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65章 女人啊女人

第165章 女人啊女人


  林珍妮?挺洋味儿的名字,她的头发如她的面皮一样美,仅凭她那头卷发,秦牧依依便可确定她就是照片的中的女子没错。

  所谓食色性也,男人面对如此妖娆的女人,会心猿意马也是常情,这样想着秦牧依依忍不住望向秦炎离。

  “媚儿,有些事需要你跟我女朋友澄清一下。”知道秦牧依依望过来的含义,秦炎离伸手环住她的肩。

  媚儿?不是林小姐,也不是林珍妮,而是媚儿。秦牧依依目光再度停留在秦炎离身上,他竟然这样唤她,看的出关系很是不一般的。

  “澄清?我不知道二哥在说什么。”女子的眸色里闪过一丝不安,旋即恢复如常。

  “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既然你喊我一声二哥,就该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你不该把心机用在我这里。”秦炎离冷冷的说。

  “二哥,我真的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林珍妮显得很无辜。

  “谁?是谁在那里讲话?”屋里传来质问的声音。

  “我们找个地方谈吧。”女子望了一眼身后道。

  “也好。”秦炎离点点头,这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解决的。

  女子又望了秦牧依依一眼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硕大的墨镜掩住她娇媚的容颜,是的,虽然林珍妮化了很浓的妆,但还是掩盖不住她容颜的娇媚。

  秦牧依依觉得林珍妮更适合裸妆,如此才能更大限度的展露她的美,可惜她却把自己化成烟花女子样,该是因为那颗叛逆的心吧。

  屋里略显苍老的声音该是她的父亲,他的气恼不是不爱,或许恨铁不成的成份更浓,秦牧依依想到了左明浩和左恋恋,大抵也是这样的吧。

  秦炎离打开副驾驶的门,不待秦牧依依坐进去,林珍妮已经先她一步坐在了副驾驶室的座位上。

  “媚儿,你坐后面。”秦炎离命令到,这是秦牧依依的位子,她在别人没资格坐。

  “二哥,就让我坐前面好不好,我有些不舒服,坐在后面会晕车,我想秦小姐一不会反对的。”林珍妮娇滴滴的说,那柔美的声音任谁听了都不忍心再拒绝。

  “林媚儿,去做后面。”秦炎离陡然拔高了音量。

  “没事没事,坐哪里都一样,既然林小姐不舒服,那我就坐后面好了。”见秦炎离沉了脸,秦牧依依忙不迭的说,只是一个座位而已,何必较真,坐哪里还不都是一样的。

  “还是秦小姐通情达理,二哥总是凶巴巴的,感觉要吃人是的。”林珍妮看了秦牧依依一眼,有镜片遮挡,秦牧依依望不到她的眸底,但看她唇角的弧度,总觉得这话含了讽刺之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是呢,他做家长做习惯了,你不用介意的,他就是纸老虎。”秦牧依依附和着。

  只是一个座位没什么好纠结的,既然林珍妮要坐就给她坐好了,何况人家也说了身体不适不适合坐后面,她就做一次好人,于是秦牧依依自行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

  秦炎离睇了了秦牧依依一眼,到哪里都不忘施展她的善心,好的留给他就好,无需讨好他人。

  盯着那一头媚紫的卷发,想要那张暧昧的照片,秦牧依依忍不住想,秦炎离和这个女人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情。

  相信秦炎离是真的,但心底萌动的醋意也是真的,毕竟这是个妖娆的美人,倘若她是男子也会将目光停住在她身上。

  三个人就近找了一个水吧。

  “解释一下这么做的理由,我答应齐鹏照顾你,但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给我制造麻烦,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何在,但我清楚你只是齐鹏的女朋友,所以不要赋予自己什么特殊的权利。”刚一坐定秦炎离就黑着脸道。

  “二哥,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想知道我做了什么惹二哥兴师问罪来了?”林珍妮表情甚是无辜的看着秦炎离。

  “媚儿,我一直觉得你是很聪明的人,你的脑速几时起变慢了?那行,我想问问这个是怎么回事。”语毕,秦炎离将手机推到林珍妮的面前,那张照片成放大状态摆放在那里。

  秦炎离最不喜欢有心机的女人,昨天除了摄影师,助理和造型师,就是林珍妮和他,他不认为那几个人会无聊到做这种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林珍妮。

  “二哥,这照片是怎么回事?”林珍妮看向秦炎离

  “怎么回事不该问你吗,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难道不是你有意传到我女朋友的手机上的?难不成它长了翅膀?”秦炎离冷眼看着她。

  恰到好处的错位拍摄没错,但在什么情况下拍的,又是谁拍的,秦炎离也不清楚,但最后会出现在秦牧依依的手机上,一定和林珍妮脱不了关系。

  “问我?二哥,你该不会认为这都是我做的吧?那真是天大的误会了,怎么会有这张照片,又怎么会发到嫂子的守家上,我真的不知情,你一定要相信我。”不知道是不是在这种圈子混久了,在说这话时,林珍妮的眸子里竟有晶莹闪烁。

  女人嘛,主动示弱是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而眼泪又是示弱的最好工具,面对一个泪眼婆娑的俏丽女子你的心还怎么冷硬的起来,她所有的过也就成了小闹剧了。

  只是,秦炎离并不为林珍妮的眼泪所动,不是他的心有多坚硬,只因那不是他爱的女人,她的眼泪落在他的眼里就成了一种掩饰自己过错的行为。

  放纵只会让彼此的关系越来越复杂,最后成为理不清的状态,所以更多时候他宁愿做一个坏人。

  秦炎离回忆了一下关于这张照片有可能的形成,在拍摄过程因不满林珍妮的表现,便上前示范给她看。而拍摄者又恰到好处的选择了合适的角度,导致出来这样的效果,若他不是当事人也会信以为真。

  林珍妮,真实姓名林媚儿,是秦炎离师弟齐鹏的恋人,秦炎离在几个师兄弟里行二,齐鹏便一直以二哥相称,林珍妮便也随齐鹏唤他二哥,而秦炎离也总喊她媚儿,极少叫她艺名。

  林珍妮外形出众,但凡生的美的女孩子多少都有点心高气盛,眼高手低的林珍妮不甘愿做个普通职员,便混迹于模特圈,做了一个业余模特,有单就接,没事就吃饱了了混天黑,好在有齐鹏养着也吃穿不愁。

  不久前齐鹏因聚众斗殴锒铛入狱,判决前嘱托秦炎离帮忙照顾一下女友,出于兄弟情,秦炎离爽快的答应,想到林珍妮好歹也算是个模特,秦炎离便有意让她做公司的代言人,如此也有一笔收入,也算是完成了兄弟的嘱托。

  秦炎离完全是因为兄弟情,但林珍妮却生了别的心思,自己还年轻,又生的美,齐鹏要六年的刑期,六年,两千多个日夜,她大好的青春就那样空置了,心不甘的她怎么能让自己的青春独耗。

  秦炎离帅气多金,是个好依靠,林珍妮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他这个靠山,跟了他还怕没的吃喝吗,齐鹏也只能是过去式了。

  感情经不住时间和距离的空耗,意志不坚定的人一定会输在时间和距离上,林珍妮便是哪个一直不坚的人,她要的是有男人相伴,而非独守空房,只余思念。

  事实,长相出众的女子更擅长不劳而获,在她们看来,美丽的外皮就是最好的通行证,问题是还就有人愿意买单,从而导致那些先天不足的想要后天改造。

  要说那照片到还真不是林珍妮拍的,但发给秦牧依依确实是她所为,林珍妮在翻看样片时,无意发现了这张照片,觉得角度取的恰到好处,便保存了下来。

  当时保存这张照片的本意只是因为喜欢,但看到秦牧依依发来的信息后,鬼使神差的她便将这张看似暧昧的照片发给了秦牧依依。

  林珍妮并不知道秦牧依依和秦炎离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但她知道是女人在看到这样的照片后都不可能平心静气,不一定要掀起轩然大波,能让他们之间有嫌隙这就是她真实的想法。

  不过,让林珍妮没有想到,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曾想秦炎离还是怀疑到她头上。

  “林珍妮,你可以演戏,但不要在我面前演,我帮你完全是因为齐鹏,倘若你不守规矩我也只能食言,路是你自己走歪的,怪不得别人。”秦炎离这次罕见的喊了她的艺名,可见他是恼了的。

  秦炎离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当时也就是只有林珍妮靠近过,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接触了太多意图靠近的女人,秦炎离无法相信如林珍妮说的那般清白。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林珍妮和左恋恋系数同一类型,都是眼神过于复杂,变化不定的那种,她们的眸底有一个相同的东西:贪婪。

  “二哥,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真的不是我,我没理由这么做啊,你可以再查的。”林珍妮眼泪汪汪的看着秦炎离,除非他抓了个现行,否则她决不承认。

  “算了,多大点事,反正都已经过去了。”秦牧依依扯了扯秦炎离的衣袖。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899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