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 13 丫头秘密不少

13 丫头秘密不少

  转眼学期过半,天气逐渐转凉,这段期间内林如和沈楚楚都十分安分,日子算是过得风平浪静,而小青也再没鲁莽,一心修炼,几个月时间便晋级到了五阶。

  这一日,温糖照例来到空间,却没有发现小青的身影,正纳闷,身后起了道疾风。温糖手腕一翻,下意识便要推出一掌,却在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时停了停。

  转身,一道身影迎面飞扑而来:“主人,是我。”

  一个身着一身青衣的小男孩张开双手便扑倒了温糖怀里,双腿牢牢圈住温糖的腰身,脑袋在她怀里蹭了又蹭:“主人主人,小青终于可以化形为人了,惊喜吗?”

  无尾熊的既视感。

  说是蛇,身上却一点腥味也没有,奶香奶香的。温糖抱住小青看了几眼,好粉嫩的小男孩,那眉眼极为精致,成年后必定是个器宇轩昂的美男子,忍不住揪了揪那肉呼呼的脸蛋:“化形后这么萌的吗?就是......好小。”

  这模样看着最多不过五岁。

  听到萌,小青摇头晃脑好不得意,然而在听到小的时候小脸一垮:“主人,男人不能被说小的。”

  “......”小屁孩现在是在开车吗?温糖赏了他一个爆栗,“小屁孩一个充什么大人?”

  “主人......”小青噘了噘嘴,“您以前可喜欢我这样了,就喜欢这么抱着我,再说了,我本来就是成熟的男人,哪里有充大人?”

  “成年男人心智怎么和小孩一般无二?再说了,你是人吗?”

  “好吧,小青是成年雄性。”

  自己以前就喜欢这样的他么?温糖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其实你现在也可以......”

  小青倏地下地,身形再次一变,展现了自己身为成年男子的模样,单膝跪地抱拳,连音调也跟着变得沉稳起来:“小青拜见主人。”

  极富磁性的嗓音,抬头那刻温糖看清了那张帅气的脸庞。

  墨发披肩,皮肤白皙,狭长的双眼,眼角微微上挑,绿色的瞳孔仿佛精粹的宝石,熠熠生辉。鼻梁高挺,薄唇红润而性感,脸上挂着浅笑,抬眼便是万种风情。便是个女子都没这般勾人,却丝毫不显女气。

  妖娆与英气完美结合在一起,别样惹眼,当红明星也不及他一分。

  魔兽化形之后这么好看的吗?还是异世水土更养人么?

  “主人,小青这样您满意吗?”

  “果然是玉树临风。”温糖毫不吝啬夸赞,含笑伸手扶了一把,“起来吧。”

  小青起身,高大的身影立刻为温糖遮了大半的阳光。微风吹过,墨发飞扬、青衣翻飞,单手背在身后,说不出的英挺。

  这模样、气度,谁能想到会是刚才那撒娇的奶娃娃?

  “主人,小青好久没听你弹琴了,可否弹上一曲,就当为我庆祝变身?”

  弹琴么?自己有许久没摸琴了呢,也不知......

  “主人,我认识您的时候,您便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算您现在忘了许多事,有些东西早已深入骨髓。您相信我,您可以的。”

  “好,那我试试。”

  温糖含笑点头,取来了阁楼上的那架古筝,席地而坐,琴就放在自己的腿上,随手一拨,一串动听的音符飘荡开来。心中隐隐一动,右手指尖轻轻一拨,左手在琴弦上按了按。嗯,就是这个感觉。

  手生不过一时,三两下过后,清亮的琴音在空间里悠扬响起,悦耳动听。

  小青痴痴望着温糖,主人一点没变,就连弹琴的样子都和从前一模一样。抽出腰间的软剑,和着琴声舞动。

  随着琴音的变化,舞剑的小青动作也随之而变。

  青青草地之上、百花丛中,伴随着花香和袅袅的琴音,一男一女配合得十分默契,如果有人将此情景画下,定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随着温糖最后一拨,一曲终了,余音袅袅。

  小青收剑踱到了温糖身边,往草地上一趟:“主人,这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怀念啊。”

  “还是有些手生。”

  “那也是顶好的。”小青侧身,一手枕着下巴,抬眸看来,眸内波光流转。

  若不是知道小青只是忠于自己,这么副勾人的样子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别的心思呢。

  温糖细细打量了小青一番:“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妖?妖而不俗的那种,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看几眼。”

  小青呵呵笑出声来:“您第一次见我人形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是吗?”温糖轻笑一声,又道,“比起绿色,你更适合穿红衣。”

  语落,小青激动地一跃而起,身上的青衣立刻化作火红色的广袖长衫,眼里隐隐有这几分泪花。

  “主人,是这样吗?”

  “看吧,我就说你适合红色,风华绝代!”

  小青摸着自己的广袖,慢慢走近温糖,声音些颤抖:“主人,您可记得我这身衣服?”

  “这个......”好像有一道模糊的火红身影一闪而过,是小青么?

  “主人,这身衣服是您亲手给我做的。当年您便说我穿红好看,收到您这件衣服的时候,我几欲落泪。天底下有谁给自己的契约兽亲手做衣服的?独您一人!自那之后,这件衣服我就没脱下来过。直到......”

  温糖知道小青此刻又想到了那场使二人分离的大战,摸了摸那光滑的锦缎:“还在不是么?以后就穿这身,衬你!得空我再给你做几件换洗。”

  “好。”小青感动地将温糖抱在了怀中,“主人,您对我真好。”

  “因为你是我的家人啊。”

  “主人,我是男儿,您别惹我哭。”

  “那就哭呗,我又不会笑话你。”

  “那多有损我的形象?”小青撩了撩头发,媚眼一抛。

  得,这个小青,不但皮,还是个爱臭美随时释放荷尔蒙的妖孽,没事抛什么媚眼啊。

  “对了主人,再半个月不是你们京大的校庆日么?我看别人都在准备节目,那个坏女人有意无意就在你们面前炫耀她会什么钢琴。我不管什么钢琴啊铁琴,她再能耐能有您的琴技好?我就看不得她那自鸣得意的嘴脸。您到时候直接弹奏古筝好了,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技艺高超。届时,呵呵......她怕是要羞愧得钻地缝。”

  “也好。”总归是要出个节目的,自己既然会琴,不妨为校庆添个色吧。

  “主人,我还有个请求。”

  “你说。”

  “我现在已经能隐藏自己的魔兽之气了,您看能不能......”小青嘿嘿一笑,化作小青蛇缠在了温糖手腕,“就让我给您当个翠玉镯子吧,好看!”

  温糖弹了弹小青露出的蛇脑袋:“你都在自作主张了还问什么?”

  见温糖并没有半分不愉,小青高兴地舔了舔温糖的手:“那您就是答应咯,我就知道主人对我最好了。”

  次日的专业课和公共课上完,温糖叫住了齐文清四人。

  “别的系都已经在为校庆做准备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古帆挠了挠脑袋:“哎哟,这还真把我难住了,论唱歌、我五音不全,跳舞又四肢不协调,文娱类的我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最多就会写几个毛笔字。你们呢?”

  赵建军犹豫了一会,说:“我倒是学过国画,平时没事也会涂鸦一番,但都难登大雅之堂,不敢在校庆上献丑啊。”

  张上游呵呵一笑:“别看我,我只会哼一点小调。”

  若非有点底子,他们也不会说出口,谦虚成分居多。

  温糖笑说:“校庆也就图个热闹,不需要多么擅长,咱们重在参与,我会点古筝。齐文清你呢?”

  这丫头还会古筝?齐文清有些意外:“我可以吹笛子。”

  一个想法迅速自温糖脑海中成型,打了个响指:“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嗯,你说。”

  “咱们系就五个人,我们全员出动表演一个节目。主题就是《高山流水》怎么样?”

  “你和齐文清合奏吗?”《高山流水》正是古筝曲目,而且有一定的难度,温糖既然敢说,定然琴技不错。古帆立刻想到了这个可能,朝二人看了一眼,“那我们呢?”

  “高山流水遇知音,我们就演一个简短的舞台剧,伯牙和钟子期相遇相知,如何?”

  “那还有一个人呢?”

  温糖笑看说话的赵建军一眼:“你不是会画画么?你就现场作画,就画伯牙和钟子期。”

  “这......”赵建军有些为难,“一首曲子的时间怕是不够。”

  “赵建军,开场你就开始作画,我呢会先弹一些小调,张上游就以钟子期的樵夫形象出现,伴着我的琴声做砍柴样唱一首小调,而后回家的路上遇见了弄琴的伯牙,古帆你就随便做个样子。具体的表演我们之后再商量,等我的高山流水音乐响起,齐文清你就合进来。前前后后加起来的时间也不少,赵建军你尽力画,重在写意。”

  “嗯,这想法真的很不错,挺有意义的,适合在校庆上表演,咱五个人谁也不落下,就这么说定了。”赵建军立刻表示赞同。

  “所以我就只需要摆个架势?比起你们我都没出力啊。”古帆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用。

  温糖呵呵一笑:“有画怎么能少得了字呢?等他画完,你提笔写上高山流水遇知音点题。”

  听完古帆一拍大腿,朗声笑道:“好想法,成,就这么着。”

  “我今天下午有时间,如果你们没选修课的话我们一起商量着排练?我和齐文清也顺便合一下曲子。”

  “我下午有课怕是来不了,不过我反正就是画画,也不需要排练,这个我回宿舍自己练个手就行。”

  “我俩都有空。”张上游朝齐文清看了一眼,“就看你了。”

  “我没问题。”

  温糖看了眼表:“行,那我们下午两点学校后山集合,那里比较清静,挺适合排练的。至于乐器,我们可以去学校乐器房借。”

  “非得去后山吗?就咱们的专业课堂上练不行吗?反正也没人。”

  “我们教室没人,隔壁有人啊,咱们又是琴又是笛子的还不得把人给吵死?”

  “哟,这一点我倒是没考虑到,还是你想得周全,行,就按你说的办。”古帆越发仰慕温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替人着想的女生?

  下午一点,温糖便提前去往乐器室,不料半路便遇上了齐文清三人。

  “你们......”

  齐文清勾了勾唇:“怎好让你一个女生拿古筝?”

  古帆和张上游互看一眼,不约而同都想一块去了呢。

  “那就有劳了。”

  四人走在教学楼道内,远远便听得轻快的钢琴声,而练琴房门口围满了人。走近一看,沈楚楚正在弹钢琴。

  “沈楚楚真是才女啊,漂亮可爱又大方,成绩好,钢琴也弹这么好,这是专业水准了吧?”

  “可不是么?声乐课的老师还夸她呢。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咱们京大真是人才济济。”

  诸如此类的赞美不绝于耳,前来观看的男生居多。温糖笑而不语,男生大都喜欢这种萝莉,抛开沈楚楚为人不谈,身上的闪光点还是蛮多的,当得起才女二字。

  小青翻了个白眼:“瞧瞧瞧瞧,惯会使心机,生怕谁不知道她会弹琴一样,用得着天天炫耀么?”

  沈楚楚的炫耀说起来挺高明,本人表现得十分谦虚,从不说自己的特长,但借着校庆做节目每天都会去琴房报道,而且都选在人多下课的时候去。琴声一出,谁不听一耳朵?名声立刻就传出去了。

  “那就是钢琴吗?也不过如此。”小青一脸不屑,“不及主人您万分之一。”

  温糖摸了摸“手镯”,浅笑一声:“要正视别人的优点,她弹得确实不错。”

  “反正在小青眼里,主人是最好的。”

  “嗯,小青就是我的知音,届时高山流水也送给你。”

  “多谢主人。”

  到了乐器室,借了所需的乐器,齐文清将古筝装袋,单手一拎,轻轻松松背在了自己身上,一手转了转笛子:“走。”

  张上游和古帆手抓了个空,二人失笑:“我们还想抬来着。”

  齐文清淡扫二人一眼,区区一架古筝还需要抬?人类!

  到了后山,选了个空地,四人商量了一番,正式开始排练。

  温糖按照张上游唱的小调拨弄琴弦,琴音一出,张上游就愣了,自己刚才就哼了一次而已,她这么快就弹出来了?而且弹得这么好!呆呆站在一边,都忘了唱曲。

  别说张上游愣了,古帆简直痴了,傻傻看着温糖,女神啊!

  齐文清又一次意外挑眉,这丫头的琴技......便是当年自己的专属琴师都要自叹不如。

  齐文清自然是懂音律的,内行人看门道,好和不好一听便知。要说刚才那沈楚楚弹得也是不错,但一眼便瞧出对方重在炫技,乐曲毫无感情自然就失了灵魂。可是温糖不同,听着不过寻常小调,但能引起众人的共鸣,仿佛当真看到了樵夫劳作时的样子。

  这丫头当真不简单。

  以前对她抱有敌意,也为了自己的修行而不太关注她,可一旦和她接触便能发现她的优点,好像她就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让人忍不住想靠近,便是自己现在上课的时候都会时不时盯着她看。

  齐文清不否认自己对她的欣赏,可是除了欣赏好像又多了点什么,至于究竟多了什么......摸了摸心口,心底深处的一根弦仿佛被拨动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眸光闪了闪,手里的笛子戳了戳沉浸在乐声中的张上游:“你倒是唱啊。”

  回神后的张上游不好意思红了脸,清了清嗓子跟着曲调哼唱。

  齐文清听了一会,将笛子横在了嘴边,吹出音符,意料之中的合拍。

  温糖抬眸看了齐文清一眼,这是个专业的高手啊。微微一笑,可以预见他们考古系的表演会很成功,而且是满堂彩的那种。

  温糖笑容很清浅,齐文清的心口却再次触动了一下,淡淡点了点头便收回了目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别开眼的时候略微有些慌乱了。

  简单的合曲过后,古帆激动地拍手:“你们配合的太好了,一个词形容,绕梁三日不绝于耳!咱们的节目得火,真的。”

  “这才一个小调而已,你夸张了。”

  “温糖,我说真的,小调尚且如此动人,名曲一出,岂不得称上一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乖乖,谁说沈楚楚是专业来着?你这才是专业好不好。”

  小青登时乐了:“嗯,这小子有点眼光。”

  “还有齐文清,你是真人不露相啊。”

  齐文清把玩着笛子轻笑一声:“还成吧。”

  倒真有些期待和温糖一起合奏《高山流水》了。

  温糖起身,拿出自己带的曲谱递给了齐文清:“这是谱子,你要吗?”

  齐文清吹笛水准极高,温糖既然听出来了自然知道他在音乐上的造诣不低,那么《高山流水》他应该也是会的。

  高山流水齐文清自然是会的,不过她既给了为何不要?

  “什么时候准备的?”

  “中午。”

  哦?一般人便是誊抄也没这么快速度,可她是一般人吗?

  齐文清只当不知,接过看了一眼:“行,我自己先练练,过几天和你合奏试试。”

  “好。”

  瞄到温糖手腕间的翠绿,齐文清挑了挑眉:“镯子不错。”

  “祖传的。”

  是么?以前没见她戴呢。质地......居然看不出来?嗯?有意思。

  小丫头秘密不少呢。

  https://www.biqumo.com/25_25907/197750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