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06章 决不成全

第206章 决不成全


  秦炎离和秦牧依依两个人痴缠着一路进了卧室,而此时秦牧依依身上的衣服也被秦炎离剥的所剩无几,忘我的两个人只顾着相互索取,完全没有注意情况有什么不同。

  砰然的砸过来这么一句,两个人一时都没反过神儿,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秦牧依依的小腿都不受控的抖动起来。

  不,不可能,秦炎离说了今天太后大人不在家,回来的时候家里也确实是异常的安静,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秦牧依依这样安慰自己。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怒意的语气愈发的明显。

  吴芳琳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怒气,双手紧握成拳,她的脸在灯光的映衬惨白如纸。

  “妈,你怎么在这儿?”率先反应过来的秦炎离,将半裸的秦牧依依挡着于身后,不是说有活动要很晚才回来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妈?还知道我是你妈,那请问妈妈的宝贝儿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吴芳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些个话,因着秦炎离的遮挡她看不清秦牧依依的脸。

  幸而有秦炎离挡着,否则秦牧依依觉得吴芳琳会扑上来拔光她的头发,她现在抖动的不止是小腿了,而是整个身体。

  一个悲凉的声音在提醒她,秦牧依依你完了,你要怎面对太后大人。

  “妈,你能不能先出去,等下我跟你解释。”想到秦牧依依此时的状态,秦炎离道,反正也是要坦白的,只不过是比预计的要早了几个小时,这样也好,吴芳琳已经看到了他们亲密的画面,想要反对怕是也不容易。

  “秦牧依依,你告诉我,是我看错了,你告诉我,是我看过了。”吴芳琳没有理会秦炎离,矛头直指秦炎离身后的秦牧依依。

  吴芳琳很清楚自己儿子的个性,所以她选择从秦牧依依下手。

  提防着,提防着,还是被这丫头摆了一道,看这样子,两个决非一两日的关系了,秦牧依依,你可真行啊,真想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暗地里勾搭上了她的儿子,每天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成全,她决不成全,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妈,妈妈。”秦牧依依怯怯的探出半个脑袋,她能说她没看错吗?现在的她脑袋就跟浆糊是的,什么语言都组织不出来,即便是道歉的话一时都想不起来,唯有傻愣愣的看着吴芳琳。

  “别喊我妈,我不是妈,倘若你还顾及我是你妈的话,你也不会这样对我,你的良心呢?秦牧依依,我想问,你的良心呢?”吴芳琳的眸子里蓄了火。

  真的不该留她在身边,一直不痛快也就算了,现在还给她致命的一击,白眼狼,天生就是白眼狼的料。

  秦牧依依愣愣的看着吴芳琳,是啊,她的良心呢?秦家收她养她,她却拐了她的宝贝儿子,真是没良心到极点了。

  身体抖动的愈发的厉害,秦炎离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有他在不用担心,能不担心吗,这可是给太后大人抓了个现行,还是这么丢人的画面。

  “妈,你这是闹哪桩啊?关良心什么事?我们没有血缘,又已经成年,如此不算违纪。”相比吴芳琳的不淡定,秦牧依依的抖若筛糠,秦炎离到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他是成年男人,喜欢女人是很正常的事,不同的是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养姐,但这说出去也不算是有悖道德,相信别人也会理解的。

  “我闹哪样?秦炎离,你是我儿子吗?”吴芳琳目光咄咄,倘若你是我吴芳琳的儿子,你就该知道我有多么讨厌这个女人,你这是在往我胸口插刀啊。

  “瞧你说的,不是你儿子,难道我还是从石头缝里跑出来的不成,我又不是孙猴子。”秦炎离觉得吴芳琳有些恼意也是正常的,慢慢梳理一下也就过去了,毕竟又不是什么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

  秦炎离哪里知道吴芳琳心有千千结啊。

  “我没有你这么不成器的儿子,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养了你这么一个顽劣之子,瞧瞧你们做的好事,这是在打我的脸啊。”吴芳琳黑着一张脸,饶是很有修养的她,也没办法保持常态。

  原本是出去了,却因着头疼又折身回来,吃了药便寻思着到秦牧依依的房间找两本书消磨一下时间,刚拿了书准备下楼,就看到两个人挤了进来。

  起初吴芳琳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在确定没有看错后,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真是防不胜防,就担心出事,才费力的张罗,却还是迟了一步,这两个孽障真的是搅合在了一起,是自己太笨,还是太相信他们了?

  吴芳琳觉得自己的余生因着秦牧依依怕是无法称意了。

  “瞧您说的,造啥孽?您应该高兴才对,您儿子选了一个自己的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又是你知根知底的,多好啊,您老就慢慢的适应我俩的新关系吧。”秦炎离到是一身轻松。

  就是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秦牧依依是他的女人。

  看这吴芳琳眸底的怒意,秦牧依依本能的又往秦炎离的身后缩了缩,好怕人的,最好是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当然这也只是秦牧依依逃避的心态在作祟,她知道该面对的必须要面对,是暴风骤雨,还是疾风劲雨她都必须要承受。

  秦牧依依迟迟不敢跟吴芳琳坦白的原因除了对吴芳琳的惧怕,很大程度上还是清楚的知道吴芳琳不喜欢自己,而秦炎离又是她的一切,她肯定无法接受他们的关系。

  其实,秦牧依依也想做好,做成吴芳琳喜欢的样子,但她怎么努力都换不来吴芳琳对她的喜爱,

  “你给我闭嘴,秦牧依依,你回答我,你的心呢?怕是早就飞了南极了吧?身为姐姐竟然引/诱弟弟,这些年的书看来都是白读了,你们俩听着,我们这是脸不是皮。”吴芳琳敲敲自己的面颊道。

  真想毁了她那张脸,看她还能不能这么厚颜无耻。

  “妈,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又不是滚混,怎么就成了引/诱,我和她是真心相爱,我们会结婚的,您就等着抱孙子就行了,你也是过来人,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秦炎离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秦炎离觉得吴芳琳的怒意是因为没有准备的两个人就上演了这样一出,却不知吴芳琳的恼意完全是因为心底多年的结,只要不是吴芳琳,秦炎离和哪个女人滚床单她都可以淡定的说:年轻人,别太过火就好。

  “结婚?我看你是在发昏,秦炎离,你不要忘了,她是你姐,你姐呀,弟弟娶姐姐这传出去像话吗?你这是打算气死我是吗?”吴芳琳气恼的瞪视着秦炎离,和她结婚?想的美,如果我不同意,我看这个婚怎么结。

  “姐怎么了,只是名义上的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就不像话了?再说,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才不会在意,我只在意站在我身边的那个是不是我钟意的就行。”秦炎离耸耸肩。

  “没有血缘那也是你姐,这是无法改变的,我不能因为这事让人笑话,人活着就该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秦炎离,你给我听好了,不要孤注一掷,秦家丢不起这个人,我不能因为你们让秦家耻笑。”说这话时吴芳琳瞪向秦牧依依。

  对于秦炎离知道秦牧依依身世的事,吴芳琳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以秦炎离的智商,知道这事只是早晚的事,也正是因此她才会担心他们走的过近。

  虽然有秦炎离挡着,但秦牧依依还是感受到了吴芳琳愤怒的眼神,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吴芳琳的话硬生生的砸在她的心上,倘若因为她让秦家被耻笑,她的罪孽就重了。

  “笑话?谁那么闲?忙生计都忙不过来,哪有那么多时间管别人的事,就算有些闲着无聊的,议论议论也就过去了,新闻总是会代替旧闻,我们不能为别人活着。”就算议论一辈子又怎样,他们又没碍着谁,只要他们生活的很幸福就好。

  做父母的最先考虑的不也该是子女的幸福吗?

  “你可以不管不顾,我却做不到,秦炎离,我告诉你我做不多,所以不想气死我,你就给我闭嘴。”吴芳琳抬起手真的想狠狠的扇秦炎离几巴掌将他扇醒,但最终又无声的放下。

  秦牧依依的身体抖动的愈发的厉害,这样盛怒的吴芳琳她还是第一次见,虽然没有打骂,但那感觉却是比打骂还让人不寒而栗,可见这件事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我不是不管不顾,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言论,我们又不是为别人活着。”秦炎离道。

  “人要脸,树要皮,我为的是秦家,我有义务不让它蒙羞,秦牧依依,你跟我来客房,秦炎离,我警告你,老实呆着,别故意刺激我。”吴芳琳一字一句的说。

  吴芳琳清楚秦炎离的脾气,所以这种事只能从秦牧依依身上下手,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要将他们分开。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654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