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爷,太温柔 > 205 在将来的某一天(回忆三)

205 在将来的某一天(回忆三)

  谈樱背脊僵硬的倚着靠背,手指快速收拢想把手机藏进宽松的校服裤兜,抬眼就见段修与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她牵强的扯了抹笑,“呃,我就看了下手机,你不会告发给老师吧?”

  “拿来。”他摊开掌心,手指勾了勾。

  谈樱目光在他指尖一旋,默默的捂住裤兜,“你又不是老师,不能随便没收别人的手机。”

  段修与目露威胁,“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干了什么。”

  许是两人的对话吵到后头的顾深,他头动了动,缓缓睁开眼。

  要是被顾深知道她偷拍他,她这个刚转来几天的转学生恐怕没法混了!

  谈樱紧张兮兮,见段修与视线转移到顾深,薄唇微启,生怕他说出偷拍的事,眼疾手快的拉住他胳膊。

  “我给你!我给你!”

  掌心触到他一片温凉的肌肤,谈樱如触电般松开,掏出兜里的手机往他手中一放,在顾深看不到的角度,伸出食指在唇前一放,比了个“嘘”字。

  帮我保密,不要告诉顾深呀!

  段修与唇角动了动,看也没看就把她手机塞进桌洞,和顾深说了两句话,继续刷题。

  谈樱的偷拍大业,首战失败。

  “以后这种事还是你自己来比较好,”谈樱颓丧的往床上一趟,“今天被他抓包,吓死我了呢。”

  舒旎旎盘腿坐在床边的双人沙发,磕着瓜子白她一眼,“出息,他最后不是也没说什么。”

  谈樱摇摇头,他是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就足矣扼杀所有暗搓搓的小心思。

  舒旎旎继续唠嗑,“我就说他俩很有猫腻,正常男的哪会因为兄弟被偷拍有那么大反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正规的打开方式。”

  谈樱点头,小脸严肃:“你说的好像真有点道理。”

  谈樱毫不知不知不觉中被好友往腐国的坑带,第二天去上学,看段修与和顾深的眼神都发生了隐约变化。

  尤其是在两人头对头交流时。

  谈樱手不自觉摸向课桌里的手机,有种将画面定格的冲动。

  少女怪异闪烁的目光成功引得段修与注意。

  他偏头,似笑非笑盯过来,“一直看我干嘛?”

  谁一直看你了,我看你的是你、们!

  谈樱脸颊烧红,嘴上说着“我没有”,飞快把头扭回去。

  ……

  开学不过一周,谈樱收到了第一份来自新学校男同胞的表白,对方把她堵在食堂旁边的小超市旁边的通向操场的阶梯门洞。

  已过午饭点,校园人不多,偶尔路过的学生也只会以为他们是认识的同学。

  舒旎旎去小超市买东西,谈樱本意是在外面等她,哪想随便走了几步,就被两个男生堵了。

  “那个、谈樱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可不可以给我个你的联系方式?”男生人高马大,长得有点黑,说话磕磕绊绊,瞧着有些紧张。

  落单的谈樱觉得自己才是该紧张的那个。

  好在这种情况在过往的十六年发生过很多次,应付起来不算太尴尬。

  不过是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她不加就好,省得当面给人难堪。

  她张嘴刚说了个“可以”,嘭地一声,一只篮球从远处疾速飞来。

  “啊!”谈樱惊呼,原地捂住脑袋。

  哪个人打球这么不长眼,篮球场距这至少一两百米远,这球是长了翅膀嘛!

  球没砸到她,睁眼时却看到要联系方式的男生抱着腿,一脸吃痛的坐在地上。

  一道异常高大的身影迎面压来。

  “还不快滚。”冷冰冰的语调,桀骜不羁的气场,碰到这种不讲理的,是个男子汉就该跳起来据理力争。

  可他没有。

  谈樱眼睁睁看那男生一屁股从地上爬起,拉着另一个同班屁滚尿流的跑了。

  临走前半眼没留给她这个前脚刚搭讪的,孤零零的弱女子一眼。

  谈樱受教了。

  还没等她惊叹完毕,额头就遭了个暴栗。

  “可以?”段修与声音响从胸腔发出,沉闷沉闷的,“你就这么随便的给别人联系方式?”

  那双凤目漆黑逼人,谈樱退后半步,“不是,我......”

  “怎么,难不成看上他了?”

  语气凶不拉几,简直莫名其妙嘛!

  谈樱撅起嘴,也有点生气,对上他目光后还是秒怂,“我没有,只是觉得当面拒绝不太好,到时候不加人家就好。”

  “蠢。”段修与慢慢吐出两字。

  长这么大,还没人这样骂过她。谈樱捏紧拳头,抿紧唇,险些被气哭。

  莫名其妙被人堵住,又莫名其妙被他撞见,现在又莫名其妙被骂,她简直比窦娥还冤!

  “早晚都要拒绝,何必搞那么复杂,”段修与双臂交环,垂着眼,一瞬不瞬盯她,“以后被搭讪,记住要第一时间拒绝,听到没有。”

  “……”听你个屁呀!

  谈樱抿着唇,心里郁闷死了,悄悄想给他翻个白眼,可只要一抬头就能撞上他凶残的目光。

  她可一眼都不想和他对视。

  见她低着头一声不吭,段修与弯下腰,发出一声幽长的:“嗯?”

  妈妈,我又被康阿姨家的小哥哥威胁了!!

  谈樱欲哭无泪,决定下次见到康阿姨一定要狠狠告上一状,小人就小人吧,总比一再被压迫好。

  此刻,谈樱只能抬着她沉重的头颅,郁闷一点。

  段修与唇角半勾,大掌在她脑袋上一揉,“真乖。既然这么乖,给我买瓶水去,刚打了会儿球,热。”

  谈樱:“……”

  ……

  身为段修与的同桌,谈樱的受关注度总是别样的,班里总有几个暗恋他的女生看她不顺眼,也不知谁传出她走后门进的一班,一传十十传百,居然连校园论坛也开了个扒皮贴。

  谈樱对此不以为意,因为她确实有蹭爸爸关系的嫌疑,否管当初进来是不是关系户,唯一能自证清白的就是成绩。

  她好好学习就是,只要不太差,能考上理想大学,不负自己和家人的期望就足够。

  舒旎旎说她活得特别自我,谈樱对此持肯定态度。

  不过那所谓扒皮贴,没两天就被清了,年级里再也没传这事的。

  除却此类带点小刺的小事,谈樱又被迫担当起传信小邮递员。外班个别脑回路清奇的女生,居然让她帮忙递情书。

  她第一次拿着封粉粉嫩嫩的小情书,郑重推到段修与课桌上时正值午休时间,他低着头,长腿大刺刺岔开,手肘撑在腿上,打游戏打的正欢。

  这么大刺刺一个动作,却让他摆出贵公子般的风范。

  难怪幼儿园时就有一堆小女娃追在他屁股后头,确实长得有那么点帅。

  她敲敲桌面,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段修与,这是给你的。”

  他动作顿了下,目光落在桌上的信封,长久停滞了会儿。

  等转头看向她,墨眸中多了丝难以捉摸的神采。

  她看到他唇角上扬着好看的弧度,慢条斯理的把手机塞进桌子,手指挑开信封,拿出信纸。

  收到封情书有这么高兴嘛?

  谈樱以为他应该早就收到麻木。

  哪想那捏着信纸的手忽地收紧,瞬间在他手上皱成一团。顷刻间,他的脸像是臭水沟般的又黑又臭。

  .....莫非不是情书,有人拿着情书的幌子写信骂他?

  谈樱喉咙一紧,就见段修与倏地扭头,凶巴巴盯过来。

  那脸色,恨不得把她生吞了。

  “谁让你乱给人稍情书的?”他眉梢微扬,语气不咸不淡,可每一字都饱含恶意。

  谈樱吞了吞口水,“那个,你可以不看的。”

  “谈樱,”他咬着她的名,倾身靠近,“再敢帮人拿这种破玩意——”

  他顿了顿,紧攫她惊异慌乱的眸,“我弄哭你。”

  谈樱:“……”

  “噗嗤。”

  后座传来一声轻笑,谈樱正不知所措着,就见那冰美人顾深展颜一笑,饶有兴致的看他们吵架。

  “对女孩子要温柔点。”

  ——这是谈樱有史以来听到的第一句,顾深跟她的间接对话。

  或许顾深的本意是解围,段修与脸色却不大好,强行把她脸掰正,劈头盖脸一句:“看他干嘛。”

  接着骂顾深:“睡你觉去。”

  谈樱:“……”

  她头一次觉得,段修与可能有点神经病。

  充当信使会被段修与怼,不帮那些女生的忙又会被群怼,谈樱无奈之际求救舒旎旎。

  “收下呗,”她猥琐的搓搓手,“然后偷偷给我,我看看大家都怎么写情书的,汲取汲取经验。”

  “你这是侵犯人家隐私权,”谈樱义正言辞,“我不会助纣为虐的。”

  于是每当被迫充当信使,实在拒绝不了,谈樱只能偷偷塞段修与桌子里。咳咳,只要死不承认是她放的就好了。

  好在,段修与没再说什么,只在把小情书往垃圾桶搬之前,总会幽长的盯她好几眼。

  充当信使其实只是小事,可怕的是有人想借她的便利约人。

  堂妹谈晚笛小她几个月,读书却比她晚一年,在高一年级读书,两人平日不常碰面,这天拉了个同班好友,约她出来吃饭。

  地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日料店,寿司刺身猪排饭豚骨拉面谈樱都蛮喜欢。

  付账时谈晚笛执意要请客。

  谈樱没想城市套路如此深,等吃饱饱回学校的路上,谈晚笛才说请吃饭的是和她一起来的朋友,朋友疯狂暗恋段某人,希望她能帮帮忙,把人约出来就行。

  “……”

  刚才吃的寿司能吐出吗?

  “姐,你就一句话的事,只要他出现在那里就可以了。”谈晚笛拉着她手撒娇。

  这是一句话的事吗?

  递封情书就差把她生吞了,要是把他约出来,emmmm......会不会真被弄死?!

  谈樱后知后觉,好像每次段修与威胁她,就真的只是威胁而已。

  “既然喜欢他,你朋友为什么不直接当面约人。”谈樱一脸为难。

  谈晚笛嘴撇了撇,瞧傻子似的看她,“要是能约出来,找你干什么?哎哟我的姐,人家饭都请了,这点小忙总不能不帮吧!”

  谈樱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人随随便便请吃饭了!

  这也太坑了!

  晚自习时,谈樱偷偷给段修与递小纸条。

  【这周六有没有空?】

  白色草稿纸,字字娟丽,段修与瞳仁微动,余光看到一张微微发红的侧脸。

  谈樱收到了回信,龙飞凤舞二字:干嘛?

  【约了几个朋友,要不要一起出来玩?】

  写这句话时,谈樱琢磨的有点久,因为心虚,手心连着出了不少汗。

  这是她所能想到的最佳方式,把人都约出来,到时候她在偷偷溜走。

  段修与瞥了字条一眼,没再有回话。

  谈樱做完两道历史大题,见他依然没回字条,心下微叹口气。

  就说嘛,他们之间顶多是发小的关系,哪到说约出来玩他就真跟着出来的地步。

  她和他还真没特别约出来玩过。

  他们四五岁时认识,上同一个幼儿园和小学,可后来他读书读到五年级就出国了,直到去年回来。

  她和他中间有着四五年失联的鸿沟。

  谈樱莫名浮躁了一节自习课,一张历史卷子都没做完。

  下课铃一打,走读生收拾书包放学回家的有,跟住宿生一起自习的也有。

  她慢吞吞收拾着书包,耳边冷不丁一句:“快点,我等你。”

  谈樱睁大眼,书包拉链刚拉好,就被拽起来。

  “你跟君珩不用等我。”和顾深说完话,段修与瞥她一眼,眼神示意:好好跟上大哥我。

  他要跟她一块回家?

  谈樱一头雾水,茫然跟在他后面。

  段修与身姿修长,往人群里一扎就是全校最靓的仔,普遍比周围人高出半头一头的,撇去长相,那身高不让人注意都难。

  她有意和他保持文明和谐友爱的距离,段修与却觉得她磨蹭,大手一捞,擒住她手腕。

  “呀,你松开,被人看到影响不好。”谈樱脸颊一烧,慌忙道,生怕被暗中匍匐的教导主任逮住,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别的不说,学校纪律严格,严抓早恋,虽然她没有,可段修与二话不说拉她手腕,她也怕啊。

  段修与脸微沉:“怎么就影响不好?拉你怎么了,你以前不天天缠着我亲亲。”

  轰地一下,谈樱险些被沸腾的血液烧晕。

  她脸蛋爆红,结结巴巴,像闪到舌头,“那、那是小时候,不一样的......”

  想捂头爆哭!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