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67章 我男人有钱

第167章 我男人有钱


  秦牧依依随着秦炎离往停车的地方走,听到谩骂声的她好奇的转头,然后一个熟悉的面孔便闯入了她的视线,竟是沈洛美。

  坦白的说,沈洛美是秦牧依依最不想再看到的人,他交付了真心,换来的却是她虚假的对待,虚假到也没什么,恶意诽谤和伤害才是她最为受不了的,自己视她如知己,她却当她如垃圾。

  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小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捅你一刀,这就是沈洛美给秦牧依依的感受,痛,犹在心。

  此时的沈洛美正和一个年轻男子相互谩骂,很快就聚集了一些围观的人,看有人围观,不知道是显示自己的威风,还是原本就是暴力粗俗的人,男子上前一把扯住沈洛美的头发,顺势就给了她两耳光。

  沈洛美自然不会乖乖受打,便挥舞着拳头往男子身上捶,男人也不是那种礼让的主,于是两个便扭打起来,毕竟是女的,沈洛美又怎么会是是男子的对手,最后就演变成只有挨打的份。

  围观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却没有谁上前阻拦的,全都是看热闹的心理,懒得给自己找事。

  原本秦牧依依是打算就这么离开的,如此虚假的人,有人代她教训她,何必要去管,但看着沈洛美被那个男子一拳打倒在地,她的心还是跟着跳了一下。

  再这样打下去怕是要残了,但没有一个看客出手相拦,有的人还拿出手机拍摄,好吧,看到这样的景象,秦牧依依非但没觉得开心,反而生出一丝同情,烂好人的情愫便又占了主导,于是她稍作犹豫便冲了过去。

  好吧,别人做小人,她总不能也跟着做小人吧,不管怎么说也是认识的,且还是女人,秦牧依依无法放任自己当什么都没看见。

  “男人的拳头不是用来对付女人的,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对一个女人动手?”秦牧依依冲上前一把推开那个男子,在她看来男子可以没有钱,可以好吃懒做,却不可以打女人。

  所有对女人挥拳头的男人都是人渣,这是秦牧依依的看法,不要求别人赞同。

  “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跳蚤,来多管闲事,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你充什么大尾巴鹰?不想一起儿挨打,就给我滚远点儿,老子的拳头可不认人。”被一个陌生女人指责,男子怒冲冲的说。

  他奶奶的,一副弱不经风的小模样,还学人家路见不平。

  “你这闲事我还就管定了,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只会拿女人撒气的男人,你的母亲姐妹也是女人,倘若别人也这么对她们,你会有什么感触?你就不配男人这两个字。”秦牧依依一点也不示弱。

  没有哪个女人喜欢暴力。

  “呦呵,小丫头片子还挺嘴硬,我看是你皮痒的不行了,也好,打一个也是打,我不介意多收拾一个,看你以后还事儿精不,这细皮嫩肉的还真有点不忍下手,哈哈。”男子一边狂笑着一边伸手推秦牧依依。

  一个毛丫头竟然对他叫嚣,活腻歪了不成,他打谁管她屁事,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现在就教训了你再说。

  待伸出的魔爪将要碰到秦牧依依时,一只手快速的伸过来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推,随着一声嚎叫,男子便四脚朝天的仰躺在地上,顿时引起一阵哄笑。

  秦牧依依扭头,就见秦炎离正黑青着脸看着她,秦牧依依讨好的一笑,没办法啊,她的脚不受大脑控制。

  秦炎离也听到了吵骂声,扭头一看却见自己的女人很侠女是的飞奔去现场,好么,这是想见义勇为了,早上是吃了大力丸吗才有了熊胆,就她那小身骨能对付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谨防秦牧依依吃亏,秦炎离也只好跟上,正好就看到那男人伸出魔爪便迅速出手,他秦炎离的女人也敢碰,纯属找死。

  在众人面前丢丑,男子自是不甘心,站起来就举拳朝秦炎离招呼过来,边冲边骂骂咧咧的说:“龟孙子,看爷爷不打的你满地找牙,竟敢推老子。”

  倘若他要知道如此只有吃亏的份,怕是宁愿在地上装死也不会充英雄的。

  见男子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秦炎离不躲也不避,然后飞起一脚踢在男子的脸上,嘴臭是吧,那就掌你的嘴。

  男人接连倒退了十几步,然后又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角顿时有鲜血流出,然后呆傻傻的看着两个人回不过神儿来,自己连对方都没摸着,就两次倒地了。

  围观的人顿时用力的鼓掌,也不知道这掌声是鼓给秦炎离这位英雄,还是鼓给倒地的那位狗熊。

  而此时的沈洛美也已看清施救者是谁,她的眼睛扫过秦牧依依的脸,她眼里的愧疚很淡,淡到就如即将被风吹散的云,转而便被不屑和懊恼替代。

  一度秦牧依依以为自己看错了,虽然在施救之前也没想过要她的感谢,但沈洛美这样的眸光让秦牧依依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就不稀罕。

  于是本打算上前的秦牧依依选择了停在原处,既然人家并无谢意,她也全当是积德行善好了,以后各行各的路。

  沈洛美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兀自的起身然后朝马路对面走去,没人看到她暗沉下来的脸。

  本就嫉妒秦牧依依样样都比她强,现在又被她看到这样糟糕的一幕,恼意便蒸腾而出,谁让她装好人了,就不能当什么都没看见吗?就这样才更让人厌恶。

  是啊,妒忌这东西会成为心魔,一双手还十指不齐,中国有十几亿人又怎么可能人人一样,你不接受,那只能是自我折磨,与其如此,还如想想怎么更上进。

  秦牧依依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被人记恨成这样,她生的美被养在了秦家,然后偏又生了一副善良的心肠也是错吗?

  果小西说人分三类: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一种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多数都是介于两者之间的那种,根据当时的情况决定做人的标准。

  显然,沈洛美只能是坏人,连改造的可能都没有,但凡有点良知的也不是这个状态。

  看着沈洛美远去的背影,秦牧依依无奈的摇摇头,但她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为,原本帮她也并非是为了感激,只是单纯的看不惯男人对女人施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我等着。”已经缓过神的倒地男子爬起来,扔下这样一句后如兔子般的逃开,众人一番议论后也慢慢的散去。

  “秦牧依依,以后能不能长点脑子?在要帮忙之前,是不是要先考虑一下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自己都照顾不好还充什么英雄,到时候只会制造混乱。”秦炎离狠狠的瞪了秦牧依依一眼。

  缺心眼的丫头,想也不想就往前冲,也不怕人家把脸给她打平了,这次若不是他在,不知道给那个男人修理成什么样。

  这种爱管闲事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真是伤脑筋,你做雷锋可以,但必须是要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假若对方有凶器怎么办?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岂能随便对待。

  “嘻嘻,那不是知道你会救我嘛,我这是狐假虎威,怎么,你担心啊?”秦牧依依抱住秦炎离的胳膊,脸上对着讨好的笑容,虽然秦炎离语气不好,但秦牧依依不得不承认秦炎离说的有道理。

  倘若没有秦炎离,自己非但救不了人,还会成为对方报复的对象,等于是自己主动往虎嘴里跳。

  “我是担心你破相了,回头甩不掉,我可不喜欢丑八怪。”秦炎离没好气的说,能不担心吗?人在生气的时候心底便住了一个魔兽,难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没事,我男人有钱,脸上划几刀就什么都解决了,想要什么样就成什么样。”秦牧依依笑嘻嘻的说。

  秦牧依依的笑容还没揽去,秦炎离已经捧起她的脸,密匝的吻落在她的眼角眉梢,面颊和唇瓣,边吻边气恼的说:“秦牧依依,你给我听好了,这里,这里,这里.....都是我的,你的任务就是把它们看管好。”

  “我,我知道了。”被吻的七荤八素的秦炎离诺诺的说,双手紧紧的环住秦炎离的腰,他是真的很在意自己,自己还要怀疑他什么。

  “这种人不值得你出手相助,根本都是人渣,白瞎了你的善心。”秦炎离又瞪了秦牧依依一眼,这丫头太善,但并非每个人都会用善心回应你,担心她吃亏啊。

  “我只是看不惯,然后偏巧是她而已,和值不值得无关。”秦牧依依淡淡的说,当然,心底还是有些小失落,因着沈洛美眸底的那份不屑,那是怨念她的出手。

  “就你高尚,走啦,以后想要高尚先用用脑子,不要总是四肢发达。”秦炎离给了她一记白眼。

  “你这真是骂人都不带脏字的。”秦牧依依撇嘴,这不间接着骂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了吗。

  “这就是你男人的高深之处,没事多学着点。”秦炎离点了点秦牧依依的头,唇角扯出一抹笑弧。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97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