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出于白而胜于白 > 第六十七章:八扇门(2)

第六十七章:八扇门(2)

  自己刚才就是被孙静云的惊叫给吸引过来的,也许大家突然消失和这花纹有关。

  只见石棺上镌刻着三张面具,正是在馆长家中离奇失踪的三张面具,周围缠绕着几朵猩红色的神秘花朵,就自己在石棺中女尸身上的红色锦缎一般。

  也许只要解开这石棺上花纹的谜题就可以逃出生天。

  只见三个面具呈三角形雕刻在猩红花纹中间,花纹在每张面具的三个窟窿中穿插而过。拂晓蹲下来仔细观察起来,一共是九个窟窿,那九个窟窿和记忆中的面具窟窿形状有些不同,面具本尊是圆形的窟窿,而石棺上的面具花纹上面是方圆形的窟窿。

  嘶……仔细看过去,那窟窿的形状似乎和门的形状有些相似,难道……

  拂晓缓缓地把头转到自己自己身后的这扇门上,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花纹上明明有九扇门,可是这个墓穴里只有八扇门,也许,只有找到那第九扇门才能逃出生天。

  拂晓开始绕着墓穴踱起了步,终于,他的脚步停在了第五扇门的面前,只见门旁边有一个小小的凸起,如果不是拂晓观察得仔细,根本注意不到这个小小的机关。

    他缓缓地把手伸到了机关的面前,却迟迟不敢按下去,这个墓穴诡异万分,处处都是想要质闯入者为死地的机关,“他们”会这么好心,让自己这么快就发现逃出这个墓穴的方法吗?

  拂晓的额头上渗满了冷汗,如果按下去,自己很有可能就此一命归西,无法给教官报仇,也再也见不到黑桃K  了。

  但是如果不按下去,自己就会一直耗在这里,直到饿死,和自己一起进来的那群人也不一定能找到自己。刘溪生那帮人此刻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来救自己?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在半空中停下的手继续前进。他只觉得这短短几秒钟,仿佛有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四周寂静无声,只能听到自己心脏“怦怦”跳着的声音。

  终于,他按了下去。

  他,决定赌一把。

  他手刚离开按钮,就听身后传来“嗖——嗖——嗖!”的破空之声。

  他心中一惊,来不及回头去看,直接身体跃起,在半空中翻了一个漂亮的后滚翻,与那朝自己射来的不明物体堪堪避过。

  他再次落地时,只见一个箭尾燃着火焰的羽箭正插在墙壁之上,箭尾还在微微颤抖着。

  就在他暗叹侥幸之时,八个方向的门上突然都出现了一把弓弩,几乎同时对站在中间的拂晓开始了射击。

  拂晓连忙闪身躲避,好在他离石棺不远,几个翻越就来到了石棺旁边。

  他顺势举起掉落一边的棺盖抵挡四面八方射来的火箭,一边翻进棺材之中。

  他刚要把棺盖盖上,只见有几支火箭射在了白骨女尸身上,女尸瞬间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原本森然的白骨外瞬间就挂上了一层焦炭。

  拂晓暗骂一声,只得不顾灼热的火焰,伸手去拔扎在女尸身上的火箭。

  他一抓住火箭,便觉得灼心的疼痛从手上传导过来,他烫得手一抖,差点撒手将箭扔出去。

  他还是咬着牙把女尸身上所有的火箭都拔了出来,这才把棺盖盖上。

  四周便陷入了一片漆黑,他知道自己身边躺着的是那个女尸。外边依旧传来“嗖——嗖——嗖!”的声音。

  拂晓向来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和一具被烧焦的白骨女尸共处一棺还是有些心里发毛,小声念道:“公主大人,还请原谅拂某,事情突发,我只得在你的棺木里面躲避一段时间,等外面的火箭雨停了,我自会出去!”

  这是古人设置的机关,时间一长,能源自然会消耗掉,火箭雨自然也就会停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刘溪生带着他的手下第一次进来时没有触动这些机关,而自己这波人一进来,这些机关就一个接着一个地攻击他们。

  如他所料,四周并没有传来任何诡异或者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拂晓这才送了一口气,取出手电照向了自己的手臂,只见手烧得皮肉翻飞,依稀可以看见裸露出来的白森森的骨头。

  他取出酒精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打了一个激灵。他又从自己衣服上撕下来一大块布,手法熟练地给自己的伤口做好了包扎。

  做好包扎后,他如释重负似的靠在石棺上剧烈地喘息着。

  他紧握着手中的手电,不小心恍到了身旁的女尸。只见白森森的头骨中那两个黑洞洞的窟窿正直勾勾地瞅着自己。

  拂晓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原本消下去大半的冷汗又渗了出来。

  他屏息凝神等了半天,并没有发生他想象中的什么诈尸事件。

  不过一想也是,诈尸往往会发生在未腐烂的尸体上,像这种已经化为白骨的尸体是根本不可能诈尸的。想到这里,他反倒放松了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把手电筒举了起来,将惨白的灯光打在了女尸的脸上。

  只见女尸的骨脸上半边惨白,半边焦黑,直看得拂晓脊背发寒。那三张面具的轮廓和女尸的轮廓很像,刘溪生等人就是应该从这个女尸的脸上取下的其中一张面具。

  拂晓望着这骇人的女尸,突然脑中电光火石一闪,难道,第九扇门就在这石棺之中?

  想到这里,拂晓接着手电筒地光亮在黑暗之中摸索起来。

  悠悠白光的映衬之下,果然有一个机括。拂晓欣喜若狂,刚要按下去,手电筒突然就闪了两下,灭了。

  “小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嗯?”话语轻柔婉转,黑暗之中,拂晓看不清楚,只感觉一只冰冷的手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刚好抓在拂晓的伤口上,拂晓疼得不由得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