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12章 你在哪里

第212章 你在哪里


  秦牧依依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莫名的秦炎离就觉得不安,反常,太反常了。

  越想越觉得诡异,秦炎离拿了车钥匙便奔去电梯口,他打了这么多通电话,无一例外的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打去店里占线。

  秦炎离觉得,就算秦牧依依当时没收到,但看到后必定会回给他,但从他打第一通电话到现在都过了三个小时了,却迟迟没有动静。

  “秦小姐是不是在里面?”冲到美容院,秦炎离问前台的接待。

  “应该不在。”前台的女孩子一脸堆笑的说,她来后好像是一直没看到秦牧依依。

  “什么叫应该不在,这是一个员工应该有的回答吗?对待工作能不能称职一点?”因为心焦,秦炎离气恼的吼道,不在家里,电话又联系不上,到了店里又给不出肯定的回答,里面都是女宾室,他又不能直闯。

  这事若搁在以往,秦炎离也不会焦虑,可昨天毕竟经历了不同,秦牧依依有任何的不对劲,他都会放大去看。

  “跟一个小姑娘较劲有失你秦总的风度。”一个声音幽幽的飘过来,话音落下的同时安媛熙也袅袅婷婷的走过来。

  “是安姐啊。”见是安媛熙,秦炎离客气的招呼,他只见过安媛熙一次,算不上有交情,到是秦牧依依经常在他面前安姐长安姐短的,今日便也随了秦牧依依喊她一声安姐。

  老实说对于秦牧依依交友的问题,秦炎离没少挪揄,一个果小西是什么女性内衣设计师,虽然秦牧依依一直强调他取向正常,但秦炎离就非要说他是娘炮。

  现在又多了一个安媛熙,完全的没走直线,真不知道这些男人都怎么了,不表现阳刚之气,非要走阴柔之风。

  不过挪揄归挪揄,安媛熙毕竟不同于果小西,所以秦炎离还是表现出该有的礼貌。

  “你这声姐我可不敢当,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因着秦牧依依的事,安媛熙对秦炎离也生了意见,既然招惹了就该负责到底,让一个女人去承担算什么男人嘛。

  原以为秦牧依依会有个好结局,谁知却上演了恶婆婆的戏码,偏偏秦牧依依还是善良到不行的个性,结果只能委屈自己。

  很多事不落到自己头上,便不觉得复杂,安媛熙觉得自己放弃实属是自身的问题,毕竟传宗接代是中国的传统,但秦牧依依不同,她为什么不坚持呢?

  安媛熙不是没劝秦牧依依,毕竟她和她的情况不一样,既然秦炎离真心待她,没必要因为吴芳琳放弃自己的爱情,久了她一定会接受他们的关系。

  “安姐,你没体会过那种一直不被认可,又渴望被认可的迫切心情,你也没有体会过被人指着鼻子骂白眼狼的感受。”秦牧依依凄凄的一笑。

  从小就渴望吴芳琳的亲近和认可,但人家就是给你一个不冷不热的面孔,如此也就罢了,还要背上白眼狼的恶名,秦牧依依做不到不管不顾,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弱点。

  对于这样的秦牧依依安媛熙还能说什么,唯有更紧的抱住她。

  “安姐,你知道依依去哪里了不?一直联系不上。”不明白安媛熙为何不满,秦炎离也不想跟她计较,女人嘛,情绪常有失控的时候。

  秦炎离可不是不想承担,是压根就不知情,当然,最后知情了又能怎样,吴芳琳是自己的母亲还能把她杀了不成。

  母亲不喜欢秦牧依依,但她又是自己的最爱,在爱与孝之间永远都是让人为难的选择题。

  “去学习了。”安媛熙淡淡的说,着急了?以后怕是有的急。

  “学习?学习什么?去哪里学习?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她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秦炎离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没听说她要去学习,就算去学习电话也是要接一下的吧。

  “嗯,学习,当然是学习和工作有关的,社会发展,时代进步,总不能一直停滞不前吧,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至于电话没人接那是忘记了带,既然你来了正好交给你。”说罢安媛熙将手机递给秦炎离。

  去哪里不知道?手机又没带?要不要这么巧?

  学习的安排或许临时决定的,或许没顾上告诉他也有可能,电话没带无法接听也不能回复也可以理解,但安媛熙也不知道她去哪里儿,这未免有点不合乎情理,以秦牧依依天天安姐安姐的念叨,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安姐真的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你可是她最好的朋友。”秦牧依依面带疑问的看向安媛熙,她和果小西不同,果小西从小就认识他,对他存了惧怕,很多事情是瞒不住的。

  “难道你认为我在骗你?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不可能事事皆知,我只知道这么多,所以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倘若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安媛熙一副随你怎么想的表情。

  安媛熙才不管秦炎离怎么想,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别想从我这儿探听到半点消息,老婆丢了,有本事自己找回来。

  “好的,谢谢你,如果她有联系你麻烦告诉我一声。”秦炎离暗自皱眉,怪,太怪了,虽然安媛熙的态度不佳,秦炎离也不好说什么,人家的话没毛病,自己和她那么亲近还不是一样不知道。

  “秦先生,我想她要联系也是先联系你,毕竟你们的关系摆在那里,倘若连你都不联系的话,那又怎么会联系我,所以,对不起,我也帮不了你。”安媛熙双手一摊。

  其实秦牧依依哪里也没去,也没地方可去,为了骗过秦炎离只得让安媛熙帮她演一出戏,她不能硬生生的和秦炎离分手,只能选择迂回战术,她只希望如吴芳琳说的,早早的嫁了。

  想到真的要嫁给别人,秦牧依依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婚姻该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才会幸福,但她要是幸福了吴芳琳就会不开心,为了让吴芳琳余生愉悦,她只能放弃幸福。

  罢罢罢,老一辈人有几个是因爱而婚的,还不是和和气气的过了一辈子,只要能远远的看着他,能和他呼吸相同的空气,余生也算是安慰了。

  安媛熙虽然不赞同秦牧依依的做法,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帮她,作为朋友陪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不管她走哪条路,会走向何方,她都会陪着她。

  “你这话什么意思?”秦炎离再度皱眉,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为什么总觉得安媛熙有针对他的意思,他几时得罪她了?

  不是秦炎离觉得,安媛熙就是针对他,当时自己的男朋友因为家里施压跟她提出分手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毕竟自己确实是不具备生育的功能。

  但事后她却悔的不成,只是一个娃,却生生的阻断了她对爱的想法,她不希望秦牧依依走自己的路,可又劝说不动她,便不自觉的把对秦牧依依的怜惜转换成恼意发泄到秦炎离的身上。

  “还能是什么意思?既然你是她男朋友,她没理由不联系你而联系我,倘若她连你都不联系,那秦总觉得她联系我的几率又有多大?。”安媛熙道。

  若不是答应了秦牧依依,安媛熙真想把秦炎离教育一番,口口声声的说爱,却并不懂她的心,看着秦牧依依肿的跟核桃是的双眼,她就在想,为什么要有男女,又为什么男女之间要滋生爱情?滋生了又为什么百般折磨?

  “她突然这样,让我措不及防,我以为你或许会知道。”秦炎离兀自的摇了摇头,眸色也暗了几许,是啊,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却要从别人的嘴里打探她的消息,真是滑稽的可以。

  “抱歉,我不知道,知道的话没必要隐瞒,不过,你也别心急,或许等她安顿了就联系你了呢。”虽然知道这事和秦炎离无关,但安媛熙还是莫名的气恼,因此对秦炎离的态度就是好不起来。

  男人真的都是大猪蹄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安姐,那我就先走了。”秦炎离转身,再问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从美容院出来秦炎离又拨通了果小西的电话,他们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安媛熙不知道或许他知情也有可能。

  果小西除了知道太后强迫秦牧依依离开秦炎离的事,至于秦牧依依去了哪里还真不知情,秦牧依依之所以没告诉他,就是考虑到他经不住秦炎离的恐吓,很快就会兜底,那样的话她根本就无法进行自己的计划。

  “有事吗?秦总,我很忙,若是事情不重要就等我忙好再打。”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果小西就是故意让它响的,这都什么事,那丫头那么善良,吴芳琳凭什么不喜欢她呀,都没地方说理去,这小子又凭什么趾高气昂的呀,有本事把太后的思想捋直。

  “少跟我来这套,我不比你闲,说吧,秦牧依依在哪儿?”秦炎离冷着声音道,对果小西他极少用客气的语调,为此秦牧依依没少跟他理论,但理论的结果,他还是该啥态度就是啥态度,久了三个人也到习惯了。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639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