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93章 问题来了

第193章 问题来了


  秦炎离觉得排除外来人员的可能,最值得怀疑的就是保安部,毕竟他们是最熟悉状况的,当然,倘若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也不会随便冤枉哪一个。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去喊,这就去。”见秦炎离阴了脸,保安队长麻溜的跑去喊人。

  很快昨天值班的几个保安就一路排的站在了秦炎离的面前,不得不说这些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虽然高矮不齐,但各个站的笔直。

  秦炎离拿着手中的资料,逐一问了几个人不同的问题,几个人也都做了回答。

  “可以了,你们去工作吧,我就是了解一下情况。”秦炎离道。

  几个人点头出去。

  “我就说他们不会有问题,他们都是一心系在秦氏。”保安队长道,人心都是相互的,秦氏福利待遇,工资都比同业的要高,他们没理由不好好干不是。

  “那个叫解三春的,平时表现如何?”秦炎离看了保安队长一眼问道,刚刚在问解三春问题时,虽然他回答的没有任何纰漏,但秦炎离发现他始终不敢与自己对视。

  当然,不敢和秦炎离对视并非就说明他有问题,秦炎离之所以将他提出来问,是发现他在回答问题时他垂于两侧的手在不停的抖动,虽然很轻微但还是让秦炎离捕捉到。

  “噢,那个解三春啊,是解家远的一个远方侄,虽然年龄不大,做事倒是稳重的很,因为嘴甜人勤,保安室的人都喜欢他,听活络的,若不是父母死的早,书读的少,怕是也不会来做保安的。”保安队长乐滋滋的说。

  这个解三春人很活络,只要他交代的事,保准完成的很出色,哪个领导不喜欢出色的员工啊。

  “也就是说他并非是通过正规招聘,而是通过解家远介绍走后门进来的?”秦炎离望向保安队长,虽然保安这块对学历的要求不高,但秦氏的保安基本都是由专业的保安公司输送过来,基本不对外招聘。

  “这个.......”保安队长垂了头,一条好烟,两瓶好酒,又都是多年的同事,解家远来求他,他就允了,反正也需要人,且是熟人介绍还能是什么违法乱纪分子不成。

  保安队觉得自己在秦氏也是来员工,走后门招个人进来还不至于被辞退吧,何况这个叫解三春的还真是很讨喜,他庆幸招对了人。

  “公司赋予你权利,并不是让你随意乱用,保安是公司的门脸,你该对得起你的职位。”秦炎离道,秦氏是大公司,安全很重要,因此在用人上都很谨慎,当然,人心难测,谁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

  “我知道,我这就把他辞退,还请秦总不要辞退我。”保安队长诺诺的说。

  “怎么说你也是公司的老员工,虽然你的所为不符合公司的规定,但也不至于到辞退的地步,就给你记个过。”秦炎离道,他又不是铁面包公,没必要那么较真,再说这个保安队长一直也算尽职尽责。

  秦炎离也相信保安队长说的,解三春应该是表现不错,因为相比另外几个,他在回答问题时更灵敏也更有逻辑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是保安队长所说的是值得信赖的人。

  “谢谢秦总,以后我一定注意,绝对严格要求自己。”保安队长拍着胸脯点头如捣蒜的说。

  “让解三春到我办公室,你不是说他很机灵吗,有些事情我需要再具体的了解下。”说完秦炎离起身。

  “这个我还真不和秦总吹,那孩子确实很聪明,这若是搁在有条件的家庭,一定会考上一流的大学,可惜了。”保安队长一脸惋惜的说。

  “幸而你家没有女儿,不然怕是要招做上门女婿了。”秦炎离摇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有的人擅于伪装。

  有的人骨子里很坏,却要努力表现成好人,有的人生了一颗善良的心,却故意表现的蛮横无理,多数是因为环境所迫,或是有某种目的。

  “秦总说笑了。”保安队长干干的一笑,甭说,倘若自己有女儿,或许还真有这个可能。

  “关于刹车失灵的事,就止于此,我不希望这件事在公司传播。”秦炎离吩咐道,这样的事只会扰乱人心。

  “明白。”保安队长点点头。

  秦炎离又看了一眼解三春的资料,但愿他没有问题,如此也算没辜负这个保安队长的赏识。

  秦炎离坐在办公室等解三春来,他需要跟他好好的交流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点,可等来的却是惊慌跑来的保安队长。

  “解三春人呢?”见只有他一个人,秦炎离问道。

  “他,人,人不见了?”保安队长一边抹汗一边道。

  得了秦炎离的命令,保安队长便去请人,却是犄角旮旯都找遍了,也没看到解三春的人影,问过其他的保安说解三春出去买包烟了,到现在都没回来。

  买烟?买烟的地方也就两分钟的距离,何须用了这么久,拨打他的电话,却提示关机,跑去买烟的地方哪里还有什么踪影,保安队长不由得冷汗直冒,该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

  一刻也不敢耽误直奔秦炎离的办公室。

  “什么?不见了,怎么不见了?”秦炎离不由得皱眉,看来还真的是有问题,才找他问过话,人就没了踪影,这是显而易见的,是自己大意了。

  “到处都找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问过解家远,他也联系不上。”保安队长一脸沮丧的说,自己拍着胸脯保证的,现在啪啪打脸了。

  “行,我知道了,这事不要声张,其他人若要问起,随便编个理由就好。”秦炎离吩咐着,毕竟只是怀疑。

  “好的秦总,那我先去工作了。”保安队长点点头,人真是不可貌相

  解三春溜了,导致有可能的线索也断了,秦炎离查了一下解三春的社会关系,简单的都让他觉得自己怀疑的是不是错了。

  倘若他真的没问题,又怎么可能无故失踪,不过从了解到的一些信息来看,这个叫解三春的到还真没什么不良记录,而且自己和他也不会有什么恩怨只说,如此会不会是受谁指使呢?

  想到这种可能,秦炎离不由得皱眉,如果真的是受人指使,那这个问题就有点严重,都能买通内部的人,对方真不能小觑,何况自己在明处,对方在暗处,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必须尽快找到解三春。

  秦炎离正在想方设法的寻找解三春,秦牧依依也正忙着应对正跳着脚闹腾的客户,她真佩服这个女人的精力,又蹦又跳半天了都不觉得累吗?

  “江小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说你的脸是因为在我这里做了护理所致,既然你认定是我院产品的问题,那么请你提供相关证据,若真是我院的问题,我绝不会推卸责任。”看着直跳脚的客人,秦牧依依不卑不亢的说。

  院内所有的产品都是从正规渠道进的货,而且针对不同客人选用不同的产品,力求对每个客户都认真负责。

  现在经常发生美容不成反毁容的事件,因此秦牧依依在这方面非常小心,这也是她开业至今不仅零投诉,且老带新的现象越来越多。

  但今天这个姓江的却站在门口唱起里泼女小调,是的美容院根本就无法正常营业,秦牧依依查了一下这位姓江的女士还是一周前做的护理,一周后跑来说她的脸是她们院给毁的。

  秦牧依依绝不是推卸责任,但一周可以发生很多事,无法肯定她皮肤就是院内产品所致,但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秦牧依依还是耐心的根她解释,只要她能拿出证据说是院内的责任,她就会负责,不是,也不能把她当软柿子捏。

  “证据?我这脸就是证据,我要告诉所有的人你们这是黑心店,让我原本花样容颜成了草莓脸,看谁还敢来光顾。”女人尖着嗓子说。

  “七天前你去饭店吃饭,七天后你拉肚子了,然后你找饭店说是他们的菜有问题,好笑不好笑,自己脑子不好使,当别人也转不过筋吗?”一旁的安媛熙道,真是的,都什么人啊,讹人也要看看是不是能讹的。

  “你说谁脑子不好使?我除了在你们这里做过护理,就再没做过其他的,不是你们的问题,难道还是我的问题?”女人瞪视着安媛熙。

  “谁在撒泼自然就是在说谁,你在我们这里做了护理是没错,难道这些天你都不吃不喝,不用护肤品,不用洗涤用品?”安媛熙反唇相讥,真想上去扇她几个大耳瓜子。

  怀疑她们没关系,有证据咱解决,开门做生意还怕承担责任不成,但这种泼妇闹事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愤愤。

  “你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我这话就撂这儿,赔偿,必须得赔偿,否则你们甭想营业,你们也打听打听,我江亚倾是能被人捏着鼻子的主不,不让我满意,这事完不了,是交给消/协,还是上电视,你们自己掂量。”女子跳着脚威胁着。

  “赔偿?哼,我给,你要敢拿才行?”女人正跳着脚,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712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