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狙影 > 第三八六章 心悸袭来

第三八六章 心悸袭来

  那些光点好像只是臆想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并没有变化。

  “锅”,依旧咕嘟嘟的开着,烧烤的部分已经开始。.

  蛇肉,脂肪很少,或者说几乎就没有,直接烤的话会很快变成肉干,牙口好也嚼不动。

  所以,蛇肉要先过水,煮到四五分熟,里面还有血丝,这时候烤,外面烤至焦黄里面也熟了,正所谓外焦里嫩。

  一块块蛇肉穿在树棍上,像极了红柳烤肉,在火炭边缘烤着,汁水滴答。

  除了值岗的,都在忙碌。

  大妈看了眼十几米外的俩人,准备五分钟内不醒来就要叫他们了。

  寒朗没有变化,依旧静静看着头上脚下的“星辰”,默默观察,试图找到点什么规律或者变化。

  可半个多小时了,他没有看到任何变化。

  小丫头入静很深,屡屡飘荡的香气也没能唤醒她,这会静静的坐在那里,在意识里,坐在一片草原上,静静看着随风飘动的草叶,聆听着喃喃的低语。

  那是金属球的声音,也就是起源发出的声波。她已经听出那是语言,但听不清,听不懂。

  不过她心思单纯,并没有丝毫急躁,静静坐在那里,静静看着晃动的草叶,聆听喃喃低语,连起身观察周围都不做,就这么坐在那里。

  静静观察中,寒朗突然感觉一阵心悸袭来。

  不好!

  他迅速观察周围,没发现有什么变化,而手里也没有武器,有变化的话也只有老拳。

  扫视了一眼,他立时意识到不是入静中出现问题,而是外界有麻烦了。

  这一想,他立时睁开眼睛,结束了入静。

  这不是什么练功,只是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一个方法,不存在什么气劲运行出现差错啥的,别说寒朗不会,就算会,也跟这两码事。

  他睁开眼睛细细倾听,没有马上起身。

  周围依旧安静,除了烧烤那里传来轻微的咕嘟声,再无其他动静。

  值岗的也没有示警,说明周围这会是安全的,哪怕暂时。

  他睁开眼睛的瞬间蓝宝石似乎有所感,也跟着睁开眼睛,扭头看着他,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

  寒朗看了眼蓝宝石,微微点头中,心里满是困惑。

  是感觉错了?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暗自摇了摇头,站起身说道:“蓝宝石,肉应该好了。”

  “嗯。”

  蓝宝石乖巧站起,视线跟着落向那口大“锅”,随之几步到了近前,抄起已经抠好的木头碗,跟早先一样坐下,看看大妈和涂鸦,视线跟着落在大“锅”上,等待开饭。

  “蓝宝石,先吃串。”涂鸦伸手递过一块烤好的蛇肉。

  蓝宝石虽然会说话了,似乎习惯不吱声,露出笑容,接过肉,一手拿着木碗,闻了闻,这才咬了一口。

  “慢着点,没人跟你抢。”大妈见状忙小声喊道:“刚烤好,烫,肉再等会,肉多炖会好吃。”

  “嗯。”蓝宝石满脸的笑意点头嗯了声,但啃肉的动作并没有减慢,快速吃着,就算很烫,也是在嘴里多翻几个滚,嚼烂咽下。

  或许是跟小时候经常吃不到东西有关,吃的速度格外快,比寒朗他们这些老兵多年练成的习惯不差,甚至略强。

  寒朗这会也走了过来,没接大妈递来的肉,自己拿起一块已经晾凉的半熟肉,靠近火边开始烤,并问道:“没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大妈奇怪的看了眼寒朗,心里升起一股警惕。

  他们,有战斗直觉的,对危险感知不如蓝宝石那么准确那么提前,但有时候也会感觉到异常。

  所以,寒朗问起就说明他有所感了。

  但寒朗没说,因为醒来后心悸就没在出现,似乎是真的感觉错了一样。

  曾经两次心悸袭来是先蓝宝石一步发现敌情,一次是火箭炮对准铁蝎佣兵团,没等发动时,倒是提前做好了准备,没有被神卫干掉,但损失惨重,火鸡四人离队。

  第二次是跟到铁蝎佣兵团老巢,心悸袭来,最后蓝宝石发现神卫靠近谷口,借助铁蝎的手,他们没损伤的吃掉二百多神卫。

  但那两次都是心悸袭来后,一直伴有隐隐不安,而这次他是在入静的情况下感觉到心悸的,醒来却没啥感觉,似乎是错觉。

  所以,他不能乱了军心,先吃饭再说。

  见寒朗没啥表示,大妈放松了点,快速啃咬烤好的肉,一会再来两碗,好替换值岗的。

  一顿丰盛的蛇肉吃完,天已经黑透。

  除了值岗的,所有人再次进入训练状态。

  寒朗没意外的进入星空,继续枯燥的观察周围的“星星”。

  而蓝宝石还是一片草原,依旧坐在那里看着随风晃动的草叶,聆听那喃喃低语。

  就在寒朗再次进入状态没十分钟,突然,一阵心悸再次袭来。

  寒朗猛地睁开眼睛,手按在了身边的枪上。

  蓝宝石几乎同时睁开眼睛,看着寒朗,黑暗中,大眼睛一瞬不瞬。

  寒朗睁开眼睛后,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但这次他不认为是错觉,他睁开眼睛比上次早,心悸的感觉还没有完全过去,心脏的跳动略快。

  有情况!

  寒朗没有不安,但心里不踏实了。

  “准备撤离宿营地。”他毫不犹豫开启耳麦下令。

  都还没睡觉,其他不值岗的没有进入入静状态,都在那胡思乱想,努力平静自己呢,闻言立时跳起,快速收拾自己的东西。

  值岗的也快速撤回,短短时间,所有人就收拾利索。

  “鬼少留下诡雷,要隐蔽。”寒朗武装好,下令:“八爪鱼留下探头。”

  “明白。”

  鬼少和马修应声领命,快速忙碌。

  没有人问这是干嘛,好不容易清理出来,可以躲避空中侦查的宿营地舍弃,那今晚他们就没有睡觉的地方了。

  在雨林里,宿营地可不好找,但没有人问这是为何。

  夜视仪扣下,所有人悄然离去,向既定目标慢慢摸去。

  走出不到五百米,马修留下一个中继器,好接收探头的信号,队伍慢慢消失不见。

  两个小时后,在一处略微干爽的位置,队伍站住了。

  一路上,他们尽量不留痕迹,既然感觉到不安全,那就要小心了。

  “头,什么情况。”大妈小声问了句。

  “不踏实。”寒朗也说不准。

  但对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人来说,不踏实就说明不安全。

  就算蓝宝石没有示警,但他们也不会依赖蓝宝石这种能力,小心驶得万年船,尤其小队在外,风吹草动必须提高警惕就是了。

  大妈没再问,抱着刀疤17,想了想,快速换上AS巨浪,胸包里的弹夹也调整了下。

  寒朗看到大妈的动作,没犹豫,直接说道:“更换AS巨浪。”

  夜间,林间,没有火焰,没有声音对于隐蔽来说莫大帮助。

  就算交火距离在五十米内,甚至就二三十米,看不到枪口火焰,听不到枪声,对于局势的把控还是有帮助的。

  寒朗没有无声武器,他依旧是M14和霰弹枪。

  但他也调整了下,将独弹的弹桶更换为散弹,两个弹桶,相信比机枪扫射不差。

  蓝宝石一把沃德W2000,一把MP7,但MP7是有消音器的,就算她子弹不多,也能顶一阵。

  剩下的就是涂鸦没有AS了,他同样一把霰弹枪,并帮魔术师多背了两个二百发的弹链。

  他也默默更换散弹,因为丛林激战静止作用不是很关键,火力密集才是最主要的。

  手榴弹,闪光弹这一刻也纷纷挂上,就算没有战斗,这会也当战斗即将到来做准备了。

  短短时间武器检查准备完毕,寒朗刚要下令继续出发,突然,一阵隐隐的不安袭上心头。

  来了!

  不安的感觉袭来,他已经证实心悸不是错觉,真的有问题。

  是炖肉的火光吸引来的什么人吗?

  寒朗念头一闪,刚要下令出发,蓝宝石突然抬头,四处看了眼,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弹动喉麦。

  “危险?”

  寒朗目光一凝,扭头看向她的一刻,蓝宝石似乎才想起自己会说话了,忙小声说道:“头,有危险。”

  “知道方向吗。”在嘁哩喀喳子弹上膛中,寒朗拍拍蓝宝石的手背,问道。

  蓝宝石松开手,四处看了眼,扭头看向来的方向,跟着说道:“好像是那边。”

  宿营地!

  寒朗心里一紧,证实了猜测。

  对方不管是谁,就是冲着宿营地去的。

  虽然宿营地连碗筷都烧了,但那里的住宿痕迹还在的。

  对方如果锁定那里,肯定会追袭。就算一路痕迹很少,但时间太短,踩倒的草还不能全部站起,所以,被跟上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又不是只有他善于林中追踪,这里的黑蜀黎,这套也很厉害的,毕竟早年他们靠这个技能生存呢。

  “八爪鱼,有发现吗?”寒朗小声问道。

  “没有动静。”马修盯着终端头不抬说道。

  这是还没到那里?

  寒朗并没有着急离去,静静分析。

  对方怎么来的是关键,只有空投最快捷,要是从林子边缘进入雨林,就算有河道并能行船,也不是短时间能赶到位置的,所以,空投是最快捷的方式,没有之一。

  这么看,八成是神卫,也就是冥王组织。

  刨除他们,再就是官方了。

  不过,官方更可能出动的是直升机,不管新旧,这是他们养得起的高科技玩意。大型运输机,他们连起降的跑道都没有,更别提飞机了。

  鼻子挺灵……

  寒朗念头一闪,沉声说道:“关闭耳麦,只留八爪鱼的信号接收。”

  “明白。”

  所有人小声回应,快速关闭耳麦。

  至于其他通讯器材,除了寒朗有卫星电话外,他们的个人终端都没有开启,也就谈不上有信号了。而卫星电话是关机状态,同样不存在信号泄漏。

  至于马修的终端,只是接收而不发射信号,要是对方能检测到微弱电磁信号,那也只能认了。

  不过,五百米左右的中继器是有信号发射的,对方很快能锁定大致方向。

  黑暗中,时间静静流逝,所有人都半跪警戒,等待马修那里的结果。

  一个小时过去了,马修那里依旧没有动静。

  寒朗还是没动,他要确认对方是不是锁定了他们的宿营地,这点很关键。

  眼看时间将近俩小时了,突然,马修小声说道:“警报触发。”

  还真锁定宿营地了!

  寒朗心里一紧,跟着下令:“前行寻找合适位置布置雷阵!”

  “是!”所有人小声领命,快速起身。

  敌人跟来是肯定了,能找到宿营地就能发现他们离去的细微痕迹。

  而空投,不是这个穷困落后的国家可以做到的,对方是冥王组织的可能很大,就算不是,干掉也没顾及。

  在这,沙漠蝰蛇是仅有的盟友,但沙漠蝰蛇不会有动作,同样也没有投送能力。

  距离宿营地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就算追击速度会快很多,那也要一个小时左右,所以,布置是来得及的。

  在他们开始布置的同时,两个身影在黑暗中慢慢摸向寒朗他们的宿营地。

  他们很谨慎,很小心,同样也很专业。

  确认没有电子类的引爆手段,他们脚下轻柔,连枝条都不触碰,小心翼翼靠近宿营地。

  可就要看到宿营地的一刻,打头的家伙头皮突然发炸,身体一晃斜刺扑出。

  身后的同伴动作同样不慢,一闪就躲进身边树后。

  他们身体运动中,轰的一声巨响,宿营地周围一圈冒出耀眼火光,断枝碎叶飞舞中,破片咻咻飞掠,打的树干哆哆声响,冲击波呼啸奔腾,林中就跟下了场冰雹一般,哗啦啦的声音迅速远去。

  俩人耳朵嗡嗡炸响,头一阵阵的眩晕,但都没有受伤。

  俩人的反应足够迅速,身体扑出时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在爆炸前,就已经开始运动,爆炸时基本落地并躲藏好了。

  远处三十米开外,一群人影躲在树后,其中一人西班牙语沉声问道:“四号什么情况?”

  他话音刚落,耳麦里一个声音同样西班牙语响起:“四号、五号安全,耳朵暂时失聪,对方近距离留下诡雷,不是防御性的,目标应该离去,四号五号继续侦查确认。”

  离去了?

  黑暗中,那片人影里说话那人眼中光芒一闪。

  他不确定对方是发现了什么才离去的,还是本来就没打算宿营,并出于警惕留下埋伏,

  https://www.biqumo.com/19_19044/461338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