我知道了,知道了。”秦牧依依摆摆手,她不傻,自然知道左恋恋的这个整晚代表了什么,孤男寡女一整晚,总不会是聊天看星星吧。

  秦牧依依怎么都没想到秦炎离彻夜不归竟然是和左恋恋在一起,左恋恋那可是她亲妹妹,他们怎么能这么做?难道是日久生情?可不管是什么成为这样的状态都让她深感意外。

  秦牧依依发觉自己的心很乱,她需要慢慢梳理和消耗左恋恋的话。

  即便她忙着相亲,忙着嫁人,忙着和秦炎离撇清关系,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极度的不舒服,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爱的东西被人偷走了一样,她甚至发现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事情来的太突然,秦牧依依相信自己的脸色一定不好看,她的手也用力的握紧,以便保持表面的冷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质问,她没资格?

  “你没事吧?”左恋恋望向秦牧依依,怎么和自己期待的画面不一样呢,还以为她会歇斯底里,痛哭流涕,伤心欲绝什么的,可现在的她到是平静的很,难道是刺激过大,傻了?

  秦牧依依到不是平静,她只是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就算她对秦炎离在意又能怎样,吴芳琳不接纳她这是事实,秦炎离终究是要娶别人的,而自己只能成为那个远远的站在旁边的人。

  现在他的行为已经和自己无关,她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的守望,默默的祝福。

  “我,没事,你找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吗?”秦牧依依顿了顿道,有事又能怎样,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她不知道左恋恋告诉她的目的是什么,但她知道因为这个人是左恋恋她愈发觉得不舒服。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我觉得你应该知情。”左恋恋装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那感觉就好像是,我也是不得已,希望你可以理解。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秦牧依依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正常,倘若左恋恋想借此成为秦家的媳妇怕是很难,先不说秦炎离是什么态度,她相信单是吴芳琳这关就过不了,自己还不是很好的例子。

  当然,怎么都是自己的妹妹,虽然这个妹妹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挖了她的墙角,但倘若能帮她秦牧依依还是会尽力去帮的,反正自己的幸福已经没了,何不选择成全,只是,她深感无力。

  “我只想让姐姐给我做主,怎么说我都是女人,这种事传出不好听。”左恋恋一脸凄凄的看着秦牧依依,做主是次要,你主动让位就好,你不争我就是想当然的主角了。

  左恋恋并不知道现在秦牧依依和秦炎离处于一种避离的状态,倘若她知道根本就不会找她。。

  “做主?你要我怎么给你做主?只是,我要能做的了主才行啊。”秦牧依依无奈的摇头,秦炎离她不能强迫,吴芳琳她也说服不了,这个主怎么帮?

  “姐姐,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后悔,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能来寻求你的帮助了,我知道你们很相爱,如果你不愿意放手,我可以不要求名分的。”左恋恋不仅用上了姐姐这两个字,还成功的挤出了眼泪。

  悲悲戚戚的感觉好不可怜,那意思是,只要能让我陪在他身边,其他的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

  其实左恋恋早把秦牧依依性格拿捏的透透的,秦牧依依自然不会看着自己只是空守,以她的个性肯定是选择成全。

  是,秦牧依依确实是这样的人,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岂能看着她凄凄惨惨戚戚的,宁愿舍弃自己的幸福也会成全她的幸福。

  可现在情况不允许啊,毕竟她也是被排除在外的。

  “恋恋,不是姐不帮你,实在是姐姐帮不了你。”秦牧依依愈发的无奈,她都已经被吴芳琳安排相亲了,她有什么能耐去帮她,谁会听她的,秦炎离还是吴芳琳?

  “姐姐,我知道,我知道我是我厚颜无耻,不该跟你说这些,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不是。”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左恋恋的眼泪流的更欢。

  左恋恋才不会因为秦牧依依的拒绝而停下自己的想法和行动,其实她也没指望秦牧依依真的能帮到她什么,她之所以把这事告诉她,主要还想看到她悲伤的样子,而且秦牧依依知道了这件事,便不可能和秦炎离心无芥蒂的相处下去,她要的就是这些。

  她也该尝尝被弃的滋味。

  “不是,不是的恋恋,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和秦炎离已经不可能,我们已经分开了,所以你让我帮你,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情急之下秦牧依依只得说出实情。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420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