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78章 被放鸽子

第178章 被放鸽子


  左恋恋满心欢喜的去赴约,并计划着这个夜晚如何才能更有意义,难得的机会,她自然要好好利用,只是,等她跑到约会现场,待看到坐在那里的人时,所有的欢喜便都揽了去。

  “爸,你怎么来了?”看到坐在那里一脸无措的左明浩,左恋恋不由得皱眉,她不认为左明浩坐在这里是纯属巧合,定是有什么人通知了他,而这个人除了秦炎离还能是谁?

  “是秦先生说你约我来这里,恋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这里一定很贵。”左明浩道,紧巴了一辈子,这里哪是他能消费的起的。

  听说丫头要见自己,左明浩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看着富丽堂皇的店面,左明浩来回晃悠了半天都不敢进来,生怕自己走错了地方,进来后也畏畏缩缩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吃下去的不是饭是钞票。

  “都已经订好了,换什么换,爸,您能不能不要总是一副寒酸像,我又不是花不起这个钱,就在这儿吃。”左恋恋没好气的说。

  就知道是秦炎离搞的鬼,就说他怎么那么爽快的答应,合着是在这儿等着她呢,可恶,实在是可恶,害她还大大的憧憬了一番,却是连皮都没摸到。

  “也,也好,就在这里吧,只是吃个饭,爸爸不想你浪费。”见左恋恋黑了脸,左明浩解释道。

  “您老到是省,省出啥来了?”左恋恋呛道,几十岁了,样样都算计,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她才不要走他的路。

  “工作还适应吗?能进秦氏多亏了你姐,一定认真工作,不要给秦先生添麻烦。”左明浩交代着。

  “爸,您能不能别一见面就教育我?既然我喊她一声姐,她帮忙不应该吗?天天说,耳朵都长茧了,能不能说点别的,就是这样我才不愿意回家。”左恋恋脸色依旧不好看。

  本来被秦炎离放了鸽子就已经郁闷至极,还非要啰嗦一通,烦不烦?有教育她这工夫还不如想着怎么发家致富呢,活了大半辈子了连一次高档饭店都没去过,窝囊不窝囊?

  她要过自己的生活,就算天王老子也管不了。

  “知道了,多吃点,都瘦了,城城总是念叨你,方便的话就去看看他吧。”左明浩将自己盘子里的牛肉拨了一部分到左恋恋的碗里,不怪她,是自己没本事,这些年跟着自己没少遭罪。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需要嘱托的有很多,左明浩便忍不住絮叨起来。

  “爸,您能不能少说点,听着就烦,让你来吃,你就吃,哪儿那么多话。”左恋恋听着就冒火,为什么她就要卑微的活着?她比别人差哪儿了?

  左明浩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低头吃盘里的东西,他明白,孩子的问题是父母的责任,是他没有教育好。

  人之初性本善,若孩子长歪了那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

  原本设计好的情节如今泡汤了,左恋恋憋了一肚子气,再美味的东西吃到肚子里也味同嚼蜡了。

  带着恼意吃完这顿饭,左恋恋去结账,却被告知已经有一位先生给结过了,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却见程鹏程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有说有笑的坐在里面。

  “爸,这是打车的钱,你先回去,我遇到了一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左恋恋塞了一些零钱在左明浩的手中,然后便向程鹏程坐的位置走过去。

  自己一肚子火,他到是笑的如花灿烂,被自己甩了就这么开心?说什么没有她会如何如何,却这么快就勾搭到下家了,哼,男人还真是秉性不改。

  “哎呦喂,这么快就有人接班了,老程,你行啊,宝刀不老,行情不减,啧啧啧,长的够嫩够水灵的啊,男人,还真是闲不住,白瞎了我的一番好意。”左恋恋唏嘘着。

  凭什么呀,曾经那么迷恋自己的人,转身就有了新欢,怎么这也得腻歪腻歪他们。

  “恋恋,不要胡说,这是我女儿。”程鹏程皱眉,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差点毁了自己的家,如今他也想通了,家是本,他不能再荒唐了,为了孩子他也要做个好父亲好丈夫。

  坦白的说,曾经他对左恋恋是用了心的,但后来才知道她只是利用了自己而已,无妨,他并不怪她,她那么年轻,自己却迈向衰老,让她死心塌地确实是不现实。

  “原来女儿啊,到是个美人胚子,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谢谢你帮我付了餐费。”左恋恋道。

  左恋恋也不是恶毒到无可救药的人,原本是想数落一顿,出出心头的恶气的,既然是人家女儿,她也就没再多言,就算是给下一代积德好了。

  “不用客气,朋友一场,不想背负着仇恨,希望各自安好。”程鹏程耸耸肩,从此以后真的只是陌路了,就算是再看见也装作不识吧。

  “你老婆人不错,好好珍惜,离开她是你的损失。”左恋恋都不相信这么佛性的话是从她嘴里说出的。

  左恋恋承认对程鹏程只有利用,但她又不得不承认,他是真心对她好的人,一直像孩子一样的宠着她,也许正是这样才良心发现的说了这样的话吧。

  “谢谢,我会的,也希望你花开有有果。”程鹏程点点头,只有经历了才懂得珍惜。

  左明浩不知道左恋恋要干吗,但他知道这个女儿不喜欢他多事,便兀自一个人到马路上打车,想想既然出来了,就顺道去看看秦牧依依。

  左明浩并没有将秦牧依依的事告知王秋霞,以他对王秋霞的了解,倘若她知道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一定会找上门,秦牧依依心性善良,她提什么要求也一定不会拒绝。

  自己从未尽过父亲的责任,又怎么能让别人去打扰她,对于秦牧依依要登门的事也被他拦了下来,就让她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吧。

  “爸。”看到左明浩秦牧依依很开心,这段时间很忙,打电话的时间都少了。

  “不要太辛苦,要注意身体。”左明浩一脸慈爱的看着秦牧依依,秦家把她教育的很好。

  “爸,您吃饭了没?我带您去吃东西。”秦牧依依拉着左明浩的手,血缘是很神奇的东西,那种亲近是发自心底的。

  “吃过了,和恋恋一起吃的,就是来看看你。”左明浩道,同样是女儿,这个就这么乖巧懂事。

  “爸,走,进去坐。”秦牧依依拉着左明浩就往店里走。

  “不了,不了,我就站着说几句就好,不能影响你的工作。”左明浩连忙摆手,这么时尚的店面,自己跟土包子是的,不能丢了孩子的脸。

  “没事,不影响的,也忙的差不多了。”秦牧依依道,这大老远的来了,怎么能连坐都不坐一下呢。

  “就是想看看你,看到就行了,以后多的是机会,进去吧,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左明浩说罢摆摆手,回去太迟王秋霞肯定又要狮吼了。

  “爸,那你等我一下。”说完秦牧依依飞快的跑进店里,将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如今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等以后她有能力了就给他买一套公寓,让他住的舒适一点。

  辛苦了大半辈子,也该享享子女的福。

  “爸,这个你拿着,喜欢什么就买,别总委曲自己。”秦牧依依将手里的钱都塞到左明浩的手里。

  “不不不,你自己留着,喜欢什么就买什么,爸爸有钱的,该是爸爸给你的才对。”左明浩推托着,自己也只是给了她生命,从未教养过,又怎么能要她的钱呢。

  “爸,给你就拿着,这是女儿的一点心意,您要是不收,女儿可是会难过的。”秦牧依依佯装生气的样子,人该懂得感恩,不管是给你生命的人,还是养育你的人。

  “行,那爸爸就收下了,进去吧,爸爸走了。”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左明浩只得将钱收下,但他是不会动这些钱的,就帮她代为保管吧,等她结婚的时候一并给她。

  “那您慢点。”秦牧依依帮左明浩叫了车。

  看着车子离开,秦牧依依才转身回到店里,眼底有晶莹闪烁,几天没见,感觉父亲又老了几许,是被生活压的呀。

  “你死哪儿去了?到现在才回来?这还等着你吃饭呢,打电话也不接,耳朵没带身上不成?真是越来越没用了,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能指望你什么?”见左明浩回来,王秋霞扯着嗓子抱怨着。

  “我在外面吃过了,你和孩子吃吧,我去洗个澡。”左明浩淡淡的回应,电话是故意不接的,不然肯定是要刨根问底半天。

  “在外面吃不要钱吗?就知道自己享受,也不想想老婆和孩子,我还真命苦,找了你这样一个男人,就只顾着自己快活,我整天做牛做马一心都是为了这个家。”听左明浩说在外面吃的,王秋霞气就不打一处来。

  “是别人出钱。”左明浩知道王秋霞无非是在意钱。

  “以后别人出钱也不能去,到时候还要回请人家,别人家的老婆都穿金戴银的,我天天就跟个老妈子是的,你说我容易吗?”王秋霞边说边摔摔打打起来。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748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