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84章 是谁招惹了他

第184章 是谁招惹了他


  秦炎离的车子刚驶到家门口,手机便不停的喧嚣起来,待看清来电号码后,不由得皱了下眉,随后将手机挂断。

  很快电话又叫嚣了起来,这次秦炎离是看也没看便直接挂断,但紧接着电话又不知疲倦的闹腾起来,大有一种你不接听我不休的架势,可见来电的人有多执着。

  “想必是有什么急事,还是接一下吧。”秦牧依依道,虽然不知道是谁,打的这么急,定是有要紧的事,但看得出,来电话的人是秦炎离不喜欢的,才会是这个态度。

  是谁招惹了他?

  “什么事?”望了秦牧依依一眼,秦炎离按了接听键,冷冷的开腔。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秦炎离回了这样一句便挂了电话。

  “你自己进去把,我要出去一趟,有事要处理。”秦炎离伸手捏了捏秦牧依依的脸。

  “嗯,开车注意安全。”秦牧依依交代着,既然秦炎离不说是什么事,秦牧依依便也不问,该是比较重要的,否则他也不会这个点了还出去。

  “知道了,不要太想我。”秦炎离探身亲了亲秦牧依依。

  “那麻烦了,现在就已经很想念了。”秦牧依依妩媚的一笑,大哥,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啊?

  不过想念这东西还真不好掌控,常常是没来由的就来了,很多时候想念的那个人就在身边,但那种思念之情还是汩汩的往上冒。

  “乖,先睡,我会尽快回来。”秦炎离又亲了亲她。

  “去吧去吧,真是啰嗦,早去早回。”秦牧依依回吻了他然后下车。

  看着秦炎离的车子驶离,秦牧依依仰头看着高悬于天空的北极星,它正亮晶晶的注视着她,一如秦炎离的眸子,嗯,今天是美好并值得记忆的一天,又仰头看了一会儿秦牧依依才开门进去。

  “告诉我,是哪家医院?”秦炎离一边开车一边调出号码回拨过去。

  号码是林珍妮的,电话却是她的一个朋友打来的,说林珍妮自杀了,正在医院抢救,虽然秦炎离并不想再过问林珍妮的事,但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还是担心的,毕竟那是好兄弟的女人。

  责任是债,答应了齐鹏要照顾她,倘若她要有个什么好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齐鹏交代,虽然自己不再亲自过问,但也交代了旁人照顾,她怎么还就自杀了呢,秦炎离兀自的拧了拧眉心。

  车子一路疾驰来到市二院,秦炎离匆匆冲去急诊室,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女人也关乎生命。

  “你就是秦先生是吗?”看到匆匆赶来的秦炎离,一个一头黄发的女人迎了上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秦炎离问,难道真的是自己太薄情吗,但明知道她是存了心机的女人,而她的心机会直接威胁到他和秦牧依依的关系,他还怎么能如以往一样待她呢?

  “正在施救,幸而发现的及时,不然......”女子并没有把话说完。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秦炎离皱眉,秦炎离最厌烦的就是自杀的人,既然有死的勇气,为什么没勇气活着?那是一种懦夫的行为。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这两天她一直郁郁寡欢,说什么这个不要她了,那个也不要她了,生活还有什么期待一类的话,谁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先是打给她家里的,家人说死了最好,实在没办法只好打给你了。”黄发女子解释着。

  “谢谢你送她过来。”秦炎离点点头,林珍妮和她的父亲一直水火不相容,说出那样的话也不奇怪。

  “都在一起混饭吃,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有演出,珍妮就拜托你了。”女子道。

  “好的,非常感谢。”秦炎离看了女人一眼,是啊,即便是外人也不能见死不救,何况还是好兄弟的女人,算了,就不再和她计较,只要她以后能认真做人。

  半个小时后林珍妮被推出急诊室,脸色苍白的她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少了一丝妖艳,多了一份纯净,倘若他一直保持这份纯净的话,秦炎离一定会将她推上事业的巅峰,可她却存了算计的心,才会成了这样的局面。

  好在没有生命危险,秦炎离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他也并非是心硬如铁。

  秦炎离特意为林珍妮安排了VIP病房,独立的空间,林珍妮一直静静的躺着,总不好把她一个人丢下,秦炎离只得守在病房里,任时间滴答。

  窗外霓虹璀璨,窗内寂静无声,秦炎离长身玉立,注视着城市的夜色,看样子怕是要在医院里过夜了。

  已然醒来的林珍妮看着立于窗前的高大身影,薄唇轻咬,秦炎离,我会让你补给我,连本带利的补给我。

  秦炎离注视着窗外,林珍妮则注视着他,秦炎离豁然转身,来不及掩眸的林珍妮就这样对上了秦炎离的目光。

  “醒啦?”秦炎离折身上前。

  “二哥,你怎么来啦?”林珍妮缓缓的开腔,仿似刚醒来般。

  “我接到你朋友的电话,怎么?感觉好点没?”秦炎离看了林珍妮一眼,除去脂粉的她到是看着清秀了许多。

  “我不知道她们会通知你,让二哥担心了,对不起。”林珍妮一脸歉疚的说,没人知道薄被中她握紧的拳。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才22岁,生命不是用来糟践的,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认识的你不该是很坚强的吗?”秦炎离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齐鹏被限制了自由,我爸不认我这个女儿,现在连二哥也不管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知道我没出息,可活着真的很痛苦。”林珍妮用力的挤出几滴眼泪。

  “活着的人多数都差强人意,我们应该更积极些,你还年轻,还有很多的机会去改变,齐鹏只是时间的问题,你父亲那也是恨铁不成钢。”秦炎离耐下性子去安慰林珍妮。

  “倘若二哥不肯原谅我,我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说这话时,林珍妮的眼泪落的更欢,她才知道,流泪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事。

  “我眼里揉不得沙子,我不管你并不意味着不交代别人去照顾。”秦炎离道。

  若不是侵扰到秦牧依依,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秦牧依依就是他的软肋,任何人碰触不得,可她偏偏要去碰,他又怎么能放任。

  “但别人不是二哥啊,我一直尊敬的二哥都不要我了,我还怎么活?”林珍妮泪眼婆娑,但她的心底却有个声音在不停的说:不原谅,决不原谅。

  林珍妮的父亲林泽天是兵爷,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受了伤,虽然保住了生命,却永远失去了行走的能力,林珍妮的母亲蒋飞燕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演员,在确定林泽天再也站不起来的那日便和别人私奔了。

  那时林珍妮刚升入高中,陡然的家庭变化,同学的歧视,让她变得叛逆,旷课,不归家,怎么招恶怎么来,成了典型的问题少女。

  同年因为闹事被开除了学籍,无书可读的她便整日整日的在社会上闲晃,从而导致父女两之间的战争便一直不断。

  后来认识了齐鹏,到是变的正常了些,但她愤世的心却并不曾消减,她的心已经染了毒,因此秦炎离为了照片如此的跟她较真,林珍妮自然是气不过。

  为了上演这出自杀的戏码,她收买了一起工作的人,只有博得了秦炎离的同情,她才能实施报仇计划,她知道秦炎离虽然很冷,但毕竟关乎生命,毕竟自己是齐鹏的女人,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林珍妮赌的就是秦炎离不会无动于衷。

  是,秦炎离确实做不到,不是因为林珍妮,而是为了齐鹏,明知道林珍妮有很多问题,但齐鹏还是爱她爱的要命,所以才会把林珍妮交给他照顾,在齐鹏看来秦炎离是值得托付的人。

  秦炎离也真的想做好齐鹏的托付,可谁知道林珍妮不知道好歹来了这样一出,秦炎离怎么忍?秦牧依依和兄弟情,他不仗义的选择了女人。

  “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养,等你养好了,我帮你安排事情。”秦炎离道,在生命面前秦炎离还是选择了妥协。

  这是他第一次为了秦牧依依之外的女人妥协。

  “二哥,你着是原谅我了吗?”听秦炎离这么一说,林珍妮立刻止住了眼泪。

  “秦牧依依是我的女人,只要不是碰触到她,我都可以不计较,是你自己踩了雷。”秦炎离淡淡的说,与其说原谅不如说无奈之举。

  “对不起,二哥,但请你相信,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是被冤枉的。”林珍妮道,她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事是她所为,反正无据可查,任你怎么怀疑,我就死死的咬定和我无关。

  “旧事不要再重提,以后好好工作就好。”秦炎离道,是是非非已经不重要,只要以后她恪守做人的本分,他也不会再追究。

  “二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也不枉二哥的一番苦心。”林珍妮不住的点头。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7762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