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抬棺匠 > 第三百零八章 请总管(44)

第三百零八章 请总管(44)

  我们三人保持这种状态,足足保持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样子,我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寂静,就问李子严:“什么叫三姓家奴?”

  那李子严听我这么一问,神色一黯,也没直接开口说话,倒是他旁边的李不语难得开口一次,解释道:“我们曾叛过卡门村一次,也曾把自己的名字改了,倘若这次再背叛你,我们就成了三姓家奴。”

  嗯?

  我立马明白他意思,我记得三国时期的吕布好像跟这情况有点类似,认了几个干爹,也就是所谓的三姓家奴。

  而现在阴阳二鬼说到这个话题。

  我隐约有些明白他们的意思了,便抬眼望了望他们,淡声道:“行,我信你们。只是,在这之前,你们俩是否给我一个解释?”

  要说还是李子严这人反应快,他一听我这话,立马明白我的意思,就说:“九爷,您问的是不是请总管?”

  我微微点头,也没说话。

  毕竟,这李子严醒过来后,一直在唠叨着一句话,说啥我为什么没事。

  而马村长生前曾说过请总管三个字。

  换而言之,阴阳二鬼先前做的仪式,应该就是请总管了。

  那李子严家见我点头,也没直接说话,而是跟李不语对视了一眼,然后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意思是让我坐下来说。

  我自然也不会跟他们客气,立马坐在马村长先前坐过的竹藤椅子上,他们俩则站站在我前边,面对着我。

  “九爷,您可能还不知道,村长临终前,令我们在您身上用了一个仪式,请总管。只是,因为一些外在因素,那仪式失败了。”

  那李子严直接开门见山道。

  失败了?

  我忽然明白李子严醒过来后为什么会一直询问有没有事。

  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请总管失败后,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请总管这个仪式失败后,在我身上并没有造成什么后果。

  当即,我深呼一口气,下意识掏出香烟,点燃,深吸一口气,任由香烟在肺里打了一个圈儿,方才让我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

  说实话,这卡门村给我的印象,当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觉得整个村子都透露着一股子邪气,尤其是在卡门村说发生的事,更是透露着重重诡异,让人摸不清头脑。

  先是马尚发家里出现的怪事,再是马尚来的死亡,紧接着又是马夏天的死,再到我发现这村子有些邪门,然后就是现在马村长的死。

  这种种迹象,只表明了一件事。

  卡门村绝非明显上这么邪门,或许这村子隐匿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而这个天大的秘密,很有可能牵扯到我的身世。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阴阳二鬼一直站在我边上,一动不动,也没说话,看那架势应该是在等我开口。

  凭心而言,对于我来说,那什么请总管,我倒是没兴趣,我更大的兴趣是马村长生前带我去过的那洞窟。

  当即,我抬眼扫视了一下阴阳二鬼,就说:“马村长生前曾带我去过一个洞窟,你们俩可知道那个洞窟?”

  “知道!”

  那李子严点点头,恭敬道:“那个洞窟,村长曾带我们兄弟俩去过,只可惜我们兄弟俩跟那洞窟无缘,无法进入。”

  嗯?

  无法进入?

  不对啊!

  我当时跟马村长一起进去了啊!

  还有就是…,我们俩进入后,压根没什么异样的感觉。

  当下,我也没隐瞒,就把进入洞窟的事说了出来。

  那李子严一听,面色一喜,跟李不语对视一眼,点头道:“九爷,您能进入那里,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您的身份与那洞窟本身就是相辅相成。”

  我一怔,忙问:“什么意思?”

  他说:“那洞窟,是我们整个卡门村的源泉所在,也正是有那个源泉的存在,卡门村的村民才能看到自己的命运,才能在玄学一途的天赋比常人更高。”

  我擦!

  我忍不住暗骂了一句,那洞窟还有这种作用?

  我记得那洞窟除了是灰色,好似再无任何异常了。

  就那么一个洞窟,竟然会成为整个卡门村源泉的所在。

  这…当真是不可思议。

  只是,李子严既然这样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在里面,我忙问:“可知道那洞窟叫什么?”

  他稍微想了想,沉声道:“总管室。”

  总管室?

  这什么跟什么啊!

  等等!

  他们多次提到总管!

  这个总管到底是什么鬼?

  当下,我直接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那李子严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我以前听村长说过,说是我们整个卡门村有一个总管的存在,管辖着卡村们的风水、运势、财运、健康以及人的五运六气。”

  “正因为有总管的存在,卡门村才会异于普通村子。但,总管到底是什么,即便是村长也不知道,我们仅仅是知道,一旦卡门村遇到那个普通人,只需要将请总管的仪式用在他身上,整个卡门村的诅咒便会消散。”

  那李子严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朝马村长房子里面瞧了过去。

  而我听着这话,却察觉到他话里的别样意思了。

  那便是,他刚才说诅咒。

  难道卡门村的村民拥有这种过人的本事不是好事?

  否则,李子严怎么会说是诅咒?

  没半分迟疑,我立马问他:“你说的诅咒是什么意思?”

  他面露苦涩,沉声道:“九爷,您可能不知道吧,在外人看来,卡门村的村民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天赋,能让无数人为之疯狂。只是…。”

  说着,他深叹一口气,苦笑道:“个中辛酸,唯有当事人才能明白吧!”

  我稍微想了想,立马明白话里的意思。

  想想也对。

  一个人从一出生就能看到自己这辈子的命运!

  此生还有什么惊喜可言?

  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甚至可以说,这种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差别才对!

  心神至此,我朝李子严望了过去,淡声道:“如果能解开这层诅咒,卡门村的村民是什么反应?”

  https://www.biqumo.com/28_28019/422177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