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指挥类专业科室。

  苍月笙踩点到达,这节正好是魏国源的课。

  魏国源脸色面无表情,眸光严肃而带有压迫。

  一身橄榄绿的正领军装,身形站的挺拔,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威严和威压,气场不怒自威。

  一个锐利的眼神扫过,就让人不敢动作。

  苍月笙走了进来,在后面坐下,一侧的赵夕岚看到苍月笙,朝她点了点头。

  教室不大,人数不多,课桌不是连在一起的,是每一张椅子右侧手扶处自带的一张桌子的那种。

  教室安静,里面基本都是男兵,黑黑压压的人头里,有三排八班的欧湛和二排四班的乔旭东。

  瞥了一眼苍月笙,一扫而过,魏国源一手拿着电子遥控笔,一手背于身后,站在投影仪前,沉声道:“接下来也没几节课了,我能教的都传授给你们了。”

  魏国源扫视了一圈,一个个扫过教导了四年的学生。

  从生涩青年到现在的沉稳军人,一个个背脊直挺,脸色认真,没有因为要毕业了有丝毫的浮躁感。

  暗暗点头,有一种自豪和欣慰感在心里发酵,魏国源眸光微亮,朗声道——

  “但是,我们这项专业,是永无止境的!是没有尽头的!”

  “从一开始,我,和诸位老师的引导方向,就是——创新!”

  魏国源眼神严肃,带着对战场、对生命的敬畏色彩,庄重肃穆。

  “你们是指挥军官,是掌控大局,是掌握生命的掌控者!下达的每一个指令,每一个命令需要沉稳冷静,深思熟虑,对每一个生命负责!”

  “但,怎么样才能把握住敌方的想法,而你又怎么样能让对方捉摸不透呢?”

  “我们的专业从来都不是应试化学习,在座的有多少位同学,就应该有多少种创新战术,怎么守,怎么攻,哪个地方守,哪个地方攻,什么时候守,什么时候攻等等等等……”

  “而你手里队伍又是怎么相互配合才能到达能达到的战斗力顶峰,要是队伍的一个人,一个环节出了错,或者跳进了敌方设的局,你又会怎么应对……”

  魏国源打开幻灯片,用电子遥控笔一页页翻页,给在座的同学看着他们几年来分析过的各种战术,各种策略。

  “我们分析了那么多的例子,不是去让你们死记硬背,照抄照搬,而是交给你不同的思路,不同的想法,打开你的眼界,丰富你的认识……”

  “而在这基础上,你们更要加入你们每一个人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思维元素……”

  魏国源翻到一个幻灯片,停了下来,用电子射线指着某一处,接着道。

  “就比如说这个例子吧,非常经典,但这个例子早被我们讲烂了,但,它绝对还会出现我们没有想到的战略。”

  “只要一个条件的变化,或者自己创造出一个条件,再或者敌方直接推翻你的战略目的,那我们之前所讲的就可能全部推翻,直接就可能出现我们以往从来没有讲过的危机情况。”

  魏国源侃侃而谈,也不讲空话,不客气的一个一个点着下面的学员,对着他们以往想出来的思路,把他们的思路重新放到地图里,放入之前没有的条件,再一一进行推翻。

  给学员讲解更多的创新道路,仿若一棵树,不断的长出根枝,长出绿芽,长出全新的思维脉络。

  聚精会神,精神集中,一个下午就快速的流逝了。

  时针指在五点半,最后一句话落毕,魏国源留下课后作业。

  “每人选十个以前我们讲过的例子事件,随意加入或减少条件,再说出你的战略思路,明天一起讨论,下课。”

  拿起讲桌上的水壶,喝了一大口,魏国源看向某个方向,道:“苍月笙,欧湛留下,有事找你们两个。”

  欧湛回过头,瞥了苍月笙一眼,眼神阴沉沉冷,抿了抿唇,没做声,拿起本子朝魏国源走的方向大步离开。

  赵夕岚拿好东西,趁着苍月笙没走,神色认真道:“苍月笙,你今晚在吗,我想和你一起讨论。”

  苍月笙手臂夹着笔记本,抄着兜,正准备走,闻言,侧过头道:“抱歉,要不,明天?”

  赵夕岚点点头,没有异议:“好,明晚我去找你。”

  苍月笙轻轻颔首,缓步离开。

  ……

  副校长办公室。

  没有坐在红木桌椅前,魏国源坐在一侧的咖啡色软皮沙发上,有条不紊的煮着茶。

  “叩叩。”

  “进。”

  魏国源没有抬头,继续摆弄着茶叶。

  欧湛和苍月笙一同走了进来,苍月笙叫道:“魏哥。”

  欧湛沉声道:“魏爷爷。”

  魏国源给面前的三个茶杯倒上刚泡的热茶,朝旁边的沙发抬了抬下巴。

  “坐。”

  一人一边单人沙发,没有扭捏,直接端起茶杯,浅浅的噙了口。

  尝了口,苍月笙淡淡道:“这茶,一般。”

  ?“哟呵,”魏国源脸色差点崩不住,心口一噎:“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一般法?”

  这就是他的好学生,竟拆他的台!

  苍月笙脸色淡定:“口直心快了,魏哥别在意。”

  苍月笙又饮了口,过了两秒,评价道:“其实还行。”

  魏国源:“……”

  他真想一壶茶泼过去,为老不尊一下。

  对面,阴鸷的眼眸有些缓和,冷硬的轮廓稍稍柔和,欧湛没有作声,眼眸微垂,冷漠的一口把茶喝了个干净。

  “……”

  魏国源疾首痛心的看着面前这一个两个都不会喝茶的人,淤着口气,阴着脸色猛喝几杯茶。

  喝完茶,也改说事了。

  两人也没催,把茶杯重新倒入热茶,魏国源扫了两人一眼,背部往后一靠,那气场一下释放出来。

  魏国源缓缓道:“你们的指导员中午来找我,关于三排八班的项目安排。”

  苍月笙挑了挑眉:“老黄怎么没来找我,让您……?”

  魏国源冷哼一声:“人家说的明白,一点也不想看到你,特别名为苍月笙三个字的某人。”

  苍月笙:“……”

  欧湛嘴角不可见的上挑了一下,魏国源一下看了过去,眼风一扫,大大的哼了一声:“还有你,欧湛,你们组的指导员找过我十次,九次都有你!”

  欧湛拧起眉,脸色不爽:“骂我做什么?我乖的很!”

  魏国源:“……”

  苍月笙举起茶杯,眼神微妙,掩住唇边的弧度。

  魏国源差点就想抄家伙揍人了,他乖?这世界上就没有恶霸!

  https://www.biqumo.com/25_25329/19775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