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抬棺匠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八仙聚(27)

第六百九十三章 八仙聚(27)


  那边的诸葛晴明,好似听到我的话了,扭过头,朝我看了过来,冲我一笑,也没说话。

  我回了一句微笑。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于这诸葛晴明的行为,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他为什么会提出跟在我身边?

  又为什么会对诸葛家的动手?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杀了人?

  倘若真是因为这个,他完全可以把这些人交给警察啊!

  等等,除非他有个人原因。

  要说个人原因,恐怕只能是一个了,那便是杀鸡儆猴。

  他这是打算当着诸葛世家的所有抬棺匠的面,给他们来个血一般的教训。

  心念至此,我紧紧地盯着诸葛晴明。

  此时的诸葛晴明则盯着那群抬棺匠也没说话。

  而那群抬棺匠跟先前一样,你看我,我看你,也没说话,至于诸葛晴明点名的那抬棺匠则坐在地面,一脸痛苦之色。

  “陈九,你说那些抬棺匠会不会绑了那人送给诸葛晴明?”王木阳朝我问了一句。

  我想也没想,低声道:“会,我甚至感觉那名抬棺匠会自己走上去,让诸葛晴明杀了他。”

  “陈九,你不懂人性吧?”王木阳笑了笑,说:“我觉得他们不会,人这一辈子只有一条命,没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倒觉得那名抬棺匠现在是被眼前的阵势给吓到了,指不定下一秒就会跑了。”

  我摇了摇头,淡声道:“不是我不懂人性,而是你不懂我们抬棺匠。”

  “什么意思?”王木阳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沉着脸,“我不知道你们北方的抬棺匠是什么样子,但我们南方的抬棺匠,绝对把职业操守放在第一位,哪怕有那么一部分苍蝇。可,我依旧相信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说到最后,我声音有点大。

  那诸葛晴明好似听到我的声音了,朝我望了一眼,而瘫在地面的那名抬棺匠,也听到我的声音了。也不晓得他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他赫然起身,朝边上的抬棺匠看了一眼,“拜托你们照顾好我的家人了,并告诉我的儿子,他爹不是一个好人,千万别学我的样子。”

  “好!”他边上一名抬棺匠,应了一声,说:“你放心,从此以后,你儿子就是我儿子。”

  “我们抬棺匠一言九鼎,决不食言。”另一名抬棺匠嘶吼了一声,从后边捞出一根龙绳,朝那名抬棺匠绑了过去。

  龙绳腰间挂?

  看到这个动作,我嘀咕了一句。

  陡然之际,我心里有些难受。

  这龙绳腰间挂是我们抬棺的一个习惯,为的是担心,在路途上遇到什么忽然暴毙的死者。

  一旦遇到这种死者,龙绳的作用便出来了,可以用龙绳将死者绑在自己后背,将死者背回去。

  作为一名合格的抬棺匠,龙绳腰间挂,这是一个必备条件。

  但,现今这社会,要是真的龙绳腰间挂,估摸刚出门,便被人当成疯子了。

  可,这人竟然还尊重着这一习俗。

  当下,我连忙朝那人看了过去,就发现不但他拿出了龙绳,剩下那些抬棺匠一个个纷纷拿出了龙绳。而跟在诸葛青身边的抬棺匠,好似有些意动,但,最终站在诸葛青后边,一动不动。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抬棺匠看似都是诸葛世家的。但,却又分成了两派,坚定不移地站在诸葛青后边的那一部分抬棺匠约摸二十人左右。

  即便先前诸葛晴明要杀人时,他们依旧站在诸葛青后边,丝毫没动。

  而另一派就是诸葛晴明要杀的这些抬棺匠了,他们在听说诸葛晴明要杀人时,一个个抱头乱窜。

  要是没猜错,这些抬棺匠,很有可能是诸葛世家的核心。

  就在我打量他们这会功夫,一名抬棺匠也不知道在哪找了一把剪刀,将手中的龙绳剪出了一米,又把剪刀递给了另一名抬棺匠,而另一名抬棺匠接过剪刀,将自己手中的龙绳也剪了一米下来。

  就这样的,那把剪刀在那十几名抬棺匠手中转了过去,地面则多了十几条一米长的龙绳。

  “陈九,他们这是干吗?”王木阳朝我问了一句。

  我想也没想,就说:“他们这是在以自己的行为,证明他们才是真正的抬棺匠。”

  “什么意思?”王木阳又问了一句。

  不待我开口,大长老开口了,他说:“这是我们南方抬棺匠的规矩,大凡有抬棺匠要死,我们都会从自身的龙绳上剪一米下来,然后将这些龙绳打结,结成一条长的龙绳绑在抬棺匠身上,以此表对同行的尊重。”

  王木阳没再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些抬棺匠。

  但见,那些抬棺匠捡起地面的龙绳,开始打结。

  不到三分钟时间,一条长长的龙绳出现他们手里,而此时那些抬棺匠一个个哭丧着脸,眼泪浅的抬棺匠已经成泪人。

  “兄弟们,我不值得你们哭泣,能看到你们拿龙绳来帮我,我诸葛云这辈子值了。”那诸葛云哈哈大笑着。

  笑着,笑着,他眼圈开始变得湿润,朝诸葛晴明猛地跪了下去,双手伏地,额头紧贴地面,“家主,我诸葛云错了,人是我跟诸葛天、诸葛常杀得,跟兄弟们毫无任何关系,恳请您别迁怒兄弟们,我诸葛云甘愿一死。”

  “家主,我们也错了,不该听信诸葛青的话,更不该没能抵挡金钱的诱惑。”

  “家主,我们错了。”

  “家主,我们错了。”

  …………。

  一时之间,那十几名抬棺匠也跟着跪了下去,双手伏地,额头紧贴地面。

  看到这里,我心里某根弦好似被牵动了,死死地盯着他们。

  抬棺匠!

  抬棺匠!

  这才是抬棺匠。

  他们低微的活着,却不缺男人的热血,更不缺那股担当。

  “家主!我只求一死。”诸葛云再次吼了一句,“求您别把兄弟们从诸葛家赶出去。”

  “家主,我们可以死,但诸葛家的传承不能断啊!”

  “家主,我们都可以死,求您别断了诸葛家的传承。”

  ………。


  https://www.biqumo.com/28_28019/413137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