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04章 我还没准备好

第104章 我还没准备好


  妖孽,绝对是妖孽。对于秦炎离的这记电眼,秦牧依依在心里不停的说,霸道不及他,妖媚不及他,自己如何是他的对手。

  秦牧依依正恨恨儿的想着,便感觉有柔软的东西覆上了她的唇,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但秦牧依依也知道秦炎离低头吻了他。

  脑袋轰然一响,又像第一次那样,脑袋如炸开了般,血直往上涌,完了,完了,又是煽情时刻。

  那种渴望的叫嚣一旦觉醒,便再也没办法平息,原本只打算浅吻一下的秦炎离,在覆上秦牧依依的唇后,发现已经不能轻易的离开了。

  于是秦炎离用力的吻下去,不放过每一寸的甜美,恨不能揉碎了与自己相融合才好。

  原本秦牧依依是想要推开的,可是,可是啊,随着秦炎离的气息一点一点的侵蚀,她竟没了任何了动作,然后傻愣愣的任由他在自己的唇上品尝她的甘美。

  所有的抗拒在此刻都化为云烟,初吻给了他,可惜那时并没有体会到吻的美好,此刻她才知道,吻原来真的会让人迷醉。

  秦牧依依慢慢的闭上了眼。

  虽然此刻的行人并不多,但毕竟是在马路上,即便是很不舍,但秦炎离还是很快放开了她。

  随着秦炎离唇的离开,秦牧依依竟然有隐隐的失落,当真是出息了,她暗暗的鄙视自己。

  “走了,回去了。”秦炎离柔声的说。

  “我们这样会下地狱的。”秦牧依依小声的嘟囔着。

  “不用担心,就算是下地狱也有我陪你,记住,你有我,回去我就和吴女士挑明我们之间的关系,让她早做准备。”秦炎离轻啄了一下秦牧依依的唇瓣,相爱就该让所有人知道,他不想藏着掖着。

  “千万不要。”听秦炎离说要告诉吴女士,秦牧依依忙不迭的阻止,不,不能告诉她,要是吴芳琳知道了一定会拔光她的头发,她可不敢冒这个险。

  “干嘛不要?我们又不是**,我给她选了这么好的儿媳妇她一定会对我大加赞赏。”秦炎离揉了一下秦牧依依的鼻尖。

  虽然秦炎离也知道母亲对秦牧依依不热络,但现在她有了新身份,那感觉应该是不同的,而且他也会不遗余力的游说。

  “求你了,先不要告诉妈妈好不好?我,我还没有准备好。”秦牧依依用力扯住秦炎离的胳膊央求道,是没**,可她不被待见,想到对吴芳琳的畏惧,她就勇气缺缺。

  女朋友?难道她真的要从姐姐的身份转换成女朋友自居吗?一直在抵触,却发现抵触没有用,秦炎离就是要招惹她,而她已经开始招架不住。

  秦牧依依一直想不通,自己也很努力的在往吴芳琳喜欢的方向发展,但怎么都换不来她的一点赞许,到底是为什么?

  “吴女士不是老虎,你不需要紧张成这样,你是她儿子喜欢的女人,她还能说什么?不过,今天到是很乖,没有叫嚣着跟我撇清关系了,要知道,我绝对值得你拥有,真的不能便宜了别人。”秦炎离捏捏秦牧依依的脸颊,又顺利抛了个媚眼。

  男人真要是放起电来,女人只能甘拜下风。

  在秦炎离看来,只要秦牧依依交付了真心,吴女士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秦炎离并不知道吴芳琳心底的症结,以为吴女士对秦牧依依不热络完全是因为不是亲生,做媳妇那就不一样了,娶别人家的丫头,哪有自己看着长大的更贴心呢。

  当然,就算吴女士会有些微词,秦炎离相信自己可以处理的好,为人父母还有不想让自己子女幸福的吗?而他的幸福就是秦牧依依这个女人。

  秦炎离只是依着自己的想法判断吴芳琳的心情,但秦牧依依需要考虑的更多,作为养女吴芳琳对自己没有喜感,不仅如此,她也不希望自己染指她的儿子,这是秦牧依依从她的话里得出的结论。

  “并非所有的爱都是被祝福的。”秦牧依依轻叹了了一声,自己这样算是默认了和秦炎离的关系吗?她承认今晚她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

  在听到秦炎离说的那句,你的心可不可以不要再飘动?她的心底便涌起一阵阵酸意,他是那么骄傲的人,为了爱在乞求她。

  秦牧依依不是无情的人,可以一直面对秦炎离的执着而无动于衷,她的抵触完全是因为吴芳琳。

  秦牧依依绝对相信,倘若他们相爱,将会面临多大的阻力,就算他们可以不顾一切的走到一起,但不被祝福的爱,他们真的有勇气走到头吗?

  怕是不能,她无法忽视吴女士的态度。

  “不是什么女人都值得我去折腾,秦牧依依,你扪心自问,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当然,就算你没有,你也只能是我的,而我也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秦炎离有恢复了倨傲的姿态。

  秦牧依依,既然你的心不肯主动交出来,那我就用抢的,对我认定的东西我绝不会轻易放手,爱情虽然急需要互动,但又没人规定,这不可以是自己的事。

  是啊,我爱你,你也爱我固然好,但你不爱我,我却仍然爱你,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而且秦炎离能够感受的到她对自己吻的回应,那是装不出来的,她需要的只是一个转换的过程,没关系,他会等她跟上自己的步伐。

  “你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秦牧依依现出无奈,是啊,对于他的亲吻她确实是有感觉的,骗不了自己也骗不了他。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用心去体会就好,然后你会发现你拥有了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那就是我。”秦炎离冲她挤挤眼。

  “这么自信也是没谁了?”秦牧依依兀自的撇嘴。

  算了,还是不要纠结了,脑瓜疼,秦牧依依努力挥去那些让揪心的问题,最后是什么情况还不可定,现在这样岂不是杞人忧天。

  难怪秦炎离会说她笨,笨笨的她确实不是适合思考,而且就算思考了,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来。

  “我有自信的资本。”秦炎离为将秦牧依依打开车门,并帮她系好安全带。

  “什么都不要想,事情是靠做的,不是靠想的,一切有我。”秦炎离亲了亲秦牧依依的额头发动了车子。

  费力去想,还不容努力去做,不尝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秦炎离的车子快到门口的时候,便看到刚好打开车门从里面走出来的乔其天,秦炎离不由得皱了皱眉,他跑来干嘛?

  不想理会,便准备直接驶进车库,对待觊觎他女人的男人,普遍没好感,乔其天就更让他看不顺眼,毕竟秦牧依依对他有霎那的动心。                                                                                            

  “停车,是乔大哥。”秦牧依依也看到了乔其天,这是她离开蝶业后第一次看到她,既然来了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事,于是便命令秦炎离停车。

  “我觉得你和他没有什么好谈的。”秦炎离冷冷的说,今晚总算进了几步,不想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又给扯回去。

  “秦炎离,你又哪根筋不对了,我和他已经不可能了,你别犯神经。”秦牧依依瞪了他一眼,如今乔其天已经有了许娉婷,对他再不会有任何威胁。

  秦炎离望了秦牧依依一眼,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停了车,秦牧依依开门走了出来,关于自己离开蝶业的事并没有和秦炎离细说,因此乔其天于他而言依旧充满了敌对性。

  “依依。”乔其天笑着同秦牧依依招呼,她的电话打不通,只好亲自跑一趟,巧了正好碰到。

  “乔大哥,找我有事吗?”秦牧依依觉得他必是有事,不然也不会跑了来。

  “是有点事,你的电话关机,想了想我便冒昧的跑来了。”乔其天点点头,很奇快就是想第一时间告诉她,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他也说不清。

  “乔先生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竟然都跑到家里来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不管你怎么努力都没有用,你注定了是会输。”随后下车的秦炎离很是不客气的说。

  目标同是秦牧依依,秦炎离对乔其天的态度怎么都好不起来,要么拱手相让,要么占为己有,他自然不是拱手相让的人。

  “秦先生既然这么自信,那又何必介意我的存在,我承认我是输家,但依依不是你的奴隶,她有交友的权利,爱,不该是束缚。”乔其天反唇相讥,这小子怎么总是衣服欠扁的语调?

  “哼,束缚不束缚,那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何需乔先生多言。”秦炎离冷嗤一声,你不满,还不够资格。

  “我知道有一句话是,一厢情愿的痴情属于自私的讨要,我希望秦先生不是那种。”乔其天耸耸肩,他来只是想告诉秦牧依依他要和许娉婷订婚了,没想到这小子偏要得瑟一下。

  “最起码我还能讨要,你却是连讨要的资本都没有,我这人呢从来都很直接,也希望乔先生能拎得清。”秦炎离的不屑在脸上流泻。

  “秦炎离,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多话?”秦牧依依见秦炎离得瑟没完,大声的提醒着,真是到哪儿都少不了他。

  “是他不识趣,跑别人地盘来闹腾。”秦炎离翻眼,坏丫头,这胳膊肘往哪里拐啊?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42882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