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谓这般为何?(二更)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谓这般为何?(二更)

  那男子作势吞了吞口水,眼神有些躲闪,良久,似是下了某种决定,脱口而出道:“我知道她的肩膀处有一块类似桃花的胎记。”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周围到处都是压低的倒抽声,随即,宁亦文的双眸怒火中烧,脸色阴沉地看向萱姨娘,声音如寒冬腊月:“你还有何说的?”

  扑通一身,萱姨娘猛然跪到在地,身子颤抖,语气不安地忙开口:“老爷,是妾身的不是,是我胆怯怕老爷误会,今日他却是来找我的,只因家中父母年事已高。

  近日接二连三的身染重病,妾身家中并未有其他兄弟姐妹,只有眼前之人的照顾,他来此,只是是为了拿药费的。老爷也知,妾身平日里,不好外出,但是父母的病却不能不治啊。除此之外,在无其他,老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妾身对你的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我可以发誓,发誓…..”

  边说边要有所动作,此时却听宁亦文对着那男子的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真的,她家父母因是我的领居,我多少照看一下,此次来的确是来拿银两的,贵人,不信,你看。”那男子忙出声解释,随即将怀中的银票双手奉上。

  宁墨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地凉薄之意,她这位好二婶,果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她虽不喜萱姨娘,但是此事绝对不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她,想着,心中极快的做出决定,既然他的好祖父说了,要一荣俱荣,那她怎好不表示呢。

  宁墨随后在冬瑶的嘴边低语几声,不大一会,便见已然没有了冬瑶的身影。

  宁亦文冷眼扫视着手中的银票,阴沉地语气开口:“单单就此并不能证明你的嫌疑,你既有能耐进了我这宁国公府,证明你还是有这个能力来的,你若不说实话,那本国公只能请官府的人过来了。”

  而后又接着看向萱姨娘,开口:“至于你,稍后再说。”

  虽只单单的几个字,萱姨娘却知她完了,无论她有没有出格的举动,无论她是因为何种理由,一旦将此事披露,等待她的只会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那男子不知是因受伤的而牵扯出的疼痛,令他汗流浃背,还是眼前这位贵人的话,他来不及多想,忙出声求饶道:“小人不敢说谎,事实如此,贵人打可查看。我虽是个小人物,但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了,还有所隐瞒。我是真的纯粹过来那银子,刚才的话也是故意气萱儿所说,故意夸大其词的。”说着边要向这宁亦文的地方爬去。

  “来人,将府中再大肆搜查一番,本国公就不信,既有了贼人,这么些人还拿不下来。”宁亦文对外大声吩咐。,

  话音刚落,便见一身丫鬟服饰的女子出声禀告:“奴婢是二夫人的二等丫鬟,名唤绿儿,奴婢有事相告,还清国公给奴婢一个机会。”

  王氏闻言,神情又一瞬间的怔愣,随即不知为何,有一股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

  “进来。”上首的宁亦文,眉梢稍露疑惑开口。

  只见那绿儿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眼睛并未扫向其他人,对着上首的宁亦文重重的行了一礼,而后看向王氏,开口:“国公,二夫人,这是奴婢刚在二夫人内室中看到的,这里面应该夫人现在正找的,许是先前夫人忘记具体放哪里了,才会以为有贼人闯入。”

  王氏闻言,差点气个倒仰,哪里来的蠢货,谁用她如此好心啊。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不自觉地瞄向上首的宁亦文。

  正准备开口问车夫发生了何事,一抬眼便见马车上多了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少年,一把扶住了自己。

  “你是?”宁涵揉了揉眼睛,疑惑地出声。

  “在下冷霄,我家主子想请您过府一叙。”冷霄低头恭敬地开口,心想着这可是他家主子未来的老丈人,必须好好对待。

  而后复又忙道:“在下主子姓君,名煦。”天知道,若不是主子早有吩咐,借他千百个胆子也不敢直呼主子名讳啊。

  宁涵有一瞬间的怔愣,睿王府世子君煦,自己倒是知道,可回想,使劲再回想,也硬是想不起来自己与他有过何种交集。

  宁涵眼神茫然地看向冷霄,却见对方头低的很深了,摇了头无奈地道:“那宁涵便叨扰贵公子了。”

  冷霄闻言抬头冲着宁涵灿烂地一笑,讨好地出声:“不叨扰,常来常来。”

  殊不知,他这幅模样落在宁涵眼中,倒成了渗人的诡异,暗自提醒自己一会要提高警惕,若冷霄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估计都有吐血的心,他明明是想替他主子刷好感啊。

  马车没过多久,便驶入了别院。

  冷霄带着宁涵直接去了会客厅,刚踏入,便见君煦一身月白色锦衣,翩翩佳公子站立在桌旁一角,显然是静候多时了。

  君煦嘴角勾起淡淡地笑意,态度温和地开口:“伯父,请!”

  宁涵嘴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心下更加怪异,面上不显忙回道:“世子莫要折煞在下,直呼我的名字即可。”

  “君煦素来仰慕您的文采,再说您与父王曾同朝为官,一声伯父不为过。”君煦脸不红地正色开口,边说边示意宁涵往里间走去。

  两人落座后,宁涵看着给他煮茶的君煦率先开口道:“不知世子邀在下前来,是有何意?”

  君煦行云流水般的将煮好的茶盏放到他面前,思索再三,神色凝重地出声:“实不相瞒,眼下确有两件事想说与伯父听。”

  宁涵自动忽略了他的称呼,也跟着郑重起来,全心贯注地看着君煦,急忙开口道:“世子直说便是。”

  “近日想必伯父对林鹏之事略有所闻,此事虽是借裴老之手纰漏,但是却是由我一手主导。不,确切地说是我与宁墨所导。”

  君煦并未理会宁涵震惊地眼神,自顾自地接着道:“我第一次见实际她,她一身男儿装扮.......”

  君煦黑曜地眼眸似是陷入了回忆,敛下了一些事情,将他得知的所有与宁国公府有关的事情一字一句的说出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