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66章 【爆】 谁让我迷你呢

第166章 【爆】 谁让我迷你呢


  看着林珍妮的一双泪眼,秦牧依依真心不忍,原本自己也是相信了秦炎离的,又何必非要盘问出个子丑寅卯呢,就算真的是她所为又能如何,还能把她杀了不成?

  秦炎离当然不会把她杀了,他只是想让秦牧依依知道,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不是一定事实,不要轻易相信一些原本就不存在的事,如此反而给了那些蓄意的人可乘之机。

  虽然不会杀了她,却也会被列入黑名单,他素来爱恨分明。

  “依依姐,真的不是我,你帮我和二哥说说,我和你又没怨没仇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林珍妮委屈巴巴的看着秦牧依依,她可真是个幸运的女人,生的美,还过的美,老天还真是偏心。

  不止一个人嫉妒秦牧依依所拥有,却没人知道秦牧依依有一颗多善良的心,她常常是宁愿委曲自己也会成全别人。

  “算了,或许真的只是个误会,这事就到此为止吧。”秦牧依依看向秦炎离,就算林珍妮承认是她做的,也不会对秦牧依依有多大影响,因为在秦炎离决定带她来之前,她就已经完全的相信他了。

  “对的对的,当真是误会,二哥这么照顾我,我又怎么能做挖二哥脚的事。”林珍妮说的情真意切。

  “林珍妮,你是齐鹏的女朋友,他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很清楚,倘若你真的有什么想法,我也不好阻止,但请你在迈脚之前想清楚是否值得,要知道,走出去容易,但想要再回头就很难。”秦炎离面无表情的说。

  莫说林珍妮是好兄弟的女人,就算她是不相干的人,秦炎离也不可能染指,守护并非是所有女子都能做的到的事,尤其是向林珍妮这样的,但除了惋惜他又能如何,总不能把林珍妮绑了等齐鹏吧。

  “我知道了二哥。”林珍妮诺诺点头,虽然知道秦炎离不苟言笑,但像今天这般跟黑脸包公是的还是头一回见,本就心虚的她,心底多少还是犯嘀咕的。

  “模特我会另请,承诺你的也会兑现,毕竟齐鹏是我兄弟,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也不会亏了你,但从此以后我们便再无瓜葛,这卡里的钱不比给你的酬劳少,希望你好自为之。”秦炎离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到林珍妮的面前。

  这样的女人不易留在身边,有她便是祸端之源。

  “二哥,你这是不用我了?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吗?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真的不是我做的,二哥,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林珍妮可怜兮兮的看着秦炎离。

  自己已经装可怜到现在了,怎么还软化不了他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不成。

  就是看出来她的装,秦炎离才无法原谅,倘若她可以承认错了,那看在齐鹏的份上他也不会疏远,但现在机会是她自己放弃的怨不得别人。

  “那个已经不重要了,等下自己坐车回去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秦炎离起身。

  秦牧依依总说他这样生硬会没朋友,可他眼里就是揉不进沙子,总不能为了照顾别人的感受,为了有朋友可交而违背自己的心意吧。

  “二哥,你答应齐鹏要照顾我的,你怎么能就这么不管我了,那以后我来依靠谁?”林珍妮愣愣的看着秦炎离,还真是说翻脸就翻脸。

  “我是答应了,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违背我的原则,如果你心里还有齐鹏就好好的过好每一天,不要让他失望。”秦炎离皱了皱眉,自己不是好的托伴,为了他自己的爱情只能对齐鹏说抱歉,如此也正好看清一个人,也不算是损失吧。

  “还傻坐着干吗,走啦,不工作的吗?”见秦牧依依还傻愣愣的坐着,秦炎离提醒到,从早上就开始叫嚣的是谁呀,现在怎么还同情起人来了。

  我们该把同情用在值得同情的人身上,而非是那些戏精。

  “这就走了呀?”秦牧依依起身,然后对林珍妮干干的一笑道:“我们就先走了啊,你保重。”

  “依依姐,求求你,帮帮我,帮我和二哥求个情,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就让他再给我次机会吧。”见秦炎离来真的,林珍妮一把抓抓秦牧依依的胳膊,她不能放任这样的结果,有必要再努力一下。

  看的出秦牧依依是能左右秦炎离的人,倘若她肯帮忙,秦炎离一定会听的,是她操之过急了,谁知道秦炎离这么难对付,仗着齐鹏女友的身份,以为怎么着他都会网开一面。

  若是其他的事,秦炎离还真会网开一面,但林珍妮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秦牧依依,那是他的死穴,没人可以碰触,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炎离,你看......”这样被林珍妮抱着,秦牧依依便又忍不住散播善心了,此时的她完全忘了被这个女人折磨了一天一夜的事。

  秦牧依依就是这样的人,别人可以对她不好,可她却做不到算计别人。

  “看什么看,一直叫嚣的是谁来着?”秦炎离瞪她,因着这个女人跟他好一番计较,现在又心软了。

  “那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嘛,现在说的是别的事情。”秦牧依依一脸讨好的笑着,没办法啊,这个女人可怜巴巴的等她帮助呢,不帮于心不忍。

  “秦牧依依......”若不是有林珍妮在,秦炎离怕是又要敲她的脑袋了,还真是缺心眼到家了,林珍妮的事他是不管了,但并不意味着不委托别人照顾,难道非要他说的那么明白不行。

  “好了,知道了,还真是冷血。”秦牧依依小声的嘟囔着,脑子转速慢的她,哪知道秦炎离是怎么想的,只看着林珍妮可怜,但她也清楚秦炎离的脾气,总不好当众翻脸吧,还是回头慢慢游说吧。

  “对不住,我也帮不了你,我就先走了。”秦牧依依一脸歉疚的从林珍妮的手中挣脱出自己的胳膊,明明是情敌,怎么到还感觉自己是罪人了。

  嗨,这事怪自己,若不是自己闹腾,就不会有来质问的事,没有质问,那她就可以安心的做秦氏的代言了,那她在闹腾之前也没想到会成为这样的局面啊。

  秦炎离和果小西不止一次的敲着她的头,让她不要做烂好人。但关键时刻她总是最先陷进去的那个,这也是为什么秦炎离一直对她不放心的缘故。

  很多人会利用她的好心,就如现在的林珍妮,吃准了秦牧依依不仅不记恨,还会同情,才会求她。

  “脾气真是够坏的,爱,让人犯错。”跟在秦炎离的身后,秦牧依依小声的抱怨着,女人嘛,有时候睁一眼闭一眼算了,谁让她们是弱势群体呢。

  “今天你没满足我,没有和谐的性脾气能好吗?”秦炎离压低身子道。

  秦炎离的话一落下,秦牧依依赶忙环顾一下四周,庆幸没有引起别人的关注,好么,这厮谈性怎么就跟讨论市场上的小白菜是的。

  “色/情。”秦牧依依恨恨的在秦炎离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你知道嘛,只有性和谐,才能身心愉悦,不然总有火往上冒,晚上和谐一下噢。”秦炎离对秦牧依依挤挤眼。

  秦炎离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落到了别人的耳朵了,看笑的目光毫不吝啬的投到她的身上,异常羞恼的秦牧依依只好加快自己的脚步。

  “等等我,都老夫老妻的了有什么好羞的。”憋笑的秦炎离忙追上了。

  “离我远点,不跟流氓说话。”秦牧依依气恼的说,什么嘛,虽然两个人那啥啥了,可也不好说的那么直白吧。

  “那晚上要不要和谐一下吗?”秦炎离死皮赖脸。

  “你还说。”秦牧依依扬起脚准备踢他,这厮是诚心的。

  “好好好,不说,不说,好歹我也是有身份的人,能不能不要说踢就踢呀。”秦炎离摇头,对谁都是柔善若水,独独对他说施暴就施暴。

  “那是你自找的。”秦牧依依剜了他一眼。

  “对,我自找的,谁让我迷你迷的不要不要的。”秦炎离宠溺的捏了捏秦牧依依的脸颊。

  “你是不是对人家太无情了,人家可是女孩子,还生的那么美,可以再婉转一些的。”想到林珍妮的模样秦牧依依道,没办法,她就是心软,看不得女孩子落泪,她要是男人一定妻妾满群,因为看不得女人伤心嘛。

  “我要是有情,你就要哭鼻子了,我的情只要用在你一个人身上就好。”秦炎离白了秦牧依依一眼,说他无情,也不知道谁因这事跟他叫嚣来着,现在又批评他。

  “我说的情又不是爱情,不过你这话我还是挺爱听的。”秦牧依依嘿嘿的笑。

  “女人对我来说只有两种,一种是你,一种就是不相干的人,仅此而已,若不是受朋友所托,我并不想搀和女人的事,现在你可以高枕无忧了,我和她不可能,以后不要用这样的事来跟自己别扭,有那功夫还不如想想我。”秦炎离伸手弹了一下秦牧依依的脑门。

  “乖,记住你今天说的,然后永远的保持下去。”秦牧依依早已经雨过天晴,她和秦炎离一起长大,没理由相信别人而不相信他。

  秦牧依依跟着秦炎离正往停车场走,转眸便看到了一个人。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39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