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上京情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求娶

第三百三十五章 求娶

  沈玄裔苦笑一声,伏在地上恭敬道:“父皇,儿臣心悦青衣。愿娶青衣为儿臣的正妃,求父皇成全。”

  恍惚间,宁文帝似是看到与老五容貌肖似的年轻男子同样跪在那个地方,深深叩首:“父皇,儿臣心悦芸娘。愿娶芸娘为儿臣的正妃,求父皇成全。”

  “求父皇成全。”

  “求父皇成全。”

  “求父皇成全。”

  阖上眼,宁文帝面前芸娘的容颜越来越生动...

  “陛下。”徐福见宁文帝表情痛苦,不由上前轻声唤道。

  沈玄裔闻言也抬起头,关切地看着宁文帝:“父皇,您感觉如何?”

  推开徐福的手,宁文帝定定的看着沈玄裔:“你当真心悦裴青衣,愿意迎她为你的正妃?”

  “是!儿臣心系青衣,求父皇成全。”沈玄裔闻言便知父皇意动,连忙垂下头郑重道。

  宁文帝叹了口气,视线重新回到手中那份被捏得有些变形的周折上。

  五月十九。

  到现在还有半个月的功夫了,怕是来不及了。

  “时间有些赶了,明日让钦天监重新择个好日子吧。”

  如此,便算是应了。

  沈玄裔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叩首谢恩:“儿臣多谢父皇成全,只是儿臣想要快些迎青衣过门,望父皇恩准。”

  宁文帝自然没有遗漏老五脸上的喜色,若是当年父皇也准了他与芸娘的婚事,他是否也会如老五一般喜不自禁?

  罢了,到底是自己的遗憾。若是老五当真心悦裴青衣,他成全了也无妨。左右老五与裴青衣早有了婚约,正妃侧妃也无所谓了。他不希望自己的遗憾再在他儿子身上重演,哪怕这个人是老五。

  “你自己决定吧,若是时间不够可以跟朕说,朕库房里还有些东西。”提起笔,在奏折上写下一个准字,宁文帝语重心长道:“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一生呐能与心爱的人白首是一件多幸运的事。”

  沈玄裔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复杂,他何其聪慧,自然在一瞬间听出了父皇话中的遗憾。

  心中冷笑一声,裴青衣是不是他心爱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得到裴青衣身后那个人。

  “多谢父皇。”

  “好了,朕问你,老三的事,你今日朝上所言当真是你肺腑之言?”宁文帝敛去方才的动容,沉沉开口。

  只一瞬间,沈玄裔便察觉到了父皇又恢复成了高高在上的君主,仿佛方才的慈父心肠只是他的错觉。

  定了定神,沈玄裔抬头郑重道:“父皇,儿臣所言句句属实。三哥毕竟是我大宁皇子殿下,怎能仅凭小小一名户部郎中的话便随意定罪?”

  点了点头,宁文帝这才欣慰道:“好了,下去吧。希望你三哥收到消息能快些回来,还能参加你的婚礼。”

  “是。”沈玄裔深深地行礼道:“儿臣告退。”

  “去吧。”宁文帝挥了挥手道。

  退出御书房,沈玄裔这才面目表情的抬起头。

  沈玄裔回府后第一件事便是派了章义去了裴府。

  裴子书早就得知沈玄裔会在五月以正妃之礼迎娶青衣的消息,此刻听了章义带来的消息还是喜不自禁道:“公公所言当真?陛下真的允了?”

  “那是自然,殿下亲自相求陛下如何会不允?杂家在这里先给裴大人道喜了。”章义甩了甩拂尘,满脸堆笑道。

  从前这裴青衣只是区区侧妃,他自然能不用看她脸色。可现在不同了,原本侧妃的裴青衣得了殿下恩典,竟然让殿下亲自去御书房求了陛下。他再不巴结着,可就没机会了。

  裴子书满脸喜色,也不再追究章义从前的怠慢,笑道:“承公公吉言。”

  “裴大人客气了,殿下吩咐了,婚礼的事殿下会请柳妃娘娘亲自操办,请裴大人、裴小姐放心便是。”

  “是,劳烦公公回去转告殿下,多谢殿下厚爱。”裴子书人逢喜事精神爽,脸上堆积的阴翳一扫而光,整个人红光满面道。

  亲自将章义送到门口,裴子书这才笑道:“来人,从今日起,府中下人例银一律涨一倍。”

  “多谢老爷。”门房的小厮齐齐跪下,笑吟吟道。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好事,但看裴子书的样子他们便知道,从前那两个月的倒霉日子应该是彻底过去了。

  采衣敲了敲房门,恭敬道:“小姐,老爷来了。”

  正在揽镜自怜的裴青衣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深思,放下象牙小镜:“进来。”

  采衣这才伸手推开房门,微微屈膝伸手对裴子书做了个请:“老爷,小姐请您进去。”

  裴子书的喜色藏都藏不住,隔了老远裴青衣便感受到了裴子书的气息,自然能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

  “女儿见过父亲。”裴青衣轻轻福了福身子。

  裴子书连忙上前扶住裴青衣,口中道:“青衣无须多礼,快起来,快起来。”

  裴青衣就着裴子书的手站直了身子,视线轻飘飘在裴子书脸上打了个转儿笑道:“父亲今日可是有什么喜事?”

  “青衣果真冰雪聪慧。”裴子书越看自己女儿越欣慰,点了点头道:“青衣大喜。”

  裴青衣明媚的眸子中浮现出一丝疑惑。

  裴子书只觉女儿娇憨可爱,朗声笑道:“五殿下欲以正妃之礼迎青衣你过门,婚期便定在半个月后。”

  裴青衣眼中飞快闪过一丝什么,俏脸上浮现两抹红霞,声若蚊蝇:“半,半个月后?”

  “正是,五殿下有心在青衣及笄礼后便迎娶你过门,青衣有福了。”裴子书对裴青衣这个反应甚是满意,裴青衣的反应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父,父亲,可是母亲过世还不足一年,这恐怕...”裴青衣的话适时地停了下来。

  裴子书蹙了蹙眉:“五殿下已经禀报了圣上,圣上也已经批了,那便不用守满一年了。”顿了顿,裴子书见裴青衣秀眉微蹙又开口道:“青衣不用不安,若是夫人在天之灵看到青衣你有这样的归宿也就安心了。”

  裴子书假惺惺的模样,看得裴青衣几欲作呕,面上仍然强笑道:“女儿但凭父亲做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