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402章 医生、病人(4000字)

第402章 医生、病人(4000字)

  警察的发现和陈歌之前的猜测一致,雕塑就是运送尸体的工具。

  得到李政的回复后,陈歌思路非常清晰:“嫌犯杀死被害人后将其藏入雕塑当中,然后让人搬运到仓库里,他再趁着无人的时候,偷偷进入仓库,将尸体处理过后,拖入地下尸库当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谋杀。”

  九江法医学院比较特殊,西校区下面就是尸库,根本不用费多大力气就可以将一切处理的很完美。

  “应该不会有人去尸库当中寻找失踪的活人,事实证明,嫌犯赌赢了。”

  陈歌把李政想要说的话都说完了,电话那边李政沉默了一小会:“雕塑主人是谁还不能确定,不过范围已经缩小。经过我们走访调查,可以确定这东西不是九江医科大学的,而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了绘画社的活动室里。”

  “突然出现?”

  “我们找到了当时绘画社的社长,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进入活动室的时候发现屋子里多了一具雕塑,当时很多人都以为是学校添置的,所以就没有在意。正巧赶上学校要搬迁,最后这东西就被几个男同学合力送到了地下仓库当中。”

  “等于说凶手没有参与尸体的运送。”陈歌细细思索:“凶手知道学校要搬迁,那些不用的物品都会被送入地下仓库,甚至有可能他当时也在现场,暗中推波助澜。”

  “我和你想的一样,凶手能够在深夜自由进出学校,并且获知学校里的种种信息,他很有可能是学校老师或者校方的工作人员。”李政那边有人在说话,他跟那人回了两句,然后又对陈歌说道:“经过排查,我们现在确定了四个嫌疑人。”

  “第一个就是你昨天给我说过的男辅导员,他叫刘哲,在学校人缘很好,人高马大,长相帅气,深受学生喜欢。不过在我们深入调查后发现,这个男人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他没上过什么学,成为辅导员的原因校方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只是说跟他的姐夫有关。”

  “第二个嫌疑人是老校区的夜班保安——张力,这个人今年三十五岁,性格内向,和刘哲完全相反,人缘非常差,很多学生都极为讨厌他。”

  “第三个嫌疑人是当初绘画社的一位成员,也是四个嫌疑人中唯一的女性,叫做张诗涵。她是张力的妹妹,和马颖的姐姐关系很差,在马颖失踪前曾多次和马颖的姐姐争吵。”

  李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陈歌正听的入神:“张力是保安拥有杀人的能力和条件,张诗涵拥有杀人的动机和时间,但是他们两个的生活轨迹和西式雕塑应该扯不上关系,我还是觉得第一个嫌疑人最有可能是凶手。对了,你不是说还有第四个嫌疑人吗?”

  刘娴娴喜欢的那个男人就是刘哲,陈歌曾跟随他一起进入芳华苑小区3004房间。

  “其实根据我们的调查,第四个嫌疑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李政的声音有点奇怪,他似乎不想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这第四个人你见过,就是高医生。”

  “高医生?”这个答案倒是出乎陈歌的预料。

  “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样,不管是张力还是张诗涵,他们的生活都跟艺术雕塑扯不上关系,但是高医生不同。”李政声音放慢:“我和高医生是在五年前认识的,第一次开枪击毙凶犯之后,我接受了他的心理治疗,长达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和他成为了朋友。”

  陈歌认真倾听,他没想到五年前李政和高医生就已经认识。

  “坦白说,高医生是个很完美的人,我从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缺点,相反,他身上的优点简直数不清楚。”李政的声音有些低沉,陈歌也明白了对方为何会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我很敬佩他,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不会怀疑他。在接受他治疗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包括他喜欢收集艺术品,迷恋梵高的画作等等。”

  “喜欢艺术品不代表他就是凶手啊,难道你在高医生家里看到过那塑像?”

  借助雕塑藏尸、运尸,这对别人来说看似高明的作案手法,真正实行起来存在很多漏洞。如果高医生是凶手,陈歌觉得他会用更加完美的手段来进行犯罪。

  “我没有去过高医生家,但我知道他喜欢那些反差很大、极具视觉冲击的艺术作品,也知道他的车子在马颖姐姐失踪前几天的深夜,进入过九江法医学院。”李政的声音有些疲惫:“他对学校很了解,避开了所有监控。我们也是在扩大了拍查范围后发现,他的车子在学校周边出现过,随后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我们对比了附近的所有监控探头,得出的最终结论是,在消失的这二十七分钟内,他进入了学校当中。”

  “等一下,那有没有可能是别人开着他的车子?利用他的车子进行犯罪?”

  “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要说的事情。”李政的语气慢慢严肃了起来:“这个案子的凶手很可能有两个。”

  “两个?”

  “无论高医生是不是凶手,他的车子在那个时间段进入过学校是一个事实,而能够开着他的车进入学校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自己,还有一个就是刘哲。”

  李政的话让陈歌双眼睁大:“你是说刘哲的姐夫就是高医生?!”

  “没错!这其实是一个双重犯罪,杀害马颖姐姐,想出通过雕塑运尸的人是刘哲,具体实施的应该也是他。但是这个人很蠢,暴漏出了很多线索,如果只凭他自己来完成犯罪的话,要不了几天就会露馅。可奇怪的是,我们翻看了当年的案宗,警方调查时能想到的所有线索都被人掐断,更恐怖的是有些线索就是在警方赶到几个小时之前才消失的,黑暗中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干扰着一切。”

  李政轻轻叹了口气:“刘哲根本做不到这些,我从警十几年,在我印象当中,唯一一个能做到这一切的人,那就是高医生。”

  “可是高医生为什么不惜自己出手,也要帮助刘哲掩盖罪行?”陈歌说出了自己最大的疑惑。

  “刘哲是高医生妻子的弟弟,也是高医生妻子唯一在世的亲人。”李政似乎知道陈歌想要说什么,提前开口:“高医生的妻子在七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照顾好家人,是她妻子最后的愿望。”

  陈歌不是高医生,他无法体会那种感觉,所以他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

  “陈歌,我知道你和高医生关系不错,但我希望你能在这个时候理智一点。我此次给你打电话是颜队的意思,我们怀疑高医生有问题,但是所有线索和遗漏都被他处理的干干净净,我们现在仅仅只能算是怀疑。”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高汝雪是高医生唯一的女儿,也是他最疼爱的人,我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去接触高汝雪,只会让高医生变得更加谨慎,所以这件事只能你去做。”李政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高汝雪是一个突破口,你救过她的命,她一定不会提防你。所以我们需要你去找高汝雪,打探虚实。”

  “让我去?”陈歌一直以来都是自发的到处“见义勇为”,这回被警方正式授命,突然还有点不适应。

  “只有你最合适。”李政又跟陈歌聊了许多,他并没有强迫陈歌,只是有这么一个提议。

  挂断电话,陈歌坐在漆黑的车厢当中,他神色极为复杂。

  刘哲的姐夫就是高医生,也就是说芳华苑小区3004房的真正主人是高医生。

  那个装满他鬼屋资料的笔记本电脑是高医生的,那天在医院里从游客身上弄走视频的也是他。

  陈歌没有去思考要不要帮助李政,他在想一个更可怕的问题。

  “高医生就是怪谈协会的会长?”

  身体随着车子摇晃,路况很差,陈歌拿出自己的手机,翻找到几个星期前,自己第一次去第三病栋时,高医生发送过来的资料。

  当时他对第三病栋一无所知,拜托高医生去弄了一份第三病栋病人的资料,现在想起来,那份资料大有问题,根本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弄到的,但是高医生却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拿了出来。

  “那个时候他为什么要帮我?”陈歌看着资料,猜不透高医生的想法:“他仅仅只是觉得有趣,还是想要用半废弃的第三病栋来试一试我?”

  张雅血洗了第三病栋之后,高医生和陈歌之间的联系明显变少了。

  在此之前,不管是门楠,还是笔仙的那个朋友,都是高医生带着陈歌过去的。

  “十号拥有的特点:见过我的碎颅医生面具,清楚警方的行动,手指修长,和我关系很熟,对九江法医学院很了解,称呼背上的尸体为妻子……”

  陈歌发现高医生完全符合十号表现出的所有特点,仔细想一想,十号的嗓音也和高医生有一点相似。

  身高、体型,披着黑袍的十号和高医生慢慢重合。

  “难道真的是他?”陈歌手指握紧,他想起了自己和高医生一起去笔仙朋友家的情景。

  笔仙的那个朋友患有重度抑郁,陈歌将笔仙带了过去,缓解了那人的病情之后,高医生曾代替病人对陈歌说了一声谢谢。

  那一声感谢绝对是发自真心的,陈歌现在还能记起高医生说过的每一个字,他真的无法相信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是怪谈协会的会长。

  “医生,病人……”

  仔细想想,怪谈协会成立的根本原因是想要帮助那些病人缓解痛苦,他们使用病态激进的手法去治疗自己,试图获得救赎,想要变成一个正常的人。

  可是这么做的结果却是,他们在地狱中越陷越深,直到最后已经不配被称之为人。

  “这一切都是高医生在暗中谋划的吗?”

  陈歌曾听怪谈协会的人说过,他们为了救治一个畏惧水的病人,就当着他的面,将他恐惧的源头,也就是他的父亲给淹死,这种治疗方法简直丧心病狂,根本不可能被世人接受,也只有在城市的阴影中才可以实施。

  握着手机,陈歌头一次觉得有些茫然了。

  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追着第三病栋的疯子捶,但是却无法对高医生下手。

  无论是当初对待门楠,还是在面对其他病人的时候,高医生表现的都无可挑剔,能看的出来,他是全心全意在救治那些人。

  “人,真的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

  陈歌靠着车厢,抱着怀中的白猫,顺着车厢缝隙朝外面看了一眼。

  “天快要亮了。”

  又开了一个小时,搬家公司的车没有进入市区,他把陈歌送到郊区边缘,就突然说有什么急事,要赶往其他地方。

  陈歌被李政一个电话弄得思绪很乱,也没有多想,道了声谢,就下车了。

  看着搬家公司的货车远去,被冷风一吹,陈歌才清醒过来:“这个司机不太对劲。”

  他刚坐在车上的时候,车子颠簸的很厉害,路况越来越差,很明显对方没有走大路,似乎是想拉着他朝某个偏僻的地方跑。

  转变是从他接到李政电话开始的,司机似乎是听到了陈歌和警察打电话,这才调转了方向,又重新开到了大路上。

  “他是想要杀人灭口?听到我和警察打电话后才改变了主意?”陈歌正在思考的时候,远处货车离开的方向迎面驶来一辆出租车。

  摆了摆手,陈歌拦下出租,坐了进去。

  “师傅,去九江西郊新世纪乐园。”

  “大早上,乐园还没开门吧?”

  “我是那的工作人员。”陈歌笑了笑,指着司机刚才来的那条路:“你刚才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辆搬家公司的货车?那个司机……”

  “货车?没有看到啊,整条马路上就我自己一辆车。”出租车司机比陈歌还要诧异。

  “没看到?!”陈歌摸着白猫的脑袋:“那我是遇见鬼搬家了吗?可是白猫也没有给我提示啊?”

  

  https://www.biqumo.com/20_20272/453542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