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暖婚:寒少轻点宠 > 064 没有一人睡了安稳觉

064 没有一人睡了安稳觉


  那天晚上之前,寒宇轩已经命人给梦溪准备了一个房间。

  房间就在他隔壁,只是那天晚上,梦溪被寒宇轩给收拾惨了,她害怕了!即使她认为隔了一堵墙,也不能消除她对他的畏惧感。

  所以她半夜抱着被子跑到客厅沙发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为睁开眼睛,佣人些进屋打扫客厅。她只好揉揉朦胧的睡眼,从强行起来。

  突然记得自己是佣人身份,赶紧整理了沙发,把物品归位,游荡在佣人左右,时不时问道“我做什么?”

  最后,有个佣人是在受不了她,便说道“你不归李姐管,寒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又是寒少?!提到这两个字,她心里怕怕的!

  她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直打哈欠!见佣人来整理沙发,她移动到侧面的椅子上去。

  可是,一会儿后,有人过来擦拭椅子!

  如此看来,早上客厅不适合休息!于是灰溜溜地上楼去。

  见两个房门关得严严实实,没有动静,真好!他们都没起床。不如回房间坐坐。

  刚走过钱思思房门时,保姆开门叫住了她“给大小姐拿一个盆子来,她早上吐得厉害!”

  去哪儿给她找盆子?别墅上下对她来说,也不熟悉。

  “愣着干嘛?去啊!”可能保姆在家被使唤惯了,所以到了这里,习惯性地使唤别人。

  好不容易给钱思思找来盆子,总算有种成就感,笑眯眯地交给保姆,结果梦溪的热脸贴上人家的冷屁股!保姆一声不吭地把盆子拉过去,关上了房门。

  梦溪心下想‘这些人都莫名其妙地……’想着想着,到了自己房门口,冷不丁地打开房门!

  “哦……啊……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说话时,梦溪未曾注意到被打开的那道暗门。

  直到,眼睛看到两个房间之间的那道门,心里打了个寒颤!

  两个房间之间居然有道门!?梦溪心里开始对寒少有了戒备之心。因为她突然想起历史上,男主人主卧旁边就会开一道小门,这道小门通往一个小房间。小房间里面住的是‘通房丫鬟’。

  什么是‘通房丫鬟’?男主人发泄的工具而已!

  ‘难道他是这个意思?还是纯属巧合?’她心里暗暗地想。

  “你知道古代有‘通房丫鬟’一说吗?”梦溪试探性地问道。

  寒宇轩读过的书不必她的少!这个他脑子里肯定有印象。于是他回头看了看房间之间的门,浅笑道“你以为我设计这道门是什么意思?”

  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不会问他了。于是她回答得很直接,“你不会有古人那种腐朽的想法吧?”

  因为梦溪现在是他的佣人,但是她又不在李阿姨的管束之内,这不等于比其他佣人待遇要好一些吗?然后又睡在男主人的隔壁开放式的房间……

  寒宇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觉得她理解得太扭曲了。她若是聪明一点的话,会去向别墅里其他人询问,自然知道他是什么用心。

  沉默着,不解释,便是最好的答复。

  但梦溪不这样想,她以为有了这道门,不说他是什么用意,设想一下,哪天晚上,半夜醒来,睁开眼睛或者翻过身,看见床边站着一个人,不被吓死才怪!意味着以后她都不能睡在这个房间,以防万一!

  “别愣在这里瞎想!”寒宇轩很疲倦的样子,往梦溪床上躺!

  见他身上还穿着豹纹睡衣,梦溪才意识到可能是刚才与保姆说话时,吵到他了。

  “看来你不能睡在我隔壁,这样会影响我休息!”他喃喃地说道,似乎昨晚上根本没睡觉一样。

  这句话说得好,梦溪巴不得离他远点!她屏住呼吸,低着脑袋,等待他的下一句话!最好是说给她换个睡觉的地方。

  可是一两分钟过去了,寒宇轩却没有再说话。梦溪悄悄上前一看,他已经睡着了,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牛犊,样子很受伤,很憔悴。

  梦溪心里立即泛起一股怜惜之情,轻轻地坐在床边,给他盖上被子。叹了口气,想不到,平日里,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也有受伤的一面。

  实情是这样的,昨晚上梦溪求饶后,寒宇轩放她离开。

  她倒是下楼踹气去了,不知道接下来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后,钱思思只穿了一件睡衣走进他的房间,没经过他的同意,私自爬上他的床,在床上搔首弄姿。

  平常,寒宇轩肯定立即赶她下床!可是昨晚上却没有立即赶走她,而是对着阳台吹了很久的冷风。

  秋夜里,身上只裹着一条齐肚脐处的白色浴巾,他不冷吗?!

  “寒少,你不冷吗?”钱思思翻过身,侧对着他。

  当然冷,但是心中有团火在烧,很难受!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回房去!……有人马上给我拿睡衣上来!”最终,他走到房门边,把门打开,示意她该出去了。

  她似乎还想在床上赖着不肯离开,寒宇轩大声喊到“保姆!把钱小姐带回房间!”

  之后,待保姆扶着钱思思走出房间时,看到佣人与梦溪一起上楼来。

  佣人明显是授意带梦溪去房间的,因为走到房间门口,佣人上前主动把门打开,并请梦溪进屋。

  钱思思气得牙痒痒的,她仇视着梦溪一路走过去,只是梦溪没看到而已。

  他再次回到浴缸里,把身体浸泡在冰冷的水中,这样可以降火。数分钟后,从浴缸出来,于是,很晚,很晚,都没有睡意。梦溪与他一样,只不过,梦溪是睁大眼睛躺在床上的,而他,坐在床上的。

  三人当中,昨晚没有一个人睡了安稳觉。

  钱思思回到房间是,差点大发雷霆,怒道“差点让那个贱女人得逞!……你不是说药效很好吗?”

  在这种情况下,保姆垭口无语,便是最好的答复。谁知道寒宇轩的自制力这么强!

  不过,保姆真的留了一手,下的药性不是很猛,毕竟钱思思有孕在身。保姆还幸庆没发生任何事,算是保住了钱思思的孩子!


  https://www.biqumo.com/25_25401/21689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