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60章 少在我面前装

第160章 少在我面前装


  自己和一个性感女人消失了一天,情况不明,还趾高气昂的质问他,鄙视,严重鄙视。

  “勾搭?勾搭谁?被你勾搭了到是真的,自己有多火辣怕是不知道吧?”秦炎离斜眼看着她,想到她昨晚的妖娆,秦炎离便忍不住扯唇,当然,这份妖娆只要对他就好。

  “勾搭谁你心里清楚,别把我扯进去,左右逢源的事玩的很溜啊。”秦牧依依翻眼,什么男人嘛,就知道教训她,自己的事呢?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错了就该道歉,至于是不是原谅那另当别论。

  一天的时间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不要说只是谈谈心,说说工作啥的。

  安媛熙说,恋爱中的人,不管男女,错了就该承认错误,并努力改正,若你明知有错,还拒不承认,死不悔改,慢慢的,对方的心就远了,直到有一天选择离开,因为她/他在你那里看不到真诚和忠诚。

  “秦牧依依你发什么神经,我要有数还问你,赶紧把话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让你阴阳怪气?。”秦炎离怒冲冲的瞪着秦牧依依,搞得自己好像背着她玩女人了一样。

  “说就说,还怕你了不成?昨天那个一头卷发身材火辣和你接吻的女人是谁?你们是不是鬼混去了?秦炎离,你现在水平越来越高了,女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换。”秦牧依依仰着头气呼呼的说。

  这个女人憋了她一晚上了,现在总算是说出来了,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昨天?昨天是有一个醉酒女往我身上扑,我们不仅接吻,还做了比接吻更火热的事,至于你说的身材火辣就有点违背事实了,只能勉强算是中等。”秦炎离轻笑一声伸手捏了一下秦牧依依的鼻尖儿。

  “秦炎离,你给我严肃点,我是认真的,你以为我是跟你说着玩吗?我可是有证据的。”秦牧依依气恼的踢了秦炎离一脚,有图有真相,看他还能不能这么大言不惭。

  “还有证据了,行,那把你的证据拿出来,我到要看看哪个女人有这个色胆,都能降服的了我。”秦炎离好笑的看着秦牧依依,除了她自己还真没吻过谁。

  “看样子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行,有性格,我现在就拿给你看,在证据面前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秦牧依依气呼呼的去找手机,翻腾了一通才想起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证据呢?”跟在她身后的秦炎离慢悠悠的问道。

  “我忘记这不是家里,我的手机该是落家里了,你怎么把我拐这里来的?”秦牧依依摸摸头。

  “你能记住的不多,还卷发,还身材火辣的女人,这些怕也是编的的吧?想要夸自己身材也不需要这么费心机的,反正你前凸后翘也好,一马平川也罢,我也没嫌弃不是。”秦炎离轻扯唇角。

  秦炎离并不知道秦牧依依收到了那样的照片,自然她的话落到他的耳朵里就成了编的,为的就是掩盖昨晚喝酒的事实,哼,和他扯女人关系还不如扯扯天气更实在些。

  秦炎离极少和女人周旋,就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助理也是清一色男性,除了秦牧依依他对任何女人都没有耐心,这也是为什么和她相处的女孩子都不长久的缘故,懒得和她们经营感情。

  在秦炎离看来,男女的关系就如纸和笔,笔是用来在纸上书写美好的,既然别的女人给不了他美好的感觉,他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编?有这个必要要吗?我闲的不成?”秦牧依依瞪视着秦炎离,那照片现在还安然的躺在她手机里,她需要编吗?到时候翻给他看,看他这么理直气壮不,大言不惭的男人。

  秦牧依依不知道秦炎离在看到照片后,会点头承认,还是选择隐瞒实情,不管是那种,她都要说出来,不想心里总装着这件事。

  “我看你就是闲的很,不然又怎么会酒后乱情?秦牧依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拿不出证据,行我拿,如此你就知道我是不是严肃了。”秦炎离毫不客气的给了秦牧依依一个暴栗。

  “谁乱了?我在房间里自斟自饮,你冒出来强欢,对于一个没有意识的你,你也下的了手,你好好意西说。”秦牧依依抢白着。

  “行,看看是谁强欢。”秦炎离打开手机举到秦牧依依的面前。

  看到手机里狂放的自己,秦牧依依的脸顿时不停的变换色彩,这真的是她吗?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人都丢到姥姥家了,自己这酒品还真是不敢恭维。

  “怎么样,是谁强欢?不要又说这是P的。”秦炎离一脸坏笑的看着秦牧依依,想看看她会是怎样的反应。

  “当然是P的,我怎么可能那么做,我多淑女啊,你不要试图用假的东西来掩盖自己的罪行,一个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明的人没资格。”秦牧依依气恼的用脚踢他,不承认耍赖都不承认那是自己,没脸了。

  这哪里是乱情,再说,就算是乱,那乱来乱去还不是和他,他不来招惹,她还能上天不成,若说错那也是他错大,不传那样的照片,她也没理由喝酒不是,不喝酒跟谁乱啊?还好意思对她指手画脚,她还不知道找谁撒气去呢。

  当然,秦牧依依心里也确实懊恼的很,倘若昨晚那个人不是秦炎离,她势必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以后真的要杜绝这类事的发生,毕竟她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

  杜绝危险的最佳办法就是远离危险源,显然这酒是最大的险,再沾这玩意她就剃发当尼姑去。

  “真是理屈词不穷,犯了错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只有你了,怪我太宠你,女人,别借题发挥,刚刚你就在乱言,现在又来胡语,你到是给我说清楚我和哪个女人暧昧不明了?说不出来,看我怎么折腾你。”秦炎离捏住秦牧依依的下巴。

  刚刚就不知道她说什么,还说有什么证据,现在又扯了女人出来,他要是对女人有感,又怎么会这些年只装一个她。

  秦炎离承认男人多是好色之徒,但一定不包括他,到是不是他有多自爱,实在是真的提不起兴趣,在他看来那些女人都是很麻烦的生物,她付出一点就跟你索要很多,动不动还就耍小脾气,他可不想找虐。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不爱,若爱了,对方不管是什么样子都会甘愿接受,秦牧依依也不少矫情小脾气也是天天有,但他就是愿意配合她。

  “手机我征用一下。”秦牧依依一把夺过秦炎离的手机,照片是他发来的,源头在他这里,正好找给他看。

  “怪了,怎么没有呢,明明是你发的,怎么就没了。”从秦炎离的手机里翻腾不到,秦牧依依嘟囔着。

  “什么没了?写给我的情书?”秦炎离好奇的探身过来,这是找什么找不到。

  “就是你发给我的照片,和一个女人拥吻的照片,说,为了毁尸灭迹,你是不是删了?哼,你也只能删除你的,我的可是保存完好。”秦牧依依将手机丢还给秦炎离,还真是狡猾,既然如此那又发给她干嘛。

  “咱能不能说点听的懂的?你这酒喝的是不是把脑子也喝秀逗了?我几时发了照片给你?不要自说自话。”说罢,秦炎离便又来敲秦牧依依的脑袋,他脑子又没坏,自己的做的事怎么可能不知道。

  “还真是男人本色,拒不承认,好,那就先不说照片,那我问你,昨天你都干什么了?去了哪里?为什么你的电话打不通?那个卷发翘臀和你接吻的女人又是谁?你们是不是上床了?”见秦炎离抵死不承认的架势,秦牧依依索性一股脑的倒出来。

  “上你个头,你男朋友是那么龌蹉的人?除了你的床,别人的我嫌弃。”秦炎离伸手用力的扯了扯秦牧依依的唇角,她可是什么都敢说,自己的第一次是和她,以后也只会和她。

  “少在我面前装,对于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这话不可信,不然哪来那么多出轨?”秦牧依依白眼直翻,两个人都那么亲密了,那个女人只看背影也知道是让男人喷血的身材,整天腻在一起,能无动于衷到是奇怪了。

  其实秦牧依依也不想怀疑秦炎离,但这是人之常情,既然能抱能吻,就能上床寻欢,过程不都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来的,他无辜消失那么久,她自然就想到了这一层。

  想到有可能秦炎离和那个女人歪歪,昨晚又和自己上了床,她就怒发冲冠,于是又恨恨的猛踢了秦炎离两脚,边踢边忿忿的说:“坏蛋,三心二意,水性杨花,不要脸,以后再碰我试试,看我会不会让你成太监。”

  “我要成了太监,你还怎么性福?缺心眼儿了不是?”对于秦牧依依的骂声和施暴秦炎离也不制止,他轻扯唇角,斜眼俯瞰着她,此时的她就像只暴怒的小豹子。

  “你才缺心眼儿,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对付它?看你以后还怎么乱用。”说罢秦牧依依目光下移,望了望秦炎离的两腿间。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3954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