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18章 成全,不可能

第218章 成全,不可能


  秦牧依依正准备将婚纱套身上,试衣间却强行闯进一个人,没有防备的她正要怒斥擅闯者,待看到镜中折射出的眸光,秦牧依依顿时惊住,手中的婚纱也无声的掉在地上。

  “怎么不穿了?穿啊。”秦炎离冷脸看着秦牧依依,这戏演的够辛苦的吧,学习?这都学到人家户口本上了,若不是他找来的及时,那是不是还准备跟人家洞房花烛啊。

  女人,你到底是怎样一种生物,怎么能心口不一?

  “你,你,你怎么,怎么会在这儿?”十魂已经跑了九魂的秦牧依依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这个怒火中烧的男人,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隐藏的很好啊,他怎么就知道了呢?

  “我怎么来了?我的女人要跟别人跑了,你说我该不该来?你到是说,我该不该来?”秦炎离冷眼看着秦牧依依。

  “不该,不不不,该,该,该。”秦牧依依先是摇头,紧着接便又不停的点头,这到底是哪里计划错了?明明过了今天就万事大吉了,怎么就不给她机会呢?

  毕竟是心虚的人,秦牧依依发现自己整个状态都不好了,她的手下意识的握拳,以稳住自己,即便不停的安慰自己,可面对强悍的秦炎离,秦牧依依还是心慌的要命。

  一直就这样,只要秦炎离一黑脸一瞪眼,她的心率就不正常了。

  “把衣服穿上,我想,我们的账有必要认真算一算,东西吃的不多,胆子到是不小。”秦炎离的脸依旧不见转晴,脑袋被门挤了,竟然想瞒着她嫁人,就算她嫁了,他一样会拆散了,真当他是吃素的不成,行事前也不掂量掂量。

  “秦炎离,你能别这么幼稚吗?我明天就要结婚了,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添乱。”此时已经稳定好情绪的秦牧依依回应道,绝对不能跟他回去,她必须要完成结婚的戏码,都走到这步了怎么能半途而废,不然该怎么跟吴芳琳交代。

  倘若她铁了心,秦炎离总不能把她杀了吧。

  秦炎离是不会把她杀了,但一定会把她关起来,即便是一起毁灭,也不会把机会送给别人,就当他的爱有些变态好了。

  “有本事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秦炎离的脸色愈发的黑,他幼稚?他添乱?她要结婚?在说这话时还知道自己姓啥不?

  可恶的女人,不承认错误,不讨好他也就罢了,竟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说明天要结婚了,怕是等着发昏吧,他来难道只是作作秀?象征性的生个气,然后她三言两语就默认她将婚礼进行到底,那怕是她太天真了。

  说实话,他不打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秦牧依依,若是男人,他早就把对方大卸八块了。

  “什么,什么话?”看着秦炎离越来越黑的脸,秦牧依依心里直敲鼓,可她不这么做行吗?他可以不管不顾,但她做不到。

  吴芳琳养育了她,现在是她报恩的时候了,她怎么能忘恩负义?她是怎样的感受不是重点,重点是要换来吴芳琳的满意,不然要一直背负着良心的债。

  “什么话?刚刚不是喊的很大声吗?怎么说忘就忘了呢?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秦炎离发觉自己的喉咙都开始喷火了。

  “可那是事实啊。”秦牧依依小声的嘟囔着,本来是酝了气的,怎么看着他的脸就不敢施展了?

  “是,事实就是你明天想穿着这身婚纱嫁人,而新郎另有其人,而我呢,该干吗干嘛去,是这个意思吗?”秦炎离双拳握紧。

  秦牧依依,我怎么都不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啊,短短的时间不仅连人家都找好了,竟然还能心安理得骗他说在学习,自己的担心对她老说还不如一堆杂草。

  到底是什么让她有这么荒谬的想法?

  “秦炎离,你放过好吗?人在一起久了会倦的,我们在一起二十多年了,我不是圣人,我也喜欢新鲜的感觉,我说的你应该懂。”秦牧依依努力组织着词汇,不能回去,她必须做最后的努力,哪怕因此而惹怒他。

  秦牧依依抱着侥幸的心里。

  “会倦吗?真的会倦吗?”秦炎离斜眼看着秦牧依依,扯谎也扯个像样的,倦了?他们可是一生的相约,这只是开始,她却跟他说倦了,难道嫁给这个人就不会倦?

  “为什么不会,每天面对相同的面孔,且天天还被嫌弃,这样的日子搁谁也会倦,我还年轻,且是有追求的人,我没理由不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不是?”不怕死的秦牧依依底气十足的说。

  亲爱的,对不起,我只能这么说,也只能这么做,倘若你为了我好就成全我,妈妈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不想因为我让你和妈妈之间有矛盾,你为什么就不能顺从我一次呢?

  “那好,秦牧依依,我就直白的告诉你,做梦,不,是做梦也甭想,你倦也不好不倦也罢,如果我不允许,我看你能去的了哪里,又能追求的了什么?即便你行尸走肉的活着也必须呆在我身边,这就是我的答案。”秦炎离在说这话时微眯了眼。

  为什么要说如此决绝的话,是妈妈逼你了吗?不是有我吗,你大可以把问题丢给我,是不相信我吗?

  “秦炎离,我不是你的奴隶,你没权利约束我,也不能这霸道,婚礼的事已经确定了,如此会让别人看笑话的,而且我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你还不如选择成全。”秦牧依依继续游说,她必须要让秦炎离放弃纠缠她的想法。

  “痴心妄想,秦牧依依,你听好了,痴心妄想。”说完,秦炎离强硬的将婚纱套在秦牧依依的身上,并脱了外套裹住她的身体,然后直接将她扛在了肩头,叫嚣是吧,等下你就知道我有没有权利了。

  “秦炎离,你这个暴君,你赶紧把我放下来。”秦牧依依气恼的说,林品格还在外面,自己就这样被被秦炎离扛了出去,好歹也尊重一下人家的感受不是。

  秦牧依依哪里知道,在秦炎离闯进试衣间之前,就已经跟林品格交过锋,结果自然是林品格无奈的离开,不过,对于造成的损失秦炎离也会最大限度的补偿。

  “不想更丢人,就给我闭嘴。”秦炎离用力的再秦牧依依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他心底的火正腾腾的往上冒,她竟然还不停的叫嚣。

  “秦炎离,求你了,就放过我不行吗?我真的只想过简单的生活,你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呢?”秦牧依依乞求道,为了不把事情搞砸,秦牧依依还在努力着。

  结不成婚不可怕,可怕的是回头怎跟吴芳琳交代。

  “成全?不可能,你是我的,这辈子都休想有别的想法,就算是相互折磨,你也只能呆在我身边。”秦炎离的语气没有任何的转圜。

  “先生,女士,你们?”店员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个,不知道这是闹的哪一出,关键是秦炎离那张铁黑的脸,使得她又不敢说什么。

  “婚纱我买了。”秦炎离从口袋里掏了一叠钱塞到店员的手上,这足够这件婚纱的钱了。

  碰到这种财大气粗的主,店员也唯有点头的份,倘若有丝毫不满,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牧依依还在嗡嗡个不停,秦炎离则自动关闭了双耳,这事一定和吴女士有关,单是秦牧依依做不出这样的事,到底自己的母亲都跟这丫头说了什么,以至于她竟然放弃他们的爱情。

  秦炎离将秦牧依依扔进车里,接着一拳用力的砸在座椅上,震的秦牧依依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她知道他是恼了。

  车子在飞速的行驶,此时的的秦牧依依安静了不少,她不怕秦炎离生气,她怕的是回去如何面对吴芳琳投过来的眼神,她或许还会认为是自己把消息透漏给秦炎离的,不然短短的时间他怎么能精准的找到她的?

  真希望车子就这样一直行驶下去,直到她可以想出好的对策前,奈何,秦炎离跟她正好相反,他恨不能一下子就冲回家,他有必要问一下自己的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那次说的准备,该不会就是指的是她的婚礼吧?

  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自己深爱的女人,这两个女人却合起火来蒙骗他,当真是挫败的很。

  秦牧依依脑子还一团浆糊,车子已经稳稳的停在家门口,完了,自己不仅没想出对策,连该怎么面对吴芳琳都没想清楚。

  车门打开,秦牧依依被秦炎离很是粗暴的揪了出来,然后拖着她就往里走。

  火,腾腾的火。

  “秦炎离,你扯疼我了,你放开,我自己会走。”秦牧依依的手腕被秦炎离扯的生疼,忍不住喊道。

  “疼?活该,我这还是轻的,再敢胡为会比这还重。”秦炎离不仅不没有放开她,反而手上还稍稍用了用力,还知道疼是吧?那有没有想过我也疼,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对我们的爱的态度。

  “轩儿,你这是干嘛?”看了穿着婚纱被秦炎离强行拖进来的秦牧依依一眼,吴芳琳不露声色的问道。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6116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