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暖婚:寒少轻点宠 > 104 试穿婚礼服有意图

104 试穿婚礼服有意图


  傻子才会相信寒宇轩的胡话!

  他的话明显不可信,配上他那严肃的表情,很不搭调,梦溪差点笑出来。

  幸好她极力克制住内心的狂笑,用力咬着嘴唇,才没使自己笑出来。

  “算了吧!从侧面看窗外的景色也可以!”梦溪身子紧贴着另一头车门位置,手挠着脖子说道。

  “寒少,我要回酒店,万一曹姐给我一个紧急的任务怎么办?”她才想起自己因为出差才来到这个城市,虽然不知道今天曹姐有什么安排,但她应该在酒店候命才是。

  “你们公司合作商都没了,哪还有事情做?!”他的语气有些生气,似乎提到梦溪所在公司,他就来气。

  “可是曹姐......”

  “她已经回去了!”

  “那我!”

  “你不是跟我在一起,而且好好的吗?”

  梦溪说一句,他就抢一句搭话。她在想,为何曹姐离开不给她说一声,同是公司的员工,既然一起出差,也应该一起回去才是。

  还有,曹姐离开时,什么话也没说,是不是不让梦溪回公司了?她责怪梦溪把事情搞砸了吗?

  “不!我也要马上回去!”她的手拉着帘子,很着急地看着寒少说道。

  那样一个公司,只会埋没人才,梦溪回去是自寻苦恼!寒少打算收拾王建民的时候,就想把曹家兄妹顺带收拾了,可又觉得,梦溪都不在公司上班了,没有必要了。

  “你......”有种无可救药的感觉,冷冷地盯着梦溪。

  “我只是想好好工作,挣点钱,我欠很多债......还有我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我想早点有出息,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梦溪声音有点沙哑,一旦提到爷爷奶奶,她就心疼。

  毕业快一年了,工作上没有任何成绩,又欠下很多债,爷爷奶奶也照顾不了,感觉自己很没用,深深的自责。

  “谁要你还钱了?!......就当我们的见面礼”刚才还满心气愤,可看到梦溪娇滴滴的可怜的样子,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那我给你的见面礼是什么?这对你不公平!”

  这个傻子,这世上哪有她所谓的公平?!原本应该是舒林出手相救,却让寒少抢占了先机,这件事对舒林公平?

  “昨晚上......就当你给我的见面礼”

  他脑海突然浮现出昨晚,梦溪亲吻他那一瞬间,心里一股暖流暗涌。

  “昨晚上!你对我做什么了?!”她惊慌地喊了出来,双手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身子。

  见她那无中生有的惊慌样,他冷笑了一声,毫无顾忌又平静地说道“做了该做的事情!......”

  一直盯着她无助甚至绝望的眼神,他有些得意地添油加醋道“对了!昨晚上你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现在我可以再示范一下昨晚对你做过的事情!”

  说话时,语速故意放慢,有些字着重强调着提高嗓音,甚至身子也缓缓靠近梦溪......

  没有误会才怪!看见他咄咄逼人的样儿,梦溪双手挡住他的身子,差点叫出来。

  “你耍流氓,你无赖,你混账......你趁人之危!”她哭丧着脸,无助又无奈地骂道。

  “大不了我吃亏点,娶你了!”他还在逗她,不知道怎的,就喜欢她那傻傻的样儿,又是心疼,又是滑稽好笑。

  “唉......谁吃亏不明摆着吗!”梦溪心里很清楚,说些话只可能是玩笑话,比如说欠钱的事,哪有不还的道理!他们之间的契约还在呢!

  一路上,心里闷闷的,不想说话,昨晚上醉酒后,她只记得主动吻过他,当时她还以为在做梦,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谁知道他做过些什么!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让她忐忑不安。

  没过多久,寒少带她来到一家高档的礼服专卖店,有晨礼服,小礼服,大礼服等等,包括婚礼服。

  刚开始,梦溪站在门口,不愿进去。之后寒少站在她身旁,单臂搂住她的小腰,小声地说了一句“要我请你进去吗?”

  吓得梦溪立即甩开他,跑了进去。

  一进店中,导购马上嬉笑着迎了上来,很职业化地问好“欢迎光临!”

  “请问,这位小姐,你要买什么类型的礼服呢?......”

  导购一边问话,一边观察梦溪的神情,捕捉到梦溪的目光没有目的性地在打量着殿中的情况。

  所以,导购又将目光转移到寒宇轩身上,刚抬头看见他,导购眼前一亮,脸上露出真心的欢愉!

  这种人很会观察顾客,从顾客的一言一行或者神情,眼神等可以大致了解顾客的品位,消费档次,以及消费心理。

  但她们也是人,见惯了现实生活中的趋炎附势,攀高枝的现象,于是她们也渐渐地融入了这样的生活观念。当然看到寒少这样的人,心里肯定很开明。

  未等导购走上前来主动问话,寒少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店里的服装摆设,然后带着目的,瞥了导购一眼,目光移到右边的一款婚礼服上,说道“那件!”

  “哎呀!这位先生眼光真好!这款婚纱今天刚到货,今年的主打新款!”导购喜笑颜开地边说,边取下婚纱。

  这时候,寒少身边的黑娜进店了,由于他不喜欢在公众场合表现得很高调的样子,于是其他几个男人在外面等候。

  原本导购已经准备将婚纱递给梦溪,可黑娜此时进店,看样子她离寒少最近,这下难到导购了,不知道该把婚纱递给谁?

  梦溪可没在意这个细节,刚才寒少盯着这件婚纱时,她随即也看到了这件婚纱,总觉得它与自己设计的婚纱款式很相似,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区别。

  “这件婚纱给我!”梦溪主动说道,脸上满是疑惑。

  “这......”导购瞥了寒少一眼,希望他给一句话。

  寒少从导购手里接过婚纱,走到梦溪面前问道“这件婚纱由你自己试穿还是黑娜试穿?”

  正在寻思问题的梦溪,根本没在意他说什么,目光从婚纱上缓缓转移到寒少的脸上,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她认为刚才在小车里面,两人聊天的话都是玩笑话,寒少也应该没想过要娶她。好端端地,他为什么要来礼服店,并且要梦溪试穿婚礼服。

  黑娜试穿与她自己试穿有什么不同的意义吗?!


  https://www.biqumo.com/25_25401/204588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