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02章 你是不是有毛病

第102章 你是不是有毛病


  秦牧依依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却是初大公子的,便笑着对莫飞儿说:“抱歉啊,我去接个电话。”

  “谁的电话还需要到外面去接?”秦炎离冷冷的开腔,刚刚秦牧依依的回答已经很让他不舒服,现在接个电话还这么神神秘秘的,她只有果小西这一个朋友,显然这个电话不是他打来的。

  秦牧依依没有理会秦炎离的话径直开门出去,来到走廊上才按了接听键。

  “什么事啊初首长的家大少爷?”秦牧依依调侃道,很奇怪,初稳比她大了好几岁,可秦牧依依总觉得他跟弟弟一样,讲话也就相对比较随意。

  “喊一声哥哥就这么难吗?小丫头一点都不乖。”初稳的语气里透着幽怨。

  “是,哥哥大人。”秦牧依依笑,喊声哥哥就那么开心?

  “这还差不多,以后没事多喊几声,哥爱听,等下,我们初首长找你。”初稳将电话交给一旁的初老爷子。

  “丫头,爷爷很生气,你答应来看爷爷,爷爷望的眼睛都花了也没见你来。”听筒里初老爷子抱怨着。

  “爷爷,我错了,周末,周末我一定去看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我这次。”秦牧依依讨好的说。

  “那行,爷爷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周末就周末。”听秦牧依依说来,初老爷子顿时眉开眼笑。

  “一言为定,到时候我一定去。”秦牧依依点点,这几天忙着装修的事,确实是没顾上,年纪大了的人也喜欢热闹,

  “还没问过我呢,怎么就一言为定。”随着声音的落下,秦牧依依的手机已经成功的被秦炎离抢走。

  “你是土匪吗?怎么又用抢的?”秦牧依依一边嘟囔,一边来夺秦炎离手上的手机。

  “丫头,怎么了?喂,怎么不讲话?”不明情况的初老爷子对着听筒不停的喂着,初稳见状将手机拿了过来。

  “依依,你没事吧?”初稳对着听筒大声的问道。

  “她很好,以后没事不要打电话来,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闲。”也不管是谁,秦炎离便不客气的回敬了过去,说完直接挂断关机。

  不反对她和别人接触,但只要别有用心的就不行。

  “你是不是毛病啊?”秦牧依依恨恨的瞪视着秦炎离,礼貌,该有的礼貌都去了哪里?能不能正常的交流一次?就因为他,自己总有一天会变成悍妇。

  “是,有毛病,所以别总想着激怒我,回头会不好玩儿。”秦炎离瞪了她一眼后将手机放入自己的口袋里,他什么都可以分享,但一定不包括女人。

  “没有比你更可恶的了。”无计可施的秦牧依依恨恨的掐了秦炎离一把,这小子怎么总是这么欠扁。

  “为什么你不认为是我对你太钟情呢?”秦炎离翻翻眼。

  “哼,谢谢,我不需要,那会让我有负担,真就搞不明白你了,你身边美女如云,干吗非招惹我呀?因为你我会下地狱的。”秦牧依依冷哼一声。

  “真想知道你身上流的血是什么颜色的,走了,我需要去散散火,你,可是真不怕我生气。”秦炎离伸手戳了戳秦牧依依的脑袋。

  “走啦?那飞儿呢?”秦牧依依看向秦炎离,这刚开始,怎么就撤了。

  “她比你聪明,不用你担心,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说完秦炎离迈开长腿便往外走。

  无端被秦炎离抢白,初稳很是无奈,等再拨过去,那边却提示关机,这小子对他一直不友好,好像抢了他女人是的。

  “那丫头没事吧?”初老爷子问道。

  “没事,手机没电了。”初稳撒谎道。

  “没事就好,嗯,那丫头要来,我得好好准备准备。”初老爷子显得很兴奋。

  见秦炎离离开,秦牧依依便也只好跟上,这样招呼都不打一下会不会不好啊?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电话说声抱歉了。

  坐进车子里,秦牧依依悄悄的望了一眼秦炎离,只见他的脸正笼罩着大片的乌云,好吧,对面高能,不惹为妙,秦牧依依不声不响的缩到一边。

  秦炎离见秦牧依依系好了安全带,便发动了车子,他不停的加大马力,秦牧依依觉得车子以飞一样的速度往前冲。

  若是以往秦炎离这个车速秦牧依依一定会惊叫连连,并会严厉的批评他一番,什么生命是最为可贵的,你怎能视生命为儿戏,等等。

  但今天,秦牧依依憋着劲不喊,但心底却是怕的很,她的手用力的抓着座椅,心都险险的抵在嗓子眼,有几次她都想吐,硬是强忍住,这又怎么了嘛?非要整这刺激性的,大爷,怕了,怕了你。

  一阵风驰电掣后,车子终是停了下来,而此时的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出窍了,车子停了好一会儿,她都还没回过神儿来。

  她还没想死呢?要不要这样对她啊?

  “下车。”秦炎离打开车门命令着,曾经有那么一刻,秦炎离甚至在想,就这样一路飞驰下去,只要他们在一起,并不在意前面是哪里。

  秦炎离是那种对认定了便一根筋的人,在爱上秦牧依依的后,他就没想要过退缩或是改变什么的,否则他也就不会招惹她,便也不允许她有任何的分心。

  “不要。”秦牧依依道,此刻她的双腿还在打颤,而且气恼秦炎离刚刚的举动,也不想配合他。

  “如果不想难堪的话,就下车,不要让我总重复相同的话。”秦炎离俯身看着她,为什么总是把自己武装成一个刺猬,你的柔情呢?你的善心呢?你可以对不相干的人好,面对我时就只剩下攻击。

  秦牧依依也不想和他对着干,倘若她不把自己当女人而只是当姐姐的话,她会对他一直温柔下去,就像过去的那么多年一样。

  坐在车里的秦牧依依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悻悻的下了车,这小子的痞气的很,他要是说给难堪,那一定会让她难堪,他不怕丢人,可她怕啊。

  一直幻想某日可以有偶遇,遇着一个理想男,情绵绵,意浓浓的看日出,等日落,将闲情美景收纳,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一番景象,你说这都什么事,是不是该抱怨流年不顺?

  下了车,秦牧依依才发现车子停在了码头前,护城河围城而绕,这个早年的码头如今因为位置的局限性,几年前就已经被废弃,然后经过一番改造,这里成了休闲娱乐的场所。

  改造后秦牧依依还是第一次来,一艘废弃的木船装饰城露天的水吧此时正在河心荡漾,一盏盏大红的灯笼随着它的荡漾,发出艳艳的光。

  此时正有小曲上演,一对着凤冠霞帔的人正咿咿呀呀的哼唱着,调调里满是暧昧的味道,其实,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爱情永远都是主旋律。

  秦炎离迎河而站,橘色的街灯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暗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秦炎离,秦牧依依心底竟有酸意涌上来,这些年似乎都是这个弟弟在照顾她,而她能为他做的却少的可怜。

  此刻她也扪心自问,秦炎离的靠近虽然她一直抗拒,但心底的某处还是生了情,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她不得不压制着不让它爆发,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她比谁都清楚。

  河的对面是A市最高的建筑琉璃城,而这建筑也正是秦氏的产业,此时在灯光的辉映下一如骄傲的王子巍然耸立。

  秦牧依依愣怔了一会儿,慢慢的靠了上去。

  小的时候,在同样的位置,秦炎离指着对面的空地对秦牧依依说:“秦牧依依,你记好了,以后等我长大了就要在这里建一座A市最高的楼,站在上面可以俯瞰A市的全景。”

  小小年纪的他就存了远大的心。

  那时的秦牧依依脑子里憧憬着然后点着头说:嗯,那种感觉一定美极了。

  琉璃城主体工程已经结束,要不了一个月就能正式投入使用,是集餐饮,娱乐以及住宿为一体的综合性楼宇,在大楼的的顶层特意设置成圆形,不管从哪一个角度都能清楚的看到A市的市貌。

  而这一层也更适合举办婚宴。

  “觉得怎么样?”秦炎离指着对面的琉璃城问秦牧依依。

  “它很美。”秦牧依依回应着,如果能在上面举行婚礼,那一定会更美。

  “等完全竣工的那天,我想带你去看。”秦炎离背对着秦牧依依,一直存在心中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

  当然,秦炎离并没有说,起初顶层的设计并非是圆形的,是后来他让设计师改成了圆形,他要在这里迎娶他的新娘,因为那个女孩子说过,圆代表了圆满,他要给他一个圆满。

  “你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秦牧依依走过去站在她的旁边,她知道,秦炎离虽然年纪不大,但能力很强,关于这个琉璃城的投资,起初很多人都是持反对意见的。

  现在餐饮娱乐酒店真心不好做,股东们自然不肯花大价钱在这上面,秦炎离却淡淡的说:我们是在做品牌,不是在做生意,为什么不肯相信自己,不肯相信我呢?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毕竟我代表的是秦氏。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42926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