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02章 我要守着她

第202章 我要守着她


  秦炎离和解三春正交流着,手术室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里面的人怎么样了?是不是没事了?”见手术室的门打开,解三春一下蹿了上去,抓住一个人的手臂急切的问道。

  “手术很成功,但病人伤的很重,还要进一步观察。”被扯住手臂的医生看了解三春一眼道。

  “还要进一步观察是什么意思?”解三春愣愣的看着医生,在心底反复咀嚼他话的含义,这是没事了还是有事啊?

  “手术虽然很成功,但结果取决于病人自己,家属要有心里准备。”医生走到秦炎离面前。

  “好的,辛苦你了。”秦炎离点点头,医生讲话从来都是留一线,手术成功,但是死是活就看病人的造化了。

  “秦总,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珍妮没事吧?”还是没搞明白情况的解三春只好傻傻的看着秦炎离,希望他可以给出肯定的答案。

  “有你这么在意她,一定不会有事,相信她很快就会醒来。”秦炎离宽慰着。

  林珍妮被推出了手术室,脸色苍白的她双眼紧闭。

  “珍妮......”解三春上前握住林珍妮的手。

  林珍妮,你不是恨我要报复我吗,那就好好的活着,只有你活着才能再继续你的报复计划。看着林珍妮,秦炎离在心底默念着。

  “珍妮,有没有很疼?珍妮,你睁睁眼看看我,我答应你,等你醒了我给你学猫叫。”握着林珍妮的手,解三春不停的嘟囔着。

  看着解三春,秦炎离的心底莫名的涌出一种感动,当你全心全意的爱上一个人时,他/她真的是你的全世界,看的出解三春是真的很爱林珍妮,只可惜他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躺在病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但这丝毫也不影响解三春自语的节奏。

  爱有都深,心就有多伤。

  “去休息一会儿吧。”见解三春一直拉着林珍妮的手不放,秦炎离提醒着,林珍妮不会马上就醒,他一直这么熬着也不是个事。

  “不用,我不累,我要守着她,我要等她醒来。”解三春摇摇头,他不希望她醒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而且,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是他一个人的,能够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能和她说说话,他很满足。

  “还是去休息一下吧,她不会这么快醒来,倘若你的身体垮了,谁来照顾她。”秦炎离看了解三春一眼,生离死别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词。

  余生很短,要好好珍惜自己爱的的人,毕竟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秦炎离觉得自己是那种泰山崩于顶而色不改的人,可为什么在看到这样的一幕后,触动却是如此之大?

  此时的他想到了秦牧依依,倘若,倘若躺在这里的是秦牧依依,他应该也和解三春一样,甚至更甚。

  “我没事,秦总,你就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就行,还有,对不起,要失言了,但你放心,等珍妮无恙了,我就去自首。”解三春道。

  “这个,以后再说吧,照顾好他才是重要的。”活着的人又跟躺着的人计较什么,因着林珍妮的脾性根本就没有交好的人,现在她身边也就只有解三春了。

  “谢谢秦总,秦总放心,我不会跑的,我承诺的话一定会兑现。”解三春很是诚恳的说。

  “也好,我请了护工应该很快就会来,她会协助你照顾珍妮,还有,费用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秦炎离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林珍妮,媚儿,就让所有的怨念止于此,一定要活蹦乱跳的回来。

  再怎么不喜欢林珍妮也希望她活着,而且还要好好的活着。

  “谢谢秦总,你是好人,可我却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简直就是猪啊。”解三春一脸懊恼的说。

  “别再纠结那些已经过去的事,好好照顾她,自己也注意身体,我就先回去了。”说完秦炎离转身,此刻的他已经做了决定,不再追究解三春的责任,只希望他以后能做个正直的人。

  但愿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秦炎离到家的时候天空已经泛着青白色,他蹑手蹑脚的上楼,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秦牧依依的床前。

  看着抱着睡枕蜷成一团的秦牧依依,瞬间便触动了心底柔软的弦,于是他上前贴着她躺了下去,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裹进自己的怀里。

  秦牧依依喜欢抱着东西睡,秦炎离说她那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后来秦炎离替代了抱枕,因此,除非有特殊情况,秦炎离从不在外面留宿。

  睡得迷迷糊糊的秦牧依依感觉有人靠近,接着便是她熟悉的气息,于是她翻身,更紧的贴在秦炎离的胸前,然后轻喃了一句:“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我不在有没有很想我?”秦炎离低头吻了吻秦牧依依的发丝,什么都是浮云,这样简单的拥有才是最真实的幸福。

  问过之后秦炎离便等着秦牧依依的回答,哪知人家将小脑袋瓜往他怀里拱了拱,又沉沉的睡了,听着她清浅的呼吸声,秦炎离笑了。

  待秦牧依依睁开眼便看到床头柜上争相怒放的百合,她知道是秦炎离回来了,她翻身下床直奔浴室,没人,更衣室,没人,他的房间,依旧空空如也。

  好吧,人不在,秦牧依依蔫头耷脑的又回到自己房间,坏人,回来了也不招呼一下就走了,不过看在花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桌子上手机震动了两下。

  {公主殿下,人虽然走了,但吻已经留下,还有,预约一下,晚上赏脸和我约会吧。}是秦炎离发来的信息。

  {这个可以有,我会美美的去赴约。}秦牧依依抿唇,约会这个词有说不出的美,她开心的在地上转了一个圈,然后对着那花左照右照了一番才去洗漱。

  “晚上七点以后的应酬帮我取消。”秦炎离对左恋恋吩咐着,七点以后的时间都要留给他家宝贝依依,以后他都尽量减少晚上的应酬,多些时间和秦牧依依在一起,有涯的人生,要多些时间在自己爱的人身上

  “秦总,今晚是有什么活动吗?”见秦炎离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左恋恋甚是八卦的问道。

  “看来你很关心我的私事?”秦炎离好笑的看着左恋恋,为什么她和秦牧依依就没有一点相像之处呢?

  “应该说我很关心秦总才对,没事,正好晚上我也有活动。”对于秦炎离的挪揄,左恋恋不以为意。

  想成大事那必须得皮厚。

  “还是把你这份关心用在工作上吧。”秦炎离并不想跟她多说,起身去了会议室,每天除了打扮就是八卦,也真是服了她了。

  “总是同一句台词累不累。”冲着秦炎离的背影左恋恋小声的嘟囔着。

  “姐,今晚有时间吗?”下班前左恋恋打通了秦牧依依的电话,她知道秦炎离晚上约的人是秦牧依依,哼,想约会,她偏要捣乱不成。

  “怎么了恋恋?”秦牧依依问道,左恋恋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想姐姐了,想和姐姐一起吃晚饭,姐姐不会拒绝我的吧?”左恋恋可怜兮兮的说,她也只有在需要秦牧依依的时候才会姐姐的叫。

  “怎么会,姐开心还来不及呢,行,那晚上见,要不要我去接你?”秦牧依依问,原本两个人的约会现在要三人行了,但左恋恋极少给她打电话,总不好说改日吧,我已经和秦炎离有约了。

  秦牧依依并不知道这是左恋恋故意而为。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还是姐对我好。”左恋恋继续着她的谎言。

  “你是我妹妹,我自然要对你好,那就等会儿见。”秦牧依依道。

  挂了左恋恋的电话,秦牧依依便拨打秦炎离的电话,带着左恋恋去和他约会总是要先知会他一下,这位爷难服侍,何况他对左恋恋还颇有微词,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不过,是不通的状态

  下班后左恋恋描画了一番后便拎着包出门,此时秦炎离还没有从会议室出来,等下他看到自己和秦牧依依在一起会不会惊喜呢?

  看到秦牧依依左恋恋开心的挽住她的手臂,说东道西的那叫一个亲昵。

  “姐,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左恋恋继续着她的热情。

  “不要你请,等下让秦总请。”秦牧依依笑着说。

  “姐姐约了秦总?”左恋恋明知故问。

  “是他约了我。”秦牧依依点点头。

  “姐姐为什么不早说,我要知道姐姐和秦总有约就改日了,等下秦总怕是又要嫌弃我了,我看我还是先撤吧。”左恋恋佯装起身。

  “没事没事,天天都见面又不在乎这一晚,你是我妹,他嫌弃你那就是在嫌弃我,不要紧,你大胆的坐着。”秦牧依依笑着将左恋恋按坐下。

  “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姐姐也知道,秦总天天脸黑的跟包公的是的,着实吓人。”左恋恋一副还是算了吧的表情。

  “放心吧,我告诉你,他就是纸老虎,只是样子吓人。”秦牧依依笑着宽慰道。

  “说谁是纸老虎呢?”一个男人的声音朗声的响起。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6750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