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32章 你没机会了

第132章 你没机会了


  秦炎离这么自信的没边儿,引得秦牧依依暗嗤,还全中国?她眼瞎,别人也眼瞎啊,不过,有那么几个人会觉得不舒坦到是真的。

  每一个和秦炎离接触过的女孩子,都说他太冷硬了,而且从来都不会说一句贴心的话,秦牧依依也经常批评他没情调,该对那些女孩子温柔点。

  秦炎离不是不懂温柔,只是他的温柔不会随便付出罢了,本就是厌烦的人,又怎么会温柔以待。

  有一次秦炎离问过秦牧依依:“那些虚虚的辞藻就那么重要?只是背背台词也会感动?”

  “女人很多时候要的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答案,一个肯定的答案。”秦牧依依一本正经的说,转而又歪着脑袋看着他若有所思的问:“秦炎离,难道你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虚的?只是背了背台词?”

  “怎么可能,我对你的真可不是体现在那些上面,我是实实在在的对你真。”说完秦炎离带着坏意的眸光不停的在她身上逡巡,最后停留在她高耸的位置。

  “色-胚。”秦牧依依恨恨的捶了秦炎离一拳,男人的想法永远都是这么直接,女人喜欢享受被爱的过程,要的是精神,男人却更愿意直奔主题,要的是肉体。

  不能说男人就是身先力行,只是爱的表现方式不同,天天说我爱你,又不能当饭吃。

  “我看一下就色了,那你不也看我了,如此我们到是一个色,要不,我们来相互色一下,索性就色成一体。”秦炎离对秦牧依依勾勾手指。

  “谁跟你一起色,我可是良民。”秦牧依依翻眼,这都什么逻辑。

  “良民也有闯红灯的时候,不要害羞,我喜欢你火爆的那面。”秦炎离笑中带色。

  其实,秦炎离并不否认,自己在面对秦牧依依时,总是会不受控的跑偏,没办法,他就是很贪恋她的身体,一如孩子贪恋糖果一样。

  秦牧依依为此总是嘲笑他典型的下半身动物,他则理直气壮的说:“当一个男人对你的身体都没兴趣了,我  只能说那个女人很悲哀,所以你该庆幸,你的身体永远让我迷恋。”

  虽然听着乱七八糟的,但貌似很有些道理,男人嘛,本来就很直接,女人想谈高尚的恋爱,但男人却想着怎么把你带回家,然后带上床,再然后把你踢下床,踢出房。

    照这小子这么说,自己还真是该庆幸了,嗯,虽然爱和性比,她还是希望爱更多一些,不过,现在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妥。

  “行了,自信的大哥,我挂了。”秦牧依依觉得若是再一直纠缠下去,那结果就是秦炎离真的会跑回来将她吃干抹净,他就是那么有效率的人。

  之前就闹过一次,两个人打着电话,秦牧依依嫌弃秦炎离不解风情,不懂互动,恋爱没有恋爱的感觉,还不能退货,反正一通抱怨,谁知这位秦君直接冲了回来。

  还正抱着电话的秦牧依依看着突然冒出的秦炎离,用力的眨巴眨巴眼,然后才问了一句:“你怎么回来了?正在和我通电话的是谁?”

  “回来和你互动啊,免得遭你嫌弃。”说完直接扑将上来。

  什么和什么嘛,她需要的是身体的互动吗?这种神理解也唯有他了,当然,一番折腾之后,秦牧依依也就不计较什么情调和互动的问题了。

  挂了秦牧依依的电话,秦炎离便打给江云墨,有些事情不能拖,免得节外生枝,他知道江云墨是聪明人,不会死缠烂打。

  “小离呀,找我有事?”江云墨问道。

  “晚上想请墨哥喝一杯,不知道墨哥有没有时间?”不是三言两语的事,自然不能用电话解决。

  “没问题,但先说好了,这客必须是墨哥请。”原本就有要聚聚的打算,既然秦炎离打了来,也就趁此了。

  “哈哈,云墨哥在国外那么多年,还是中国式的思维,谁请都无所谓啊,我到是不介意白喝酒的。”秦炎离笑着说。

  “那就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还没有入夜,酒吧的人并不多,对于喜欢夜生活的人来说,晚上十点钟以后,才算是开始,不过因着秦牧依依,秦炎离甚少在外面逗留。

  来酒吧的男人除了放松更多的是猎奇,酒精和情/色总是很好的搭档。

  左恋恋喜欢泡吧,但她泡吧的目的是为了结识有钱的男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仅凭她的这张脸,就足能成为致命的诱惑。

  为此南宫可人没少劝慰她,这样的环境实在是不安全,毕竟她是女孩子,难免会吃亏。

  左恋恋却不以为意,只有她的脸蛋和身体是可以任由她挥霍的,她干吗不好好利用呢,或许就有一天飞上枝头了呢,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再说,没钱想占她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后来认识了程鹏程,酒吧便也来的少了。

  秦炎离忙好赶过来的时候,江云墨已经等候在那里,此时酒吧里已经上了不少的客,有三五成群的也有独行自饮的。

  “出国这几年也去过不少酒吧,但还是喜欢中国味儿。”江云墨将两个杯子倒满。

  “墨哥是恋旧的人,很多人出了都是不想再回来的,墨哥却放弃了那么好的条件执意回国,真的很让人倾佩。”秦炎离道。

  “天天牛奶面包,吃的我反胃,再不回来,我的一条命怕是要扔在那里了,我听阿姨说,你在公司成绩斐然,日后定是能成大事的人。”江云墨举杯同秦炎离的相碰。

  “墨哥过誉了,我呢,还不是仰仗着秦氏这个平台,到是墨哥让人称羡,自己创立公司,  从头做起,还做的风生水起,你可一直都是我的榜样。”骄傲如秦炎离很少会欣赏谁,不过对江云墨他确实心存倾佩。

  秦炎离从小就聪明,成绩也一直拔尖,但和江云墨比却还是自叹不如,从小到大江云墨就没让家长和老师失望过。

  回国后没有接管父亲的公司,而是独辟蹊径,自立门户。

  “哈哈,我想你约我见面应该不是为了互相吹捧的,说吧是什么事?”江云墨笑着说。

  “既然墨哥这么说,那我就直奔主题了。”秦炎离也不想拐弯抹角的。

  “好,我洗耳恭听,直说无妨,我们又不是外人,无需拐弯抹角。”江云墨点点头。

  “我想知道墨哥是不是对秦牧依依有意思。”秦炎离开门见山,虽然从男人的角度,秦炎离看的出江云墨对秦牧依依的喜欢,但他觉得还是核实一下的好,倘若人家并无此意,那他的话也就不用说了。

  “不瞒你说,确实有意思,我打算追求她,还希望你可以帮我多美言几句,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就住进了我心里,她符合我对所有女人的幻想和需求,这也是我回国的重要原因。”江云墨到也不隐瞒。

  确实,那个阳光下弹琴的白衣少女一直是他的牵挂,为了这份牵挂,他毅然决然的回国。

  “那我只能说抱歉,让墨哥失望了,现在她是我的女人,我们很相爱,墨哥没有机会了。”既然江云墨承认要追求秦牧依依,秦炎离便直接挑明关系。

  “你的女人?她不是你姐吗?原谅我有点转不过来,你们?怎么会?”江云墨满是狐疑的看着秦炎离,乱了乱了,完全乱了的节奏。

  关于秦牧依依被收养的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江云墨便是属于不知道的那一个。

  “放心,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之所以告诉墨哥,是不想让你浪费时间。”秦炎离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原来是这样,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吴姨应该还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不然也不会撮合我和依依,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恭喜你们。”江云墨努力掩饰中心底的失落。

  一切都不过是自己单方面的想法,他心仪的人早有了守护她的人,他却只能远远的看着无法参与。

  “我们的关系暂时还没有告诉我母亲,依依还没有准备好,毕竟在外人眼里我们是姐弟,她需要一个时间。”秦炎离道。

  “可以理解。”江云墨点点头。

  “还恳请墨兄帮个忙,倘若我母亲问起,你就说她不适合你。”秦炎离拜托道。

  “好的,我知道了,虽然觉得这样骗长辈不好,但为了你们的爱情,为了依依小姐,我到愿意帮一下忙。”江云墨耸耸肩。

  “那就谢谢墨哥了。”秦炎离晃了晃杯中的酒。

  “兄弟之间不要这么客气。”江云墨举了举手中的杯子,一直追逐的梦啊,没两天的功夫就破灭了,老天还真是残忍,让他看到了好的,满心以为志在必得,却被告知早有主人。

  又聊了一会儿,秦炎离先行回去。

  看着秦炎离走了,江云墨将面前的酒统统灌进肚子里,还没有恋,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失恋,反正就是觉得空落落的,于是又跟服务生要了一杯,一杯一杯又一杯,就这样七七八八的也不知道最后往肚子里灌了多少。

  越喝越惆怅的江云墨起身,就在转身的同时撞到了一个人。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4189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