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22章 爱有多厚重

第222章 爱有多厚重


  秦炎离觉得,秦玺城在面对自己疼爱的女儿时,天平很自然的就倾斜过去,根本连分析都不分析一下,直接就将他否定了。

  当然,若不是秦牧依依起了误导的作用,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势必要好好的敲敲她的脑袋不可。

  “越说越不像话,这里没你什么事,该干嘛干吗去,我和你爸的立场一样。”说罢吴芳琳便把秦炎离往外推。

  “妈,这硬生生的把一对恋人拆开,您老是不是太残忍了点?我爸不知情,您老也不知情吗?我可是您亲生的,要不要这么狠心啊?”秦炎离一脸怨念的看着吴芳琳,秦牧依依是他选定的女人,直接接受不是很好。

  接受?做梦吧,这辈子吴芳琳都不会接受秦牧依依做自己的儿媳,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死了,想要在一起那就只能等着她死,否则没的商量。

  “现在跟我提亲生的,那你在胡来之前怎么没想到我这个亲妈呢?”吴芳琳睇了秦炎离一眼,倘若他能多在意自己,就该选择尹伊秀而非她厌烦的人。

  “不胡来,您老怎么抱孙子啊,怕到时候就担心你儿子不胡来了。”秦炎离嬉皮笑脸的说,有什么能阻止的了爱的步伐。

  此刻的秦牧依依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双眸静静的盯着自己的鞋子,她不停的告诫自己,这个男人和她无关,她必须要狠下心,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将他赶出自己的生活。

  “又胡说八道是吧?”吴芳琳恨恨的在秦炎离的胳膊上捶了一下。

  “我也只是胡说八道,可吴女士却是一本正经的拆散我们,您老也不怕背了良心的债。”秦炎离挑眉,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妈妈有没有同款。

  “我只是在做认为正确的事。”吴芳琳斜了秦炎离一眼,怨不得我,要怨就怨你爸和她死去的吗,若不是他们,我也不会这样,又有谁为我背了良心的债呢?

  心底闷结无处发泄,这种苦痛有谁知?

  婚姻她无从选择,但余生总是要选择舒坦的方式吧,不然她会死不瞑目的。

  “您老的正确是在毁掉您儿子的幸福,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此时的秦炎离还不知道,吴芳琳对他和秦牧依依的关系已经抵触到了病态的地步。

  “没有哪家的父母是不希望孩子幸福的,如果你想要幸福,就该听从父母的安排,而不是想要怎样就怎样,依依有了自己的选择,你不该再纠缠她。”吴芳琳有些恼。

  吴芳琳不能确定秦牧依依是否可信,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把她嫁出去,但有秦炎离加在中间还真是要好好的合计合计才行。

  “您也信她的鬼话?”越过吴芳琳看向傻愣愣发呆的秦牧依依,此刻的她就好像置身事外般,完全不管他们两个如此热络的对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了。

  她到底是怎么了?真想上去敲她的脑袋,然后圈她入怀,不管要面对什么,有他在,她只需安静的躲在他的怀里就好,为什么她就不明白呢,难道认为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

  来我怀里,让我宠你,不管多远,我都会给你温暖。

  “姐姐累了,让她休息,你再要发混我可就要告诉你爸了。”吴芳琳故意将姐姐两个字咬的很重。

  “吴女士可真幼稚,知道了,我也很累的,却没人关心我。”秦炎离耸耸肩,算了,也不在乎这一天的,看秦牧依依的状态也确实不好。

  但,是因为被搅黄了婚礼不好,还是觉得愧对他不好,就说不清楚了,该是没有愧疚吧,否者也不会在秦玺城面前否认,更不会到现在连望都不望他一眼,看着她弱凄凄的模样,想恼都恼不起来。

  复又望了秦牧依依一眼,秦炎离转身。

  累,秦牧依依是觉得累,但不是来自己于身体,而是心,抱膝坐到床上,眼睛盯着对面的墙壁,未来不可知,她不知道,怎样才是她的人生?或许她的人生在应允吴芳琳的同时就没了,从此以后只是为了别人。

  手机兀自的闹腾起来,来电是安媛熙,秦牧依依这才想起忘了告诉安媛熙自己已经被秦炎离掳回家了。

  “妞儿,你在哪里?还没忙好吗?”安媛熙的语调是担心的。

  “姐,明天的婚礼砸了。”秦牧依依一脸凄凄的说。

  “砸了?嗯,砸了好,原本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婚礼,是不是那小子的杰作?”安媛熙问,婚是秦牧依依执意要结的,自然不会是自己毁的,而且听她的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欢快之感。

  “嗯,但这并不意味着结束,还是要继续的。”秦牧依依的声音里透着无奈。

  “还要继续?疯了不成?他闹了这次,就会闹下次,你们是太无聊吗?妞儿,听我的,还是顺其自然吧,总是会找到出路的,只要你坚持,我就不信太后会一直不同意。”安媛熙义愤填膺的说。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好歹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而且,秦牧依依不仅人长的漂亮,还通情达理,就算秦炎离足够优秀,但秦牧依依配他绝对没问题,两个在一起登对的很,她怎么就不肯点头呢?

  “熙姐,倘若真的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秦牧依依愈发的无奈,若只是时间和坚持的问题,那她只需慢慢等待就好,但事实是吴芳琳恨不能一下就把她嫁出去。

  “我知道跟你说不清,你已经被太后洗脑了,真想告诉那小子实情,就让他去对付太后,你这样让我心痛。”安媛熙道。

  两个人的爱情,干吗要一个人承担,或许秦炎离能说明他母亲也不一定呢,有些路不去走,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行呢。

  “姐姐,求你,一定不要那么做。”秦牧依依央求道,有些路不是不去尝试,而是根本就不允许她去尝试,是,可以把这交给秦炎离,但那就意味着让他们母子天天剑拔弩张,如此她能心安理得。

  当然,就算秦牧依依能心安理得,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吴芳琳势必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他们分开,哪怕是把她宣布死亡,都不会让她靠近秦炎离。

  身边有存了这么重心机的人,单纯如秦牧依依哪里是对手,何况她的善良也不允许她违背吴芳琳。

  “知道了,明知道你是错的,却也只能陪着你错,什么都不要想,想也没有用,还是好好睡一觉吧。”安媛熙低叹了一声。

  “好的,熙姐,这些天你辛苦你了,明天我会去店里。”秦牧依依道,是啊,想也没用,生活还得继续,美容是她最爱的职业,爱情没了还有事业不是,把精力都用在那上面好了,毕竟它是不会主动抛弃你的。

  挂了安媛熙的电话,秦牧依依便又给果小西打了过去,明天这婚结不成了,怎么着也得通知他一声不是。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你也不想想,秦炎离是谁,嫁给别人哪儿那么好嫁,我看你还不如想想别的更切实际。”果小西在听了秦牧依依的汇报之后,竟然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

  “你竟然一点都不替我惋惜,这次没成,还有下次,必须是要成的你知道吗?”秦牧依依兀自的撇嘴,倘若没成就此结束到也罢了,但这却只是开始,直至她成功嫁人,怕是都是在相亲或是相亲的路上了。

  “就你的魅力,引个男人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我惋惜什么,这个没了,后面还会跟上来,美人我看好你。”果小西道。

  “那到是,我是美女我怕谁,想要嫁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听果小西这么一说,秦牧依依噗哧一下笑了,这些天好像都忘了笑是怎样的表情。

  只是不能和爱的人生活一起,又不是死别,又何必一副死气沉沉的状态,秦牧依依用力的握拳,嗯,她必须向前走,向前看,所有的难关都会过去的。

  也只有果小西最懂她。

  关于赵四小姐和张学良的爱情,秦牧依依看了很多遍,那是让人羡慕的爱情,相守几十年都没有名分,但这丝毫也不影响赵对张的情,那爱该有多厚重,好在结局是圆满的。

  也不知道自己和秦炎离会是怎样的结局,会圆满吗?怕是只能梦里了。

  结束了和果小西的聊天,秦牧依依去泡了个澡,未来是什么样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是什么样子,颓废从来都不适合她,她相信,只有好心情才会带来好运气。

  心里再苦,脸上也要挂着笑。这是秦牧依依最喜欢的一句话,她也决定这么做,也正是这句话撑起了她整个人生,即便以后的境遇再凄惨,她的脸上都挂着笑。

  这几天一直都休息的不好,不是不睡,是根本就没睡意,常常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现在也算是想通了,随之困意也就来了。

  秦牧依依正准备睡觉,手机叮咚一声响,有信息来。

  信息是秦炎离发来的,秦牧依依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点开,天天在同一个屋檐下,人都无法避免,又何必去在意一条信息。

  {看窗外。}简单的三个字,再无其他。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5958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