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72章 没办法,无聊嘛

第72章 没办法,无聊嘛


  正专心仰望着门头的秦牧依依感觉有什么撞了上来,她明显觉得肩头一疼,接着便是咕咚一声响。

  什么情况?反应有些迟钝的秦牧依依忙望向发声出,只见一个一头红发,穿了黑色体恤的男子蜷缩在她的脚旁。

  到底是他不堪一击,还是自己威力十足,只是这么不经意的一撞,便撞出了这样的效果?自己是女人都还没咋样,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倒地上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你,你,没事吧?”秦牧依依傻愣愣的呆看了一会儿,才怯怯的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男子的肩头,别吓唬她,她害怕。

  蜷在地上的人没吭声,也没有任何反应,这让秦牧依依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不,她一个人应对不来,秦牧依依喊人帮忙,只是,薄雨更浓,路人匆匆,没人停下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平时那些喜欢看热闹的人怎么集体玩躲猫猫了。

  或许更多人以为,她和伏地的男子是恋人关系,恋人间的小乐趣旁人也没兴趣插手。

  看着一动不动的人,秦牧依依紧张的要命,他该不是昏过去了吧?自己什么都没做他怎么就昏了呢?她可真是不窦娥还冤。

  虽然觉得冤枉,却做不到淡漠,毕竟那是一个人,且是因为她所致。

  哆哆嗦嗦的伸入包里摸索手机,最后却是连包一起都掉落在地上,秦牧依依只得鼓起勇气,缓缓的蹲下,不管怎么说,人都是她撞倒的,她有义务负责。

  “朋友,你没,没事吧?不,不,不要吓,吓我,我,我送,送你去医院吧?”秦牧依依轻轻的扯了扯对方的衣袖带着哭腔道,她的心跳的厉害,伸出去的手都是颤抖的。

  老天保佑,他可不能有事,否则这将会成为她一生的阴影。

  “我,我像,像没事,没事的,的人,人吗?”男子猛的抬起头,学着秦牧依依的语气,他的头发已经被雨水打湿,有水珠顺着额前的发低落在地上,黑亮的眸子里布着薄薄的一层阴寒。

  “啊......”见男子猛的抬头,没有丝毫准备的秦牧依依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湿漉漉的地面顿时泅湿了她的白色衣裙,污浊一片。

  不带这样吓唬人的。

  “我有那么吓人吗?喊这么大声。”男子缓缓的起身,随意的掸了掸身上的的水,刚刚那一刻正好是他胃痛发作,不巧撞到了秦牧依依,然后又不巧的跌坐在了地上,又不巧的被秦牧依依当做是自己所为。

  “你......我......”呆愣在地上的秦牧依依看着居高临下的男子,这样吓唬人当真很好玩儿吗?她还一度以为他昏过去了。

  “你打算一直坐在这里?还是说需要我绅士一下?”男子轻扯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然后很不情愿的伸出一只手,好像他的举动是多施舍一般。

  那只手白皙修长,和它的主人完全不搭。

  秦牧依依忽略掉伸过来的手兀自的起身,谁需要你的绅士了,不吓唬她便谢天谢地了,什么和什么吗,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恶劣?问他的时候回应一下不就行了。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看着自己污浊的衣裙,秦牧依依忍不住皱眉,这都什么事?若是被秦炎离和果小西知道,一定又说自己心太善,才被骗。

  都说女人是戏精,这个男人丝毫也不逊色。

  “想走?我说我没事了吗?”男子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一双狭长的眸子扫过秦牧依依的脸,嘴角浅笑的弧度显示出他的玩世不恭。

  “可你,你看着并不像有事的,而且,而且我又不是故意的。”听男子这么一说,秦牧依依暗自的撇嘴,一个大男人是玻璃做的吗,他也撞了自己好不好,她都还没说什么他到先讹上人了。

  看着这个男人,听着他讲话的语气,原本还心有内疚的秦牧依依顿时就觉得这个男人是心机男,目的怕是讹人敲诈。

  善心和同情心她到是可以奉献的,但倘若借机讹人,那她也不会让他把自己当呆鹅逮,文明社会杜绝不文明。

  “你是医生吗?”男子斜眼看着秦牧依依,好歹也学过一年的心理学,这女孩子一看就是单纯好欺负的主,坏心眼的他便生了逗弄的心,没办法,无聊嘛。

  秦牧依依摇摇头。

  “既然不是,而且,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没事?你这话是很不负责任你知道吗?”男子的脸上溢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这么简单的丫头怎么混社会噢。

  “那,那,那我送你去医院吧,我会承担医药费。”秦牧依依觉得自己是碰到了无赖,可又能怎么办,破财消灾,也自能这样想了,被医院宰好过被他宰。

  秦牧依依望向面前的男子,他也就二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头时尚的红发,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本来棱角分明的脸却生了一对狭长的凤目,关键是,搭配在他脸上竟也和谐的很。

  秦牧依依暗暗撇嘴,真是的,年纪轻轻的找份正当的职业岂不是很好,干嘛出来招摇撞骗啊,鄙视,严重的鄙视,祖宗八代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你伤了我,那自然由你承担。”男子打了一个响指,此时的雨已经停歇,天空中竟奇迹般的跑出几颗小星星,在天际使劲儿的眨呀眨的。

  “抱,抱歉啊。”心底虽然是鄙视,嘴上却不得不客气着,毕竟自己确实和他有肢体接触,孰是孰非也说不清,对于无礼的人秦牧依依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的语言争论。

  “你是该抱歉,走路也不看着点,而且我就纳闷了,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大的力气,还有,你看我的衣服都不能要了,这衣服可是限量版,很贵的。”男子很是心疼的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谁知道你是玻璃做的,这么不经撞,而且,这也不能说是我一个人的错吧,至于衣服,我赔给你就是。”秦牧依依小声的嘟囔着,她的衣服也脏了好不好,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这么计较?

  限量版?很贵,真当她是白痴,好歹身边的人都是混时尚界的,顶级的品牌就算没穿过,到还是认识一些的,这个男人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地摊货,价格却也是一般人都能承受的了的。

  衣服的钱她还是赔的起的,真心不需要这么嚣张。

  “你在嘀咕什么?”男子微侧了头斜瞄着秦牧依依,女孩子都喜欢自言自语吗?她呆萌的样子到是可爱的紧。

  “我是说现在就送给你去医院,至于你的衣服,你报个价我会赔给你。”秦牧依依从地上将包捡起,找了纸巾擦拭干净,能怎么办,只能自认倒霉。

  “看样子你挺有钱的,医院那么坑人的地方你都敢去。”说这话时男子的脸上有笑纹闪动,这让他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像好人了。

  “我没钱,既然你说有事,而让你有事的是我,我自然要带你去看。”秦牧依依道,听他这底气十足的样子,哪里像是有事的,算的上有事的是她好不好。

  因着衣服上的污渍,已经成功的吸来过往路人的眸光,可她能怎么办?又没勇气把这个男人打一通,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

  “虽然我有事是不假,不过到是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解决,不一定非要去医院的。”男子对秦牧依依挤挤眼。

  看吧,看吧,真实面目露出来了,最终目的定是要钱,鄙视,更严重的鄙视。

  “你说的换一种方式指的是什么?”虽然秦牧依依很反感这样的讨要方式,但也想快些把问题解决了,损失点银子就损失点银子吧,她可不想和这个男人一直纠缠下去。

  “我饿了,请我吃饭吧,长这么大还没有女孩子请我吃过饭,今天就是你了,饭吃了,我们之间的事也一笔勾销。”男子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此刻的他就好像一个大男孩儿。

  “吃饭?”秦牧依依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跳跃的是不是有点快?快的有点让她反应不过来,当真只是去吃顿饭就可以吗?她还以为他会狮子大张口报个天文数字给她。

  “放心,不会要求你去星级饭店,只要干净能填饱肚子就好,我这个人不挑剔的。”男子斜挑了一侧的眉,刚刚胃痛发作也是因为饿的缘故,不想一个人吃饭,现在正好就这丫头了。

  “这样也可以?”秦牧依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是她听错了了?还是这个男人拿她开玩笑,只是一顿饭?

  “对啊,还是说你有更好的办法?我愿意洗耳。”男子耸耸肩,此时的他温润了很多,刚刚厌人的气息消失不见。

  “好吧,成交,我答应请你吃饭,不过,我先要申明,吃完饭,刚刚发生的事便一笔勾销,我们就互不相干?”鬼使神差,对于男子的建议,秦牧依依竟然点头同意。

  秦牧依依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男子的要求,或许是她恰好也有吃饭的需求,本来无人相伴,现在正好有个陪同何乐而不为,更或者相比去医院和赔钱,随便去吃一顿更容易让她接受。

  吃饭而已,大庭广众之下,他还能生出什么花样来。


  https://www.biqumo.com/18_18449/544977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