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59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159章 自作孽不可活


  秦牧依依虽然睡态安稳,梦里却是热闹的很,看着秦炎离被一众美女簇拥着,嘴巴咧的跟个瓢是的,秦牧依依投去鄙视的小眼神,要不要这么嚣张啊?那些女人还不是看中你的硬件,和真爱无关。

  “秦牧依依,看吧,你男人多有女人缘,以后努力点,不然你男人就飞了。”秦炎离一脸得意的看着她。

  嘚瑟,嘚瑟是吧,我掐掐掐,我踢踢踢,我咬咬咬,看你还嘚瑟不,秦牧依依扑过去手脚并用的朝秦炎离身上招呼,臭小子,当姐姐是瓷器,当自己是收割机呀,最讨厌花心的男人,你敢嘚瑟我就敢收拾你。

  秦牧依依行凶,秦炎离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于是你躲我追,然后就是扑通一声响,结果是某人成功的倒地。

  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秦牧依依摸着自己摔疼了的屁股,眨巴眨巴眼,竟然能从床上摔下来,当真是出息了,只是,自己这是在哪里啊?怎么感觉都是陌生的。

  伸手敲敲自己的脑袋让记忆回笼,秦牧依依记得明明是在自己房间的,先泡澡,因为睡不着便喝了一些红酒,喝着喝着就有一个酷似秦炎离的人冒了出来,再然后两个人就歪歪了。

  歪歪?想到这个秦牧依依忙撩开裹在薄被,好么,光溜溜的一丝不着,不仅如此,身上暧昧的痕迹都连成了一片,可见昨晚的激情不仅是真的,还非常的激烈。

  问题是环境环境是陌生的,她是和谁歪歪的呀?脑子再怎么转,记忆也只是模糊根本就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秦炎离,印象中只是酷似他而已,而那番酷似,也完全是因为在醉酒意识不清的状态下的感觉。

  完了完了,秦牧依依不停的敲着自己的脑袋,自己竟然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就同人家上演激情时刻,还有脸鄙视秦炎离,自己又比他好到哪里。

  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做了这么丢人的事,该怎么面对秦炎离那小子,他也只是有图,自己却是有真相,事实如此,又不能假装当什么都没发生,骗他,内心会不安,实说,估计能把自己给掐死。

  秦牧依依,你可真猪啊,这样的事都做的出来,明知道自己酒品不好,还非要逞能,这下逞出事情来了把?

  不过,让秦牧依依想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是在家里的,怎么就换了地方?,难道是喝多了梦游了,接着一夜激情?只是,自己游到了哪里,又遇到了谁,这才是重点,问题就是这个重点想不起来

  当然,不管是怎样的状态,做了这样的事都是不可饶恕的,如今自己已经不干净了,还怎么坦然的和秦炎离相处,想到这个强烈的忧伤便涌了上来。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秦炎离一定不会原谅她的,当然,就算秦炎离可以不计较,她也做不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不该胡思乱想,如此就不会想要借由喝酒来促进睡眠,没喝那酒,就不会有乱来这回事了。

  都是酒惹的祸。

  秦牧依依正兀自的懊恼着,却听到卫生间传来水流声,像是有人在洗澡,她在这里,洗澡的是谁?不是她,那就是......

  好嘛,作乱者竟然如此胆大,做了坏事不仅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还公然在这里洗澡,正好,她可以报仇了,小子,你就等死吧,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竟然欺负到姐姐的头上了,你毁了我,我就废了你。

  如此想着秦牧依依起身,因为找不到衣服,便扯了床单裹在身上,眼睛在房间里逡巡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床头柜的那盏台灯上,这到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毕竟对方是男的,自己赤手空拳那就是送死的份,好歹这个也算是房间内唯一的凶器了,嗯,就用这个台灯直接打爆那个小子的头,看他下次还敢不敢随便占女人便宜。

  如此想着,秦牧依依扯落台灯的线,然后双手用力的握紧,轻手轻脚的向浴室靠近,必须要趁敌人不备时下手,这样胜算的几率才会大。

  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别以为女人都是吃素的,这就是你任意妄为的后果。

  蹑手蹑脚的靠近,小心翼翼的扭动门把手,以防看到不该看的景象,开门的同时她也闭了眼,举着台灯高喊一声:“去死吧,臭小子。”然后便像勇士一样冲了过去。

  不怪秦炎离总嫌弃她笨,她确实不够聪明,连目标在哪儿都没看清,何况浴室的地面又湿滑,这样闭着眼冲那不是找摔吗。

  是,毫无悬念的秦牧依依脚底打滑,身体成功的向后仰下去,这还真是时运不济,被人占了便宜,这想报复一下不仅没报复成,搞不好还把自己摔残了,能这么壮烈的怕是也只有她了,真想狠狠的掐自己。

  别羞辱了还不够,还要被看笑话,干脆死了算了。

  本以为自己会华丽丽的摔地上,却有人伸出援手,成功的将她揽在了怀里,她甚至都能感觉自己胸前的绵软紧紧的贴着对方的胸膛,沐浴露的味道闯入了鼻孔。

  秦牧依依更恼了,士可杀不可辱,她宁愿摔死在地上,也不要再和这个男人有什么接触,有了那辉煌的一晚就足够丢人的了,怎么还能接连让他吃豆腐呢。

  不,绝不能。

  “流氓,混蛋,我要杀了你。”秦牧依依手脚并用的往对方身上招呼,丢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接连的丢人,这让秦牧依依怎么受得了,要挠他个满脸花,再把他打残废,嗯,还要挠瞎他的双眼。

  原来自己也是这么暴力的。

  “你是要杀我,还是要**我?杀了我谁疼你?”清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奇了怪了,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熟悉的和秦炎离的声音一模一样,自己没摔地上,不该听差了音,于是秦牧依依悄悄的现开一条眼缝,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正眨也不眨的盯着她。

  “啊......”秦牧依依忍不住惊呼,这是什么鬼?好好的干嘛吓唬人。

  “啊,是不是觉得有点面熟?”秦炎离伸手用力的弹在秦牧依依的脑门上,真是笨的让人心疼,还要搞突袭,到底是袭人还是准备虐自己啊,出手时也先计划好不是吗,幸而是他,不然她铁定了摔地上。

  “是,面熟,真的很面熟,这面熟真好,简直是太好了,太好了。”看清抱着自己的人是秦炎离,秦牧依依兴奋的一把抱住秦炎离,太感谢看到的的人是他了。

  原本还动荡的心在确定是秦炎离后立即就平静了,谢天谢地,是他就好,不然她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看来老天还是偏向她的,没有走歪。

  秦牧依依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和她一起的男人是秦炎离就好,自己再怎么丢人都没关系,她真的没办法接受自己和别的男人发生了那样的事,即便是在醉酒的状态下也不能饶恕。

  爱一个人是要身心干净的那种,不干净了,还怎么相处?秦牧依依用力,再用力,秦炎离谢谢你,谢谢是你。

  “秦牧依依,你给我站好了,你是太好,我可是太不好。”秦炎离黑了脸推开秦牧依依,想到昨晚他就想削她的脑袋,以后敢在外面喝酒试试。

  “站,站好了,不,不要这么凶吗,我,我很听话的,嗯,真的很听话的,你笑,笑一笑啦。”秦牧依依干干的一笑,然后不停的绞着手指,没办法,犯错了,自然不敢理直气壮的跟秦炎离叫嚣。

  就装装傻,卖卖萌,尽快糊弄过去,较真,自己铁定被修理。

  “说吧,是哪根筋搭错了要这么彪悍?你该庆幸在浴室里看到的是我而非其他人,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秦炎离依故意板着脸。

  定是把当他成了别人,才会有此一拼,却笨到人都没看清,差点还把自己搞残。

  “不,不知道呢,说,说什么呀?”秦牧依依一脸无辜的看着秦炎离,此时脑袋浆糊的她根本就忘了是谁导致这样的原因,但她确实是庆幸浴室里的人是他,倘若是个陌生的面孔,她会疯的。

  “不知道?你竟然理直气壮的跟我说不知道?”秦炎离恨恨的敲着秦牧依依的脑袋。

  “没,没理直气壮,真,真不知道。”秦牧依依的头越垂越低。

  “出息了真是出息了。”秦炎离继续恨恨的敲着她的脑袋。

  “敲什么敲,我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你还好意思质问我,该是我质问你才对。”给秦炎离这么一通乱敲,秦牧依依想起自己喝酒的缘由了,要不是给他刺激的自己也不至于如此啊,他才是真正罪魁祸首。

  “因为我?我怎么了?自己犯的错还好意思往我身上推,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都做了什么?以后在外面敢喝一滴酒看我不把你打的鼻青脸肿胳膊腿分家,真是长本事了。”秦炎离说完又去敲秦牧依依的头。

  “你有什么资格敲我?你还不是和我一样,有这功夫先把自己敲醒了,勾搭的本事真是见长啊。”秦牧依依恨恨的打落秦炎离的手臂,他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明的,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她。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47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