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抬棺匠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陵棺(57)

第二百二十五章 陵棺(57)

  听梅天机这么一问,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胆子真大,要知道王天源告诉过我,说是这梅天机不懂任何玄学。

  倘若我此时对他有歹念,估摸着能弄死他。

  而那梅天机见我没动,微微一怔,笑道:“怎么?是不是在权衡要不要杀我?”

  我连忙笑了笑,罢手道:“怎么可能。”

  他饶有深意地笑了笑,“陈九兄弟,实不相瞒,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相信你不会杀我。”

  “为什么?”我心中甚至疑惑。

  他一笑,“两个原因,第一个,我在你身上,我感觉到了一股亲切感,想来你跟梅花天宗颇有渊源,第二个么,你不敢杀我,倘若杀了我,你觉得你能活下去么?”

  好吧!

  这家伙分析挺对的,我的确不敢杀他。

  甚至可以说,我还得好好保护他,要知道他一旦出问题了,我估摸着离死也不远了。

  先不说梅天机身边的老者,光凭玄学界那些高手,就不会让我平安的离开。

  当下,我微微一笑,冲那梅天机说:“梅少爷,你是不是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对你起歹念。”

  他抬眼瞥了我一下,淡声道:“如此说来,是否可以请你打开棺材了?”

  我点点头,也没说话,朝陵棺边上走了过去。

  凭心而言,龚老教过我怎样打开这口陵棺,所以,开棺对我而言,并不是难事。

  不过,眼下,我却是有些犯难了。

  倘若我轻而易举的打开棺材,梅天机会怎么想?

  如果是在普通人面前,我或许不会有这样的考虑。

  但,面对的是梅天机,我特么不得不考虑。

  万一让他看出来什么了,我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假如我仅仅花一分钟便打开了陵棺,而我本事又平平的,那梅天机十之八九会误以为我借助了什么法宝,一个不小心,就会问我要法宝。

  到时候拿什么东西给他?

  可,如果花很长时间,万一让梅天机失去了耐性,我又当如何?

  面对梅天机这样的人,我是真心郁闷的很,实在不知道怎么捣鼓了。

  而那梅天机见我愣在棺材边上没动,皱了皱眉头,问我:“打不开?”

  我苦笑一声,也懒得跟他勾心斗角,就直白地问他:“假如我一分钟打开这口陵棺,你会怎样想?”

  令我诧异的是,那梅天机听我这么一说,他的重点居然不是一分钟打开棺材,而是在陵棺二字上面。

  他死死地盯着我,声音有些打颤,问我:“陈九兄弟,你刚才…说这是陵棺?”

  我下意识点点头,说:“对啊,陵棺,怎么了?”

  “你确定?”他声音有些打颤,浑身一阵抖动。

  看到梅天机的反应,我心里一阵咯噔,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不成他特看重陵棺?

  一时之间,我有些确定不了他的想法!

  而那梅天机则死死地盯着我,也不说话。

  就这样的,我盯着他,他盯着我。

  四目相对!

  足足过了接近一分钟的样子,他神色一禀,一把抓住我手臂,激动道:“陈九兄弟,如果你能打开这口棺材,我愿意跟你兄弟相称。”

  嗯?

  不是开玩笑吧?

  这梅天机要跟我兄弟相称?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么?

  只是…。

  为什么啊!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能打开这口棺材,便跟我兄弟相称?

  这也太扯了吧!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梅天机还以为我不同意,死死地抓住我手臂,虽说他抓的特别紧,但我却感受不到半点力度,换而言之,他应该属于手无缚鸡之力那种。

  梅天机说:“陈九兄弟,梅某人说的真话,只要你能打开这口棺材,将来梅某人定视你为兄弟。”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不太喜欢兄弟之间,掺杂利益。”

  那梅天机好似没想到我会拒绝,苍老的面庞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颤音道:“你拒绝…跟我称兄道弟?”

  我笑了笑,“不用了,你我本来就是为了利益,而达成协议,没必要掺杂私人感情,倘若你真的想谢我,只要护我这次能平安离开就行。”

  他立马点点头,然后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徐徐开口道:“陈九,不管你是否愿意拿我当兄弟,我梅天机这这辈子绝对视你为兄弟。”

  “为什么啊?”我再也忍不住了,便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扭头看了看边上的棺材,然后朝我望了过来,沉声道:“你应该知道我的情况吧?”

  我点点头,说:“听说一些。”

  话音刚落,他脸色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感,“我今年才二十三岁。”

  嗯?

  二十三岁?

  那王天源不是说他快三十岁了么?

  不过,此时我也不在乎那些几岁了,于我而言,我更好奇的是一个年轻人,为什么皮肤会这般苍老,形如老翁?

  当下,我也没跟他客气,就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一听,叹息一声,“实不相瞒,我这是一种病,病症是什么,即便到了现在,也没能发现。不过,就在三年前,曾有人告诉我,只要在陵棺内睡上七七四十九天,这病症不治自愈。”

  “啊!”

  我惊呼一声,世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事?

  那梅天机好似早就猜到我会是这般反应,微微一笑,“是不是很奇怪,不过,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而刚才听你说,这口棺材是陵棺,我…我…激动了。”

  我点点头,哪能不明白,别说梅天机了,估摸着就算再聪明的人,也会这般激动。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陵棺内睡上七七四十九天,便能不治自愈。

  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

  不过,我也没那么时间去瞎猜。说白了,这是梅天机的事,跟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于我而言,我更好奇的是,这陵棺内有没有尸体,倘若有尸体,尸体的主人又是不是牛怀前辈。

  当下,深呼一口气,我望了望梅天机,便说:“我能在一分钟内打开棺材,只不过,我还是先前那句话,你必须保证我的安全。”

  https://www.biqumo.com/28_28019/427617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