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31章 爱情当真是折磨人

第231章 爱情当真是折磨人


  秦炎离并不知道吴芳琳背着他给秦牧依依施压,但母亲大人不支持的态度也着实让他恼,于是索性直接道明自己的心思,除了秦牧依依不要任何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吴芳琳看向秦炎离。

  什么?  能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只能是秦牧依依,绝不可能,什么她都可以忍,唯独这件事不行,就算是死了,她也不会选择赞同的,她到要看看谁会笑到最后。

  “我就是同您老陈述一下事实,和威胁无关,以后您就把她当您儿媳看就行了。”婚姻自然是要选择和自己爱的人相伴,若是随便凑合的,余生哪里还有快乐可言。

  “对于你所陈述的我会考虑。”吴芳琳面无表情的说。

  “那您考虑着,我先去公司了,没有谁比她更适合做您的儿媳,我是非她莫属。”秦炎离并未多想,他哪会知道阻扰自己幸福的人会是自己母亲呢,当然,就算后来知道了又能怎样,还能把她杀了不成。

  哼,非她莫属?吴芳琳冷哼一声,有她在这非她便不可能存在。

  左恋恋很认真的收拾了一番才来到公司,早上秦炎离就那样仓皇而逃,回头等见面要好好谈谈了,来了公司却不见秦炎离,无妨,她现在是有资本的人,再说,他躲的了一时还能躲的了一世。

  等中午见到秦牧依依,到是可以上演一出悲情戏,让她替自己主持公道,这件事总是要有个交代的,要怪只能怪秦炎离醉了酒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可不是圣人,把这么好的机会放弃。

  老实说,虽然无比肯定自己不可能对左恋恋做什么,但感觉还是怪异的很,路上秦炎离一直寻思该怎么安置左恋恋,是不是索性直接把她辞退呢,看到她总会让他想到自己的失误。

  “我还以为秦总会躲着不见我。”看到进来的秦炎离,左恋恋唏嘘着。

  “笑话,我为什么要躲你?”秦炎离冷着声音道,昨天的事纯属意外,他不能因为一次意外而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能影响到他的只会是秦牧依依,想到秦牧依依早上的态度,秦炎离肚子里就憋气。

  这个女人能到底是吃了什么迷/魂药了。

  “是啊,我也觉得没必要躲着,何况事情已经那样也不是躲就可以解决的,你说是不是秦总?”说这话时,左恋恋还特意对秦炎离飞了一个眼神,言外之意,别想占了便宜就走人。

  “左小姐,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不可能对你做什么,当然,就算昨晚真的有什么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没有借题发挥的必要。”秦炎离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不是我借题发挥,是秦总不肯面对事实。”左恋恋扬一扬眉毛,嘴角流泻出一抹得意。

  “事实?事实是倘若你要钱,我也许会看在你姐的份上考虑一下,不过不要存了其他的想法,我明确的告诉你,不可能,你就别痴心妄想了。”秦炎离的语调依旧冰寒。

  昨晚的意识只是停留在他给秦牧依依打电话不接,然后便看到她走了过来,该是酒精的作用他才会把左恋恋当做了秦牧依依,至于自己是怎么到左恋恋的住处的他就一点印象都没了。

  “钱?那秦总准备给多少呢?如果合理的话我到是可以考虑一下的,毕竟钱是好东西。”左恋恋妩媚的笑着,哼,秦炎离,想用钱打发我可没那么容易,你给再多难道还能有秦氏少奶奶这个身份值钱,我还没那么白痴。

  左恋恋之所以接近亲秦炎离自然不是只为了拿点钱就了事。

  “保你以后生活无忧。”秦炎离望了左恋恋一眼,冷冷的说,就知道她是存了算计的心,否者就不会有昨天的事,她大可以给秦牧依依打电话让她来把自己接回去。

  当然,倘若自己没有喝醉,也就不会给她可乘之机。

  “是吗?那我到是要好好合计一下了,秦总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太少不符合你的身份。”左恋恋挑眉,生活无忧,这个度不好拿捏。

  “左小姐,我觉得你可以考虑换一份工作了。”秦炎离瞥了左恋恋一眼道,真心不想再看到她的这张脸,天天存了算计。

  “我也在考虑是不是该换一份工作。”左恋恋巧笑嫣然,若不是为了接近你我才会来这里做这些破事,现在既然已经成功,做不做倒也无妨,最适合我的工作就是做秦氏的少奶奶,我到是不介意现在就尝试的。

  “你有这样的想法最好。”秦炎离哪知道左恋恋心里的小九九,还讶于她怎么没有一点反驳的意见呢。

  “我这个想法已经由来已久。”左恋恋依旧笑得无限妩媚,若不是因着这个想法,她也不会百般接近不是,一直费尽心思靠近,都没有任何的进展,现在这算不算是一步登天了呢?

  “哼,那我们倒是不谋而合。”秦炎离冷哼一声,心想还算你有自知之明,若非是秦牧依依相求,秦炎离也不会让左恋恋来公司上班,而且左恋恋除了八卦也做不好什么。

  “秦总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辞去现在的工作的,所以接下来你还要再忍耐一些天就好。”左恋恋点点头,等见过秦牧依依,这事就要摆到台面上,想轻松甩了她怕是没那么容易。

  所谓不达目的不罢休,左恋恋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的。

  秦炎离点点头,到时候是左恋恋自己走的,他也不用担心该怎么跟秦牧依依交代了。

  秦炎离不知道左恋恋心底的算盘,秦牧依依也不知。

  整个上午左恋恋都喜滋滋的,一想到秦牧依依在听完她的陈述后僵住的表情,左恋恋就忍不住想笑,没理由别人比自己幸福,尤其是秦牧依依就更没有理由比自己幸福的。

  想到和左恋恋的约会,秦牧依依提早结束了手上的工作,打车来到秦氏的大楼下,望着百米高的秦氏大楼,秦牧依依摇摇头,她虽是秦家的子女,但这里到是极少来的。

  “恋恋,我在公司对面的西餐厅等你。”不想和秦炎离碰面,秦牧依依给左恋恋打了电话,左恋恋不喜欢凑合,所以秦炎离选择了这家档次颇高的西餐厅。

  左恋恋不是不喜欢凑合,是不愿意委屈自己,尤其还是别人买单的情况下,就更不会想着为别人节省。

  “知道了。”左恋恋应道,接下来就是她表演的空间了。

  秦炎离并不知道左恋恋和秦牧依依有约,对于她的去向也懒得去问。

  左恋恋拎着袋子从秦炎离的面前飘过,嘴角有笑纹荡漾,真还要亏了当时没有把这件衣服丢弃,今天正好可以在秦牧依依的面前好好的利用一番。

  “这里。”看到左恋恋,秦牧依依招招手,左恋恋便走了过去。

  “恋恋,找我是什么事?”待左恋恋坐定,秦牧依依问道,左恋恋从不轻易联系她,这样找她,难道是家里有什么事,这些天因为自己的事,却是一直都没和左明浩联系。

  “还是先吃东西,事情迟些再说也可以,也不是什么大事。”左恋恋不紧不慢的说,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免得她乱了,影响了自己的食欲,这里的牛排可是很不错的。

  事情于左恋恋来说是不大,但对秦牧依依是不是大她就不能肯定了。

  “也好,想吃什么自己点。”秦牧依依点点头,不是大事就没关系,等自己的事处理的,是该去看看左明浩了,自从拿了那张卡,继母到是一直都没有声音,也不知道生意做的怎么样。

  左恋恋才不会客气,七七八八的点了好几样。

  看着堆在面前的食物,秦牧依依却是没有一丝食欲,自从她和秦炎离的事被吴芳琳知道,而吴芳琳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后,秦牧依依就开始胃口大减,吃什么都不香,短短时日她瘦了十几斤。

  安媛熙要给她插上一对翅膀她就可以飞了,没办法,她就是吃不下,也并非刻意去想什么,但看到那些食物就饱了。

  爱情当真是折磨人的东西。

  我们每个人都爱过,也都爱的很认真,但到头来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不吃吗?”见秦炎离极少动筷,左恋恋抬眼问了一句。

  “不是很饿,我看你吃就好。”秦牧依依笑笑,她并不想把自己的事告诉左恋恋,回头传到左明浩那里还要为她担心,自己给不了他什么了,就做到不给他添麻烦好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左恋恋低头对付盘子里的食物,不吃就不吃吧,有钱人天天都大鱼大肉的。

  “恋恋,今天找我到底是什么事?”等左恋恋吃好了,秦牧依依问道,虽然她说不是什么大事,可她的心却也还是悬着。

  “想知道?好,那我问你,昨晚秦总是不是整夜未归?”左恋恋扯了纸巾拭去唇边的汤渍,然后慢慢的勾起唇角,讽刺的弧度在一点点的扩散。

  即便是同胞姐姐,但对左恋恋而言,和路人也没有什么分别,不在一起长大,感情又能有多深?而且,涉及到自身的幸福,那点姐妹情便也失去了它的意义。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4219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