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30章 魂儿丢了

第230章 魂儿丢了


  秦炎离怎么也没想到醒来后和他共处一室的是左恋恋,即便他确定醉酒的自己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但这事传出也不好听,而且没人会相信他什么都没做。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倘若这事被秦牧依依知道了,不知她会是怎样的表现,她会相信自己什么都没做吗?

  左恋恋早就料到秦炎离不会痛快买账,无妨,她手上有照片,而且绝对不是P的,会有人相信,到时候他不想承认怕是也不行吧,她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毕竟以秦炎离的个性想再有机会会很难。

  为了成为人上人,就要不择手段,左恋恋就是这么想的,只要她能成为秦家少奶奶,那谁不都得高看她一眼,到时候她那个后母怕是要将她当佛祖一样的膜拜了。

  如此想着,左恋恋拨通了秦牧依依的电话。

  秦炎离彻夜未归,电话又打不通,秦牧依依知道秦炎离不会无故不归,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心惦记着秦炎离,秦牧依依发现自己连吃早饭的心情都没了,又不好去问吴芳琳是什么情况。

  等,只能等。

  “依依,等一下。”秦牧依依正准备换鞋去店里,从卧室里出来的吴芳琳喊住了了她,秦牧依依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真是秦炎离出来什么事,倘若他要真出了什么事,那一定都是她的错。

  秦炎离又不是小孩,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可秦牧依依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往不好的地方想。

  “妈妈,什,什么事?”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颤的,她真的好怕下一刻吴芳琳说出的话是她承受不了的,不过看吴芳琳的神情并不像是有事情发生的样子。

  “刚刚接到电话,昨天相亲的事我知道了,不行就不行吧,嗯,有个朋友的孩子正好和你年龄相当,便帮你安排了今晚的见面,忙好了你去看一下。”吴芳琳表情淡淡的说。

  “好的,妈妈。”秦牧依依点点头,听是相亲的事,她悬着的心又落了回去,只要秦炎离没事就好,相亲就相吧,看来吴芳琳是够急迫的,才会这么积极的帮她物色下一个,看来自己真的是很不招她待见啊。

  当然,如果站在吴芳琳的立场到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己还真是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的,她又不是自己亲娘,凭什么喜欢自己呢。

  “那个......”吴芳琳欲言又止。

  “妈妈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一定会按你的要求去做。”秦牧依依道,连嫁给别人的事她都能点头应允,还有什么事是不能答应的呢,她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没了期待。

  “日子是过的,不是想的,不要太挑剔,差不多就行了,都是托熟人介绍的,条件都不会很差,男人都是一样的。”吴芳琳看了秦牧依依一眼道。

  “行,我知道了。”秦牧依依再度点点头,挑剔?她是挑剔吗?她也想快点成功啊,别人是什么样她都懒得去管,只要能给她一个结局就好。

  看来自己要是不早点嫁出去,吴芳琳定是认为她太挑剔的缘故。

  嫁的不是秦炎离,是哪一个人还有什么分别吗,只要对方点头,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她已经把自己当做了商品摆放在哪里,需要的直接拿走好了,只是,她存了成功的心,但谁又料到昨天相亲的对象是彭子键呢。

  “嗯,晚上准时过去就行,去上班吧。”吴芳琳摆摆手,只要没嫁出去,相亲都必须继续。

  “好的,那我去上班了。”秦牧依依对吴芳琳点点头。

  这个女人养育了自己二十几年,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从不给她一丝温暖。

  胸腔内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管她呢,追求自己想要的就好。

  可脑子里也有一个声音:你是人,要懂得报恩,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恩将仇报。

  院子里的鸢尾花已经开始吐露花苞,要不了两天怕是就要开了,将会是绚紫的一片,花儿是艳丽的,自己却是如此的暗淡。

  刚走出院子,包里的手机就开始闹腾起来,以为是秦炎离,秦牧依依忙不迭的去翻腾手机,来电显示却并非是最期待的号码。

  “恋恋,找我有事吗?”秦牧依依按了接听键,左恋恋主动打电话的时候极少,除非有事。

  “算是有事吧,晚上见个面,事情检点再说,电话里说不清。”左恋恋盯着手中的那件西服嘴角勾着笑,没有被丢掉的衣服,关键时刻还起到了作用。

  “晚上我有约,倘若不急的话明晚可以吗?”想到晚上的相亲,秦牧依依道,相亲的事不好回绝的,不然吴芳琳又生说辞。

  “那就中午好了,中午我正好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过来找我。”左恋恋道,她可等不及到明天。

  “也行,我会提早过去,拿就约在公司的楼下好了,到了我联系你。”想必是有些重要的事,才非要选在今天不可,好在她的时间是弹性的。

  “那就这么定了。”左恋恋脸上荡漾着得意的笑容,秦牧依依,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当你知道到你的男人整晚都和我在一起,不知道你会是怎样的感受?伤心?大哭?

  “好,我知道,那见面再聊。”秦牧依依回应道,一直善良的人,哪里会知道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是存了算计的。

  挂了电话,秦牧依依快步往车站走,刚坐到拐角处,便看到秦炎离的车驶了过来,谢天谢地他无恙就好,看来是她多虑了,没办法,那是她最在意的人啊,就算是一点小事,在她这里也会无限放大。

  知道秦炎离无恙,秦牧依依便又强行收起自己的心,装出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看也不看秦炎离一眼兀自的朝马路走。

  虽然清楚自己什么都么有做,但这样的看到秦牧依依,秦炎离还是有点心虚,正合计着等下她质问的话自己改怎么回答,谁承想,人家看都不看他一眼,潇潇洒洒的走自己的路,仿若他是空气般,这感觉还真是不爽诶。

  生了恼意的秦炎离用力的按了一下喇叭,可恶的女人,对他简直是完全的漠视啊,是属蛇的吗?他可是一夜未归,却是一点反应都没。

  突然燥起的喇叭声吓了秦牧依依一跳,知道是秦炎离所为,但她依旧没有停住脚步,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她必须要装出一副冷情的样子。

  见秦牧依依没反应,秦炎离又用力的按了俩下喇叭,秦牧依依仍旧充耳不闻,挺直了脊背往前走。

  秦牧依依的态度着实让秦炎离恼,本想下车去质问,但想到昨晚的事伸出的脚又收了回来,罢罢罢,随她去吧,先回去洗去身上昨日的气息。

  以秦牧依依对秦炎离的了解,见自己无视他,定是要追来闹腾一番,于是她加快了脚步,不过,是她想多了,人家秦先生压根就没有跟上来,而是直接回家了。

  担心秦炎离纠缠,事实是秦炎离连车都没下,这样一个落差,竟让秦牧依依心中生了失落,女人啊,就是这样,存了要放手心,却又放不下,本来就是想成为陌路的,现今秦炎离没理会她,她到先行的不舒服起来。

  自相矛盾。

  甚是失落秦牧依依只得伸手拦了一辆车坐进去,倘若真的有一天他们成为陌路,她是不是可以坦然的接受呢?怕是做不到坦然吧,却也只能表面坦然着。

  一路上秦牧依依都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妞儿,魂儿丢啦?”见秦牧依依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安媛熙调笑道。

  秦牧依依懒懒的点点头。

  “哼,你的魂儿啊,在决定和那小子分开时,就丢了,总有一天你会把自己也丢了。”安媛熙戳了戳秦牧依依的额头。

  秦牧依依没有反驳,是,在决定了要嫁给别人时,她的魂儿就不再自己身上了。

  秦炎离冲洗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楼上下来,想到秦牧依依刚刚冷漠的态度,现在还有点憋火。

  “你可真是出息了,竟然玩起彻夜不归了。”吴芳琳睇了秦炎离一眼,秦家和尹家都是有声望的人,她不希望秦炎离有什么出格的行为传到尹家。

  不管有那个神办法,她都会让秦炎离娶尹伊秀的。

  “吴女士,你儿子早就成年了,偶尔的夜不归宿也很正常,要说这也您的责任。”秦炎离道。

  “呵,还怎是大言不惭,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责任帮你背这个锅他,我有教育你夜不归寝吗?你要是那么听我的我也就不用愁了。”吴芳琳又睇了秦炎离一眼,倘若他那么听话,就该听她的和尹伊秀结婚,而不是招惹秦牧依依那丫头。

  想想就是一块心病,害的她还要拉下来恋来四处给她张罗对象。

  “当然怪您,明明知道我和您女儿是真心相爱,您老就非要棒打鸳鸯,以后您要是没孙子抱,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我只会让一个女人给我生孩子,那就是您女儿。”秦炎离道,倘若吴芳琳默认他们的关系哪会生出这么多事来。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430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