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暖婚:寒少轻点宠 > 070 平静的夜晚发生不平静的事

070 平静的夜晚发生不平静的事


  寒宇轩在梦溪跟前停下来,认真地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拉着她手腕往楼下方向走。

  “寒少,你放开我!......你要做什么?!被人看到”她一边想挣脱,一边四处扫视,害怕被人撞见。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客厅等候。因为刚才寒少问梦溪在哪儿时?佣人告诉他,梦溪在房中。

  他便要独自上楼,当时,保姆自告奋勇地要代劳,被寒少叫住了。

  所以,这时候楼上没有人!

  “人都在楼下!”寒少一边走,一边说,依然用力地握住她的手腕。

  直至下楼,所有人坐在椅子或者沙发上的人都震惊得站了起来。尤其是钱思思,哭丧着一张脸,问道“寒少......你和她?”

  寒少没看她一眼,直接将目光转移到何卿东身上,说道“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你把事情说明了!”

  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两人在打什么哑语?梦溪盯着何卿东,钱思思目光呆滞地看着寒少,保姆则一脸麻木地不知所措!

  “寒少,没必要这样吧”何卿东吓得脸都铁青了,双手搓着他自己的脸。

  “你不说,我来说!钱思思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寒少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段日子,因为此事,受了多少冤枉?今天正好大家都聚齐了,把事情说出来,心里觉得干净。

  只是,话一出来,吓到了钱思思,她心里一阵慌乱后,大声嚷嚷道“你说谎,你无耻。自己做了的事情,赖在别人头上!”

  她几乎跳起来,幸好保姆在身边,挽住她,拉住她,尽量让她平静下来。

  梦溪瞪大着眼睛,在何卿东身上来回移动。因为她不相信刚才寒少说的话,想从何卿东身上找到答案。

  事情终究隐瞒不住,真相迟早会露出水面。

  随后,何卿东把整个事情的过程说了出来。

  那天晚上,在酒店,钱思思主动去寒少的套间,至于她为何主动去,自然有她的原因,她总是想法设法地靠近寒少。

  在房中,她赖着不肯走,寒少便提出跟她一起去她的房间。随后叫人拿来了几瓶上好的白酒。

  钱思思的酒量与寒少的酒量相比起来,哪是一个差字能形容的!

  酒过三巡,她兴奋起来,再过三巡,眼前的寒宇轩有了重影。她媚笑着扑进寒少的怀中,以后的事情她根本记不得了。

  但寒少与何卿东记得清清楚楚,寒少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因为白酒的后劲大,寒少身体有些发话,不自觉地松了松衣服领口,转身离开房间,顺带把灯给关掉了几只。整个房间看起来,很朦胧。

  走出房间后,他便跟何卿东打了电话,直言不讳道“钱思思在房间里面,喝得酩酊大醉”

  待何卿东进房后,寒少给他发了条微信,道“她今晚上是你的了!”

  平时见到钱思思垂涎三尺的男人,这时候,进到温暖且清香的房间,又在灯光庸沉的晚上,加上她躺在沙发上的样子美极了!至少何卿东这样认为。

  他赶紧把钱思思抱到床上,给她拖鞋,给她盖被子,当两个人的鼻子只相隔一粒米的距离,他直吞口水,但没有下手。

  若不是钱思思主动搂住他脖子,主动轻吻他,也许那晚上他控制得住。

  ......

  “不!你撒谎!你住口!何卿东,借你十个胆,你也不敢碰我!”钱思思终于忍不住大发雷霆,又哭又吼。

  还扑过去想打死何卿东的节奏,雨点般的拳头漏在他身上。

  保姆劝也劝不住,拉也拉不住,干着急地在她身旁转圈。

  这回,终于真相大白了!梦溪心里却一点都不好受!

  寒少为何要给何卿东打电话,他明知道何卿东痴迷钱思思,这不等于羊入虎口吗?他故意为之!

  看到钱思思因为动气,晕过去了,何卿东立即抱着她,往房间跑。保姆紧跟在身后,而寒少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梦溪对他的行为有点失望。

  “哪一天,如果你不在乎我了,你也会这样对我吗?!”梦溪眼中充满了鄙视,此刻,她认为这种男人根本值不得她喜欢。

  不喜欢的女人,随意设计,便送到别的男人怀里,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多么锥心的做法!

  “梦溪,你听我说......”

  可是,梦溪重重地甩开他的手,鄙视地瞥了他一眼。

  “你难道不记得她给你下药了吗?”

  原来如此!他因此而算计钱思思,也就是他犯下的错,也有梦溪的份。

  “我压根就不该与你们相识!”说完,她跑出客厅,跟着何卿东他们一起离开别墅。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钱思思昏倒了,梦溪心里也开始有了芥蒂。

  寒宇轩,第一次感到人生跌入低谷,眼睁睁看着梦溪与他擦肩而过,无可奈何的感觉涌上心头。

  梦溪进入房间,想看看钱思思怎么样了!?在保姆与何卿东给她顺气,给她倒水的悉心照料下,她缓过气来。

  “走!”钱思思睁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梦溪,带着狠劲叫道,虽然声音很小,但旁边都能感受她说话的愤怒。

  保姆立即把推出房门,嘴里说着不好听的话。

  她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走几步,何卿东又被赶了出来,然后房门‘嘭’地一声,紧闭。

  “我都说叫医生的!”何卿东嘴里喃喃道,满满的挫败感,像一只丧家犬,失去了依靠。

  梦溪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充满了对他的同情。自梦溪认识他开始,他一直活在寒宇轩的光环之下,人身并不光彩。

  她很想替寒少,向他道歉!可碍于身份的卑微,她爱莫能助。

  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何卿东肯定想要孩子,想要一个与钱思思的家。而钱思思未必想要孩子,因为这个孩子不是寒少的。

  于是,何卿东只有再次向寒少求救,让他想办法,使得钱思思把这个孩子留住。

  但是寒少有什么办法,答应娶她,给她名分,条件是要她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不说寒少能不能接受这样荒唐的想法,就连钱思思也不可能将这个屈辱的种子带到世上来。


  https://www.biqumo.com/25_25401/212432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