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07章 没事,有我

第207章 没事,有我


  所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吴芳琳惶恐着惶恐着,还是发生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倘若杀人可以免于处罚,她真想杀了秦牧依依,嗯,单纯杀了她都无法消除心头的恼意。

  吴芳琳觉得牧秋锦已经毁了她的前半生,她不能再让秦牧依依毁了她的后半生,吴芳琳也知道,强压秦炎离只会适得其反,那小子认定了事,很难转变。

  原本秦炎离对秦牧依依的感情就不一般,现该是更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约束秦牧依依,倘若她退出,秦炎离还能如何。

  “妈妈,又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干嘛要为难工作了一天的人。”秦炎离道,想着给吴芳琳静一静,明天太阳一出来这事也就过去了,毕竟是自己的子女还能硬生生的拆散了不成。

  正在气头上能谈出什么来。

  秦炎离哪里知道吴芳琳心底的结,且这结已经让吴芳琳到了病态的地步,即便这个人不是牧秋锦,只是牧秋锦的女儿她也容忍不下,和姓牧有关怕是她都无法容隐吧。

  若说这些年还真是难为吴芳琳了,天天面对自己恨之入骨的人,却还要维持优雅的姿态。

  秦玺城并不知道吴芳琳对牧秋锦是如此的耿耿愉快,他已经按照父母的意思和她结了婚,而且婚后他一直守身如玉,从不曾对任何一个女人留过情。

  秦玺城只是心里怎么都放不下牧秋锦而已,即便是她死了,那份爱还是无法放下,毕竟那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却正是他这份无法放下的爱成功的刺激了吴芳琳,导致了她的心里障碍。

  “秦炎离,你给我闭嘴,你要是不想气死我,就什么都不要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可你们呢?知道自己再做什么吗?”吴芳琳冷斥道,这就是自己十月怀胎的儿子,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看来女人总是排在母亲的前面。

  “我这不也是为您考虑嘛,怕您老着急上火,生气对皮肤不好,您老还是早点休息吧。”秦炎离耸耸肩,他知道吴芳琳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可他们是相爱,又不是乱/伦,需要这么大动干戈吗?

  或许会有人议论,但议论议论也就过去了,丝毫也不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影响,毕竟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没有可以让他们污蔑的谈资,或许还会成为美谈也不一定呢。

  “秦牧依依,穿好衣服到客房来找我,女人的衣服不要这么轻易的离身,秦家的女人没那么贱,我供你读书,你却是连这么见到的理都不懂。”吴芳琳没有理会秦炎离,丢下这样几句转身,在转身的同时,她的脸也成功的绷紧。

  贱,实在是贱,就和她的母亲一样,吴芳琳恨恨的想,倘若她一开始就知道她是牧秋锦的孩子,她绝对不会收养她。

  “妈,瞧您又说的什么话,喜欢你儿子那也是贱吗?她已经是我的人了,如此,那你儿子是什么?您又是什么?我们是一家人。”秦炎离冲着吴芳琳的背影抢白着。

  是自己先招惹秦牧依依的,曾经秦牧依依也强烈的拒绝过,奈何他技高一筹,秦牧依依只能乖乖的臣服,而且因为对吴芳琳的惧怕,那丫头一直不敢将他们的关系公布于众,这样的她有什么错呢?

  “你这个孽子,你是诚心不想让我活是吧?”听秦炎离这么一说,本已转身要离开的吴芳琳折身抬手就给了秦炎离一巴掌。

  用力之大,导致吴芳琳的手都有些僵麻,混账东西,不要拿我和这个女人相提并论,她不配,也不要随便轻贱自己,你是我吴芳琳的儿子。

  哼,一家人,她永远都不可能成我的家人,她不过是背了这样一个姓而已。吴芳琳眸底的怒意毫无掩饰的显露出来。

  她已经很忍了,为什么还要刺激她?

  吴芳琳的这一巴掌虽然是落在秦炎离的脸上,但惊住的,疼了的却是秦牧依依,她知道事态严重到,并非是吴芳琳撞破她们的事情只是气恼这么简单了。

  “妈,您老,你老消,消消气,我过,过去,马上就,就过去。”贴在秦炎离身后的秦牧依依松开紧咬的双唇,颤着声音道,这一巴掌是该落在她脸上的。

  吴芳琳看了秦炎离一眼,他若不说那样的话,也不会有这样一巴掌,秦炎离同样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是什么让她这么气?

  吴芳琳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吭声,她出去的同时,门也被重重的关上,而此时的秦牧依依也顺势瘫倒在地上,怎么成了这样?

  “宝贝儿,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呢,记住你有我。”秦炎离将秦牧依依抱起不停的亲吻她的面颊,原本以为吴芳琳不在家,所以便忘了情,谁知会是这样的一幕,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吓的不轻。

  也好,反正就是要和她摊牌的,只是形式有些不同罢了,吴女士承受力他还是相信的。

  “我,我该,该怎么,怎么办,妈,妈妈生,生气了,她,她在,在生我的气,我的气。”不知所措的秦牧依依用力的扯着秦炎离的胳膊,本就惧怕吴芳琳,这情况就更吓破了胆。

  吴芳琳的那句:秦家的女人没那么贱。就如一把利刃生生的插在她的胸口,拐了自己的弟弟,她当真是贱的可以吧,所以吴芳琳才又那么一说。

  秦牧依依不怕吴芳琳打她骂她,就怕她的那一番说教,让她无地自容,但这事总是要解决,而且,她不能把责任都推给秦炎离。

  “不用担心,妈只是没有准备突然被惊吓到而已,吴女士又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只要告诉她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好,给她发发牢骚也就过去了,反正她都是要知道。”秦炎离再度亲了亲秦牧依依的脸颊。

  秦炎离并没有太大的担忧,突然的转变吴芳琳一时接受不了,想要发泄发泄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是母子,毕竟他和秦牧依依已是这样的关系,她还能真的把他们拆开不成。

  是,吴芳琳就是要把他们拆开,睡了又怎样,就算有了孩子,她也不会允许两个人在一起,她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也不会同意他们的关系,态度是坚决的。

  “可,可我,我还是,还是怕,怕的很。”秦牧依依发现自己都无法说一句完整的话了,但她也清楚再怕都要去面对。

  “既然如此,你在这里呆着,我去找吴女士,事情都是我惹出来,找我就好。”秦炎离起身,秦牧依依惧怕吴芳琳是从小就养成的,虽然他不认为吴芳琳会对秦牧依依大打出手,但斥责肯定难免。

  “不,不要,还是,还是我,我一个人,一个人去,必须一个,一个人,妈,妈妈都交代了,我,我不想,不让让她,她生气,你,你别,别管了,我行,行的。”想到吴芳琳离开时的眼神,秦牧依依摇头。

  这事确实错在她,她本是姐姐,却很不称职,若怨就让吴芳琳怨念自己好了,秦炎离时她的儿子,如宝贝一样的儿子,不能因为她让她们母子发生争执。

  “你,一个人,一个人,真的,真的行,行吗?”秦炎离学着秦牧依依的语气,他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这丫头的身体一直抖动个不停,多大点事啊,何况还有他呢。

  “一点,都,都不,不好笑。”秦牧依依瞪了秦炎离一眼,然后深呼吸,接着捡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逐一恢复原位,走出去之前还不忘对着镜子审视一下自己的仪容。

  吴芳琳喜欢整洁,秦牧依依不能允许自己有一丝的凌乱,这是对吴芳琳的尊重的。

  “不用担心,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一切有我。”看着秦牧依依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秦炎离给出鼓励的眼神,但他终是想的简单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吴芳琳的破坏力有多大。

  秦牧依依暗自瘪嘴,能不担心吗,她要面对的可是太后啊,何况还是因为这样的事,若是别的事情或许她还能理直气壮一些。

  觉得没有问题了,秦牧依依向门口走去,就在她的手将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她突然转身,然后直接冲过来扑进秦炎离的怀里。

  没想到秦牧依依会有这样一段,没有丝毫防备的秦炎离抱着秦牧依依倒退了两步。

  而与此同时,秦牧依依吊住秦炎离的脖子,将自己的唇压在秦炎离的唇上,呆着些许的疯狂在他的唇上肆意的辗转。

  很奇怪,在秦牧依依刚要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便觉得,她和秦炎离怕是再也不可能了,于是才有了这样疯狂的动作。

  不明所以的秦炎离只能迎合着,看来这丫头受的惊吓不小。

  “我去了,你的吻是我的动力。”秦牧依依又用力的吸了一下秦炎离的唇瓣。

  “乖,回来给你更多。”秦炎离回吻了她一下,许是刚刚太用力,她的唇瓣竟有些红肿。

  秦牧依依点点头,她复又看了秦炎离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长廊尽头的客房,秦牧依依用力握拳,然后硬着头皮向客房走去,她已经做好了挨骂甚至挨打的准备,却不曾想并非是挨骂挨打就可以。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655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