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88章 不是不好而是不爱

第88章 不是不好而是不爱


  此刻的秦炎离自是想不到有一天他却只能迎娶尹伊秀。

  “你们也算是一起长大的,多陪陪她又怎么了?枉人家丫头一直离哥哥离哥哥的喊你,我吴芳琳的儿子几时变得这么无情了?”吴芳琳脸上现出不悦的神色。

  一心想要促成他们,这小子竟然不配合。

  “没怎么,但我不乐意,您儿子从来都不是有情的人,这您不是很清楚吗,若没什么事,我上楼了,您老也早点休息。”秦炎离并不想在这事上和吴芳琳多做讨论,本来就不可能的事,又费时来讨论干吗?

  “看看,看看,这就是我引以为傲的儿子对我说的话,养儿是孽缘。”吴芳琳道,这小子从小就有主见,想要改变他怕是很要费些工夫,但不管怎样,她都必须要促成这件事。

  “母亲大人,您儿子已经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的选择,您老就别操心了,安安静静的作个文雅雅的美人不好么,操心容易老,好了,我去休息,您老也早点睡。”说完秦炎离转身。

  吴女士的小把戏秦炎离很清楚,但他的婚姻他自己做主,若不是秦牧依依以死相逼,他早就和吴芳琳挑明了,也省的她乱点鸳鸯谱。

  “我是你妈,难道还能害你不成?那丫头哪里不好,模样俊,家底好,人又温顺,且知根知底,你能不能依着妈妈一次。”吴芳琳对着秦炎离的背影喊道,你选择没关系,只要不是那丫头,你妈都会同意。

  秦炎离耸耸肩,径直的上了楼,母亲大人说的这几样秦牧依依都具备,干吗还要选别人家的女孩子。

  回到房间,秦牧依依去浴室放了一池的热水,她需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泡澡的乐趣,因着秦炎离那小子,自己的神经总是绷紧的状态,总担心他哪天抽风,让自己在吴芳琳面前现行。

  泡在温热的水中,整个儿身体放松,秦牧依依闭了眼,没想到这一闭竟小憩了起来。

  同事们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秦牧依依拿着文件去打印室打印。

  “秦小姐,我们聊聊吧。”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的的许娉婷拦住了秦牧依依。

  秦牧依依暗自皱眉,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这是许娉婷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讲话,从她来蝶业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了两个人的敌对关系,虽然秦牧依依并不想把她当敌人,但还是注定了这样的局面,只因乔其天。

  “我不知道我和许小姐有什么要聊的,不过既然你找了来,那聊聊也无妨。”秦牧依依点点头,因着那次资料室的“偷听”,她对许娉婷的印象改观了不少,当然,离喜欢还差之千里。

  其实秦牧依依也想过,倘若没有乔其天她们或许会成为朋友,爱情让人变得自私。

  “我们不是可以话家常的关系,所以我就长话短说,我找你是请你离开蝶业。”许聘婷面无表情的说。

  秦牧依依觉得许娉婷也算是很有韵味的女子,若不是所有的心思都在乔其天身上,她这个年纪了应该会有一个很疼爱她的男友了。

  爱让人痴迷,即便为了所谓的爱会失去很多,也不改初心。

  “离开蝶业?许小姐,你是不是说错话了?你好像没理由要求我,能让我离开的只有乔总。”秦牧依依望了许聘婷一眼,竟然让她离开。

  “我怀孕了。”许聘婷淡淡的说。

  “你怀孕?那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秦牧依依轻扯了一下唇角,你怀你的孕,我做我的事,根本就没有冲突。

  只是,她怀的谁的孩子?乔其天,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不要乔其天为一夜的情负责吗,这怎么就整了一个孩子出来呢?

  “跟你是没关系,但跟乔总有关系?既然和乔总有关了,那你还留在蝶业是不是有点不自知了?”许聘婷秀眉微挑,目光里嘲弄的况味很浓,不管过去你和乔其天怎么情浓意浓,但现在他是我肚里孩子的父亲。

  就单单这一点,你就不该再留在蝶业的,聪明人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你的意思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乔总的?”秦牧依依并没显出些许惊讶,已经知道了那晚的事,现在蹦出一个孩子来也就没什么好惊奇的了。

  怕是乔其天也没有想到一夜的荒唐竟有了果。

  许聘婷点点头,然后缓缓的开腔:“明人不说暗话,现在我有了他的孩子,他要对这个孩子负责,你们之间的关系是我在意的,所以我不希望你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乱了他的心,因此你只能离开,我想秦小姐也不会是纠缠的人。”

  “你怀孕的事乔总知道吗?”秦牧依依看向她,许娉婷便是再嘴硬,也要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我会告诉他,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毕竟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我们很快就会成为一家人,你再留下便没有意义。”许聘婷淡淡的扫过秦牧依依的脸,她又不是傻子,怎么能让情敌一直在自己男人面前晃悠。

  许娉婷觉得秦牧依依确实生的很美,同是女人都会不受控的停驻一下眸光,更何况男人了,所以,她不能留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那我恭喜你,但离开蝶业的事,我需要和乔总商量再做决定。”秦牧依依挑眉看着许娉婷,她答应过乔其天会继续留在蝶业。

  “是吗?我倒是不介意,反正我和他的事已成定局,可秦小姐不会觉得有尴尬吗?”许娉婷似笑非笑的说,那表情好似再说,见过不自知的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自知的。

  “是啊,是尴尬。”秦牧依依扯了扯唇角,当知道许娉婷和乔其天的关系后,她也想过自己的处境,但乔其天真诚的挽留,使得她不忍拒绝。

  果小西总说她,为了别人不停的委屈自己,但性格决定了一切,她就是没办法冷漠的对待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既然也尴尬,那秦小姐的所为我就不懂了,你或许可以不用考虑我,但就不担心同事的流言吗?”许娉婷在说这些时眉眼竟蕴了笑,完全是一种胜利者姿态的笑容。

  也是,她有了制胜法宝,还有什么好忌惮的。

  “你的话,我会考虑的。”秦牧依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情况发生了变化,她也是该考虑一下去留的问题,不是为了自己,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影响了许娉婷和乔其天的关系,毕竟他们有了孩子。

  “秦牧依依,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我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说要考虑,真是拎不清,看来我有必要让你清醒一下了。”话落,许娉婷扬手。一杯水兜头兜脸的向她泼过来。

  凉,彻骨的凉。

  秦牧依依一个精灵,猛然惊醒,这才发现不过是梦一场,许是憩的太久,原本温热的水,早已寒凉彻骨,她感觉自己的四肢都有些僵了。

  秦牧依依赶紧从水里把自己捞出来,再这样泡下去,怕是会感冒了,很奇怪怎么会做了那样的梦。

  将冰凉的身体裹进暖和的被子里,僵化的四肢慢慢的舒展,脑子里莫名的就冒出门口那一吻的画面。

  不不不,想什么呢,这是绝对不允许的,秦牧依依用力的摇摇头。

  没有要想,可有些画面就是不受控的往脑子里闯,纠结着纠结着才缓缓的睡去,可睡着了的秦牧依依也没有踏实到哪里去,一个梦接一个梦不停的变换场景,有关乔其天,有关秦炎离,有关许娉婷,连初稳爷孙也掺和进来。

  天空刚有放亮,秦牧依依便睁了眼,累,很累,她还是一次发现,这觉睡的就跟走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似的,所有的神经都透着倦意。

  时间尚早,秦牧依依赖了一会儿床才懒懒的起身,一切都还要继续,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没有哪一条是在秦牧依依的计划中,但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在她的心湖激起波澜。

  生活总是这样,在你认为风平浪静的时候,莫名的被投下一块巨石,让你措手不及,秦炎离的纠缠,沈洛美的背叛,安友宝的离开,许娉婷和乔其天的关系,初老爷子和初稳的出现。

  秦牧依依如往常一样来到公司,所有的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阿谀奉承的人依旧送上一张带着面具的笑脸,懒得应对的就悄然的躲到一边。

  别人对她笑,秦牧依依也报以同样的笑容,微笑谁还不会,心底是怎样谁又探知的了。

  卫生间。

  许娉婷正对着水池干呕,秦牧依依进来时便看到她一张惨白的脸。

  难道她真的怀孕了?看到这样的许娉婷,秦牧依依脑子便不受控的冒出这个念头,还是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梦,或许那便是某种暗示。

  若不知道她和乔其天的事,对于许娉婷这样的情况,秦牧依依只会单纯的以为她是胃不舒服,可现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她真的怀孕了?女人啊,总是擅长超常发挥的。

  看到秦牧依依进来,许娉婷努力忍住想呕的冲动,她不想任何人看她的笑话,尤其这个人还是她的情敌,哪怕所有的人都说她不行,她也要在这个女人面前维持该有的形象。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4377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