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09章 所有伪装都是爱

第209章 所有伪装都是爱


    吴芳琳已经表达的很清楚,她是绝对不会接受她做她的儿媳妇的,秦牧依依的身份只能是秦炎离的姐姐,语气有没有一丝的商量余地。

  没有余地的宣判,秦牧依依除了点头还能做什么?

  “我希望你不是为了应付我才说的这番话,就算你会恨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记住,你,只能是姐姐。”吴芳琳再次强调了一遍

  必须要尽快将她嫁出去。

  “我知道了。”秦牧依依点点头,其实她很想问,为什么不行?我很爱他,为什么不行?但话到嘴边却是怎么都没勇气问出口。

  答案应该就如她想的,没有为什么,只因是她就不行,吴芳琳不喜欢她,从小就不喜欢,自然无法接受一个不喜欢的人来做她的儿媳妇。

  没人知道吴芳琳的心结,即便是秦玺城。

  秦牧依依以为吴芳琳在知道了他们的事后,气恼肯定会气恼一段时间,但还不至于拆散他们,但现在她明白了,吴芳琳为什么一直强调她是姐姐这句话,就是在提醒他,不打要秦炎离什么主意,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同意。

  “去吧。”吴芳琳摆摆手,这么一闹腾更是要失眠了,一定是前世欠的债,这世才要还债。

  “妈妈那我出去了。”秦牧依依讷讷的转身,她觉的自己的双腿如同灌了铅,她需要用很大的力才能拖动双腿,每走一步都是煎熬。

  终于是移出了吴芳琳的视线,出门的瞬间秦牧依依就瘫坐在地上,泪无声的落下,为自己的爱不能,但为了报恩她只能强迫自己放下这段情。

  听到脚步声,瘫坐在地上的秦牧依依赶忙起身躲进储物室,她不能让吴芳琳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黑漆漆的储物室,唯有秦牧依依低泣的声音,任泪水肆意的流淌。

  已经答应了吴芳琳,接下来该怎么做才是重点,当然,更为关键的是如何才能成功的“甩掉”秦炎离,他会放任自己的离开吗?她没把握,却必须要做到。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她就该一直坚守的,如今,已经爱的很深,又怎么放的下,心痛,痛不欲生。

  镇静,一定要镇静,不能让秦炎离看出任何端倪,她逼迫自己收去泪水。

  秦牧依依用力的按压自己的手心,在走到门口那一刻,秦牧依依已经成功的换上了一副面无波澜的脸,她必须要把这戏演下去,即便她不是很合格的演员。

  秦牧依依的手还没触到门把手,门却从里面打开,秦炎离的俊脸晃了出来。

  “我以为吴女士把你囚禁了,正准备去营救呢。”秦炎离道,见秦牧依依去了很久都没回来,怕吴芳琳为难她,便想去探个究竟。

  “妈妈不像你那么没修养。”秦牧依依道,为了不让秦炎离看到自己红肿的眼,她垂眸不与他对视。

  “你哭了?吴女士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秦炎离捏住秦牧依依的下巴,迫使她对上自己的眸,她不想让他看,他去偏要看个真切。

  “妈妈那么有涵养,是会打骂我的人吗?”秦牧依依翻翻眼。

  “那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秦炎离盯着她,说的也是,自从他有记忆起,却是还真没看到吴女士骂过打过秦牧依依,她最擅长的就是说教。

  “我这是自我反省,自我反省你懂不懂?”秦牧依依打落秦炎离的手,径直的走进房间,心痛,没来由的痛,为吴芳琳的话,为自己的决定,为眼前这个男人。

  这并非是她想要的却又不得不做的,有些债你是用一生都还不完,秦牧依依的肩上就背负了这样的债,本就善良的她做不到只想着自己。

  “听这语气,看来这是给吴女士洗礼了一番呀,说说吧,只说结果就好,省略那些不必要的。”看秦牧依依这精气神儿,谈的应该还可以,本来就是,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又怎么可能真的为难。

  做他的妻子没有谁比秦牧依依更合适,这是秦炎离一直坚信的,他相信自己的母亲也能体会的到。

  “结果是,妈说你打小就花心,做弟弟可以,做男人的话不靠谱,让我慎重决定,免得落个被你抛弃的下场,我觉得妈妈说的很有道理,我这么轻易就答应你是不是太草率了?”秦牧依依斜眼看着秦炎离。

  假假真真的话,才更不容易让他怀疑吧。

  “然后呢?”秦炎离好笑的看着秦牧依依,这还真是亲娘,竟然这样诋毁自己的儿子,不过他不认为吴女士只讲这样一番话了事,这肯定不是重点。

  “然后?然后我觉得妈妈说的对,我是要慎重,所以我有必要对你重新考核一下,看你到底是不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选,这也是为我的将来负责,你觉得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秦牧依依说的一本正经。

  “那你打算怎么考核?床/上的功夫你不是已经考核过了,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合作绝对算的上是完美无瑕,你说呢?”秦炎离挑眉。

  扯吧,看她能扯多远,这床也上了,婚了求了,现在吴女士也知晓,她来句要慎重,要考核,是在逗笑吗?没事,她要逗,他陪她逗,她要演戏的话,他也会帮着她对台词。

  “严肃点儿,这说正经的呢,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不正经?一个只盯着性的男人,确实是不可靠,之前怪我想的太简单了。”秦牧依依故意撇嘴。

  到底行不行啊?她的话秦炎离到底信了几分?不管信几分从此刻起她必须要坚定了自己的心,绝不能有任何的动摇。

  “秦牧依依,你给老实交代,吴女士都跟你说了什么?”秦牧依依再度捏住秦牧依依的下巴盯着她的眸,她不否说谎,她的眼睛会出卖她。

  “我这下巴虽然不是做的,也架不住你这么用力的捏,会毁容的。”秦牧依依用力的挣脱开,面对他的注视她一定会露馅儿。

  “别给我打马虎眼,说,吴女士是不是不胁迫你了?”秦炎离冷眼看着秦牧依依。

  “什么胁迫?你当是拍警匪片呢?想象力还真丰富,只是批评教育了一番而已。”秦牧依依等她,算是胁迫吗,应该说是命令吧。

  “当真只是批评教育?秦炎离,我提醒你,有什么事不要想着一个人承担,脑子不好使,肩膀也不够宽,你什么都做不好,有问题交给你男人,你只要准备着如何做个好妻子就行了。”秦炎离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当他是三岁娃儿不成?一定有什么,秦牧依依也就是这样的人,越是有事,越是表现出无所谓,就像每次替他挨打,明明很疼,脸上却挂着笑。

  “就知道你不信,确实没骗你,妈妈真是那么说的,当然,妈妈很生气被训斥了一番也是真的,但生米煮成熟饭,她也没办法不是,不过,这些天我们还要收揽点,让妈妈消消气。”秦牧依依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毕竟秦炎离不是那么好骗的。

  “确定你这里没藏什么?也没有什么隐瞒,倘若我知道你有什么骗我,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秦炎离在秦牧依依胸口的位置戳了戳,刚刚看吴女士的表情不该是这样就结束的。

  “我这么笨,要真是藏了什么还能瞒得住你?到时候还要被你修理,我又不缺心眼儿,安了,就是这些,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妈妈的。”秦牧依依翻翻眼,对不起,我的爱人,只能骗你了。

  既然答应了吴芳琳,就该按她希望的去做,秦牧依依知道以后的路会很难,她必须要快速的让秦炎离对她冷了心,只有他冷了心后面的路才好走,只是,秦炎离的心哪里是那么容易冷的。

  如此一想,秦牧依依的心又开始抽痛,她不知道自己是不能做到,吴芳琳和秦炎离都是强手,无论是坚守还是放弃,她都是错,但她宁愿负了秦炎离,也不能违背吴芳琳,毕竟她对自己有恩啊。

  “能这么想,说明你还不算笨,行了,睡了,绝好的夜晚给吴女士这么一闹腾感觉都不对了呢,好在来日方长。”秦炎离伸手弹了一下秦牧依依的脑门。

  他也知道吴芳琳会气恼,毕竟太意外了,倘若这事换做被秦玺城看见,那定是愣怔一下,最后补上一句,嗯,你们继续,我来错了地方。

  秦玺城绝对不会大惊小怪的,爱一个人又不能设定,谁知道谁会成为谁的命中注定呢。

  “你回自己房,闹腾的头疼,我想一个人静静。”说罢,秦牧依依便将秦炎离往门口推,自己是先退出的那个人,没用勇气面对他。

  再说,已经应了吴芳琳的话,怎么还能和秦炎离相拥而眠。

  “我就安静的睡觉,保证不吵你,空气中少了你的气息,我会失眠的。”现在吴芳琳已经知道他们俩的事,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在秦牧依依房间里留宿,又怎么肯一个人独睡。

  “秦炎离,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能不能不要总是自说自话?我就不能有自己独处的空间吗?”见秦炎离赖着不走,秦牧依依气恼的喊道。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61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