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08章 爱碎了

第208章 爱碎了


  秦牧依依战战兢兢的来看客房门口,门是敞开的,她闭眼运气,方才抬脚跨了进去。

  此时坐在椅子上的吴芳琳正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她不能输。

  “妈,我,我来了。”秦牧依依在还距吴芳琳两米的距离停下了脚步,如此的气场已经让她紧张的要命,她再不敢靠前一步。

  一直在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待这张脸出现在面前,吴芳琳还是忍不住将座椅上的靠枕丢了过去,靠枕滑过秦牧依依的眼角,然后无声的落在灰色的毛绒地毯上。

  “对,对不起,妈,妈妈,没,没事先跟你说,是,是我的错。”秦牧依依俯身小心翼翼的捡起靠枕,起身的同时,她的手不受控的探向自己的脖子,生怕下一秒吴芳琳会冲过来掐住她的脖子。

  “对不起?你是对不起,秦牧依依,虽然你不是我生的,但我好歹也养了你这么多年,在生活上也从来没亏过你,难道你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我的?”吴芳琳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静,真的很想将她撕烂揉碎,然后踩在脚下。

  随便养个猫啊狗啊的,还知道报恩,她到好,竟然背后捅刀,她不是没强调过她姐姐的身份,为什么还做出这样的事?

  恶毒,实在是恶毒。

  “不是,不是的,妈妈。”秦牧依依用力的摇头,起初她也抵触过了,但却拗不过秦炎离的执着,最终是陷了进去,为了可以报恩,秦牧依依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命,因为除了命她实在不知道还能给她什么。

  “不是?难道我看到的都是假的?你这是把我当白痴不成?你们在我眼皮子底下纠缠,竟然能心安理得?秦牧依依,我当真是很佩服你,两面三刀的戏码可以如此的驾轻就熟。”吴芳琳虽然是恼怒的语气,但脸上却挂着柔和的弧度。

  只是这弧度让秦牧依依胆战心惊,她太清楚吴芳琳,倘若她大喊大叫这事还好说,反而是这样一副表情让她知道事情很难办,她不是单纯的恼,是上了心。

  “妈,我知道错了,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你也知道炎离的脾气,我抗拒不了。”秦牧依依诺诺的说,谁能主宰的了爱情?只能被爱情主宰,她只是不巧爱上她的儿子,也算不上大不赦吧?

  “抗拒不了,好一个抗拒不了,秦牧依依,你就这么恨我吗?”吴芳琳直直的看着秦牧依依,牧秋锦,你可真行,你死了还让你的女儿来折磨我,不过,你该知道,我对付不了你,却收拾的了你女儿。

  “妈妈......”秦牧依依愣愣的看着吴芳琳,她为什么要这么问,自己对她只有尊重,她是个知道感恩的人,秦家对她有恩,即便吴芳琳对她很冷,她还是对她存了很深的感激。

  吴芳琳的问话让秦牧依依脸上写满了惊讶,该有多生气,才会用了恨这个字,可她从不曾有恨,对她,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我在问你,就这么恨我吗?”吴芳琳依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秦牧依依从她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的波澜,但这句话却如一把利刃直戳她的心窝。

  “没有,是您让我,让我有了一个完,完整的家,我对您是,是感激的。”秦牧依依道,她说的是事实,若不是她们的好心,她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呢,他们不仅让她活下来,还活的很好,这种情怎么能忘。

  “感激?于是你就这样回报我?那你的方式还真不同,秦牧依依,我说过你是轩儿的姐姐,这是怎么都不能改变的,可你现在做了什么?”

  “我知道。”秦牧依依诺诺的点头,她一直都知道是秦炎离的姐姐,也是因为这个身份坚决的拒绝过,可是,爱不由人,她在不知不觉中就陷了进去,然后拔不出来了。

  “知道,你的知道就是上了轩儿的床?”想到秦炎离说的那句,她已经是我的人,吴芳琳的心就一扯一扯的疼。

  “妈妈......”秦牧依依傻愣愣的看着吴芳琳,没想到这样的话从她的嘴里吐出来的,一直以来她都是那么优雅的人。

  “觉得不中听是吗?我也觉得很刺耳,可这却是事实,轩儿没有轻重,难道你也不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吗?秦牧依依,我从没教过你要这样做人,我对你不只是失望。”吴芳琳扫过秦牧依依的脸,然后没有聚焦的望向她的身后。

  “妈,我也没,没想到最后会,会是这样,但我和,和炎离是,是真心的。”秦牧依依不停的绞着手指,已经是初春的天气,秦牧依依还是觉得冷的不成,以至于她的牙齿都用力的咬在一起。

  “收起你的真心,你要是还有心,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既然是姐姐就该恪守姐姐的本分,而不是和轩儿一起胡闹,这算什么?你告诉我,这算什么?”吴芳琳的目光再度扫过秦牧依依的脸。

  “可是,已经,已经这样了。”秦牧依依小声的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该千刀万剐,但事情已经发生,再也无法改变,希望您可以给我们机会,余生我愿意为您做牛做马,我真的很爱您的儿子。

  “已经哪样了?”吴芳琳的语调拔高。

  “您是,是知道的。”秦牧依依说不出我和您儿子已经睡了的话。

  “我知道的是,所有的事都止于今天,秦家是有声望的,容不得你们给它抹黑,秦牧依依,我再重申一遍,你只能是轩儿的姐姐,我会尽快帮你安排相亲,而轩儿只能和尹伊秀结婚。”吴芳琳的语气不容转圜。

  不,她决不允许他们在一起,这二十几年已经是煎熬了,以后的时间不想再盯着这张脸,

  “妈妈......”秦牧依依一脸愕然的看着吴芳琳,她已经看到了自己和秦炎离的暧昧,且她也表露了心机,她竟然还说了这样的话。

  她只能是轩儿的姐姐,就意味着她和秦炎离绝无可能,吴芳琳是不会承认他们的关系的,她可以接受只是这个姐姐的身份。

  如此也就罢了,还要安排她相亲,相亲?她心里只有秦炎离又怎么能和别人相亲?就算她肯,秦炎离也不会同意啊,这是要让他大闹的节奏。

  之前秦炎离就一直排斥她身边的异性,现在有谁靠近就更不可能,就算她相的了亲,又能怎样,她能妥妥的嫁给别人吗?

  “怎么?有意见?”吴芳琳挑眉斜视着她,秦牧依依,有我在你休想和秦炎离有果。

  “可是妈妈,我和......”

  “秦牧依依,你知道被人背后捅刀的感受吗?而捅刀的人还是你信任的人。”不等秦牧依依说完,吴芳琳直接打断她的话。

  秦牧依依无声,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吴芳琳的问话,她知道她意指是谁,她只是爱上了她儿子而已,真的有她说的这么严重吗?

  “是你给了我这样的感受,如果你还把我当你妈看,如果你还存了感激的心,就按我说的做,只要我活着,你和轩儿就只能是姐弟,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只是睡了,你若不说没人知道。”吴芳琳看向她。

  “我,知,知道了,我会按,按你说的做,会那么做的。”秦牧依依没勇气反驳,唯有点头,吴芳琳的态度已经表明,她是不会接受自己做她的儿媳的。

  只是睡了,在吴芳琳的眼里只是睡了而已,也是额,现今的社会有几个还是完璧出嫁的,她这样真的不算什么。

  此刻的秦牧依依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颓了,永远,吴芳琳用了永远这个词,曾今她以为吴芳琳最多也就是气恼,教育一番也就算默认了,现在却证实此路不通,他们的爱没有出路。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据理力争?如此便是大逆不道,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敢忤逆吴芳琳,可若就这样,心有戚戚。

  “秦牧依依,我可以信你吗?你该不会是敷衍我的吧?”吴芳琳一脸质疑的看着秦牧依依,曾经对于她的交代她也点了头,结果还不是背叛了她。

  “不,不会的,妈,妈妈,我答,答应你,就,就会做到,一定会,会做到的。”秦牧依依用力的点点头。

  现在她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按吴芳琳要求的去做,至于秦炎离,也只能随他去闹腾了,总有一天他会倦了,然后放弃的,只要她坚定不动摇就好。

  “那我就信了你,这事我不想让爸爸知道,至于轩儿,我想你也知道该怎么做,我会尽快帮你安排相亲人,可以的话就尽快把婚事办了,你也到了结婚的年龄。”此刻吴芳琳的脸已经看不出任何波澜。

  “好的,一切听,听妈妈的,让妈妈费,费心了。”秦牧依依木讷的点头,事情已经显而易见,吴芳琳不同意她和秦炎离在一起,她要嫁给别人,而秦炎离要娶尹伊秀。

  有那么一刻秦牧依依甚至庆幸没有把这事早早的告诉吴芳琳,让她和秦炎离有了一段快乐的时光,曾经她为安媛熙惋惜,现在她成了又一个相爱却不能爱的人,那种苦是无法用哪一个词能形容的了的。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653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