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下雪了,王爷 > 第150章 和亲(一更)

第150章 和亲(一更)

  几个人才刚开始忙活没多久,林德便过来说宫里太皇太后又来了道懿旨,让安瑾柠赶紧去前厅接旨。

  这回,安瑾柠倒是比前两次淡定多了,毕竟这次她是知道那懿旨是为何而来的。

  只不过她有些没想到这懿旨会来的这么快,这陌烬轩从她这离开还不到一个时辰,这懿旨便下来了,只能说这途中是一点也没耽搁啊。

  这样想着,安瑾柠便也没多耽搁,赶紧便随林德一起去了前厅。

  到了前厅,姑姑便开始宣读懿旨,内容跟安瑾柠想的也差不多,主要便是将他们的婚期提早到了十月一日,其他的便都是一堆夸奖,安瑾柠也没怎么仔细听。

  收下懿旨,送走了宫里来的姑姑,安瑾柠便赶紧收拾东西,往圣王府而去。

  到了墨园,安瑾柠见竹青不在,整个院子也都十分安静,便以为陌烬轩还没有回来,见墨阁的门开着,便想着先进他屋子里坐一坐。

  可进了屋,安瑾柠才发现陌烬轩已经在里面了,看着他有些惊讶道:“你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竹青呢?他怎么没在门口守着了?”往日可是陌烬轩在哪,竹青便在哪的,不然她刚刚也不会以为陌烬轩还没有回来。

  陌烬轩此时正斜卧在软榻上,见安瑾柠进来,便赶紧从软塌上坐了起来,宠溺道:“婠婠来啦,快来这里坐。”说着,便拍了拍身下的软榻,往里移了移。

  安瑾柠见状也没多做犹豫,便上前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开口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其他人呢?”

  “我知道你要来,所以便让他们都先离开了。”陌烬轩看着她,眼底盛满笑意。

  可安瑾柠见他这样,便立马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看着他有些警惕道:“你要干什么?”这货不会是打算趁着没人的时候对她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陌烬轩被她警惕的样子逗笑,“婠婠别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至少现在是不会的。”至于以后会不会他就不敢保证了。

  “你确定?”安瑾柠还是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他,这个人的话她可不能轻易相信,不然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她自己。

  陌烬轩见她还不相信,便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婠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要是真的想对婠婠做什么,还需要特意把他们都遣退吗?”

  闻言,安瑾柠微微一愣,对啊,他之前做那些过分的事情的时候,好像竹青都是在门外守着的。

  这样一想,安瑾柠的脸便忍不住红了起来,看着陌烬轩有些不满道:“那你这次是为什么要遣退他?”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他在这里有些碍眼,所以便让他先离开一会儿。”陌烬轩看着她认真道。

  “就这样?没别的了?”安瑾柠皱着眉看着他,眼中满是疑惑。

  “嗯,就这样。”陌烬轩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他是真的觉得竹青在这里会妨碍到了他们,每次他对婠婠动手前,都得偷偷的先给他个信号让他离开,实在是太麻烦了。

  安瑾柠见他也不像说谎的样子,便点了点头道:“那我便再相信你一回吧。”说着,便回到了他身旁坐下。

  伸手拉过了他的手便开始为他诊脉,也不知道今日这番折腾有没有影响到他的病情。

  陌烬轩见她一坐下便开始为自己诊脉,便有些无奈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就这么点事情是不会对他产生多大影响的。

  “那可说不准。”安瑾柠抬眸撇了他一眼,便继续为他诊脉,就他这弱不禁风的样子,指不定这一日得让他严重多少呢。

  陌烬轩见她执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也随她去了。

  须臾,陌烬轩便又看着她轻笑道:“那婠婠对我今日给的聘礼可还满意?”

  说到这个,安瑾柠便抬眸看着他,眼中带着些探究,“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很多很多的产业,家产十分丰厚来着?”若不是有十分丰厚的家产,怎么可能一下子便拿出这么多价值连城的东西来。

  陌烬轩看着她笑了笑,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丰不丰厚的我也不好说,毕竟每个人对于丰厚的标准都不一样。不过,我倒是有信心,就算再多养一百个婠婠那也是绰绰有余的。”

  “是吗?”安瑾柠看着他挑了挑眉,“你先别急着说大话,你知道养一个我要费多少钱吗,没个千万两黄金的可养不起。”她安瑾柠可不是随便一点钱便可以打发的,要养她便要将她身后的那些人都养起来的,那可是笔大数目。

  “没问题。”陌烬轩笑了笑,“我的家产少说也得有两个国库那么多,这难道还不够养你的吗?”

  闻言,安瑾柠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货是什么变态吗,说的那么轻松那么淡定,还两个国库。

  本来安瑾柠还觉得自己挺有钱的,但这跟他一比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就是个穷光蛋嘛。

  这样想着,安瑾柠便不悦的撇了他一眼,心中虽有些懊悔刚刚自己为什么要问,但面上却不动声色,也不回应他。

  她觉得自己若是再跟这货说下去,很会可能会把自己那优良的感觉都给磨没的,所以她还是不要再与他说话的好。

  这样想着,安瑾柠便开始认真的给他把起了脉。

  陌烬轩见她不说话只认真的诊脉,便也不再多说,只认真的看着她。

  许久,安瑾柠才微微松了口气,开口道:“确实是没什么问题,那我们便和昨天一样,我先给你施针,你现在最好先叫你的人把药浴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到时候我一施完针你便可以去药浴。”说着便打算起身。

  陌烬轩见她准备施针了,便赶紧伸手拉着她,“这个不急,我先跟你说件事情。”

  安瑾柠看了眼被他拉着的手,便又重新坐了下来,开口道:“你说吧。”她感觉现在的陌烬轩有些认真,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

  见她坐下,陌烬轩便也不再犹豫,认真道:“你知道明日北圣国的使团便要到临都了吗?”

  “知道啊。”安瑾柠点了点头,“母亲之前还与我说过,明日晚上还要参加晚宴的,怎么了吗?”

  “那你知道他们此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吗?”陌烬轩看着她问道,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这个,母亲倒是没有与我说,我还不知道。”安瑾柠有些无奈道,这几日自己一直很忙,也没有心思关心这北圣国来的使团,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陌烬轩也猜到了她不知道这件事,便开口道:“他们这次是来和亲的。”

  “和亲?”安瑾柠皱了皱眉,“这南铭和北圣不都一直相安无事的吗?他们怎么突然便派人来和亲了?”

  “这个我也还不是很清楚。”陌烬轩微微遗憾道,这次他得到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半路上了,他的人也是半路才混进去的,还不能弄清楚他们这次来和亲的目的。

  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倒也不是他们这次来和亲的目的,他最关心的是他们这次要和亲的对象。

  “不清楚便算了,他们爱怎么和便怎么和,反正这种事情也挺正常的。”安瑾柠无所谓道,反正这和亲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陌烬轩见她所担心的问题好像和自己的不太一样,便又开口道:“这次他们出来和亲的是他们的公主,而同行的则是北圣国的太子。”

  “那又如何?”安瑾柠不解,“他们这次来和亲的对象是公主,那太子同行有什么问题吗?”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他们这种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组合了吧。

  陌烬轩见她依旧没有往自己的那个方向去想,便有些无奈的拉过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笑着道:“婠婠,那你觉得他们这次的和亲对象会是谁呢?”

  安瑾柠看着贴在他脸上的手,手心传来的触感让她心下一动,眼底染上了些笑意,“既然来的是公主那最起码得是王爷了。”

  “那你觉得会是哪个王爷呢?”陌烬轩继续引导道。

  “皇帝的儿子本就不多,成年的也就那么几个,现在太子又被关了,所以太子不太可能,其他儿子其实都不怎么上的了台面,依北圣国的实力自然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公主嫁给那些无用之人,那康王的可能性便很大了。”安瑾柠分析道。

  陌烬轩看着她,有些无奈道:“婠婠不觉得自己想漏了些什么吗?”他在婠婠眼里便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没有啊。”安瑾柠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还有什么王爷吗?”她不记得还有见过什么其他的王爷啊,之前有见过的她应该都记得呀。

  “你确定没有忘记什么吗?”陌烬轩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恩?”安瑾柠皱了皱眉,“你说的不会是皇宫里的那个吧?那个皇子不是被皇帝禁在宫中从没有露过面吗?应该也没有可能啊。”她觉得除了那个从没有露过面的皇子之外,其他王爷这几次宫宴她都有见过,没什么可能的。

  陌烬轩看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是北圣国,是除了南铭皇朝外最大的国度,他们这次来和亲的目的都还不清楚,如果是你,你会把自己最大的敌人的女儿留给自己唯一有些出息的儿子做妻子吗?”他就想不明白了,婠婠往日都挺聪明的,怎么在这件事上就犯糊涂了呢?

  “是啊。”安瑾柠点了点头,“这康王还没有正妃,若是真嫁给他便只能是正妃总不能让一国公主做侧妃,可皇帝的其他皇子又上不了台面,人家肯定看不上,那剩下的便只有。”说着,安瑾柠便突然反应了过来,抬眸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是你!”

  陌烬轩见她终于反应了过来,便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婠婠总算是想到你眼前的这个人了,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在婠婠眼里那么没有存在感,那么没有竞争力。”

  闻言,安瑾柠有些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是了,她刚刚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南铭皇朝最尊贵的王爷,就算他不涉朝政,可他身份还是摆在那里的,没有人可以越过他去。

  “可是我们才刚把婚期提前,离我们大婚的日子便只有十五天了,就算他要将公主赐婚给你,那也只能是侧妃啊。”安瑾柠皱了皱眉,“难不成想让她做平妻与我一起嫁进来?”

  这样一想,安瑾柠的心底便涌起了些不满,就算是让那个公主给陌烬轩做侧妃她都不满意,那这个平妻她便更接受不了了。

  陌烬轩见她皱眉,便伸手将她皱起的眉抚平,有些无奈道:“若是皇帝肯让她做平妻倒也还好,就怕他打的是比这个更过分的主意。”说着,眼底便泛起了些不悦,想来皇帝是不会那么简单便放过他们的。

  “平妻我都不能接受了,他还想做什么更过分的事?难不成还想废了我让她上位不成?”安瑾柠十分不满的顶了顶嘴角,“我告诉你,这不可能,皇帝要真想做这事也得先看看我同不同意。”他要是真敢做,她安瑾柠便真敢废了他。

  陌烬轩心中本还带着些阴霾,可听了她的话后瞬间便明朗了起来,将她拉到怀里,轻笑道:“婠婠终于说了句让我安心的话。”

  “哎呀,我们的婚约都已经摇摇欲坠了,你还有心情笑。”安瑾柠不满的推了推他,“你说,你是不是现在正偷着乐呢,很快便可以有两个女人给你做妻子了,你很开心吧。”她觉得现在这丫的要是敢说一句让自己觉得不对的话,自己便很有可能会直接废了他,让他谁也娶不成。

  “婠婠这是吃醋了吗?”陌烬轩低头看着她,眼眸含笑道。

  “吃什么醋吃醋,我那是觉得我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凭什么他们说怎么样我便要怎么样,我才不要呢。”安瑾柠嘴硬道,她才不会吃醋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