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05章 谁说我不是女人

第105章 谁说我不是女人


  面对爱情,秦炎离从来都不是个大度的人,明知道乔其天对秦牧依依别有用心时,他无法做到像没事人一样,他向来爱恨分明,从不掩饰自己的态度。

  “乔大哥,不用理会他,说吧,找我什么事?”秦牧依依瞪了秦炎离示意他噤声,然后转向乔其天问道。

  “依依,我来是告诉你,我要订婚了。”乔其天道,他已经向许娉婷求婚,而这次许娉婷没有再拒绝。

  “真的吗?乔大哥,那恭喜你了。”看来许娉婷为了孩子,为了自己选择搏一次,乔其天确实是值得她去搏一次的人。

  二八怀春的女孩子,在遇到优秀的男人时,便不受控的浮想联翩,那时的秦牧依依以为自己会和乔其天开始一段浪漫的爱恋。

  只是,她的爱情还没抽出嫩芽,就被秦炎离硬生生的掐断。

  不是没幻想过爱情,但在爱情的剧集里,秦牧依依并没有把秦炎离给算进去,他是弟弟呀,容不得她有其他的想法。

  可时间在变,人心在变,心底残存你的一点希望,因着许娉婷的介入变成了完全的不可能,何况秦炎离的执着,让秦牧依依无法忽视,她的心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强逼之下,开始慢慢的倾斜,

  感情是流动的东西,没有人知道下一秒它会流向哪里,就连秦牧依依自己也不知道,终有那么一天她的心会完全被秦炎离霸占,再也放不下任何人。

  “谢谢你。”乔其天轻扯了一下唇角,他只是尽了一个男人的责任,和爱无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一样会与你擦身,而你的命中注定,就算你逃去哪里,一样不会改变。

  爱情就如昙花,总是在你睡着的时候绽放,等你醒了它的花期也过了,当然,就算你守着,也不过是霎那芳华,真正属于你的时间太短。

  “我相信你们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只要你们愿意。”秦牧依依如是说,再完美的爱情也会在时光里苍老,而真正留下和拥有的是彼此真诚以待的心,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

  是用爱情来喂肥婚姻,还是用婚姻嘲笑爱情,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我们在一起,能有什么比在一起更让人激动的呢?

  “依依也会幸福,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姑娘,老天一定会眷顾你。”乔其天笑了,是欣慰的笑,没有他,她和秦炎离应该相处的很好,她这么好的姑娘应该得到幸福。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就算秦牧依依心善如水,老天也没有眷顾她,最后她不得不过着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个中的凄凉没有经历过的人又怎么知道。

  “行了,就别腻腻歪歪的了,你先进去,我和乔先生有话要说。”乔其天要订婚的事秦炎离也听的真切,这到是他喜欢的结局。

  虽然秦炎离并不认为乔其天会成为他的劲敌,但争风吃醋这档子事,能省略还是省略的好,

  “你要干嘛?”秦牧依依看向秦炎离,眼神中有担忧,两个人一直不对盘,秦炎离的性子又暴,别回头两个人再发生肢体冲突,秦炎离她到是不担心的,她担心的是乔其天,伤了他怎么办?

  “你是怕我会伤害他?哼,我还没那么无聊,只是有些话要交代而已,秦牧依依,你要搞清楚,若担心,你也是该担心我,不要搞错了对象,进去啦进去啦。”秦炎离挥挥手。

  乔其天又不是来跟他抢女人的,他还要使用暴力干吗,不过是有些话要交代一下。

  “进去吧。”乔其天也冲秦牧依依点点头,同为男人他知道秦炎离在意的是什么,如今自己对他再无威胁,想必也是可以心平气和的交流几句的。

  “那好吧,我就先进去了,你们一定要好好说哦。”见乔其天这么说,秦牧依依只好点点头,转身时睇了秦炎离一眼,那意思是,有话好好说,不要让我知道你使用暴力。

  秦炎离耸耸肩,若不是关系到她,他才没那么多心情和别人切磋,不管是言语上还是肢体上他都没那兴趣,如果那些男人不来招惹她,他到是可以做到更大度一点,更绅士一点的。

  “关于你的事,我并不想关心,我在意的也只有秦牧依依而已,我是想说,既然你已经有了选择,就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不要成为她的困扰,她的世界只要有我就够了,她需要的一切我都会给她。”秦炎离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足够爱她,如果你的爱足够让她滋润,我就不是问题,你担忧,只说明你的自信心还不够,依依是好女人,值得男人为她付出,好好珍惜,好好待她,让她的世界只有你。”乔其天认真的说。

  “这个你不用担心,没人会比我更希望她幸福,除了我也没人能给她想要的幸福,我不是不自信而是她太善良,我怕别人利用了她这一点。”秦炎离挑眉,那丫头总是善心乱发,回头到是便宜了别有用心的人。

  当你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时,你的心已经被对方填的满满的,再也没一丝的空间,再也装不下任何人,秦牧依依已经将他的心房填满,他会比爱惜自己的心脏还要用心的爱惜她。

  “但愿你的自信会真的带给她幸福,我会一直监督你的。”乔其天点点头,虽然秦炎离很臭屁,但乔其天愿意相信秦炎离真的会给秦牧依依幸福。

  只是现在对话的两个人谁都不会想到,计划是美的,变化是快的,事情并没有按他们希望的发展。

  “那个,替她谢谢你。”说这话时秦炎离望向乔其天,或许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谢谢的话就收起来吧,现在我是把她当妹妹一样的待,我先回去了。”乔其天道。

  “好的。”秦炎离点点头。

  看着乔其天坐进车子里,秦炎离耸耸肩,嗯,他的话貌似很有道理,如果秦牧依依的心还在不停的飘动,那只说明一点,自己给予的还不够。

  秦牧依依在客厅里不停的踱步,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她不知道两个人谈的怎么样,有没有不愉快,甚至会不会大打出手。

  此时的秦牧依依甚是懊恼,早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那她一定不会去招惹乔其天,他是好人,应该享受简单的快乐。

  秦炎离的身影终是跨进了院门,秦牧依依踩着拖鞋便跑了出去,许是跑的急切,笨笨的她便以极为热情的方式扑向秦炎离。

  见秦牧依依扑了过来,秦炎离忙奔上前去迎,正好被秦牧依依撞了个满怀,好么,这要是没接住,定是来个嘴啃泥。

  “几分钟没见,也不要这么热情吧?”秦炎离将秦牧依依拥在怀中,唏嘘着。

  “乔大哥走了吗?你没有对他怎么样吧?”秦牧依依从秦炎离怀里探出脑袋,秦炎离的拳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架的住的。

  “秦牧依依,你更该关心的人是我,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事?”秦炎离翻翻眼,要搞搞清楚,谁才是你最亲密的人。

  “你能有什么事?”秦牧依依嗔了秦炎离一眼,从她怀里抽身,学过近身擒拿的他,几个乔其天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只会动粗的那个,放心,他胳膊腿齐全的回去了。”秦炎离拨拉开秦牧依依径直朝屋里走去。

  不暖心,一点都不暖心。

  这小子这话是什么意思?秦牧依依看着秦炎离的背影眨巴眨巴眼,然后嘟着嘴跟在他的身后。

  吴芳琳和秦玺城有应酬还没有回来,李嫂早早的睡了。

  “我饿了。”看着随后进来的秦牧依依,秦炎离道。

  “你饿了又不是我饿了,关我什么事。”秦牧依依耸耸肩。

  “怎么不关你事,你要做饭给我吃。”秦炎离斜倚在沙发上,晚饭因着莫飞儿和秦牧依依一唱一和,他基本没吃东西,然后这样折腾下来,肚子就提出抗议了。

  “自己的事自己做。”秦牧依依故意跟他唱反调,若是以往,他说饿了,自己就算厨艺有限,也会乐滋滋的跑进厨房,现在,才不要理他。

  老实说秦牧依依的厨艺远不及秦炎离的,但秦炎离就喜欢指派她,看着她忙的团团转就开心,当然,不管她做什么他都吃的津津有味。

  秦牧依依觉得自己虽然比秦炎离年长,又是女孩子,却发现学什么都没有秦炎离快,做什么都没有秦炎离细,他看着菜谱第一次就可以做几道美味的菜,而同样的情况交到秦牧依依的手上就成了一团糟。

  同样是有色有味,但秦牧依依的却不同,黑色,糊焦味。

  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自嘲:我还真是有料理的天分。

  “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女人不都说嘛为爱的人,做他喜欢的菜是件幸福的事,我现在让你体验一下幸福,你却回我这么一句。”秦炎离起身弹了一下秦牧依依的额头。

  曾经的曾经她可是让干嘛干嘛,现在还摆起谱儿来了,没办法,谁让自己就喜欢她呢。

  “谁说我不是女人,明明我的女人特征这么明显。”脑子没有过电的秦牧依依大声的回应,并还煞有介事的挺了挺胸。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42861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