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578章 找到我了吗?

第578章 找到我了吗?

    雯雯的哭声从单间里传出,女孩老师在外面听了一会,她准备等女孩哭声减弱再进去,可是雯雯的哭声却越来越大。

  “这孩子脑子绝对有问题,摔碎杯子的是她自己,大中午犯什么病?”女老师还要照顾其他孩子,她决定让雯雯一个人在里面冷静一下,自己从房门口离开,回到住宿的地方。

  等所有孩子穿戴整齐,准备开始下午的课的时,女老师又来到单间外面。

  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雯雯终于停止了哭声。

  “看来晾一晾她也好,平时不能太惯着她们。”女老师自以为找到了管教雯雯的好方法,她推开了单间的门。

  不大的单间里,有一股潮气,总感觉阴森森的。

  地板上有一滩水渍,小女孩一个人低垂着头站在角落里。

  细长的双臂无力下垂,苍白的皮肤格外显眼,头发搭在脸上,遮住了眼睛。

  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好像是这屋里的一件摆设。

  “不哭了?”女教师察觉到女孩的异样,她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颤,进入这小小的房间后,呼吸竟然变得艰难,就好像这房间里灌满了水,呆的久了会把人淹死一样。

  房间外面传来风铃的声音,还有孩子们的歌声,这是他们学校正常的功课,但是站在单间里再听到那些声音,感觉完全不同,就好像演唱的不是一个个智力存在缺陷、身体患有疾病的孩子,而是一个个痛苦的灵魂在呻.吟。

  “过来吧。”女教师不敢再往房间里走,他朝女孩伸手,希望那孩子自己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但是雯雯就好像根本听不见她的话一样,保持着自己诡异的姿势,手臂微微弯曲,身体前倾,唯一没有被头发盖住的嘴唇向两边拉扯。

  “听不到我说话吗?我让你过来!”女教师看着这个孩子,心底浮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似乎是恐惧。

  我竟然会害怕一个孩子?

  大白天的,外面阳光充足。

  女教师狠了狠心,走进屋内的,抓住窗帘想要拉开。

  可就在她准备将窗帘拉开的时候,手腕一凉,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

  “啊!”

  惊叫一声,女教师回头看去,自己的手腕被雯雯抓住,这个小女孩一改之前的痴傻,眼眸变得奇怪了许多,就像是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潭,里面还漂浮着一具具尸体一样。

  怎么回事?

  女教师抓着窗帘的手,此时慢慢失去了力气,她没办法再把窗帘拉开。

  “我们去上课吧。”雯雯嘴里清晰的说出了六个字,没有结巴和打颤,每一个字都非常清晰,这和她之前的表现完全不同。

  “好、好。”女教师不再废话,跑出单间。

  来到走廊上,那种压抑的感觉才慢慢减弱。

  女教师不敢回头去看雯雯,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住了似得,冰冷麻木,正在渐渐失去知觉。

  进入教室,雯雯主动松开了她的手,不用她说什么,自己走到了教室最后一排。

  “今天真是怪了。”就算被雯雯松开,女教师的手腕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冰冷。

  她让学生把教室里的所有窗帘全部拉开,然后开始上课。她尽量不去看雯雯所在的位置,慢慢将中午发生的这件事抛在脑后。

  ……

  下午三点半,陈歌的鬼屋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麻烦,那位被罗董事叫来的白总想要亲自体验一下陈歌的鬼屋。

  不清楚对方底细的陈歌,准备给白总来个帝王级VIP服务,也就是只让白总一个人进去,然后再安排几个鬼充当游客,陪同他一起。

  演员是鬼,游客也是鬼,目光所到之处,全都是真鬼,相信一定会给白总留下一段珍贵的记忆,也能趁此机会套出一些有用的情报。

  本来都已经计划好了,白总却临时变卦,让跟随他一起来的秘书去进行尝试。

  区区一个秘书还不值得陈歌针对,他有意放水,降低了三星场景的难度,让那个秘书差一点通关第三病栋场景。

  对方可能会觉得陈歌的鬼屋不过如此,可如果他们大意,下次再过来,陈歌就准备亲自上场,顺便把那些精神病人的灵魂全部给放出来,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怪谈协会。

  白总和罗董的商谈进行的很顺利,但是送走白总之后,罗董事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事情发展的太过顺利,让罗董有些不踏实。

  这些事情,陈歌不是太懂,他也没办法随便插手,本着对罗董事的信任,他没有去询问任何东西。

  晚上鬼屋关门,打扫完卫生之后,陈歌独自一人进去地下场景当中,今晚他准备将双生水鬼任务完成。

  拿出漫画册,将所有鬼怪收入其中,陈歌又将碎颅锤塞进背包。

  “水鬼任务完成后,恐怖屋里的员工种类将能得到极大丰富,第一个水下恐怖场景也将解锁,只是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呈现。”

  满怀期待,陈歌离开新世界乐园,在他打车准备前往水库时,手机忽然响起,是雯雯的姑姑打来的。

  “喂,你好。”

  “雯雯有没有去你那里?陈老板,你有没有看见雯雯?”手机那边传来雯雯姑姑焦急的声音。

  “雯雯?她怎么可能在我这?你慢慢说。”陈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雯雯丢了!我晚上去康复学院接她回家的时候,发现她并不在学校里!学校老师也不知道她在哪,监控显示她放学后确实在学校门口等我,但过了一小会,她就从监控里消失了,现在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雯雯的姑姑急坏了:“那孩子很喜欢你们乐园,她还特别给我讲,在你的鬼屋里感觉很舒服,之前一直闷闷不乐的她,从你们乐园回来后终于露出了笑容,所以我怀疑那孩子有可能还会往你们乐园跑。”

  “应该不会吧,你们住在东郊,我们在西郊,距离很远。”

  “我就是给你说一下,如果你看见了那孩子,记得给我回个电话,谢谢了!”

  “好的,没问题,不过我觉得雯雯有很大概率还在她学校,你能给我说说她那个学校的位置吗?”

  在雯雯姑姑报出位置后,陈歌挂断了电话。

  他赶紧跑到看门大爷那里,给对方说了一下情况,让他留意那个小女孩。

  交代完后,陈歌就直接赶往女孩就读的学校,在他看来,女孩应该不会走太远,她身上又没有钱,此时应该还在学校附近。

  “这孩子的姐姐就是水鬼,她的突然失踪会不会和她姐姐有关?是我昨天去水库,引起了水鬼们的注意吗?”

  时间还早,陈歌直接打车赶往康复学校。

  ……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智力有缺陷就不要有那么多想法啊!”被称作小竹的女老师走在长廊上,她旁边是那个负责室外课程的男老师。

  “你可别这么说,要是让外人听见,对咱们学校影响不好。”男老师还算理解,尽管他脸上也不怎么开心,但至少没有把这些不满说出来。

  “阿城,如果这孩子每出事,我们现在应该正在逛街,然后去看电影。”女老师在男老师面前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

  “小点声,温校长不喜欢学校老师谈恋爱,咱们在这里还是稍微注意点比较好。”他走在前面:“先找到那个女孩再说。”

  “丢了正好,我早就烦了。”女人说着气话。

  两人拐弯进入另一条走廊时,这条长廊没有开灯,男老师正要去开灯,手臂突然被柔软包裹,他诧异的回头,发现自己的胳膊被女老师抱住。

  “你为什么不理我?”

  女人做出了一个自以为可爱的表情,那男人见四下无人,偷偷往女人脸上啄了一口:“先忙正事,要是那孩子真丢了,对咱们学校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对了,有学生说,今天中午那孩子的莫名其妙大哭,你知道具体原因吗?”

  “估计是犯病了吧,我给你说,那孩子一直都不正常,经常在上课的时候抱着一个水瓶,对着里面的水说话,有时候,还会问水杯叫姐姐。”女人好像来了兴致:“她跟其他同学完全没办法相处,我曾经让她跟班里一个病情比较轻的孩子坐在一起,结果那女孩仅仅因为对方想要看看她的水杯,就直接抓花了另外那个孩子的脸。”

  “她有这么强的攻击性?进来的时候,医生给出的检验结果可没有写这些。”

  “那谁知道呢?反正我是彻底放弃她了,能赚钱就行,咱们这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有一个指标,百分之六十的孩子有好转,剩下百分之四十的孩子病情没有恶化,这就已经足够了。”女人抱着那个被叫做阿城的男人,说话声音和在同学们面前完全不一样。

  男人没有拒绝,任由小竹抱着自己手臂,身体还特意朝对方靠近了一点:“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找到那个孩子,要不监管部门过来,发现你今天曾将她关在小屋子里,任由她哭喊,校长恐怕会对你做出处罚。”

  声音宠溺,男人和小竹靠在一起,两人进入长廊。

  在男人准备去开灯的时候,抱着男人胳膊的小竹忽然看见,长廊尽头的墙壁上倒映着一个低矮的影子。

  “在那!”

  她的惊叫一声,紧接着男人将长廊的灯打开,墙壁上低矮的影子也消失不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

  “一个人影在前面,好像是那孩子!”

  “她还在学校里没有走?”男人牵着小竹的手朝走廊尽头跑去,等他们赶到后发现,墙壁上并没有什么影子,只有一团水渍。

  “谁会把水洒在这里?是那个女孩?”

  “除了她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

  “可那孩子到底想要干什么?”小竹有些不解:“不过话说回来,那孩子似乎特别喜欢玩水。”

  “雯雯是午睡醒来后,摔碎了杯子开始大哭的,那在她午睡的时候可能发生了某些事情。”阿城比较冷静:“今天负责午间巡查的是王老师,她现在好像和校长在校外搜索,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男人说着拨打了电话,小竹看着却有些不爽:“你怎么有她的电话号码?什么时候留的?”

  “王老师,中午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雯雯出现过异常状况?”

  “没有啊,我看她水杯里有根头发,结果就把水给她倒了。”

  “仅此而已吗?”

  “是啊。”

  “那你把水杯里的水倒到什么地方去了?有没有洒在女孩床上?”

  “你什么意思?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王老师没好气的回道:“水倒洗漱间了,没其他事,我就挂了。”

  “洗漱间?走,我们去那里看看。”男人不想跟小竹讨论自己为什么会有王老师的电话这件事,岔开了话题,领着小竹来到走廊深处的洗漱间。

  手掌握在门把手上,阿城瞬间又把手收了回来:“这门把手上怎么全是水?有人进出过?”

  他看着门板,发现门板缝隙上处也被水浸湿,就像是发霉了一样,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那孩子藏在洗漱间里?”带着疑惑,男人将门推开。

  哗哗的水流声从屋内传出,水龙头没有关严,在洗漱池的镜子上还被人用水写下了一行字——我就在这里。

  水滴顺着镜面滑落,这几个字明显是刚刚写好不久的。

  “这是雯雯写的?”阿城看向小竹,平时小竹和雯雯接触的最多。

  “肯定不是啊!那孩子字都不认识,怎么可能会写字?”小竹看着镜面上的五个字,有些害怕。

  “那就是说咱们学校里混进了其他人,可能就是他拐走了雯雯。”男人双手抱在胸口,陷入沉思。

  小竹则变得越来越不安,走廊上的灯微微闪动,她看着水龙头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洗漱台上的塞子并没有被人塞上,但是水流却无法顺利下排,看着不断上涨的水面,小竹又出现了那种窒息感,仿佛自己正置身在水池当中,看着水面一点点漫过自己的心脏。

  耳边隐约传来女孩的歌声和自语,她身体在打颤,眼角的余光看到水池的排水口里有什么东西在往外飘动,一缕缕。

  她走到水池旁边,把手慢慢放入水池,在她触碰到那东西准备往外拉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根根女人的头发。

  好像抓到了什么很恶心的东西,小竹拼命挣扎,她想要呼喊旁边的男老师,一扭头却看见镜子里此时此刻正站着一个全身被泡的发白的女孩。

  她穿着血迹斑斑的外衣,头发从水池底部伸出,嘴巴开合,好像是在说:“找到我了吗?”

  

  https://www.biqumo.com/20_20272/468357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